第六章 达克尼斯

  城是座同塔克西隆一样有着悠久历史的古城,她座落在库可拉里奇大沙漠的右边,是半兽人国度通往外面世界必须打开的窗口,也是联盟的重要门户,每一次人类和半兽人之间爆发战争,这座城市都是双方的必争之地。漫漫的历史长河,两族多少士兵埋骨与此,染红了那一片苍穹。
  但更多的时候,她偏僻得几乎无人问津,寂寞而孤独。只有那些敢胆冒着生命危险追逐高额利润的商人才会来到此处,一路忍受着苍茫之舟的寂寞,带着长长的驮队,在漫天的黄沙中艰难前进,留下一串或深或潜的足迹。天与地之间,高原流云带走了短暂的喧哗,只留下那清脆的驼铃声在空旷的沙海回荡。
  四天后,凌一行人终于来到了这个古老的城邦,一路西行,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猜测着这个沙漠之城。现在他们怀着复杂的心情看着这个陌生的边塞城邦,她那土黄色的古老城墙上全是风沙过后的斑驳,仿佛一个年老妇人那饱经沧桑的额头,在无言的诉说着千年的历史。
  踏着同样古老的青石地板,他们来到闻名遐尔的四方街口,剥落了一层又一层的泥巴房子和遍布沙尘的地下,几根杂草从缝隙中坚强的钻出来,装点出一点绿色。
  就像旅行者反复提到的那样,一块老旧的石板矗立在街口:一只白鸽要飞越多少海洋,才能在沙滩上入眠,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才能被称做男人。
  正文的下方,寥寥几笔勾勒出一个正在旅途中的男人。
  “漂泊的修安罗特,在三百多年前沿著名的苍茫之舟一人一驼跋涉到半兽人之都,后又从那里辗转前往传说中的古代遗迹,他整整走了三个余月,行程千余公里,历经艰难险阻。一路上驼铃声单调寂寞,他用随身带着的木块画上苍茫之舟和亘古永存的沙丘,分别悬于驼铃上和自己的胸前,保得一路平安,后被称为安罗特铃。”莱娅轻身念着图画旁边的注解。
  “这就是他刻在铃铛木片上的话吗?”凌问道。
  “不,这是他返回时候,有感而发写下的两句话。因为他是第一个深入大沙漠腹地、找到了古代遗迹而能生还的人,人们认为他受到神灵的保佑,为了纪念他就刻下了这快石壁。”莱娅说道。
  “了不起的人啊,居然能一个人横穿如此宽广浩瀚的大沙漠。”沃尔夫叹道。
  他们在石碑前徘徊着,每个人都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过了好大一阵,才继续向街道中心走去。
  此时此刻,这种苍凉的古城有着少有的喧哗,平日里当地人悠闲休息的街道上聚集着不少行色匆忙的商人和冒险者,大家都被诗人大会的消息所吸引,冲着那丰厚的报酬前来寻找那虚无飘渺的古代遗迹。
  “回去吧,孩子们。”一个年老的妇人在自己的屋檐下坐着,一遍又一遍的劝说,缺水和干瘪的嘴唇上泛着一层白霜,“回去吧,高山上的雪水早已消融,苍茫之舟也已经干涸……”虽然没有人们理会他,可他还是执着地劝说着每一个经过她身边的人。
  经过一番询问后,他们才知道事情的原委。原来横断山上的雪水在每年的十月初就不再融化,而沙漠的夏季温度又太高,所以穿越沙漠的季节被固定为九月底到十月初,可今年由于诗人大会的原因,许多商人和佣兵都已经错过了这个时间,而这位老婆婆就是在劝说着这些人们,不要白白浪费自己的生命。
  “老婆婆,回家吧,我们都明白你的好意。”莉丝上前劝说。
  “孩子,没有了雪水,沙漠比什么都可怕啊。”老婆婆哆嗦着说。
  “大家都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办法啊。不过相信每个人都做出了万全的准备,不会有危险的。”莉丝柔声说道。
  可无论莉丝怎么劝说,固执的老婆婆总是摇着头,最后莉丝只有用魔法卷轴变出半袋水送给她,然后几个人又继续前进寻找旅馆。
  傍晚时分,四方街一个不太喧哗的酒馆,凌等人正在等待着他们不算丰盛的晚餐。这之前,他们照例花了整整半天时间分头打探消息。现在,他们围在一个墙角的桌子旁,正在津津有味的给伙伴们讲述自己这一整天的所见所闻。
  “你们看,我买了四个安罗特铃。”莱娅从口袋里拿出四个古色古香的青铜铃铛,分别递给三人,“下面木牌上画着的就是苍茫之舟和新月大沙丘,多美啊。”
  “安罗特铃带给我的灿烂阳光,灿烂的阳光让我回到西西里美好的童年。”莉丝念起木牌反面的一行字。
  “那是精灵族流浪诗人多尼留下的感悟,被店老板刻在了上面。”莱娅兴奋地解释道。
  “既然都说金铃兆吉,美丽的安罗特铃,让我们一起随风飘荡。”凌翻来覆去的看着铃铛,爱不释手地说道。
  “是啊,说不定安罗特看在你也是卡特人的份上,真会保佑我们呢。”莉丝打趣道。
  聊天在愉快的氛围中进行,不大一会儿,店家的菜就上齐了。几个人收起铃铛,开始讨论比较重要的话题。
  “凌,我听说你们的通缉令被取消了。”沃尔夫高兴的说。
  “据说半个月前,大约是我们刚刚踏上帕拉美奇城的时候,克拉斯突然把凤凰剑还给了雷神之锤,还承认是他派手下假扮成我们的样子,所以雷神之锤自然就取消了我们的通缉。”凌接着说道。
  “怎么会这样?我们千辛万苦才偷到手,他又这么大大方方的还了回去?”莉丝不甘心的叫起来。
  “我不知道原因。”凌摇摇头,“莱娅,她那种人真的不值得不信任。”
  “克拉斯还安全吗?”莱娅装作没听到凌的劝告,直接问道。
  “他是银竖琴联盟的首领,又是盗贼之王,当然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凌没好气的说。
  “管他呢,为了你们的自由,干杯。”沃尔夫举起酒碗,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从此以后,我们又可以大大方方的在街上走了。”他拍拍凌的肩膀,说道。
  “算了吧,我们已经有够明目张胆了。”凌淡淡地说。
  “还要去寻找所谓的古代遗迹吗?”莉丝提出当前最关键的问题,“这一个月来,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有打听到,我想我必须得回南方了,梅尔莎纳等着我呢。”
  “莉丝姐姐别这么着急嘛,我真的舍不得你离开我啊。”莱娅拉着莉丝的手,有些撒娇地说,“还是留下来吧,我怕你一回去,我会忍不住跟着你走呢。”
  “我赞成莉丝的意见,反正某个人也没能把那张废纸弄懂。”凌讽刺道。
  “你还不是同样看不懂,”莱娅白了他一眼,然后便是每日的吵架项目正式上演。
  就在两人吵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一个当地人走过来,卖力的推销起他的藏宝图:“各位是打算寻找古代遗迹的吧,何必为了这件小事情吵架呢?我这里有一张地图,保证清清楚楚,而且经久耐用。”
  “多少钱?”沃尔夫抬头问道。
  “看来大家都是爽快人,干脆就一个金币定了,而且我还可以帮你们准备水和骆驼。”那人很豪爽的回答。
  “是真的藏宝图吗?听说现在流传着很多假的地图,已经害死了不少探险者。”莱娅皱着眉头,盯着那人看到。
  “绝对假不了。”那人拍着胸脯保证,“偷偷的告诉你们,可千万不要对别人说:这图可是我冒着被绞死的危险从修安罗特的坟墓中挖出来的。”那人俯下身子,悄声对几个人说道。
  “哦,看来大有来头啊,快拿给我们看看。”莱娅掏出五个银币递给他。
  “别急,我们都还没有看呢。”那人接过银币就急急忙忙地往外走,却被沃尔夫一把抓了回来。
  莱娅促狭地笑着,从包包里掏出一大把地图,他移开刀叉,把他们一一铺到桌子上:“这种‘独一无二’的地图有三张,那种‘货真价实’的地图有四张,这边‘九代相传’的地图有二张……”随着地图一张张的从莱娅怀中掏出,那人的脸色也变得青一阵红一阵的。
  “嗯,这两张地图似乎同你的地图一摸一样,不过他们告诉我这是代代祖传的宝物,难道你们是三兄弟?”莱娅笑嘻嘻地对他说道,“对、对,我是有两个兄弟。”那人已经被弄迷糊了,忙不迭点头哈腰的满脸堆笑道。
  “唉,这么多地图,看来看去又都像真的,叫我怎么选择呢?”莱娅轻轻拍打着桌子,好像十分为难,“既然你的地图是祖传的,干脆和我们一起寻找宝藏好了,找到了宝物自然也有你的一份。”她突然猛的一拍桌子,眉飞色舞地对那人说道。
  “这,我家里还有……”那人不安的搓着手,脸变得比苦瓜还难看。
  最后,还是莉丝忍不住帮他说了两句好话,在大汉挥舞着拳头的恐吓中,那人急急忙忙丢下金币,连地图也不敢要,狼狈的逃出了旅店。
  “哈哈哈……哈哈哈……”看着那骗子仓皇逃窜的样子,酒馆的人一起放声大笑。
  “和莱娅妹妹在一起,总能这么开心。”莉丝笑着说道。
  “没有一张真正的藏宝图,难道我们只有放弃吗?”莱娅却有些闷闷不乐。
  “这一带流传着的藏宝图有几十种版本,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真他妈麻烦。”沃尔夫又灌了一大口酒,咬着牙说道。
  “是啊,这半个月来我们都看到过二十多种所谓的藏宝图了,冤枉钱也花了不少。”莉丝叹息着说。
  “我问过当地的老者,那些全都是假的。”凌恨恨地大声说道。
  “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再打听两天,如果还是没有收获,我也不再坚持了。”莱娅小声说道,但谁都能听出她的话是言不由衷。
  ※※※※
  随着夜幕的来临,燥热的气温迅速的变得寒冷起来,几个人走在四方街上,只见白天还熙熙攘攘的四方街现在几乎空无一人,一行人只看了看那块刻有修安罗特名言的石板,便又掉头返回旅馆。
  “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才能被称做男人。”归来的途中,凌在心里反复的念着这句话,似乎若有所思。
  “你们好,冒险者们,不想多欣赏一会沙漠中的冷月吗?”又一个身材普通的当地年轻人拦住他们的去路,他向凌等人微微鞠了一躬后说道。
  “多谢你的好意,但我们必须得休息了,明天还有更艰难的事情在等待着我们。”莉丝走上前,彬彬有礼的回答道。
  “古老的遗迹安睡了上千年,并不希望被打扰。”那人又说道,“除非你们持有引路人的正确指示,否则传说的大门不会开启。”
  “少拐弯抹角,是要告诉我们你持有唯一的真正的藏宝图吗?”凌绕过那人,不耐烦的回答,“这种伎俩我们见得多了,对不起,我们没有兴趣。”
  “不,我这是真正的引路地图。”那人顾不得保持风度,一把拉住正要从他身边绕过的莱娅。
  “我不想再玩相同的游戏,赶走他。”莱娅轻轻挣开被抓着的衣襟,对着沃尔夫说道。
  “请等一等。”那人急忙大喊。
  但大汉已经握紧了巨剑,他冷冷的看着那个骗子,意思不言而喻。
  “站住,盗窃了雷神之锤的通缉犯。”
  他的喊声起到了预料中的效果,只见四人身躯微微一震,一起停了下来。
  “不要乱喊,盗窃雷神之锤是克拉斯和他手下干的勾当,我们是被冤枉的。”凌眼中闪着怒火,“艾尔桑托早就取消了通缉,如果你想抓我们去领赏,就白费心思了。”
  “真的,我不相信。”
  “你可以去看贴在宣传栏的告示。”
  “原来不是你们?”那人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本以为你们能偷出雷神之锤,总算有些本事,也许还能破解地图的秘密,既然如此,唉!”他长叹一声,竟然不再理会众人,转身渐渐远去。
  “等等,什么地图的秘密?”这次轮到莱娅抓住他不放了。
  “既然你们不曾偷过雷神之锤,也没有必要知道了。”那人摇摇头。
  “不过是你先找上了我们。”莱娅还是不放手。
  “好吧,带我去你们的旅馆。”那人沉默了一阵,“对了,我叫哈恩。”
  ※※※※
  无尽沙漠旅馆内的一个双人房间中,桌上一盏昏暗的油灯忽明忽暗的闪烁着,跳跃的火苗照得几个人的影子像抖动的梦魇,窗外,西北风呼呼的吹着,更添了一丝悲凉。
  “哈恩,可以把你的地图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吗?”才刚刚坐下,莱娅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不行,我的规矩是先交钱。”哈恩说道,“还有,一旦你们看了地图,不管相不相信,我都不会退还金币。”
  “多少钱?”莱娅问道。
  “六十金币。”
  “这么贵,而且还不能退,这不是敲诈吗?”莱娅惊道。
  “那我另寻买主好了。”哈恩起身就要走,可沃尔夫早已挡在门口,他无可奈何之下只得重新坐下。
  “能告诉我们你的地图是怎么得来的,为什么卖这么贵吗?”莉丝说道。
  “不关你们的事。”哈恩淡淡地回答。
  “六十金币太多了,我们根本拿不出来那么多。”莱娅说道。
  “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等着去办,一个金币也不能少。”哈恩寸步不让。
  “你以为凭你一人,是我们四个人的对手吗?”大汉不耐烦了,他威胁道。
  “我可以保证用自己的血溅满地图。”哈恩十分坚定。
  房间内,火yao的味道渐渐浓厚。
  “凌、莉丝,怎么办?”莱娅用求助的眼光看着伙伴们,六十个金币简直就是天价,可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决定的。
  “绝对不行,再说我们的金币也根本不够。”凌断然拒绝。
  “但我可以用魔法飞刀交换。”莱娅辩解道。
  “可把钱一下子用光了,未来的日子怎么办呢?”莉丝又说道。
  “我们可以接任务啊。”莱娅又说。
  经过一阵激烈的争辩,几个人最终被莱娅说服,决定冒险试一试。
  “这是二十五枚金币,还有这一打米斯理鲁魔法飞刀,它们上面都有雷神之锤的店徽,至少可以卖三十五枚金币。”莱娅掏出金币,又从腿上的暗器袋里面拿出一大把飞刀,递给哈恩。
  “这就是你们要的地图。”哈恩皱着眉头,小心的把飞刀放到兜里,看样子他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替代的货币。
  屋子里突然变得一片寂静,羊皮纸在凌手中一点点展开,三人紧张的看着地图,大气也不敢出。
  “太像了,简直太像了。”等到凌把羊皮纸全部展开后,几个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天啊,一摸一样!”莱娅掏出克拉斯递给自己的地图,细细的对比起来。许久之后,他抬起头说道。
  然后,所有人都把眼光对准了哈恩。
  “你能看懂这张地图吗?”莱娅呼吸紧张起来。
  “这地图陪伴了我近二十年,我什么方法都用尽了,可还是看不懂。”哈恩若有所失的摇摇头。
  “十多年了都不能看懂吗?”莱娅失望的说道,“你看看我们这张地图,和你那张是否有区别?”
  哈恩走上前,细细的看了一阵后抬起头,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分毫不差,你们看,这里有一处极其不容易注意到的地方……”
  “我一直以为整个恩诺拉斯大陆只剩下我这一张地图了,没想到你们居然也有一张。”良久后,他抬起头。
  “对了,那首词你们弄懂没有?”哈恩好像想起来什么,急急忙忙问道。
  “什么词?”莱娅一头雾水。
  “听父亲说,这首词是解读地图的关键。”哈恩流利的背诵起来,“阿方西娜,我的恋人啊!尽管你如此痴迷的看着我,但我在你的眼中却找不到自己,我以为你辜负了我,直到二十年再次相遇后,我终于在你那蓝宝石一般的瞳孔中看到了……过去或是未来……的自己。”
  “我终于在你那蓝宝石一般的瞳孔中看到了……过去或是未来……的自己?”几个人喃喃地念颂着,陷入了苦苦的思索之中。
  “完全不明白。”过了好久,莱娅摇摇头。
  “该交待的都说清楚了。”哈恩站起来,准备离开,“最后给你们一个建议,如果真打算寻找宝藏,最好先去半兽人之都库克桑兹,那里有最好的向导。”
  ※※※※
  接下来的几天,四个人窝在这个小旅馆里面,埋头苦思哈恩留下来的诗歌,不过照旧没有任何收获,眼看距离精灵必须动身的时间越来越近,可莱娅还是一筹莫展。
  由于耗尽了所有的钱,几个人不得不又出去接任务,可这偏僻的沙漠之城哪里又有什么任务可接,好在这里的水比较宝贵,靠着凌每天一个制造水卷轴加上制造食物魔法,四个人倒也不至于忍饥挨饿露宿街头。
  直到第三天的上午,莉丝和莱娅迟迟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肯出来。凌和沃尔夫实在等不下去,强行推开他们的门才发现莱娅和莉丝根本不在房间里,但桌子却留下了一张纸条。
  原来卡特人莱娅对此次的沙漠之行已经绝望了,于是她拖着莉丝,决定趁这几天先体验体验沙漠中的生活。
  “这个只会闯祸的丫头。”沃尔夫习惯性地一拍桌子,“要去找他们吗?”
  “莉丝说她们最迟一周内就会回来,再说他们昨天晚上就出发了。”凌摇摇头,无力地说道。
  就这样,凌继续每天制造卷轴,沃尔夫每天去佣兵协会打听是否有任务可做,剩下大部分闲暇的时候就同当地的人们或者是一些商人们聊天。凌还存着一丝侥幸,把藏宝图拿给本地人中的一些长者看,但那些长者们对此同样一无所知。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溜走,直到……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