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奇怪的藏宝图

  天色刚蒙蒙亮,伙伴们都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沃尔夫已经开始他每天必做的功课。昨天夜里,持续了一个多礼拜的秋雨随着最后一片乌云的消散而停了下来,他做了个深呼吸,陶醉在这许久未曾呼吸到的新鲜空气里。
  带着一丝凉意的空气令他的头脑格外清晰,他时而灵活地舞动着巨剑,时而又猛力的劈砍着,沉重的双手巨剑在他手中竟然如同一个没有什么重量的匕首,比毒蛇还要敏捷。
  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相同的动作,急促的呼吸声混合着巨剑撕裂开空气的尖啸声,空中留下连串巨剑挥舞过后的残影,闪着一道道银白的亮光,宛如杀人的锋芒。
  天色渐渐明亮,山谷中那清脆的鸟鸣此起彼伏,微风吹过,带起树叶沙沙作响,顽皮的松鼠和猴子在树上跳跃,从一颗树追逐到另一颗树,不时把树叶上的雨水弄得哗啦啦的往下掉,沉寂了一个晚上的古老森林又重新焕发出崭新的活力。
  不多久,凌和莱娅等人也都醒了过来,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莉丝的的每一寸肌肤都充盈着魔力。她再次施展出治疗魔法和恢复体力的魔法,轻柔的光芒过后,莱娅完全恢复了健康,她那僵硬的手指也回复了以前的灵巧。凌的伤势也同样康复了,但因为他强行记忆高等级魔法,身体还是相当虚弱。
  正在这个时候,沃尔夫采摘回一大堆新鲜的果子,几个人开始一边吃果子一边讨论起未来的路程。
  “去库可拉里奇大沙漠怎么样?诗人大会上传说有冒险者真正见到了传说中的沙漠古代遗迹,还带回了好几件价值连城的宝物。”莱娅最先提出自己的建议。
  “我也听说现在达克尼斯城到处流传着三百多年前那伟大的卡特族冒险家修安罗特绘制的,关于沙漠古代遗迹正确位置的地图。”莉丝有些忧虑,“但我两个月后必须回到南方,时间来得及吗?”
  “太危险了,先不讨论消息的真实性,穿越大沙漠本身就是一件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凌极力反对,“我曾经读过有关沙漠的书籍,听说那里白天的气温热得能够煮熟鸡蛋,而晚上又冷得能把水凝结成冰块,还有那铺天盖地的沙尘暴,从来没有人能够逃脱它的魔爪。”他打了个寒蝉,“沙漠太可怕了,不是我们能够征服的。”
  “就是有挑战性才够刺激啊。记得一个曾经到过沙漠的诗人曾经这样形容沙漠:我踏上了沙漠, 暗黄色的沙漠在夕阳的余辉下一片赤红,沙丘毒蛇一样曲线绵绵的向远方延伸。燥热的狂风从沙丘上飞驰而过,把一片片沙土扬在半空。赤红的沙尘,接连着血色的黄昏,天与地的界限模糊不清。 那风在我的耳畔呼啸着,雄壮而悲凉。”莱娅声情并茂地吟唱着,陶醉在诗人笔下那一望无垠的沙海中。
  “占卜师梅尔莎纳指示我们应该西北方向旅行,库可拉里奇大沙漠和我们的目标是一个方向吗?”沃尔夫对着莉丝问道。
  “正好是西北方向呢。”莱娅高兴地抢先回答。
  “不如我们先朝西北方向走,至于要不要找沙漠遗迹到了达克尼斯城再决定好了。”凌说道,“说不定等我们到了那里,人家告诉我们根本没有所谓的沙漠遗迹呢。”
  “这个主意不错。”莉丝赞同道。
  “不,沙漠遗迹一定存在,盗王克拉斯给了我一张关于它的地图,我想他的消息来源应该不会有错。”莱娅说道。
  “我不相信那地图是真的。”凌对克拉斯没有什么好感,“搞不好他是想借沙漠杀人灭口,除掉我们几个还说不定。”
  “不,我看你才是……”莱娅反驳道,其结果是两个人又吵了起来。
  “别吵了,先把地图拿出来看看吧。”莉丝连忙劝解道。
  “可是、可是……”莉丝的建议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可莱娅却支支吾吾起来,在几个人不耐烦的催促声中,她才极不情愿的拿出地图。
  那是一张让人大跌眼睛、出乎意料的地图,大约一尺见方的羊皮纸上画着让人无法辨识的杂乱图形,如果仔细看那地图,会发现整张图根本就是由一些非常小的图形简单的重叠起来,并因此充斥满了整个空间。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有意义的提示。
  “克拉斯说这地图很难看懂,所以我……”莱娅埋着头、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瞥了一眼凌。
  “哈哈哈,这也是地图?把一万只蚂蚁放到纸上都要比它好看。”凌笑得肚子都痛了。
  “的确有些奇怪,从来没听过地图是这种样子的,我想克拉斯一定是匆忙中弄错了吧。”莉丝看了一阵,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没有地图的话,冒冒失失去沙漠冒险太危险了。”她摇头说道。
  “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会找出它的秘密。”莱娅不服气地抢过地图,一把揣进怀里。
  几个人又讨论了一会儿,最后决定采用凌的建议先朝西北方向出发。由于凌还是很虚弱,所以由莱娅负责在前面开路,莉丝走最后,沃尔夫背着几个人的行李,搀扶着凌走在队伍的中间,开始了他们新一天的冒险旅程。
  这一路上他们倒没有碰到太大的危险,虽然也遇到过好几次赏金猎人,但都被几个人轻轻松松就地解决了,就这样连续不断的走了两天,他们终于走出了这座连绵的大山,随后他们在山下的村子里面买下几匹马,沿着大道一路向目标地行去。这中间沃尔夫终于想起来把父母写的信件递交给凌观看,不过年轻法师看了之后只是默默的把信件还给沃尔夫,什么也没有说。
  几天过后,四个人很快就混得十分熟悉了,莉丝把关于自己的身世之谜和她出来冒险的目的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凌和莱娅,而莱娅也不断的把她觉得好玩的事情一个个的说给几个人听,毫无疑问的,她那个能吃两头牛的汤姆叔叔,又再次的被她重复宣传了好多遍。
  也许都是女性的原因,莉丝和莱娅的关系更是发展得异常神速,她们一起捕猎、搭帐篷、探讨诗歌的音律和格式,几乎形影不离 。旅行途中,常常是凌和沃尔夫,莉丝和莱娅分别并成一排,各自讲着感兴趣的故事和话题。
  当然,莱娅也不了一遍又一遍的追问凌是如何从山谷中出去的,不过年轻法师始终都不愿意再次谈起那件事情,于是两个人围绕着这个话题,又展开了新一轮的拉锯战。
  又过了两三天后,凌开始和沃尔夫一起锻炼剑术,过了些时候,虽然战斗技巧没有什么长进,他的身体倒好转了一些。而当他得知沃尔夫签订了魔术士契约后,也老是强迫着大汉每天晚上陪自己一起冥想,本来沃尔夫总喜欢在每天晚上喝上几碗酒,可如今老是被凌拖着冥想,为了报复,每天早晨的锻炼中他也一次比一次严厉的要求凌,两个人就这样用这种独特的方法学习锻炼,当他们一路走到帕拉美奇城的时候,居然都有了不少的长进。
  他们就这样一路大摇大摆的沿着官道前进,有时也会碰到贪图赏金的佣兵和冒险者,不过基本上都不是真正有实力的人物,只有一次对方的队伍中竟然有个黑魔法师,让他们吃了许多苦头外,其他时候大都是沃尔夫的个人表演,或者是他和莉丝的二人合作秀,一个负责杀敌,一个负责回复。
  遇到魔兽的时候,莱娅也会表演一下飞刀技巧,但魔力还没恢复的凌还是只能在一旁休息,虽然他好几次尝试施展冰杀阵,可只要他一开始聚集魔力,浑身就像针刺一样难受,根本没有可能施展出来。
  相比起追捕他们的佣兵,那张看不懂的地图反倒成了最令他们头痛的东西,除了沃尔夫对藏宝图不敢兴趣,没有再多看一眼外,其他三人都曾经不下十次的反复研究这张天书般的地图。一路上,他们想出了各种匪夷所思的方法,用火烧,用水浸,用放大镜仔细寻找隐藏文字,或者涂上各种颜色,分成小块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阅读,甚至买魔法卷轴辨识,可不管他们怎么尝试,顺着看还是倒着看,都没有发现一点点有用的东西。
  ※※※※
  过了帕拉美奇城,几个人原本不多的钱终于用得一点不剩,而追捕他们的人早在逃出原太阳国的领土后就没有碰到了,于是他们开始沿途接些不费力气的任务赚钱,比如帮某巫师抓获火甲虫当试验品、或者帮某个村子铲除突然出现的魔兽,同时凌也尝试着用制造卷轴魔法来撰写一些霹雳闪电或者高级幻影卷轴换钱。
  与此同时,联盟的情况也越来越坏,元老院所在地塔克西隆城宣布脱离联盟,元老院四个长老脱离元老院,暴民涌入塔克西隆袭击元老院,暴风之怒骑士团全军覆没,剩余的元老差点被判火刑的消息接连从塔克西隆城传出,联盟基本上可说土崩瓦解。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每次到达酒馆能听到的消息变得更多更加惊人。所有人都强烈要求米斯兰德出面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但他就像空气一样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
  这一个偏僻的小城镇,凌他们做完今天的委托,正在一个破旧的旅馆中等待着晚餐的到来,由于这旅馆收费低廉,倒也吸引了不少落魄冒险者。
  “一个星期前,塔克西隆的吟游诗人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他们宣传整件事情都是一个阴谋,并且还举出了雷神之锤的一份机密文件和塔克西隆城主的备忘录做证明,似乎米斯兰德是被艾尔桑托给陷害的。”
  “我也听说这次魔兽事件是因为有些人不甘心只做城主,想要重新延续他们的光荣搞出来的诡计。”
  “得了吧,卡特人的话从来都不能相信。”
  “是银竖琴联盟散布的消息,也许真有几分可靠。”
  “去他的银竖琴联盟,还不是几个卡特人和几个精灵瞎搞出来,骗人的玩意。”
  “不管怎么说,联盟的分裂已经不可能挽回了,现在所有的城邦都宣布了独立,到处都在扩充军备,一场混战是免不了了。还是想想怎么趁这个混乱的时候多捞些好处吧,老兄。”
  “******,从塔克西隆城一路走过来,每经过一个城邦都会有人上来罗嗦,问是否愿意加入他们的军队,烦都烦死了。”
  “你们出名啊。”
  “当然,爷爷我可比那些兔崽子强多了。就算是那些屠龙英雄,碰到了爷爷我一样得恭恭敬敬的。”
  “哈哈……哈哈……”
  抛开那些醉酒后的胡话,正如他们说到的那样,凌一行人也同样碰到过几次想要招揽他们的说客。他们经过的每一个城市都热火朝天的做着各种准备工作,天空中弥漫着一股不安与紧张的情绪。
  不光是扩充军队,一些实力较小的城邦也开始缔结同盟,而那些原本就是从一个国家分裂出去的城邦更是不断的进行外交上的活动,就在凌他们到达帕拉美奇城的时候,帕拉美奇城都已经和周边的十二个城邦联合宣布成立了共同攻守联盟。
  从塔克西隆开始,一场足以改变人类世界格局的大混战就要拉开序幕。
  ※※※※
  奇美拉是一种大型的魔法生物,它们后半身像一个漆黑的山羊,前半身像一个巨大的狮子,有着三个硕大的脑袋和一对巨大龙翼,它的爪子和毒牙尖利而有力量,它的山羊头和狮子头甚至可以轻易把一头凶暴的狼咬成两段,而它那凶恶的龙头更是可以喷吐出厉害的闪电或是强酸,即使是最难缠的敌人也会被他们轻易的打败。
  这是一个全身漆黑的成年奇美拉,它有三米多长,三个头各有一双琥珀色、绿色和黑色的眼睛,山羊头上褚黄色的角长达半米长,所有的一切特征都表明,它正处于力量的颠峰时刻。
  而现在凌他们正准备铲除这个害人的邪恶生物,这也是他们至逃亡以来接到的最有挑战性的任务,就危险性来说,这个任务甚至比他们的通缉令更加危险。
  他们已经它的巢穴处埋伏了一天了,可这个有着三个脑袋的生物有着过人侦察能力,整整一天,他都只是在天空中盘旋或是远远的落在远离巢穴的山崖边,它在观察着胆敢闯入它领地的人,他们将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终于,埋伏着的冒险者暴露出了他的位置,它抓紧时机,用全身力道俯冲下来,双翼在空中呼呼作响。
  “总算上钩了。”原来那冒险者只是凌用大半魔力施展出的幻影。
  沃尔夫是一行人中的主力,在卷轴神奇跳跃的作用下,他从另一处高高跳起,巨剑斩向奇美拉黑色的龙头,只要能够重创龙头,那这场战斗就成功了一半。
  幻影只是暂时迷惑了奇美拉,一道树干粗细的强酸马上从它的龙头喷出,这是它的杀手锏,几乎没有生物能抵挡它这一道恐怖的强酸攻击。
  但冒险者们早就做好了准备,沃尔夫通过项链施展出光明守护魔法,强酸打在他身上就好像普通的水柱,没有伤到他分毫。
  趁着这个空隙,莱娅的飞燕和沃尔夫借给凌的暴炎弹戒指同时发动。
  受到重创的奇美拉哀嚎一声,展开巨大的翅膀就要逃跑。
  但飞燕上套着凌施展了活化绳魔法的软精丝,那丝是卡特人花费了无数精力才搞到手的好东西,绳子牢牢地套着奇美拉的一条后腿,另一头绑在一颗大树上。
  奇美拉在天空中扭曲着身子,它的头够不着绑着它的绳子,它又试图用爪子抓断绳子,可凌趁这个机会在它的爪子和绳子上都施展了油腻术,它空有一副尖利的爪子却没有用武之地。
  在地下,莱娅和莉丝不断的用弓箭小刀进行骚扰,防止他把绳子崩断。一天没有回巢的奇美拉变得越来越暴躁,到处喷吐绿色的强酸,在岩石和地上留下大片触目惊心的痕迹。
  躲在一边的沃尔夫也正屏息等待着,他只有三个卷轴,必须在卷轴都用完前重创奇美拉。
  经过一场长达几个小时的战斗,累得精疲力竭的冒险者们终于干掉了这头大型的魔法兽,当镇上的事务官看到他们带着奇美拉那独特的三对眼睛回来交差时,几乎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立即从抽屉里翻开一个精致的笔记本,慎重地记下了这次任务。
  冒险者们很快拿到了属于自己的丰厚报酬,除去购买卷轴和一些物品的开销,他们还剩下足足二十多个金币,他们已经旅行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距离达克尼斯城只有几天的路程。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