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回忆

  秋日雨季的夜幕总是来得那么迅速,一行人还没有走出多久,天色就淡淡的黯淡了下来。由于凌和莱娅的体力还没有恢复,一行人早早找了一处大致可以躲避风雨的地方坐下,不再继续赶路。
  熊熊的篝火很快就燃烧起来,映红了半边天空,烤得金黄色的狼腿和香獐子油光可鉴,发出一股股诱人的香味,四个人聊着天,唱着游侠们惯常唱的歌,满脸欢快的笑着,看他们轻松自在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正在逃亡中的通缉犯。
  “好兄弟,为了我们的重逢,喝。”沃尔夫拿出酒袋,猛喝了一大口,然后递给凌。
  “为了我们的重逢。”凌毫不犹豫的接过酒袋,也喝了一大口,不过几乎从不喝酒的他立即被呛得咳嗽连连,满脸通红。
  “好样的,够男人。”沃尔夫从凌手中拿过酒袋,又咕噜咕噜连续灌了好几大口,然后扯起他那铜锣般的嗓子,大声唱起游侠们最喜爱的射手之歌。
  我们拥有天空,还有那陆地、海洋;
  我们拥有月亮,还有那星星,森林。
  我们永远在风中飞翔,将所有纷争都深深埋葬;
  我们永远不会安于闲静,因为我四海为家!
  他的声音充满着激情,就像那燃烧着的篝火,大家很快都被他感染了,也都开始一起附和。莱娅拿出竹笛一唱一和的吹奏,凌和莉丝打着节拍,歌声、笑声、大声的嚷嚷声,古老的森林激情四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除了篝火偶尔发出的噼里啪啦声,森林一片静谧。莱娅、沃尔夫和莉丝什么也不说的静静看着凌,等待着他的故事。
  “开始吧。”沉默良久的凌抬起头,开始他那始终不肯对人讲述的经历。
  “五年前,我和银飞马艾俐儿正在求援的途中,突然一道闪电击中了我们,当时我就掉了下去。我以为我死定了,可等我睁开眼,我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我以为这是梦,于是狠狠地咬自己的胳膊,却清楚的传来疼痛的感觉……”
  “那么高掉下去都没有死?似乎你的运气比我们卡特人还要好呢,或者是你一次性用光了所有的运气,以后才这么倒霉的吗?”莱娅插嘴道。
  “我不知道,我当时掉在一块只有半个人高的草地上,四周没有树木,也没有其他的东西。更奇怪的是我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受伤,衣服、剑和弓箭之类的也都完好无损,事后我想了好久,可一直都想不明白。”凌接着讲述。
  清醒过来后,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四周那高达十多米的山崖,那些石壁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长,我爬起来,开始寻找出路,可当我花了一天的时间围绕着山崖走了整整一圈后,我讶议的发现那些石壁竟然是封闭的,一条通往外面的出路也没有。
  当时的我还以为是自己找寻得不够仔细,接下来的十多天时间里我疯狂的找寻着,几乎搜遍了山谷的每一寸土地,可依然是一无所获,我这才绝望的发现这是一个全封闭的山谷,要想走出去,只有爬上那些光秃秃的石壁,可那些石壁特别光滑,我根本无能为力。
  “奇怪,我们从来没有听精灵们提到过森林里面有那种封闭的峡谷,而且我们反复找寻过好几次,都没有发现你说的这种地方呢呢。”沃尔夫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说道。
  “森林这么大,说不定你们刚好错过了啊。”莱娅夸张的比了个手势,“那么后来呢。”她催促道。
  最初我很害怕这种地方可能是某种凶猛魔兽的巢穴,不过后来我的担心就渐渐的没有了。好在这里的小动物和果树很多,于是我白天捕猎小动物,吃果子,喝露水,无聊的时候就一次次的找出路,试图爬上山壁,累了就冥想休息,就这样呆了好几个月,直到第一个冬天来临。
  冬天到了后,山谷下起了雪,可我当时还穿着夏季的衣服,于是我躲到以前发现的一个大约能挤进四、五个人的小山洞中,用石块和泥巴把洞口封闭起来,只留下一个缝隙,寒冷的问题稍微得到了解决。可是那时峡谷的小动物都躲了起来,果子也都没有了,我饿得没有办法,只好开始吃草根,挖蚯蚓,嚼雪快,什么都找不到的时候甚至还吃过泥巴……
  这个冬天过去后,我开始大量收集木柴,每过一段时间就点燃一大段的柴火。我本来以为那熊熊的大火可以引起人们的注意,可哪里知道就这样过去了接近两年,还是一个人都没有碰到过,就这样一直到了第三年的冬季,也就是新历203年的冬季,才偶然碰到了它。那年冬季的雪特别大,鹅毛般的大雪下了两个月,我想若不是它,恐怕我早就死了。
  “不对啊,南方精灵王国一向比较炎热,一般很少下雪的,在我的记忆中,这几年似乎都没有下过雪,怎么可能会大雪漫天呢?”莉丝也觉得不太对头了。
  “说不定那个峡谷比较高啊,据说高山上都是这样的。”莱娅说道。“你究竟遇到了谁啊?”她又接着问道。
  凌停下来,神情显得十分奇怪。过了好久,他才接着说道,“那是一匹三头银魔狼,它全身银白,肚皮下有一小团月牙状的黑毛,左前腿的趾头只有四个。”
  “你碰到了黑月?”沃尔夫惊叫起来。
  “黑月两岁的时候大概有多大?”凌反问道。
  “大概只有它妈妈的一半大。”沃尔夫想了想,说道。
  “应该不是它。”凌摇摇头,“那头银魔狼只比黑月的妈妈小一点点,而且它的背上有两道十字行的伤痕,尾巴也似乎断了一截。”
  “后来呢?”莱娅急急忙忙地问道。
  那天我正在雪地上挖蚯蚓,当我转身的时候,突然发现背后竟然有一匹三头银魔狼,我本来就饿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当即被吓得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连动一下指头都不能。我在心里说这次完蛋了,可是很奇怪,它只是围着我打转转,在我身上闻了又闻,看样子似乎并不想立即吃我,又过了一会儿,它就长啸一声跑开了。
  惊魂未定的我连忙爬回山洞,正打算用石头和泥巴把洞口封闭起来,可哪里知道它又出现了。我不知道它要干什么,一动也不敢动,这才发现它的嘴里多了一只兔子。它把兔子放到地上,像认识我一样朝我扑过来,咬我的裤腿,在我的身上蹭来蹭去。我还是不敢动,它见我没有反应,就不断朝兔子吐火球,弄得整个山洞香气四溢。
  我当时已经饿了好几天,又觉得它似乎没有恶意,于是我试探着把兔子捡起来,它见我捡起兔子,竟然显得很高兴,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狼吞虎咽的开始吃起来,虽然都被它烧得焦成了木炭,可却是我这三年来吃得最好的一次。
  通过和它的接触,我对它的习性慢慢的熟悉了很多,也开始明白它叫声中的含义。以后的日子我们生活在一起,白天它负责逮捕动物,晚上我们在一个山洞里睡觉,抵御外面的严寒。就这样我终于熬过了那个漫长严寒的冬季,直到第二年的冬天,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它能找到猎物,说明它一定知道出去的路,你为什么不让它带你出山谷呢?”莉丝分析道。
  “不,我曾经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每天跟着它,它所有逮捕到的动物都是山谷内的,就连冬天抓到的动物也是它用各种魔法把动物们逼出来后逮到的。”凌说道,“其实我也和它一起找过出口,但同样徒劳无功。”
  “第二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快说快说。”莱娅又催促起来。
  那是新历204年冬季快要过去的时候,那年冬季它老是有些暴躁,我同它的沟通也变得比过去难了好多。有一天黄昏,它显得特别烦躁,我好不容易才把它安抚得平静了一些。当时我和它已经是相依为命的伙伴了,哪知道晚上竟然发生了一件出乎我意料的事情。
  睡觉到半夜,我突然感到脚一阵专心的疼痛,醒过来才发现是它在咬我的腿。那天晚上,它就像发狂了似的,狠狠地咬了我好几口,还把我背上的肉都抓下来一块。我抓起剑自卫,在它身上刺了一剑,它被刺之后就跑了出去。
  “伤得怎么样?”沃尔夫连忙问道。
  “当时我已经能每天使用三次生命回复魔法,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从那以后,它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就像它突然出现在我背后那样,又神秘的消失了,直到几个月前我离开了那个峡谷。”凌说道回答道。
  “你这个笨蛋魔法师,有这么精彩的经历以前都不给我们讲,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你想想呢。”听完银魔狼的故事后,莱娅立即抱怨道。
  “唉,因为……”凌叹口气,欲言又止,“我曾经暗示过老师休克,可他却明确表示不相信那种事情,所以我也就不再提这事情了。”
  “那你究竟是怎么出去的啊?”莱娅又追问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还是以后再说吧。”他摇摇头,“我现在很累了。”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