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重逢

  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头,莱娅和凌强烈求生的yu望终于爆发出他们最大的潜力奋起反抗。但是实力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即使努力也不能有所改观。经过一场近乎单方面屠杀的搏斗,他们俩倒在血泊中,脚踵插着半精灵的箭支,腿上被恶毒的佣兵们划出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已经濒临死亡的边缘。
  “当猎物的滋味怎么样?”卡特盗贼狞笑着,充满邪恶的气息。
  “废物,问问你自己吧。”一声晴天霹雳般的大喝,所有人都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卡特盗贼被突然从天而降的巨剑砍成两半。
  电光火石之间,持着巨剑的大汉又顺势一击,半精灵还来不及放出他的弓箭跟着一声惨叫倒在地上中,失去了主人的弓箭一下子射向天际。
  “他们是我的了。”壮硕的大汉举剑指着两个佣兵宣布。
  具有强烈讽刺般的效果,之前还在不可一世耀武扬威的两个佣兵几乎被吓傻了,他们放下武器,没命价的讨饶,角色在瞬间颠倒了个个。
  但是,持着巨剑的大汉理也不理他们,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下子结果了他们。
  “沃尔夫,你还活着吗?”凌费力的吐出几个字,脸色全是幸福和欣喜的笑容,绝处逢生后那几乎不可用言语表达的泪水迷蒙了他的眼睛。
  “总算让我找到你了。”大汉也动情的呼唤着,他蹲在凌的身旁,小心翼翼的检查着,泪水同样迷蒙了他的双眼,和之前比起来,显得是那么的可笑。
  然后,他们就这样看着对方,嘴唇微微的动着,却再也说不出来半个字,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
  “让我先把他们治疗好在说吧。”莉丝也从隐蔽的林子中走出来,她几乎无法相信这个在她眼中几乎是铁打的大汉也有如此动情的一幕。那个黝黑壮硕的沃尔夫,似乎天塌下来都能扛住,而今天,他却流下了泪水。
  “一切拜托了。”沃尔夫站起来,把位置让给莉丝。
  “仁慈的生命之神、万物的母亲啊,我献上最珍贵的祭品,暂借您伟大的力量,展现奇迹吧--高级生命恢复。”莉丝开始念颂起四级高等生命魔法的咒文,柔和的混合着白色和绿色的光芒在她手中聚集,照耀在凌的身上,在生命魔法光辉的照耀下,凌身上的伤口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愈合,等到光芒散尽,除了最深的那道剑伤没有完全愈合外,其余的伤口都全好了。
  紧接着,莉丝又用同样的魔法开始治疗莉丝,不过她受的伤比凌轻许多,还没有等到魔法结束,她的身体就完全恢复了,就连一直僵硬着的手指也恢复了部分知觉。
  “我的手指能动了。”莱娅满脸的兴奋,若不是她仍旧虚弱得动也不能动,只怕她立即就要跳起来。
  “对不起,我的魔力用光了,今天不能再帮你们进一步的治疗,也不能帮助你们恢复体力了。”施展结束魔法,莉丝有些抱歉地说道。
  “不不,我们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还来不及啊。”莱娅和凌慌忙回答。
  “太好了,我就知道这点伤对你来说不成问题。”沃尔夫也激动地说。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有危险的呢?”凌好像想起了什么。
  “说起来比较复杂,让莉丝给你们解释好了。”沃尔夫摸摸脑袋,面露难色。
  “先换个干净一点的地方再说吧。”莉丝环顾四周后说道。
  于是五大三粗的沃尔夫先把他们的东西捡起来扛在背上,然后一手扶着一人,在不远处找了个稍微干净的地方坐下。经过短暂的相互介绍认识后,他们开始聆听莉丝的讲述,不过由于莱娅的不断打岔和她那无穷无尽的问题,莉丝足足讲了好大半天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
  原来自从凌等人的通缉令帖出来后,沃尔夫就一直四处打探着他们的消息,在银竖琴联盟情报联络官笛伦斯的帮助下,没过几天他们就打探到了凌等人的行踪。但是那时候莱娅已经四散传播了她那自以为天衣无缝的玩笑,于是莉丝和沃尔夫决定跟在他们的背后,在寻找他们的同时顺便帮助他们在暗中解决问题。结果从庆典结束到现在的短短一天多时间内,沃尔夫和莉丝就已经碰到了四队一共二十二个佣兵想要逮住凌等人领赏,当然所有的人都被沃尔夫干净利落的解决掉了。就在他们焦急的寻找凌的时候,意外的碰到了前去报信的佣兵奥利弗。
  “都是你惹出来的大麻烦。”听完莉丝的讲述,凌气恼地说。
  “尾随的佣兵不多了,就算有也距离我们有一段时间的路程。我想等到明天你们恢复了体力,我们就全力前进,估计能够顺利的摆脱他们。”莉丝安慰道。
  随后在莉丝的建议下,早已疲倦不堪的凌和莱娅这才放心大胆的美美睡上了一觉,等到他们醒过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了。
  “卡特人的运气果然是我这个倒霉蛋所无法比拟的啊,她惹了祸一点事情都没有,我却拖着这么一个大口子赶路。”凌无奈的叹口气,开始了新的路程。
  路还是那样的烂,但有了帮忙背行李和开路的沃尔夫后,情况总算好了一点点。
  “我一直以为你死了,没有想到你还活着。”长久的沉默过后,凌对搀扶着自己的沃尔夫感叹道。
  “是啊,当我们知道银飞马艾俐儿的背是空着时,我也以为你一定死了。”又是一阵令人压抑的沉默,沃尔夫终于叹息着开口了,“后来我常常责备我自己,为什么把那么危险的事情交给你来做。我常想,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不会把艾俐儿让你乘坐。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好兄弟,你竟然活了下来。”
  “他也在每天责备着自己,老是唠叨着不该一个人独自逃跑呢。”正在和莉丝聊天的莱娅突然插话道。
  “算了,既然大家都安然无恙,这事情就忘了吧。你可知道,我刚看到有你的通缉令的时候是多么的高兴。”沃尔夫高兴地说道。
  “是啊,那天他像疯了一样,本来他一直打不过笛伦斯,结果那天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狠劲,竟然竟然一鼓作气把笛伦斯打败了。”莉丝也插话道。
  “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会梦见你,就算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也常常在梦中看到你。梦见我们一起偷田里的西瓜,一起和镇上的孩子们打架。有时候,我还梦见我们一起冒险,你成了个威武的骑士,而我则成了王宫的大魔法师。”凌上上下下打量着沃尔夫,他变得比以前更高更黑了,几乎比自己高出了近一整个脑袋,一套厚实的锁链甲几乎掩盖不了他那几乎要凸出来的肌肉,“不过在我的梦中你从来没有这么高大,比起五年前,你要健壮多了。”
  “我也差不多,好多次和佣兵团的老兵们出去喝酒,他们都说我醉了之后老是喊着凌凌的名字。”沃尔夫说。
  这一路上,沃尔夫搀扶着凌,久别的两个人就像亲兄弟般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题,他们一起回忆小时候的志向,谈论小时候的游戏,缅怀一起在佣兵学校学习的种种趣事,那一件件陈旧的往事在他们面前掠过,新鲜得像那树上滴着露水的橘子,透着一股醉人的清香,触手可及。
  那是一段只属于他们的尘封在记忆中的美好时光。
  莱娅也和莉丝在不断的聊天,不过方式却和凌他们不一样。那个好奇心旺盛的卡特吟游诗人不断的问着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问题,而莉丝就只负责一件一件的回答,往往是一个问题还没有结束,莱娅又想出来了新的问题,几乎无休止般不断的一问一答,就像刚才她还在问着莉丝精灵族的生活习惯,现在又问起了沃尔夫的剑术。
  “沃尔夫能施展剑之锋吗?我听说剑术很好的人都会那一招呢。”
  “好像也是刚刚学会的吧,记得是半年前才学会的。”
  “不过无论我怎么看都觉得他不像那种能和凌谈得来的人啊,光是外貌上的差距都够大了。一个剑士、一个魔法师,真难想象他们两人居然会是好朋友。”
  “也许是互补也不一定呢。”莉丝回答,“这次我们出来旅行,他的目标之一都是找寻他那个兄弟凌,你简直无法想象那天他看到通缉令后,像个孩子一般的叫喊着,我几乎从没有看到过他那种激动的表情。”
  “莉丝姐会弹琴吹笛吗?听说精灵族天生就是一把吟游诗人的好手呢。”
  “让莱娅妹妹笑话了,我只会一点点。”
  “太好了,等我好了一定要和莉丝姐姐多多探讨探讨,这次的大会我得到了好多好多的灵感,可就是来不及把它变成曲谱,老是这么逃来逃去的。”
  “明明刚才都还笑得那么开心,转眼就不说话了,不如去听听他们在谈论什么吧。”莱娅又打算把聊天的阵地转移到了前面。
  “你比以前更瘦更衰弱了,学会了很多新魔法吧。”沃尔夫叹道。
  “不,还是老样子。”凌摇摇头,似乎很寂寥,“你比以前厉害多了,那么多人都不是你的对手,而我却还和以前一样,碰到谁都只能任人宰割。”
  “就是,莉丝姐的魔法都比你厉害多了。”莱娅忍不住插嘴道,“不如你改学剑好了,正好沃尔夫当你的老师。”
  “那这几年来你一直在干什么呢,发生了什么意外吗?”沃尔夫也不理莱娅的提议,接着问道。
  “一言难尽啊。”凌再次摇摇头,“不如说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吧。”
  “好吧,其实事情比较简单,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很清楚。”沃尔夫开始讲述起那场没有结尾的战斗,“当时我们苦苦地守着那最后的防线,满心期待着援兵的救援。可哪里知道第二天三头怪狼突然多了起来,几乎是你走之前的好几倍,而那个时候银魔狼也恢复了魔力。于是温诺斯绝定不再等你的援兵,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把冰火魔狼珠握在手里,给自己施展了一个二级加速术,然后就带着珠子从一条相反的路开始跑,那些魔兽见到魔狼珠,丢下我们全都去追他去了,我们才趁着机会逃回了精灵村庄。到了村子里,我们才知道你出了意外。”
  “真不知道尤里西恩他们为什么要去招惹那么强大的魔兽。”凌叹道。
  “这也不能怪他们,到了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那是他们佣兵团接受的一个任务,他们出动了佣兵团所有的人,设下好几重可怕的陷阱,又趁银魔狼睡觉的时候下手偷窃。唉!虽然他们的陷阱困住了大部分三头怪狼,可最后还是敌不过剩余的三头怪狼和银魔狼,结果全军覆没,一个人活人都没有剩下。”
  “温诺斯会魔法?他签订了魔术士契约是吗?”凌问道。
  “嗯,他早就签订了这个契约,只是没有在我们面前用过。”沃尔夫说道。
  “那他成功逃脱了吗?”
  “本来我们都以为他必死无疑,哪里知道他居然活着回来了。
  “温诺斯果然是个强者啊,你变得这么厉害了,是他教你的吧。”
  “嗯。”
  “那后来呢?”
  “后来精灵小队长坦尼把我送到温诺斯所在的绿色精灵佣兵团,我就一直在那里生活,直到精灵王发出走出森林打探情报的号召后,我才和莉丝他们一起出来。”
  “不行不行,讲得太简单了,刚才莉丝姐都提到过你们佣兵团养了一条三头银魔狼,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能忽略呢,我要你把这五年的事情详细的说出来给我们听。”一直在后面听他们谈话的莱娅连连摇头反对。
  “我笨嘴笨舌的,说也说不清楚。”沃尔夫不太愿意。
  “就说说吧,你若不讲清楚,只怕我们这一路上都不会清净了。”凌跟着说道。
  “我才到佣兵团的时候是十六岁,是他们那里年纪最小的人,好在同时还有几个年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很快我们就混熟了。也许是温诺斯的人缘很好吧,那些人对我也不错,后来我渐渐的发现,我是整个佣兵团最差的一名,于是我给自己制订了一套计划……”
  “喝酒是佣兵们必不可少的功课,他们很快发现我的酒量还不错,就常常的带上我一起喝酒。渐渐的,我在佣兵团里有了真正的朋友……”
  无可奈何之下沃尔夫开始慢慢的讲述起他那五年的经历,讲他在佣兵团刻苦的锻炼,每一次和温诺斯的战斗经过,讲他和佣兵们拼酒大醉的事情,不过,其重点当然是讲他的好友红虎还有他养着的那头三头银魔狼黑月。
  “黑月其实就是温诺斯带回来的冰火魔狼珠孵化出来的,当时温诺斯把它带回来想引出那幕后的神秘任务委托人,可哪知道那人就像凭空失踪了一样半点消息也没有。后来这事情被红虎知道了,他就缠着温诺斯拼酒量赌赛,他喝酒可是我们佣兵团的第一高手,轻而易举就把蛋赢走了。当时我们还以为红虎只是心血来潮的玩笑,哪知道三个月后他居然把蛋给孵了出来。
  “黑月长得什么样子的啊,是不是很乖呢?”莱娅问道。
  “哈哈,真是小女孩的问题。黑月和他妈妈一样,红、蓝、黄三色的脑袋,全身银白,肚皮下有一小团月牙状的黑毛。不过你别小看他,虽然他现在才五岁只算一头小狼,但对人却可凶了,常常把我们一些想要恶作剧的佣兵作弄得哭笑不得呢,基本上只有我和红虎大哥去看它的时候它才会老老实实的。”
  “原来这个名字是这么来的啊,本来我还想给它改个比较威风的名字呢,好像地狱男爵、银色死神什么的。”莱娅点点头说道,“凌,你觉得取什么名字比较好啊?”
  然而,凌竟像没有听到莱娅的话,一个人怔怔的发起呆来。
  “凌,你怎么了?”沃尔夫也察觉到了凌的不对头。
  “嗯,没有什么。我在猜黑月除了肚皮下有黑毛,是不是左前腿的趾头只有四个,比其他三个腿的趾头要少一个?”凌回过神来,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脸色相当难看。
  “是啊,黑月生下来的时候左前腿的拇指就少一个。不过你怎么知道?”沃尔夫有些奇怪了,难道你见过它?”
  “我再问你,它的背上是不是有两道十字型的伤痕,尾巴似乎断了一截。”凌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注视着沃尔夫,剧烈的咳嗽着,却又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没有啊,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沃尔夫有些莫名其妙。
  “不,我只是随便问问罢了。”凌如释重负地叹口气,但眼神中又流露出一些失望,“不可能啊,那时候它才两岁,应该不是它。”他一个人自言自语地摇摇头。
  “我都说完了,那你这几年又在干什么呢?”沃尔夫问道。
  “我现在头很乱,等我好好想想后晚上再告诉你。”凌摇摇头,低声回答。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