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绝境

  “累死我了,还好没有被追上来。”几个小时过后,莱娅回头看了看,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
  “睡觉吧,天都亮了。”凌气喘吁吁地赶了上来,他一下子倒在地上,含混地说道,看样子有些神志不清了。
  “别躺在路上。”莱娅连忙说,可是太晚了,年轻法师已经进入了梦乡。
  “好吧好吧,大不了被野兽吃掉或者被人家五花大绑的捆住。”她踢了凌几脚,没有反应,于是她也赌气原地睡了下去。
  ……
  阴森森的坟场中,无数诡异的红色圆球漂浮在半空中。
  “巫婆,你对我用了什么邪恶的法术?”看着自己的耳朵长长的拖到地上,被绑在柱子上的凌绝望地哭喊起来。
  “猪,该动身了。”莱娅揪着凌的耳朵,大声喊道,“你刚才在叫喊什么?”
  “再睡会吧,昨天那么辛苦。”发现那恐怖的巫婆不过是梦境后,凌翻个身,又打算睡去。
  “那继续睡好了,反正我的计划也是白天睡觉,晚上赶路。”莱娅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凌一骨碌跳将起来,拿起剑埋头就走。
  “你走错了,那是我们来时的方向。”莱娅对他的背影喊道。
  “有东西可以吃吗?”凌摸摸肚子,仿佛想起来什么。
  “你不是会制造食物的魔法吗?干吗问我要?”莱娅从包包里面翻出一个硬梆梆的黑面包递给他,同时嘲讽道。
  “没办法,我现在可一点魔力都没有。”凌咬了一大口面包,边嚼边含混不清的说道,“等我恢复魔力,天天给你变面包。”
  “莱娅,你的手指还是不能动吗?”例行的互不相让的斗嘴过程中,凌突然问道。
  “是啊,最后那首‘天国的梦幻’难度太大了,恐怕还得有阵才能好。”莱娅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那追兵来了你还能战斗吗?”凌又问道。
  “恐怕不行。”莱娅有些不好意思。
  “我想了一阵,不如把飞燕和所有附加有精准魔法的飞刀都给我,然后再教我怎么用好了。我的魔力现在恢复得十分缓慢,打起来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你的飞刀有效。”凌建议道。
  “也好。”莱娅想了想,解下绑在左腿处的暗器袋子递给凌,然后她开始讲解。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凌马上意思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没有什么比凌的请求更让卡特人高兴了,莱娅充分抓住这一个机会,恨不得把她所知道的一股脑全部塞进凌的脑袋。而在这过程中,她还把卡特人东扯西拉的特点发挥了个淋漓尽致,几乎一个小时过去了,凌不仅什么都没有学到,反而被弄了个头晕脑涨。
  “记得十三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陌生的叔叔,他的食量可大了……”莱娅还在继续借题发挥。
  “停,这已经是你第五十八次谈到你的汤姆叔叔了。我知道他长得像个大象,吃了两头牛,还喝了一桶的啤酒。”凌打断她的说话,“算了吧,你只需要把手势教给我就好。”他有种无力感。
  “我还以为从来没有提过。”莱娅仿佛受到了什么侮辱,脸涨的通红。不过她马上又将这件事情忘得干干净净,“正确的手势是……”
  但是要卡特人不跑题几乎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幻想,过不了多久,莱娅又扯到了她小时候抓飘雪的事情。
  然而年轻法师也早就有了要莱娅老老实实的传授技巧恐怕不会比本次逃跑的难度小多少的觉悟,两个人展开了拉锯战般的跑题与反跑题的抗战。
  虽然每次都管不了多久,但中午过后,他还是抓到了一个大概的方法。接下来,他就开始了甩飞刀训练。
  “不行不行,准度、力度和速度都不够。”莱娅又开始无情地数落,“都练了几个小时,一点进步都没有,还真是够白痴的,真不明白为什么你这种人也能当魔法师。”
  “你自己也好不了多少,哪次战斗你又真正出过力气,还不是老在一旁摇旗呐喊。”凌开始捡扔出的飞刀,反驳道。
  “按照传统,吟游诗人在战斗中鼓舞一下士气就足够了。”莱娅没事般说道,“再说,你这些飞刀还加持了祝福瞄准。”
  “哈哈,这不是射中了。”凌愉快的笑起来,都二个小时了,他终于拣到了一把射中了猎物的飞刀。
  “我好像看到你先前瞄准的是另一个猎物吧。”莱娅几乎要昏倒了。
  “总而言之,今天的练习到此为止,先休息一会儿。”凌把飞刀放进暗器袋里宣布。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平静的走下去就好了。”莱娅坐下来对凌说。后者点点头,又抓紧每一秒钟睡了过去。
  ※※※※
  绵绵的秋雨还在永无休止的飘着,但那大片黑压压的乌云经却已经散去,塔克西隆的天空开始恢复往日的亮堂。郊外崎岖难行的泥泞小路上,流浪的逃亡者们一路拖着残破疲惫的身躯,祈祷着塔克西的眷顾。但是,也许神灵厌倦了同时被敌对的双方同时祈祷着,令莱娅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临了。
  “终于找到你们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三个佣兵样的男人悄悄包围了他们。
  “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莱娅压住内心的惊讶,不动声色的回答。
  “你是通缉令上的卡特族吟游诗人莱娅吧,别装了,你的口音早已暴露了你的身份。”剑士埃里克说。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卡特人,不是什么吟游诗人。你看,我全身上下什么乐器都没有。”莱娅撒了个谎,“老伙计,准备赶路了。”他拍拍凌的肩头,把他叫醒。
  “这么快,都才刚刚躺下。”凌嘟嚷着睁开眼,刚刚睡醒的他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怪你们走出了这么远,害得兄弟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看到这一幕,埃里克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们是要问路的吗,小兰?”凌清醒过来,他也开始演戏,“别刁难人家,现在下着雨,走错了路就太悲惨了。”
  “戏演得不错,可惜我们不是来看戏的。”一个侏儒从佣兵们的背后钻出来,“还记得我吗?卡特人莱娅。”他嘲弄似的对莱娅行了个礼。
  “我这辈子从来没和侏儒打过交道。”莱娅心里一惊,不过表面上还是很平静。
  “卡特人,别把所有人都想象得如同半兽人那样愚蠢。你自己在庆典上炮制的笑话还没有忘记吧。”侏儒说道,“你能骗过那些没头脑的战士,却骗不过我。”
  “那你为什么不当时揭露我的身份?”莱娅叹了一口气,既然对方都知道了,也就没有必要再装下去。
  “当时那么多的人,我可不愿和其他人分这一大笔赏金。”侏儒回答。
  “早就知道和你在一起不可能有片刻的安宁。”凌仿佛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他叹息着说道,“想要卡特人乖乖呆着不惹是生非,真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我总算明白为什么塔克西隆城主会把卡特人全部迁到城外的卡特之乡居住了。”
  “要怪就怪你的同伴自作聪明好了。”侏儒笑着说道。
  “听天由命吧,反正我累得连剑都举不起来了。”凌苦笑道。
  几乎没有遭遇到什么有效的抵抗,,经过一场轻松得出乎他们意料的战斗,两个人乖乖的束手就擒。
  “看来你们受伤不轻嘛,这次可真是拣了个大便宜。”几个佣兵喜滋滋的说。
  ※※※※
  在他们的智囊侏儒的安排下,莱娅和凌被拔光了几乎所有的东西,不仅铠甲、剑、飞刀等东西被他们收缴了去,连所剩不多的钱币、干粮甚至备用的衣服也都被他们拿去代为保管。除了卡特人莱娅的那些据她说是乐谱的让人看不懂的纸片,他们再也没有剩下任何东西。
  接下来,佣兵们又用很粗的麻绳紧紧捆住了他们的双手,并留下一截握在自己的手中,把他们一路拖拉着前进。
  但是,连日的阴雨使道路变得非常难行,两个俘虏又早已精疲力竭,不管他们怎么吆喝、辱骂甚至拳打脚踢,队伍的行进速度还是非常缓慢,眼看就要天黑了,他们却只走完了预定路程的一半。
  无奈之下,侏儒只好决定就地过夜。
  “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对多少人开了这个愚蠢的玩笑,我想发现秘密的人应该不止我一个,为了以防其他佣兵抢走他们,我们还是找个隐蔽安全的地方过夜比较妥当。”侏儒说,经过短暂的商量,他们最终决定派出佣兵奥利弗连夜赶回塔克西隆城通报消息,叫他带领官方的人来接应。而他们就临时找一处比较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驻扎过夜。
  “好无聊啊。”卡特人莱娅没精打采的东张西望着,他看看凌,那家伙从被捕到现在一个字都没有说。“是被吓傻了吧,或者是在生我的气呢?”于是她决定找点话题聊聊。
  “我听说,他们侏儒族每个人都有一打以上的名字,母亲会给他一个名字,然后父亲又给他取一个,还有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外公外婆包括隔壁邻居……”她挪动到凌旁边,悄悄地说,“我在猜,他的伙伴称呼他里奇,会不会同时还叫丁宝、郎达、汤姆、吉米,或者是叫莱丁……”
  “够了,这个无聊的卡特人从刚才到现在嘴巴都没有停过,去赌上她的嘴巴。”侏儒里奇气急败坏地对埃里克说。
  几个佣兵一路上也早就对莱娅的唠叨不耐烦了,一阵无意义的挣扎后,一张破布堵住了她的嘴巴。
  “嗯……嗯……呜……呜”
  “能给我一点吃的吗?”许久不曾开口的年轻法师凌说道。
  半个面包丢到他跟前。
  雨天的夜总是来得比较的早。很快,天就变得漆黑一团,熊熊的营火开始燃烧,除了守夜的战士外,其他人都团团坐在火边睡觉,这也是侏儒计划的一个环节,其目的是为了能够第一时间投入战斗。
  此时,莱娅和凌分别被绑在两颗相距很远的树上,不能谈话也不能接触,似乎已经无计可施了。
  “冷静,冷静。”凌一遍遍对自己说,从被抓的那一刻起,他一直在考虑各种各样的脱险办法,经过这大半天的时间,一个成熟且可行的计划已经在他心中成形,而现在实施的机会就要来临。
  过了一会儿,守夜的战士外出小解。
  “如论如何,冒险试一试吧。”凌对熟睡中的战士念起青蛙术咒文。
  不出他的意料,魔法又一次反弹到自己的身上,他成功逃出绳子的束缚。
  变成青蛙形态的他很快听到营地乱成一团,侏儒气急败坏的叫喊、战士的威胁和莱娅痛苦的喊声都清清楚楚的传到他耳朵里,他潜伏在他们的旁边,耐心的听着、观察着,就像一个猎人,等待着时机的成熟。
  “他一定会返回救你对吧。”
  “不,我们只是刚刚认识而已,他不会救我的,很可惜你们的赏金要打个折扣了。”
  “莱娅,再忍耐一会儿吧。”他默默的说。
  凌晨四点左右,每一个人都最疲倦的时候,青蛙术效果消失。经过大半夜的休息,他的魔力也终于恢复了部分,报复计划开始实行。
  只有三个人轮流守夜的队伍总是容易疲惫和疏忽,现在轮到埃里克守夜,他是最后的一班,已经守夜一个小时的他开始打瞌睡,压根没有注意到绑着莱娅的绳子在悄悄地活动着。
  突然,睡眠中的侏儒掉进燃烧着的营火中,发出一阵凄惨的叫喊。
  惊醒过来的两名战士连忙把侏儒从火中救出来,然后他们发现捆着卡特人莱娅的树已经空空如也,一个影子正向外面逃窜。
  “我去追他。”埃里克拿起剑,紧追过去。
  与此同时,埃里克的弟弟埃里斯也发现了从他们背后潜伏过来,企图取回武器的凌。
  “去死吧。”他一声大吼疾冲过去,长剑高高劈下。
  长剑准确的劈中凌的脑袋,然后一路下滑没有丝毫阻力,就像打在空气上一样毫不受力。
  “糟糕,是幻影。”他心里大惊,匆忙中他索性让长剑在地上一碰,借助大地重新弹起,完成了一个标准的防御模式。
  然而,早就窥探在一旁的凌却趁此机会取得了莱娅的飞燕,并顺手给哀嚎中的侏儒造成致命的一击。
  “无耻卑鄙。”又急又气的埃里斯再次发起进攻。
  同时,飞燕出手。
  “太慢了,又没有力度,这种程度的攻击不会对我造成任何伤害。”有多年战斗经验的他瞬间得出结论。
  可就在他准备档下飞刀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长剑没能挡住飞燕。
  “油腻术!”他绝望的喊出来。
  ※※※※
  “好累,全身又酸又疼,魔力也用完了。”简单的确认自己再不会有危险后,凌一下子瘫倒在地上,“也不知道莱娅那边怎么样了。”他有些担心地想,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可他的眼皮却仿佛有如千斤般沉重。
  过不多久,莱娅一瘸一拐的拖着受伤的腿出现在一片狼藉的营地。
  “总算搞定他了。”她一屁股挨着凌坐下,然后推醒他,“我带着他兜了个大大的圈子,最后把他骗进了魔狼的领地。”他自顾自地说着,显然很是愉快,“哈哈,搞不好那家伙现在可能还在拼命的逃命呢。”
  “走吧,只怕还有不少的人窥探那不菲的赏金呢。”可是凌已经累得没有多余的力气听莱娅讲故事了,他咳嗽着,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不听我的故事是你的大损失。”卡特人有些意味索然。
  然而,也许是凌在巫师试验中用光了他所有的运气,他们还没来得及捡回属于自己的装备,又碰到了另外一队冒险者,一支由佣兵奥利弗带路的两个战士、一个半精灵弓箭手和一个卡特盗贼组成的冒险团。
  和奥利弗他们一样,半精灵的队伍也是冲着塔克西隆城主的巨额赏金而来的,他们同样识破了莱娅那自作聪明的玩笑,但是他们队伍的军师,头脑聪明的卡特盗贼甚至算准了会有其他的人先找到凌他们,于是在卡特盗贼的指挥下,他们埋伏在路口,准备上演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好戏。
  这就是为什么佣兵奥利弗被他们押着带路的原因。
  而当他们看到现场后,除了奥利弗以外的人都得意的大笑起来,在他们面前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战斗,无论是他们的竞争对手还是猎物都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高额的金币似乎垂手可得。
  连抵抗的力气都没有了,两人无可奈何的成为新一批冒险者们的俘虏。
  “想麻痹我们吗?别以为你们还有机会,我们可不像侏儒那样贪心,只要趁现在把你们的头割下来,一切就结束了。”卡特人得意洋洋地说,“虽然死人比活人的赏金少一半,不过,也还得要留着命享受才行啊。”他用一种胜利者嘲笑失败者的口气笑道。
  “只有逃跑了。”莱娅碰了碰凌,那是他们约定分开逃跑的暗号。
  “不要企图在我的箭下逃跑,我可以保证在百步之内准确的命中你的眼睛,到时候你们只有死得更加痛苦。”半精灵弓箭手敏锐的察觉到了莱娅的小动作,他冷酷地警告道。
  两个战士持剑一步步朝他们走过来,他们变态般地狂笑着,期待着凌和莱娅的彻底崩溃。
  “我最终还是保护不了莱娅,难道这就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宿命吗?”凌悲哀而又绝望地想。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