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深夜逃亡

  塔克西隆城的庆典在一片混乱中结束了,对于这次庆典的结果,可以说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是,对于实现结果的手段却又出乎每个人的意料。堕落精灵维伦丝的介入,她和米斯兰德的联盟,魔法师们轰轰烈烈的魔法大对决,每一件事情都出乎人们的意料。
  潜伏在塔克西隆城的斥候们都在第一时间向各自效忠的势力发回了第一手的情报,一生中能够收集到如此重要的情报,是每个斥候都值得骄傲与自豪的事情,而关于这次的所见所闻,他们更是将会永远记在脑海中。
  吟游诗人们也在第一时间开始谱写歌曲,凭着诗人那天生灵敏的触觉,他们都知道自己参加了一场足以留载史册的庆典,这也是每个吟游诗人毕生追求的目标。在之后的短短几天内,大量的或歌颂或斥骂的诗歌和音乐相继在塔克西隆的人民口中传唱,并很快的传遍了整个原十月联盟甚至恩诺拉斯大陆。而这其中最受欢迎的,无疑是关于描写那场顶级魔法师之间的较量的诗歌。
  而维伦丝最后施展的禁咒冥神之审判,自然吸引了最多的眼球和注意力,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每一个诗人都对此做出了大量的诗歌。足足两百多年了,传说中的禁咒没有在恩诺拉斯大陆施展过,除了为数寥寥的长老和年长的魔法师们,人们几乎都忘记了它的存在。而现在,人们再一次看到了它的降临,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比冰还冷的绝望以及比死亡更加可怕的气息,紧紧的攫住了每一个诗人的心。
  不过,在那上万的观众中,也有单纯想看热闹或是怀着其他不可告人想法的人,凌就是其中之一。
  随着最终禁咒造成的大混乱,凌和其他人一起涌出了塔克西隆城,如同克拉斯所预料的那样,混乱的人潮终究把他和莱娅挤开了,于是他只好一个人前往地图所指示的地点前进。
  下午,天空出奇的阴沉,凌一个人走在塔克西隆郊外,努力的想要找到地图上的位置,可对于先天路盲的他,这实在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万般无奈的他只好冒着风险一路打听,可能是因为太过震撼的缘故,似乎每个人都暂时忘记了塔克西隆城主的通缉令,没有一个人怀疑眼前这个披着怪异雨衣的可疑家伙。
  秘密据点的确相当隐蔽,好几次,他都怀疑自己走错了路,经过许多当地人的指路,他才终于在天黑的时候找到克拉斯等人的秘密据点,一个小小的茅草房子。
  他走进茅草房子,里面很简陋,可以说什么都没有,看上去就像一个早已废弃的临时搭建的窝棚。
  “莱娅,莱娅。”凌呼喊了几声,没有回答,似乎卡特人还没有到达,于是他就地坐下来,又开始回想中午发生的那一幕幕无法忘记的场景。
  可以这样说,从维伦丝离去的那一刻开始,他都一直在回想整个庆典的过程,尤其是魔法师们施展的魔法,很显然,老师休克对自己隐瞒了相当多的知识。“或许是他认为凭自己的能力不需要了解这些吧。”他苦笑着想。
  留给他最深映象的是维伦丝施展的那个被称为八级魔法的禁咒。魔法分为1-7级,他想起休克最初时候的讲解,可是很显然,维伦丝颠覆了他的讲解。八级禁咒,一个全新的词汇,一个有着超乎想象的恐怖威力的魔法,他从来不敢想象魔法的威力竟然如此庞大,“看来选择当一名魔法师是正确的。”他暗暗的庆幸。
  不过很快,他就不再去回想那些高级的魔法,比如泰坦之雷、五龙幻光盾和冥神之斩。那实在是一件让人沮丧而失去自信的事情,诚然,它们是光彩夺目的、威力巨大、极具震撼效果的魔法,可是这实在是太遥远的事情了,几乎永远不可能被学会。
  于是,他又想到了另外几件事情,这一路上他都在考虑的事情。
  他清清楚楚的看到魔法师们把魔力神音预先布置在魔法会场,形成一个区域性的结界,把范围内的声音都远远传的出去,堕落精灵维伦丝施展黑暗之球无需念咒的同时还可以施展两个黑暗之球,而大法师英曼可以通过联合施展出第六级的顶级大型魔法泰坦之雷。
  “如果莱娅他们会魔法,说不定就能施展出冰杀阵了。”他叹息着,有些想入非非。由于受到英曼的启发,他想起施展这个自己目前无法施展的魔法的可能性。可是那毕竟是个假设,再说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传递魔力,摇头叹息了一阵,他的思绪又飘到了别的地方。
  这一次,他干脆开始尝试不念颂咒文或者同时施展两次魔法。理所当然的,他选择了自己最熟悉的魔法护体凝霜,现在的他施展护体凝霜后已经不会遗忘咒文,似乎很有些成功的可能性。不过,和路上无数次失败的尝试一样,他又一次的失败了,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也许有什么独特的窍门,下次碰到老师一定要好好问个清楚。”失败了许多次后,他无可奈何的放弃了尝试,开始想庆典中其他的有趣事情,魔法,形形色色的种族和那场大混乱。
  “莱娅怎么还没有到?”不知道过了多久,莱娅始终没有到来,他开始焦急起来,“凭她的能力应该很容易找到这里啊,难道是我走错了吗?”凌打开地图,又仔细的参看起来,对于野外辨别方向,他一向不怎么有信心。
  “应该没有走错吧。”他看了一遍又一遍,勉强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然而莱娅还是没有到来,“难道迷路了?或者是被发现了?”他越来越着急,瞌睡也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又等了一小会儿,小屋子还是没有一个访客,凌再也坐不住了,他站起来,决定外出找寻莱娅。
  ※※※※
  一阵秋风刮进茅草房间,门被打开了。
  “你总算到了,怎么回事情?”他正要出门,莱娅终于走了进来。
  “出城后盗王克拉斯派人给我送了几件东西,这中间耽搁了一下。”莱娅简短的回答。
  “哦,是什么东西,能看看吗?”凌有些好奇。
  “没时间蘑菇,快跟我走。”莱娅似乎很不耐烦。
  “你的伤好了吗?”凌不太理解,“再说都这么晚了,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他们对我施展了治疗魔法,现在除了手指仍旧僵硬外,其他的都好了。”
  “那也不必要这么着急啊,都不休息一下吗?”
  “没办法,为了不让人察觉,现在开始,我们必须白天休息网上赶路,直到抵达达帕拉美奇城为止。”
  “好吧,好吧。”
  深夜,雨还在继续下着,秋风簌簌的刮着,树叶和茅草发出沙沙的声音。没有月光和星光,天空一片漆黑。一条满是灌木的泥巴小路上,凌牵着莱娅的衣襟正在吃力的向前爬行着,十分的狼狈不堪。
  没有人能在漆黑的地方看见东西,除了地底的矮子和卡特人,莱娅全神贯注的盯着路面,她的双眼就像能发光的夜明珠。
  “这就是你说的那条绝对不会被人发现的小路吗?”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这种烂泥巴地,只怕白天走起来都是困难重重,你还要选在晚上。”他抱怨着,脚下一滑,又摔了个筋斗。
  “专心点看着路,才这么一会儿你都摔了多少下了,这样子只怕不等别人来抓你,你自己都摔死了吧,大笨蛋。”莱娅停下来,扶起凌。
  “嘴上说得好,我又不像你们卡特族有黑暗视觉。反正我是什么都看不到,再说这个雨又下了这么久。”凌费力地爬起来,却差一点又滑倒,“真该学一个光明之球魔法,那样就不会如此狼狈了。”他叹息着说。
  “做梦,除非你想成为移动的靶子。”莱娅说道。
  “还不都是你们几个惹的祸,你们得了大把的好处,却拉我陪葬。”
  “害怕了,想反悔吗?”
  “不,我会保护你,只是不在晚上赶路。”
  “算了吧,你不拖后腿就谢天谢地了,好不容易学习了几个新魔法,都被你白白浪费了。”
  “唉,你说这一路上会有人发现我们吗?”
  “这很难说,我的运气从来不错,但和你这个运气为负的家伙在一起,就连卡特族都会倒霉。”
  “对了,我看你的武功也不怎么样,你以前是怎么赢得战斗的呢?”
  “设陷阱、装机关、埋圈套、下毒药……”
  “就是说用尽所有卑鄙狡诈的手段?”
  “用头脑作战哪能算卑鄙?”
  “可是好像你一次也没有成功过?”
  “那是村子里面老师们的教导,我只是举例给你听听。”
  “搞半天你不会啊,如果真有人追来了,我们该怎么办呢?”
  “逃吧,反正都习惯了,能追上我们的人反正都没有几个。”
  “凌,怎么不说话了?”
  “凌?”
  “我在想,如何把我会的几个魔法组合起来,用智慧来进行战斗。”
  “听说你学了个高级魔法?”
  “是啊,可惜我不能够施展,就算是企图透支魔力也不行。只要我一念颂咒文,浑身就疼得厉害,根本没办法积蓄魔力。”
  “那就算了,别强迫自己。”
  “莱娅,你的声音怎么了,不舒服吗?”
  “也许太累了,休息一下吧。”
  “不如今晚就走到这里吧,我真的走不动了。”
  “妄想,你没看到官方的士兵也在找寻我们吗?我们得抓紧时间走出塔克西隆城的范围。”
  夜越来越深,雨也渐渐小了起来,年轻的法师咳嗽着、拄着剑,艰难的跟在莱娅的后面,一个筋斗跟着一个筋斗,摔得遍体鳞伤。没有多久,他就再也走不动了,于是莱娅不得不搀扶着他,和他一同前进。
  “你知道,我为了强行学习冰杀阵,耗光了所有的精力和体力,健康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凌抱歉道,这一分神,差一点又摔了一跤。“若不是为了伪装成一个战士,我真恨不得把这一身的装备扔得干干净净。”
  “看样子你的确不适合走夜路,以后还是白天赶路吧,看看我的好运气加上你的霉运究竟会怎么样。”莱娅没好气的说,然后,她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吗?”凌有些高兴的问。
  “没路了。”莱娅很不爽的回答。
  “天啊,那我们这么辛苦不都是白走了吗?”凌都快要哭出来了,“你这个半吊子的家伙,路都看不准还要强迫我同你一道走夜路。”
  “还不都是因为分心照顾你,害得我不能专心寻路。”莱娅反唇相讥道。
  “反正我是不会在走了,睡眠对一个魔法师很重要。”凌不管不顾地坐下来。
  “睡眠对一头猪也同样重要。”
  “这么说,某人这半年好像一直在和猪为伍啊。”
  “好吧,我一个人去前面探路。”莱娅说着,赌气就走,可是她没走出几步,就听到了身后那粗重的脚步声,“睡眠不是很重要吗?怎么又跟来了?”
  “我发过誓,绝对不能丢下你。”
  ※※※※
  前面的路越来越难走,脚下的泥土也更加容易松动。好几次,他们都差一点摔到山崖之下,就在两人都感到绝望的时候,一点磷光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会是魔兽吗?”凌猜测道。
  “不太像。”
  “不对劲啊,都说魔兽泛滥,可是我们在这荒山走了这大半夜,却连魔兽的声音都没听到一声。”凌说道,“难道我们闯进了一个非常厉害的魔兽的巢穴附近?”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也算是中头彩了。”莱娅自我解嘲道。
  他们说着,继续朝着磷光的方向前进,而磷光也好像无意识般缓缓的向他们这个方向移动过来。随着距离的渐渐拉近,一些咯吱咯吱的声音也从那里传了出来。
  凭着先天的夜视能力,莱娅看到了一幕无法想象的事情。
  一大片废弃的荒芜地上,一个接一个的骷髅骨架和全身腐烂的僵尸从土里钻出来,排着队伍进入到一个地底巢穴……
  她的身体开始颤抖。
  “莱娅,看到了什么?”凌感觉到了莱娅的恐惧,但他无法看到任何东西,于是只好焦急的问道。
  “骷髅。”
  “不就是死人骨头吗?怎么害怕成这样?”凌有些不理解。
  “不是一般的骷髅,是能走的,活动的骷髅。”莱娅吞了口口水。
  “不死生物?”他浑身一冷。
  “还有僵尸和幽灵,都朝一个巨大的地底洞穴走过去了。”莱娅继续说,回过头不敢再看。
  “谁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凌自言自语的说。
  “堕落精灵维伦丝。”两人同时想起庆典中的其中一个传闻,他们彼此对望着,都看到对方眼里藏着深深的恐惧。
  “天啊,快逃吧。”两人一齐调头就跑。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