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秋雨中的萧瑟

  持续了好几天的秋雨仍旧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并不大,却仿佛永无休止。这是号称日光城的塔克西隆所从来没有出现过情况,在以往,塔克西隆从来没有一场雨会持续一天以上。
  凌和莱娅穿着掩饰身份的雨衣,不急不缓的朝中央广场走着。这套黑色的雨衣设计得相当严实,两人从头到脚每一处都被它紧密的包裹着,只差两个眼睛没被遮住,不仅如此,雨衣上还绘制着属于精灵族的奇特图案,显得更加怪异。
  连绵的秋雨使得空气中有一些发霉的味道,也在一点点的消磨人们的耐心。无论是人类、精灵还是矮人、半兽人都已经厌倦了在酒馆中的无聊日子,好容易等到了吟游诗人大会的庆典仪式,每个人都在一大早爬将了起来,赶往中央广场等待着庆典的开始。
  塔克西隆中央广场是号称全人类联盟最大的广场,从建城的那一天开始,它就经历过好几次大规模的扩建。到了白银时代,历史上著名的天使联盟在塔克西隆城取得对抗不死亡灵军团最关键的一役胜利后,最后一次对中央广场进行了扩建。这一次,中央广场被扩建成宽两百米的正方形巨型广场,不仅如此,建筑者们紧接着又在广场正中修建了一米高的圆形高台,而高台的正中,就是塔克西隆享誉千年盛名的巨型向日葵追日--为了纪念天使联盟的成立。扩建完成后,它的宽广甚至远远超过了当时号称人类第一城的奎林纳斯城巨龙广场。
  凌和莱娅来到中央广场边上,当即被眼前壮观的场面震住了。他们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多的人和种族,年轻法师惊叹的认为就算把他过去二十年看到的人的总和加起来,也没有现在的人多。硕大的广场密密麻麻挤满了各种职业的人:冒险者、雇佣兵、士兵、诗人、盗贼、魔法师,然而更多的是平民,从附近赶来,关心联盟命运的农夫和平民们。
  同样的,各个种族的人也都赶到了,精灵、矮人、半兽人,大陆主要的种族几乎都有不少人赶来了,连罕见的狗头族、灰矮人、狼人和巨人族都比比皆是,卡特人莱娅甚至还宣称她看到了熊地精和半人马。
  从广场边远远望去,圆形高台已经布置齐全,穿着闪闪发亮甲胄的骑士们也都整齐的排在了高台四周。距离正午还有些时间,摆在那里的铺着天鹅绒的椅子还全部空着,人们真正关心的十月联盟的长老一个也没有到来。
  “还好,庆典没有开始。”凌松了一口气,想也不想地牵着莱娅的手向中央挤过去,这么精彩的庆典,他当然不愿意错过。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的努力只是白白的浪费力气,每个人都在努力的向前面挤,凭他和莱娅现在的体力,根本无法再往前移动半步。
  “莱娅。”他回过头,却发现伙伴早已不再身边。“不安分的丫头。”他咒骂着,不得不停下来,有些焦急的四处张望。
  很快,他看到一个半身人偷偷摸摸地想要爬到一匹半人马的背上,结果却被半人马踩到地上。两个胡子一大把的矮人不知道为什么争吵得面红耳赤,却因为彼此的钱包被某个卡特盗贼偷走而马上缔结临时同盟。还有一个可怜的经过乔装打扮的熊地精被精灵认了出来,然后被愤怒的精灵们撵出了中央广场。最后,当他看到几个卡特人给一个巨人交出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然后爬到他肩上洋洋得意的坐着的时候,几乎不受控制的笑出声来。
  “算了,反正都约定好了。”他开始把注意力放到身边的冒险者身上,那群冒险者们正在讨论着关于本次诗人大会的一切,各种各样的传闻和猜测从他们口中传出,关于魔兽泛滥和米斯兰德魔法师的无数版本的卡特人式传说在他们的讨论中一个个被提及。黑暗精灵维伦丝、卡特人米洛在不夜地城的见闻、库克拉里奇大沙漠的宝藏……,传闻一个比一个不可思议,到最后,就连那些听起来最荒诞不经的猜测,也都一个接一个从他们口中说了出来。
  不光是他们,所有的冒险者们都在讨论着。关于本次诗人大会和那一个比一个恐怖的警告;关于米斯兰德法师的真实身份和他背后的阴谋;关于昨天雷神之锤的突然变故以及塔克西隆城在一夜之间遍布全城的重金通缉。一个版本变两个版本,四个版本变八个版本……人们热烈而不知疲倦的讨论辩论着,其声势似乎能把天空都掀翻。
  凌听着,既感到新奇又感到紧张。“休克等人捅的漏子也太大了。”他不时左右看看,只觉得有些不安的。不过还好,似乎没有人对他产生怀疑。
  “真是一场伟大的盛会。”他挑了一个看似比较温和善良的中年精灵诗人,然后感叹着,用满怀崇敬地口气问道,“每年的吟游诗人大会都有这么多人吗?”
  “哪里,前几次的人比今年少太多了。你知道,今年的情况有些不大一样。”那精灵诗人回答。
  “是啊,恐怕人多了好几倍吧。好端端一个诗人的盛会,却变成了这个乱糟糟的样子。”另一个精灵诗人忿忿不平地说道,“那些人有几个是真正的吟游诗人,他们霸占在前面,我们却只能在后面看他们的背影。”
  “这本来都只是人类搞出来的一场闹剧,不过是十月联盟的元老院借以澄清事实的工具而已。”第三个精灵诗人说。
  “难怪有人宣传要在本次的大会上刺杀他们,报应啊。”第一个精灵恶毒地说道。
  精灵们你一言我一句的抱怨起来,既尖酸又刻薄。凌站在那里越发感到尴尬,最后他灵机一动,装作找寻同伴离开了精灵的圈子。
  “伙计,需要来点漂浮术卷轴和飞行术卷轴吗。”一个干瘦的老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拦住他问道。
  “不需要。”凌被突如其来的拜访者吓了一跳,他盯着老头,警惕地回绝道。
  “如此难得的盛会,难道你不想近距离亲眼目睹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吗?”老头似乎还不肯就此放弃,他指了指前面高台处的上方说道。
  凌跟着他的手指望过去,这才注意到原来天空中漂浮着不少的人,有些是魔法师,有些则很明显是战士。此外还有少数人不断的围绕着中央高台打转转,飞得更高也更加灵活,看样子正是施展了飞行术的效果。
  “那些卷轴全是我卖出去的。只要小小的一点代价,就可以目睹这一切留下终身难忘的回忆,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加划算呢?”老头注意着凌的表情,趁热打铁道。
  “可是我不是魔法师啊。”凌有些心动了,但是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他撒了个谎。
  “没关系,我们可以帮你施法,而代价只不过是多收几个银币罢了。”老头的服务似乎相当完善。
  “可是我的钱恐怕不够。”凌摸摸自己的钱袋,为难的回答。
  “你是个战士吧,不用担心,我们还准备有远观术和聪耳术,可以提供和漂浮术飞行术一样的效果,价钱却比它们少了不少,而且你自己都可以施展,又可以节约一笔开支。”老头一直注意着凌的脸色,“如果钱实在不够,一个法术也行。”他不死心地补充道。
  经过一阵艰苦的讨价还价,凌终于以三个银币的价格买下了远观术,“谢谢惠顾,法术有效时间为十分钟,请把握好机会。”老头说着,消失在一阵烟雾中。
  “只剩最后几十个铜子了。”他摸摸干掩的口袋,把卷轴放到怀里,然后看到莱娅向自己跑过来。
  “你去哪里了,我到处找你呢。”莱娅的精神看上去好了很多,“我才发现了个很好玩的游戏。”她一把抓住凌,带着他加入到一个新的聊天群体。
  “看到塔克西隆城主的通缉令了吗?两千个金币的悬赏啊。”他装作很兴奋地对身边一个战士说道。
  “她究竟想干什么?”凌大惊,一股凉意从背脊直串到他的脑门,“这个卡特人,还嫌麻烦不够多吗?”他很有些恼火。
  “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昨晚闹得那么起劲,是个人都看到了,难道你昨晚一直在专心的干那事情?”那战士装作很惊讶,他用猥琐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莱娅,逗得其他几个人一起笑起来。
  “不觉得很可疑吗?他们说小偷偷走了他们的剑,可那店里又有什么剑价值2000个金币,难道你们不觉得他们隐藏了很重要的事实吗?”莱娅装作没有事情一般。
  “难道雷神之锤竟是把剑?”直觉的反应,几个人几乎一起惊呼起来。
  “不可能。第一、他们不会愚蠢到把雷神之锤放到店中,第二、如果被偷走的是雷神之锤,他们就绝对不敢发通缉令,除非他们真的不想要雷神之锤了。”一个侏儒加入到他们的谈话中。
  “而且,如果小偷们真能在店里大摇大摆偷走雷神之锤,只怕现在早已离开塔克西隆了吧,我们又怎么可能逮住他们。”那侏儒继续说道。
  “不,假如他们还留在塔克西隆城呢?难道你们不觉得我披着这严严实实的雨衣很可疑吗?”莱娅他们笑着道,“要不你揭开面罩看看。”她对身边那战士说。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空也越来越阴沉,黑色的云朵几乎覆盖了整个天空,虽说才刚刚正午,可整个天空一片昏暗,看上去就像冬季的傍晚。秋风无情的吹着,雨也渐渐大了起来,广场一下子变得阴冷了许多,许多人蜷缩着身子,开始咒骂这连日的阴雨,咒骂这迟迟不开始的庆典。半空中,施展了漂浮术的人被风吹得到处乱飞,人们愈发躁动不安,不满的情绪逐渐笼罩了整个中央广场。
  “怎么还没动静啊,快点吧,不然莱娅迟早要闯大祸的。”凌想,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高台,焦急地期盼着庆典的开始。远远望去,六把华丽的椅子依然空着,手持长戟的骑士们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就像一尊尊没有生气的石头雕塑。
  “他们到了。”人群突然传来一阵躁动。
  消息马上传遍了广场,凌和所有人一样垫起脚尖,伸长脖子,瞪大眼睛想要看得更加清晰一些,可他的位置实在是不够理想,什么也看不清楚。
  “只有靠你了。”他摸摸怀里,卷轴还在,“十分钟啊。”他苦笑着想。
  没有大红的地毯、飘扬的彩旗和喧天的锣鼓;没有持剑的威严武士、骑着高头大马的太阳骑士和华丽的马车。一种不符合时宜的相当简陋的出场方法,阵阵魔法的烟雾后,六个联盟长老陆续通过传送魔法出现在中央高台,早已经安排好的椅子上。
  底下的人群顿时传来阵阵唏嘘,这和意料中的盛况差太远太远了。
  “有什么办法呢,又不是联盟的纪念日庆典。”面对下面的唏嘘,奇格佛拉力奇苦笑着想,这次庆典的准备时间相当仓卒,从准备到完成还不到一周的时间。每个人都知道,吟游诗人大会原本是一场持续性的民间活动,根本没有所谓的庆典,只是现在的联盟事态紧急,每个人类、各个城主都逼着他们马上给出一个答复。无可奈何之下,他们才想到利用这次所谓的庆典,做最后的一点补救工作,同时利用吟游诗人们把消息尽快传达出去。
  “吉尔泰葛罗特长老,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安全工作方面也全部正常,没有发现可疑之处。”一个手持长戟、穿着厚重盔甲的高大骑士小跑着登上高台,正是联盟元老院直属暴风之怒骑士团团长奥格雷特。
  吉尔泰葛罗特长老转头看向奇格佛拉力奇长老,后者立即施展出真知神眼,广场的各种情况毫无遗漏的倒映在他的头脑中,然后他微笑着对吉尔泰葛罗特点点头。
  “开始吧。”吉尔泰葛罗特长老挥挥手,“十月联盟的命运就掌握在我们几个老头子手上了。”他苦笑着,对身旁的老友奇格佛拉力奇悄声道。
  “庆典正式开始,下面是吟游诗人们合唱颂歌。”美丽的司仪宣布。
  按照传统,一群精灵族吟游女诗人和卡特族吟游女诗人登上高台,开始唱起赞美吟游诗人守护者的古老颂歌。
  “伟大的太阳之神培罗啊请听我们的歌唱让我们把你的事迹传承你带给大地永恒的光明你走过战火,走过烈焰,走过风暴,在人类的语言与记忆都无法描述的古老年代,在这世界乍现的曙光中,在索瑞林从一无所知的森林的怀中升起时……”
  法师们早已经在高台前布下了魔力神音结界,诗人们的歌声远远传开去,好比教堂顶的钟声,宏亮又悠扬的遍布整个广场的上空,仿佛天籁般美丽而动听。
  “米斯兰德,你都已经闭关快十年了,这次的情势如此危机,你为什么还不打算露面呢?联盟就快完了,这可是你的心血啊,难道你一点也不痛心吗?”不管吟游诗人们的歌声如何优美感人,奇格佛拉力奇还是感到没有一点点轻松。他抽空又施展了一次魔法真知神眼,虽然没有任何异状,可他还是觉得忐忑不安。
  自从他们决定要利用吟游诗人大会面向公众解释一切后,各种各样的传闻就开始层出不穷,到了后来,更是传出了将有刺客暗杀他们的消息,为此长老们都一直在秘密商量对策。同时身为魔导师的唯一一个精灵族长老奇格佛拉力奇还施展过好几次五级高等魔法云相术占卜,而每一次的结果都十分不利。
  这让负责安全的他非常头痛,元老院只是一个议会机构,只有一支平时保护他们的暴风之怒骑士团,再没有其他的士兵和军队,平日里用人都是借用塔克西隆城主的兵,可现在联盟已经陷入了分裂的边缘,他们的号召力几乎跌至为零,连本地的塔克西隆城主都不愿意借兵给他们。
  虽然暴风之怒骑士团一直被公认为大陆第一骑士团,可他们在二百年前的王朝战争中和以后历次的战争中被赋予了太多的责任。一次又一次血与火的洗礼,一次又一次的贡献和牺牲,风暴骑士们的数量所剩无几,到现在,骑士团只剩下三十二名正式骑士,精锐中的精锐。
  但是,他们的数量太少了。
  还好,以维持秩序为借口,他总算借到了几百个士兵。这样,他一面派出部分士兵在广场明处维持秩序,一面让士兵乔装打扮伪装成冒险者在暗处应急。然后他又派出了骑士团的所有人员在高台戒备,再加上从魔法师协会请来帮忙的魔法师们在空中防御,总算布成了一道立体的防线。
  至于用传送魔法进场,也有部分是基于安全的考虑。谁都知道,这次的庆典已经是元老院挽救联盟分裂的最后努力。魔兽猖獗的解决办法,米斯兰德法师的去留问题,一切的一切,他们都必须在今天给出一个完美的交待,这过程不允许出半分差错。
  “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二十多个城邦宣布了独立,其他的城主也都蠢蠢欲动,若一个处理不好,大长老米斯兰德法师好不容易统一起来的联盟又将回到四分五裂的状态中去,平息了几十年的战乱又将开始,我们的责任实在是太大了啊。”长老吉尔泰葛罗特叹息着想。
  吟游诗人的赞歌赢得了人们的满场喝彩,即使是那些与音乐绝缘的野蛮人也都毫不吝啬的卖力鼓掌,不满和躁动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无影无踪。
  “下面请努比司长老登场讲话。”司仪接着宣布。
  所有人等待的一刻终于到来了,喧闹的会场刹那间安静下来。
  “努比司长老,一切拜托了。”长老吉尔泰葛罗特长老说道。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