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天国的梦幻

  看着身边的伙伴们一个个倒下,莱娅生平第一次感到了什么叫做害怕。
  虽然她才顺利通过了喜怒哀乐四次考验,但她仍旧是一点信心也没有,伙伴们毫不保留的信任更加剧了她的心理负担,如果自己失败了,她几乎不敢再想下去。
  幸好,雷神之锤的冥神交响曲是不完整的,克拉斯收集的资料中写得很明白。
  冥神交响曲是由眠、喜、怒、哀、乐、梦六颗封印着音乐魔力的魂石合奏而成,它的威力不仅包括音乐本身,也包括强大的精神魔力。但是任何有魔力的东西都不可能在封魔结界中启动,所以设计师们只能把六颗石头安放在结界之外。
  这样一来,虽然机关可以触发魂石,但传到被困在封魔结界中的冒险者们耳朵中的时候,其中的精神魔力部分也已经被过滤掉了,这也是莱娅能够好几次化险为夷的原因。
  若不是封魔结界,凭她的实力恐怕连眠之章都挺不过。
  之所以这样设计,既是因为设计师们遵守着机关法则的规定,也是因为塔克西隆城主希望活捉入侵者的原因。
  不过,这也总算是给莱娅留下了一线希望之光,虽然并不比萤火虫亮多少。
  “该用什么曲子好呢?”莱娅焦急的想,这一个下午她已经设想过上千首歌曲、欢快的、诙谐的、充满热血与奋进的,甚至包括教堂里的圣唱圣言,但她总觉得没有一首曲子能够和冥神交响曲相抗衡。
  随着克拉斯的倒下,一丝凄凉温婉的洞箫声从房间西方的墙壁悄悄钻出来,声细如蚊。
  紧张的莱娅顿时如临大敌,但箫声实在太弱,她根本听不清楚,更加不知道该选择什么曲子来应付。想不管它,她又怕会重蹈浪漫曲的覆辙,于是她只好一边弹琴一边凝聚起全部的注意力专心聆听。
  这正是迷蝶厉害之处,箫声愈轻、诱力愈大,只要引得莱娅细心凝听,不知不觉中琴音慢慢和箫声相和,恐怕只有她死亡的那一刻才能惊觉,但若等到那时,也就注定了莱娅的失败。
  可惜莱娅在今天以前从来没有过用音乐战斗的经验,仅仅第一回合,她又落入迷蝶的圈套中。
  不知不觉中,她的手指慢下来,思绪随着箫声回到了多年前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季。
  [***]严寒的冬季,鹅毛般的雪花飘飘洒洒从无尽的苍穹降下,落到小莱娜的羽绒衣上,八岁的她正跌跌撞撞地爬到泽拉斯后雪白一片的小山丘上。山丘顶,十二岁的莱娅正在呆呆的看着天空,洁白的雪厚厚的覆盖着她,仿佛一尊冰雕。
  “姐,你又在想着飘雪吗?”
  “莱娜,明天一过,所有的飘雪(一种神鸟)都将重返北方了。”
  “姐,放弃吧,你的曼陀玲音根本无法吸引飘雪。”
  “莱娜,可是为什么你收集了那么多雪绒羽了。”
  “因为飘雪们都喜欢我的音乐啊。”
  “我们是明明是兄妹,可为什么你的天资这么好,而我却平平无奇?”
  “我也不知道,姐,不如我来帮你吧,我带了口琴。”
  “不……”
  “姐……”
  第二年、莱娜九岁,莱娅十三岁。
  “莱娜,你怎么在哭,是不是莱娅又欺负你了?”
  “莱娅她,她骂我……”
  “别哭,小姨这就去帮你出气。”
  “莱娅,你为什么欺负莱娜?”
  “她笑话我,她还说……”
  “可她是你的妹妹啊。”
  “不,她才不是我的妹妹,她那么聪明,怎么可能是我的……”
  “住口!”
  “你们从来都只会骂我、打我,可是你们从来都不曾重重的碰过一次莱娜!我再也不要呆在这个家了。”
  “莱娅,快回来……”
  [***]冥神的交响曲才刚刚开始半分钟,一口鲜血从莱娅口中吐出,“你连莱娜的十分之一也不如。”小姨鄙夷的话语在她耳边萦绕。
  她脸色惨白得像一张白纸,木偶般呆呆的站在那里,就好像风中的树叶,枯黄,随风而逝。
  “不!不!莱娜,我不相信,我不服气,我马上就证明给你看!”莱娅狂笑着,拨动了琴弦。
  “虽然我笨,但我努力;我不像你多才多艺,精通各种乐器,但我把所有的精力都灌注到了七弦竖琴上。克拉斯其实说错了,对于七弦琴我并没有特殊的天分,那只是我努力的结果。”莱娅满脸自信,“莱娜,你知道吗?每天,我们不在一起的时候,我都在偷偷练习着七弦琴,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成果吧。我要向你证明,努力是可以打败天才的,我是姐姐,而你永远也只能是妹妹。”
  “Don ‘t try to live so wiseDon‘t cry ‘e you‘re so right.
  Don‘t dry with fakes or fears,‘e you will hate yourself in the end.”
  她唱着,往事一幕幕从眼前飘过,历历在目。她看到自己弹奏着七弦琴,哪怕十个指头已经鲜血淋淋。她想起严寒的冬天,天还没亮,自己迎着北风在白茫茫的雪中练琴。酷热的盛夏,月已西沉,自己顶着烈日在蚊虫肆虐的草地上练琴。
  年复一年、她终于看到自己长满老茧的指头,她几乎无法控制自己,任由泪水打湿了整个脸颊。
  此时,冥神的交响曲已经过了三分之一的篇章,大鼓、七弦古琴、洞箫、萨克斯和大号一齐鸣奏,变幻万千,如同龙卷风暴、又如同大海呼啸,但莱娅的七弦琴音却如风雨中的雨燕,哪怕交响曲有如万钧雷霆,她依然在天空中自由翱翔。
  她已经进入物我两忘的至高境界,台风、冰雹、闪电再也不能搅乱她的心扉。
  在这个只有音乐的世界,她可以就这样轻轻的唱着,直到大海再次风平浪静。
  如果没有意外。
  如果她手中是银月光华。
  You say, "Dreams are dreams.
  "I ain‘t gonna play the fool anymore."You say, "‘e I still got my soul."当音符越转越高,就要直破云霄,上抵九重的时候,砰的一声,诗的最高音弦,‘离’弦终于应声而断。
  不过对于莱娅,这却似乎是意料中的事情,她只淡淡的把那半截断弦拨弄开,然后继续唱着,仿佛早就知道了必将有这么一幕。
  可哪怕音调一降在降,即使是低得几乎就要被冥神交响曲完全淹没,诗的次高音弦‘羽’、渐次高音弦‘征’还是接连崩断。转眼间,七弦琴只剩四根弦。
  折翅的雨燕再不能在风雨中拼搏,她摇弋着,耗尽全部的精力也只能紧贴着海面平平掠过。哪怕一个稍微大点的海浪也能将她卷入蔚蓝色的汹涌波涛。
  然而命运总是残酷无情,它们从来不曾制裁横行霸道的强者,却往往在处于悬崖边沿的弱者背后悄悄推上那么一掌。
  冥神交响曲进入高潮,整个交响曲的核心,最后一个神秘乐器,迷蝶用雪绒羽蛟龙筋加上万年青木做成的‘梦’奏响了。
  顷刻之间情势大变,电闪雷鸣、巨浪滔天,海面龙卷与台风共舞,海底暗流和漩涡逞强。
  折翅的雨燕再也无力在风雨中翱翔,一头栽入无边的茫茫大海。
  Take your time, baby, your blood needs slowing down.
  Breach your soul to reach yourself before you gloom.
  Reflection of fear makes shadows of nothing, shadows of nothing。
  这一次,连低音弦‘角’也断了。
  她坠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永远没有尽头、永远没有终点。
  生命、死亡、愤怒、绝望、哀伤、欢乐……人世间所有的情感如同幻灯片一幕幕浮现在她脑海,她下坠着,却找不到自己。
  时间在流逝,她开始慢慢的苍老,她的声调变得沙哑,眼角布满皱纹,头发变得灰白,她已经走完了整个人生,她已经洞悉了人生的一切。
  她开始厌倦,厌倦这世上的所有,她不再欢乐、不再悲伤、甚至不再好奇、她觉得再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她的手指停止了弹奏,迷迷糊糊的朝武器架子走去,却被地下躺着的克拉斯绊了一跤摔倒在地。
  一个精致的铃铛掉落地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冥神的交响曲中投下一丝淡淡的涟漪,从她那荒漠般死寂的记忆中唤起一个久远得早已消逝在风中的名字。
  莱娜。
  [***]莱娜十二岁、莱娅十六岁“姐,快来瞧瞧我新作出来的曲谱,很好听吧,我来教你。”
  “莱娜,为什么你从来不告诉人家这些曲谱是你创造的?”
  “姐、因为……因为……”
  “那你为什么总是故意隐藏自己的实力呢?”
  “姐,因为,因为我想让你高兴啊!”
  “傻莱娜,真是我的好妹妹,我好高兴!”
  “姐姐早猜到了吗?”
  “当然,我们是血脉连心的姐妹啊。”
  “可是,姐。”
  “莱娜,请你大胆的展现自己,自由的飞翔吧。看着你的成长,我也同样高兴啊。”
  “姐,飘雪又要回到南方了,今年,我们一起收集雪绒羽吧。”
  “姐,你哭了……”
  最后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季,泽拉斯的村口,莱娜十三岁、莱娅十七岁。
  “姐,外面的风雪那么大,你真的决定现在出门远行吗?”
  “是啊,莱娜,我要去寻找自己的梦想了。”
  “姐,那让我再为你吹奏最后一曲吧。”
  “好啊,不如我们一起收集最后一次雪绒羽吧。”
  “姐,你看飘雪们都被我们吸引过来啦。”
  “姐”
  “莱娜?”
  [***]“姐,也请你在天空中自由翱翔吧。”冥冥中,她仿佛听到莱娜就在眼前,她弹奏着五弦琴,在自己耳边轻轻说着,“因为你是神鸟飘雪啊!”
  雨燕化身为圣洁的神鸟飘雪一飞冲天,带起一片片晶莹剔透的雪花。
  “莱娜,放心吧,我不会就这样放弃,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她拾起七弦琴,站了起来。
  在她脚下,中了死亡皇后之吻的克拉斯等人全都瑟缩着身子,发着抖,打着哆嗦,仿佛正在做一个恐怖的噩梦。
  “别,别……救命……”他们说着断断续续的梦话,神情是那么无助,即使是睡着了,他们也没能完全逃脱冥神交响曲的魔咒。
  “为了莱娜,为了我的伙伴们,我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到底。迷蝶,让我们一较高下吧。”她喊着,红得可怕的鲜血从指头渗出,滑过琴弦,一滴滴流淌在地上,犹如一朵朵绽放的铿锵玫瑰。
  就算死神镰刀带走了她所有的情感,却也带不走她的希望和梦想。
  “因为你是神鸟飘雪啊。”
  交响曲愈加波澜壮阔,她甚至看到宇宙的诞生和星辰的毁灭,白骨累累的大地和尸呈遍野的城池、还有那血流成河的江河海洋。
  人间已是无边的地狱,冥神主宰着一切。
  但是,她心中那粒希望与梦想的种子已经悄悄的在发芽。
  有人的地方,就有希望,有希望的地方,就有天堂。
  即使群魔乱舞,也不能撼动她一丝一毫。
  可是七弦琴诗却到了极限,几次激烈的肉搏战过后,最低音弦‘宫’和渐中音弦‘商’一齐崩断,七根琴弦只剩下最后的一根弦,中音弦‘周’。
  莱娅又喷出一大口鲜血,触目惊心。
  死神统治了一切。
  莱娅败了,她只剩一根弦。
  [***]“莱娅,我说过多少次了,不准你再碰七弦琴,你又忘了吗?”
  “可是为什么?究竟为什么?我付出了那么多,你却总是……”
  “我说过,你不适合七弦琴。”
  “不,这不是真的理由,你的眼睛告诉我,你一定有什么瞒着我,为什么?”
  “因为你出生的时候背负了一个诅咒,只有老老实实呆在家过着平凡的一生才能避免啊。”
  “可是我是一个卡特人,一个命中注定必将四处飘泊的卡特族吟游诗人啊。”
  “好吧,我允许你冒险,可是答应我从此远离七弦琴好吗?”
  “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属于我的乐器。”
  “莱娅,你和莱娜都是我的孩子,你们都是一样的优秀。可是,如果你学会了那首曲子,诅咒也会跟着降临到你身上啊。”
  [***]“亲爱的妈妈,请原谅我的任性,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必须要奏响‘’,就算我将要承担多么可怕的诅咒,我也必须要奏响‘’”
  “莱娜,我亲爱的妹妹,姐已经尽力了,请原谅我不能再继续寻找银月光华了。莱娜,你知道吗?我其实不是在为自己找银月光华,我是想把她送给你啊。可惜,我已经不再有机会了。”
  “克拉斯,谢谢你的信任,在耐心等待片刻吧,一切都要结束了。”
  “,一弦动七音。”莱娅轻轻说道。
  奇迹出现了。
  仅存的中音弦‘周’在莱娅魔术般的手中发出所有的音阶,其音色超过了任何一把七弦琴。
  天空中盘旋着漫天花瓣,一个长着洁白翅膀的天使弹奏着仅剩一根弦的七弦琴,无数飘雪围绕着她,倾国倾城。
  银树璀璨、落英缤纷,所有人都不再颤抖,睡得既安详又甜美,犹如那纯洁的精灵,白璧无瑕。
  两首风格炯异的乐曲汇集在一起,竟鸣奏出超越了世间所有音乐的华美篇章。
  莱娅陶醉在音乐中,忘记了所有的一切,这是只有音乐的世界,这是她一个人的世界,而她就是这个世界的女王,时间与空间都成为她任意挥洒的乐章。
  终于,和冥神交响曲一齐走到尾声,仿佛恋人间的心有灵犀,渐行渐远,只留下无限回忆。
  而此时,最后一根弦也承受不了莱娅的神技,七弦竖琴诗宣告出它的无能为力。
  一个三寸大小的妖精凭空浮现在莱娅面前,那正是冥神交响曲核心魂石的力量来源。
  “恭喜你,我认可你的技艺与勇气,封魔阵已经被我解除,唤醒你的同伴,去闯最后一关吧。”妖精说道,然后又渐渐消失。
  “请等一等,银月光华真的存在过吗?”莱娅急忙大喊。
  “我不知道,我的主人一生都在寻找银月光华,但直到我们分开,她依然一无所获。”妖精暂停下来说道。
  “它真的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吗?”莱娅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解释。”妖精拍打着她纤细的翅膀,想了几秒钟后说道,“它是一个矛盾体,它不属于我们这个时间和空间,但它却又真实存在,亦真亦假、如梦似幻。”
  说完,她消失在莱娅面前。
  “亦真亦假、如梦似幻。”莱娅一遍遍念颂着,掏出红色的细针。
  “再次见到你真好。”克拉斯愉快的说,然后她的视线停留在莱娅鲜血淋淋的双手上,“你的手怎么了?”他讶议的问道。
  “没什么,弹诗的时候用力了些。”莱娅轻描淡写的说,双手无力的低垂着,“可能不得不休息几个月了吧。”
  “我不得不佩服你们。”纳南伦西长叹一声,这是他醒来环顾四周后说出的第一句话,“但是我有个问题。”他看着休克。
  “是秘密,总之,他们在三十分钟内绝对赶不到这里。”回复成凌样子的克拉斯说道。
  “我已经能感受到魔法的元素精灵,封魔结界消失了。”休克说。
  “可以用传送魔法逃走了吗?”莱娅问道。
  “不,还有一个有限封魔结界没有解除,它限制了所有变幻系魔法,我们只能闯第三重关卡。”休克说。
  “轮到你表演了,老不死的魔法师。”阿图说道。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