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谣言四起

  吟游诗人大会并不是一个官方的活动。在初期,吟游诗人大会不过是好奇心旺盛的卡特族彼此交换旅程见闻、新创造的诗歌以及各种绯闻的不定期大型聚会,由于卡特族诗人在打探消息和音乐方面的天分,他们的这种聚会逐渐吸引了相当多的精灵族吟游诗人参加,并最终发展成了这个全大陆吟游诗人界的盛会。
  众所周知,卡特一族除了盛产吟游诗人,还盛产另一项闻名的职业,那就是令人随时提心吊胆的卡特族盗贼,两者既为一脉相传,倒也有相当的共同点。以至于在很多地方,卡特族吟游诗人就是半个盗贼的代名词,也难怪休克阿图等听说莱娅是卡特族诗人后会紧张的清理自己的口袋。
  其结果便是吟游诗人大会也有半个盗贼大会的不雅外号。
  关于吟游诗人大会,各个国家和城邦对此都是持又喜又怕的态度。一方面,他们可以在大会中得到数不清平时根本想象不到的机密消息,但另一方面,在大会中他们也会暴露出许多关于自己的秘密。由于卡特人没有自己的国家,各个国家也就默认了它的存在。在之后,每次大会即将到来之时,各个国家纷纷派出大量的间谍,既千方百计的打探消息又用尽各种手段对不利本国的消息加以混淆,并形成了大会的第三类主流人群--间谍,虽然人数不多,却绝对不容忽视。
  而这,就正是年轻法师向往已久的事情。五年过去了,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在这次吟游诗人大会上得到消息线索:关于温诺斯、关于沃尔夫还有他的父母。
  ××× 太阳塔克西已经在几分钟前把自己整个藏在了迪玛山的后面,塔克西隆城的夜晚不久就会来临。
  凌和莱娅站在中央广场的正中,静静的欣赏着塔克西隆的标志建筑--追日,一株巨大的向日葵。
  追日建造于白银时代,当时的设计者们把它设计成了一个高达十米,顶部花盘有一家人的客厅那么大的庞大建筑。之后,他们又找来了各个领域最权威的专家和大师进行施工论证,这其中包括了矮人族、侏儒族、精灵族和其他许许多多的种族。
  经过长达三年的施工期后,追日被建造为当时最精致和不可思议的雕塑。它不仅拥有矮人族赋予它的融合宏大精细为一体的外观,甚至拥有了精灵族魔法师赋予它的强大魔力--它会像真正的向日葵那样永远追随着太阳塔克西的足迹。
  千年来,它已经成了塔克西隆城最重要的标志,其象征意义已经超过了塔克西隆城所有的其他建筑。
  凌和莱娅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追日,时间的流逝已经不能影响他们一分一毫。不光是他们,所有第一次见到追日的人都是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千年来,追日不知道征服了多少芸芸众生,也不知道有多少宏伟篇章和颂歌在这里诞生。
  又过了许久,天色已经变得朦朦胧胧,莱娅才轻轻碰了碰凌的手臂,在追日的震撼下,她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误会。
  “我想,我又有了创作的灵感。”莱娅小声对凌道。
  “要在这里吹奏吗?”凌环顾了一圈,四周仍然有不少的人在安静的瞻仰着追日,他脸色一变,问道。
  “不。”莱娅有些无力的摇摇头,“可是我把握不了,我的水平还太肤浅。”
  “那留着以后慢慢思考吧,反正追日已经在脑子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不是吗?”说着,他很自然地握住了莱娅的手,温柔地说道。
  这是他第一次在战斗和冒险以外的时候握住莱娅的手。
  一阵温暖的热流从手掌传来,混合着一丝说不出的小小异样感觉,莱娅呆了呆,连忙缩回双手转身离去。虽然两人相处已久,可今天总有些怪怪的感觉,“难道是太过接近了吗?”她想。
  “差点忘了,我们还得完成托尼卡的委托。”她慌忙说道。
  “嗯。”凌回答,神情有些魂不守舍。他还没弄明白自己怎么会就这样握住了莱娅的双手,“难道是因为之前的合奏和老婆婆的影响吗?”他想。
  他们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埋着头走了一小断路程,谁也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凌抬头瞟了瞟莱娅,发现诗人似乎没有生气的意思,于是他鼓起勇气追上莱娅,大胆地问道:“我们要怎么做呢?总不能就这样冒冒失失的直接告诉人家吧?”
  “放心,这件事情容易得很。”莱娅停下脚步,粗略的望了望四周,然后她神秘地一笑,胸有成竹地说道。
  夜幕的塔克西隆中央广场比白天安静了许多,但依旧有许多人在这里散步闲逛和表演,而这其中卡特族占了绝大部分。难怪人们常说卡特族是夜猫子,真是形容得再恰当也不过了。
  “晚上好,艺术家们。”莱娅走进一个全是卡特族人的小圈子,满脸春风的向众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她碰碰身旁的卡特族诗人,小声地问道:“我刚到这里,有什么新的有趣话题吗?”
  “话题可多了,说上一天恐怕也说不完,不知道小姐想知道什么呢?”那人见莱娅是女人,眼睛一亮忙不迭地回答。
  “水晶公主的秘闻,银瓶公主新创作的曲子,或者是我新近才研究出来的一段大陆历史?……”那人一项接着一项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对了,怎么把它忘了!”那人猛的一拍脑袋,夸张的叹了一声。
  “什么事情啊?看你这么大惊小怪的样子。”莱娅的好奇心又开始不受控制了。
  “绝对不是我大惊小怪,这可是目前最具爆炸性的消息。”那人露出神秘的样子凑近莱娅,还用手半遮住嘴巴,小声的一字一顿地对莱娅道:“你知道吗?现在的联盟元老院首领,米斯兰德法师是一个大骗子。”
  “什么?”站在外围的凌吃了一惊,他猛地踏前几步,几乎是紧贴着那人的鼻子问道。
  “别着急啊,等我慢慢告诉你们。”那人对凌的反应一点也不恼怒,反倒有些洋洋得意的样子,他退后半步,上下打量了凌一眼,又看了看莱娅后才慢条斯理的说道。
  “究竟是怎么啦?”莱娅急切的问道。
  “大概是一周以前,一位精灵族吟游诗人传出的这件消息。据那精灵讲,许多猎人和巡林客发现了魔兽的异常,他们肯定魔兽是受人驱使才对人类发起了大规模的攻击。”那人缓缓说道。
  “那精灵真的这么说吗?”凌又是一惊,这不与托尼卡委托他们传出的消息一摸一样嘛。“可是这与米斯兰德有什么关系呢?”他问道。
  “本来开始没有人相信这事情,但是在后来的两天中,又有五十多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吟游诗人带来了这个消息,他们当中既有精灵,也有人类和卡特人,其中六名吟游诗人还持有森林联盟的确认信函。”那吟游诗人接着道。
  “看来这确实是一件阴谋。”凌点点头,“不过我还是不明白米斯兰德为什么是大骗子。”他问道。
  “着急什么啊,我还没有说完呢。”那人不悦地瞪了凌一眼,又道:“又过了一天传来了新的消息,这次是几个矮人族的吟游诗人传出来的消息,他们确认在一次无意的时候,偷听到米斯兰德和一个黑衣精灵的谈话,大意是米斯兰德修建通天塔是为了帮助自己获得魔法能量。再之后,又有十来个吟游诗人传出了类似的消息。”
  “不会吧!?”莱娅和凌一针,异口同声地问道。
  “他已经是全大陆排名第一的魔法师了,再提高自己的魔力有必要吗?”凌马上反问道。
  “也许是为了长生不老呢?这几年来,米斯兰德几乎没有在任何人前露过面,的确很令人怀疑啊,毕竟他也是个快要老死的人了,不是吗?”那人一耸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凌一眼道。
  “矮人族的话应该比较可靠,再想想米斯兰德这几年的所作所为,亏我们这么信任他。”旁边一个高高壮壮的人族佣兵走过来愤愤地说道,“我呸,什么狗屁法师,魔法师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他把全部的力气和怒火都集中在一口浓痰上,远远的吐了出去。
  “老大果然是吃尽了魔法师的苦头哇,好一副苦大仇深的架势。”又一个瘦瘦的人族佣兵走过来笑着道。
  “不准为米斯兰德辩解,你自己都是一个法师,和米斯兰德是同样的垃圾狗屁。”老大恶声恶气地吼道。
  “好好好,一切都听老大的。”那个魔法师嬉皮笑脸的回答。
  “反正四天后联盟元老院长老会出来解释这一切。”魔法师一副看着办走着瞧的样子。
  “放屁………”
  “X你奶奶…………”
  几个人开始吵起来,旁边越来越多的人也跟着凑了进来,整个场面一面混乱。凌只觉得一阵头晕,有些沮丧地拖着莱娅退出了这个小圈子。
  真是太离奇,太不可思议了。这个消息对凌产生的震撼力甚至远远超过了面对追日时的震撼,他一直景仰的老法师,划时代的联盟创造者,米斯兰德在他心里一直是睿智的象征。无论无何,他也不能接受这个消息。
  “再多打探打探吧。”莱娅建议道。
  “嗯。”凌沮丧的回答。
  接着,两个人在中央广场又整整东打西探了一个多小时。
  这下子,他们才惊觉到原来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并且越来越多的证据浮出了水面。凌粗略估算了一下,其结果更加让他抬不起头来。
  现在米斯兰德法师的支持率已经从年前的9:1跌到了目前的3:7,审判米斯兰德法师,取消元老院甚至解散联盟的呼声变得越来越大,态度也越来越强硬。
  更为糟糕的是,在这短短的一周时间里,又有十来个城邦宣布独立。本来就有些摇摇欲坠的联盟现在已经是犹如悬在一个头发丝上的鸡蛋,情况岌岌可危。
  凌漫无目标的在中央广场穿梭着,脸色铁青。他已经放弃了原本打算寻找父母和沃尔夫的计划,疯狂地搜索着有关米斯兰德法师的所有传闻。
  最后,在回旅馆的路上,他终于爆发了。
  “谣言,所有的一切都是谣言!!我绝对不会相信米斯兰德法师会是他们说的那样,绝对不会!!”凌打心眼里拒绝接受这个消息,他摇晃着脑袋,双手奋力地在空气中摔打,似乎想要击碎什么。
  “米斯兰德法师组成了联盟,大力缩减军队,在他组成十月联盟的这66年中,联盟无论是经济还是其他方面都取得了可谓巨大的进步。之后平民学校的建立,更是一项了不起的创造,其背后的象征意义甚至超过了学校本身产生的价值……”他滔滔不绝的,一项一项的论述道。
  “不过,其他人说得也很有道理啊。托尼卡的分析,现在吟游诗人们带来的消息,这么多证据摆在我们眼前,怎么能视而不见呢?”莱娅也怒气冲冲的反驳道。本来她身为一个卡特人,对联盟或是米斯兰德从来都是持一种无所谓的漠视态度,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要发泄一番。
  凌也有些气急败坏,他冲着莱娅说道:““不会的,卡特人的话怎么能相信呢?这背后一定有什么阴谋。”
  “卡特人怎么了?卡特人不会像你们人类那样,表面上是一个慈祥老人,谦和君子,背地里却是一个耍尽手段,无恶不作的卑劣小人。”莱娅也暴怒了,她跳起来,几乎是指着凌的鼻子尖声骂道。
  “白痴,傻瓜……”
  “下流,无耻……”
  两个人你来我往,谁也不肯示弱,各种恶毒难听的语言犹如洪水般滔滔汹涌奔流。
  “喂,你们两个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吵起来了啊?”一个慈祥的声音传来,声音的主人竟是之前卖首饰的老婆婆,她的声音不大,但每一个字能都听得清清楚楚,“小伙子,对女朋友得温柔一点,要有点风度啊。”
  两个人诧异的抬起头,老婆婆却又已经驻着拐杖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在他身旁,是一个驻着拐杖的老头子,两人彼此搀扶着,蹒跚地渐渐走远了。
  “做了六年的魔法师,又被困了那么久,居然一点长进也没有,真是该死。”凌冷静下来,在肚子里暗暗骂了自己几句,然后他决定对莱娅道歉:“对不起,我太急躁了……”
  莱娅却理都不理他,只管自顾自地走着,看来还在生气。
  “真的对不起……”
  “哼。”这次莱娅干脆远远的躲来了。
  “……”
  “刚才那老婆婆好像提到过吟游诗人的赛歌会,我可以帮你做点什么吗?”凌灵机一动,试探性的问道。
  “算了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的合奏最多也就只能被评为还不错而已,想要凭竹笛这种简陋的乐器赛歌会那种大型场合取胜,简直就是痴人做梦。”莱娅白了凌一眼,讥讽道。
  “还好。”年轻法师拍拍胸口,轻生嘀咕道。
  “别以为我会原谅你!”凌的小动作可瞒不过莱娅那锐利的眼神,她冲着凌喊道。
  “啊?……”
  法师那夸张的失望表情差点就逗笑了莱娅,不过她只是翘了翘嘴角,忍着不让自己露出半点笑意,然后她顿了顿,一本正经地说道:“除非你能告诉我一件事情。”
  “糟糕,不知道这小丫头又要打探什么隐私,我的秘密几乎都快被她挖得一干二净了。也不知道是哪一个神祗创造了这么一个种族,还真是不负责任的家伙。”他觉得头又开始痛了,可是想一想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年轻法师只得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你自从听道米斯兰德法师的消息后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一点魔法师的样子也没有了。我很好奇,米斯兰德法师到底是你什么人?是你亲戚吗?”莱娅调皮的一笑,眨眨眼睛问道。
  “米斯兰德法师是我……,你!……”凌说着说着,越发感觉有些不对劲,突然间,他一下醒悟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疼死我了。”莱娅早就忍不住了,双手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