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依夫利特之剑

  雷神之锤后厅,几个人正在解下自己的武器交给半兽人炯保管。凌因为没有武器,在一旁欣赏着满屋子的魔法兵器和铠甲,法师休克又仔细地清点了一遍他包包里面的所有东西后,极度不放心的把它们交了出去。
  “这是我的战斧,怎么会在你那里?”诗人莱娅从怀中掏出匕首和几把飞刀,又从腰间取出一把斑驳的战斧,矮人阿图看见战斧,立即冲到诗人身旁大声向她质问道。
  “是休克叫我暂时帮你保管一下的。”莱娅指指老法师,慌忙说道。
  “我还不是怕你会闹事,结果你还是闯祸了,害得我们虚惊一场,还浪费了我一个价值10个银币的卷轴。”法师没好气的解释道,他的二百个金币和宝贝卷轴就这样一下子跑到了别人手里,心情同样也变得很不愉快。
  “好吧,大家站到这边来。”纳南伦西在墙壁的某处扭动了一下,随着嘎嘎的机括活动声音从他们脚下传来,房间另一边的地板缓缓裂开,形成了一个三尺见方的洞口。
  诗人莱娅立刻跑过去,她刚想要跳进去,却突然发现下面没有阶梯,“天啊,这是个笔直的洞,我差点就跳下去了。”她大声惊叫起来,为自己没有跳下去而感到庆幸。
  “这是我们的安全措施之一。在这里大家最好不要乱动乱摸,不然搞不好就会触发可怕的陷阱或是机关。”纳南伦西用责备的眼光看了莱娅一眼,严肃地说道。
  “但是我们怎么下去呢?”莱娅退到他身旁问道。
  “我们都是用这个。”纳南伦西掏出一个魔法卷轴,施展出三级空气系白魔法:“空气的精灵啊,赐予我们自由之风的魔力吧--群体轻身术。”
  “轻身术是可以保证安全落地,但是我们又怎么出来呢?”休克接着问道,他的卷轴没有了,武器也被没收了,若这是一个陷阱,他们这么贸然的跳下去,简直和飞蛾扑火没有什么两样。而且,纳南伦西能使用这个魔法,那表明他至少拥有了见习魔法师的资格,所以为了安全,他必须得让纳南伦西作出一个合适的解释才行。
  “两个半兽人战士中,乔会和我们一起下去,炯会留在上面。你们四个人当中,也可以留下一人在上面。等到我们要出去的时候,我会给炯发信号,到时候他就会丢下绳子,然后由我们就可以顺着绳子爬出地下密室。当然,顺序也是有严格的规定,通常来讲,我是第一个,而半兽人战士则留在最后。”纳南伦西说道。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方法,你们谁愿意留下来呢?”休克点点头,向另外三人问道。
  矮人阿图是不可能留下来的,诗人莱娅也拼命的摇晃着他的脑袋表示不愿意,至于凌,若他们真有什么阴谋,留下他恐怕也对付不了强壮的半兽人,再说他现在也和莱娅一样摇晃着脑袋,一脸不愿意留下来的样子。“真是一群没有警觉性的差劲同伴啊!”休克在心里想着,但是他也同样不愿意放过一窥神兵利器的大好机会。最终,他们决定完全相信纳南伦西,放弃留守的人员。
  短暂的商量过后,纳南伦西当先跳进三尺的入口,阿图、莱娅、休克、凌和乔也紧跟着跳了下去,地下密室大概在地底8米左右,在轻身术有效期间,完全不是一个问题。
  虽然在地底,不过密室的正上方装饰着和后厅一摸一样的发光宝石,除了比地上昏暗一些也没有什么差别。只是整间地下密室只有一个空着的兵器架子和一个空着的武器架子,显得空空荡荡。
  “怎么只有架子没有东西啊?难道都卖光了或者是被盗了?”莱娅舔舔嘴唇,向纳南伦西问道。
  “安全措施,仍然是我们的安全措施。”纳南伦西骄傲地回答道,在他心中,他们的防盗系统完美而无懈可击,是一个值得在诗人口中广为流传的篇章。
  接下来,纳南伦西在四个人的注视下在墙壁上拍了几拍(半兽人战士当然是盯着休克等四个人),墙壁上再次裂开一个小小的正方形的洞口。他满意地点点头,从里面取出一个精美的红木盒子,终于能一睹个究竟了,四个人凑近纳南伦西,围成一个半圆形,阿图看着红木盒子,整个身体激动得微微颤抖。对于矮人,天下间再没有比能亲眼一窥神兵更让他们激动的事情。
  “十多年来,只有八个人赢了这场赌赛,其中有四名矮人,三名侏儒,一名人类,我祝愿大师是第九个能赢得这场赌赛的人。”那南伦西把红木盒子递给半兽人战士,然后他取出一把全身通红的法师剑,当法师剑离开盒子的一瞬间,整间地下密室也变得通红。
  那就是他口中所说的。
  依夫利特,传说中的上位火之精灵,火系魔法的操纵者和法则制定者。以他命名,那绝对是对这把剑有强烈的自信,莱娅甚至能够想象出铸造成功的时候,七位弟子欣喜若狂的样子,难怪他们会不满自己师父对他的评价。
  而此刻,他们觉得用依夫利特来命名这把宝剑,简直是再合适也没有了,宝剑在纳南伦西手中,就像一只熊熊燃烧着的火炬,任何一个人看见这把剑,绝对会首先想到依夫利特。
  矮人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法师休克也开始担心他们会输掉这场比赛。
  “这根本就是一把火焰的宝剑,我甚至感受到了它散发出来的强大热能。”莱娅闭上眼睛,感性地叹道。
  纳南伦西把剑递给阿图,阿图小心翼翼地接过法师剑,一反常态地闭上嘴巴,只是不断地细细抚mo着剑身,把它翻过来覆过去的看了一遍又一遍。虽然那火光是如此的耀眼,可矮人连眼皮也没有眨一下。
  “原来剑身一点也不热啊,我还以为会像烧红的铁那么烫呢。”虽然有雷鸣剑的经验在前,但卡特人还是忍不住轻轻地碰了一下剑身。她都已经做好了受伤的准备,可是的剑身却是和普通铁剑一样冰凉。
  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大一会儿,矮人却连一句话也没有说,甚至他的动作和眼神也没有变,仿佛一尊机械的木偶。
  纳南伦西也不急着催阿图,他站在一旁耐心的等着,面露出得意的微笑,从矮人紧缩的眉头和严峻的神情中,他几乎已经认定自己将再次赢得这场赌赛。十多年来,他已经从这个赌赛中赢得了好几千金币,而这所有的金币全都合法的留入了他自己的腰包,看来这次,他又将得到一笔不菲的外水收入。
  法师休克也紧张地看着阿图和他手里的法师剑,虽然他很清楚阿图的水平,他即使在矮人中也有资格享受大师这一尊贵的称号。可二百个金币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这几乎是他全部的资产了,他辛苦了五年才赚到了这么一些金币,万一真是一把超出了矮人鉴定能力极限的顶级宝剑,若矮人不能鉴定正确,休克闭上眼睛,几乎不敢再想下去了。若有一个顶级的鉴定卷轴就好了,他开始后悔没有事先准备一个顶级鉴定魔法卷轴,反正纳南伦西也没有规定不可以用魔法鉴定。
  整个后厅一片沉默,连五人呼吸的声音都清晰可闻,“还真是难对付的东西啊,若是在家就好了,我可以出动足够多的工具来慢慢研究,可现在只有随便猜一猜了。”矮人把剑平端在手中,索性闭上了眼睛,仅凭着他过人的触觉来感知那宝剑的魔力。
  “阿图能行吗?我看过他的雕刻,似乎很差劲的样子。”卡特人莱娅凑近休克,小声耳语道。
  “只有对天祈祷了,但愿他能鉴定成功。”休克愁眉苦脸地回答。
  “我想我已经明白了。”过了良久,他睁开眼睛,向紧张的伙伴们点点头,微笑道:“剑身主体应该是用魔法金属米斯理鲁经过三次高温退火提炼出来的精金,而其核心部分用了黑心韧性铸铁法在成型前的精金模型内部中注入了能提高提高魔法融合能力和抗腐蚀性的秘银,最后用冷加工变形法铸造成形。然后他们在剑柄处部镶嵌了一颗顶级储能宝石。储能宝石完全镶嵌在剑柄内部,虽然外面看不见,却能最大化的提高宝石的威力。”
  “有了顶级储能宝石做基础,剩下的就好办了,七人当中一定有好几位拥有大魔法师等级的实力,第一位在冷加工变形法铸造成形时向剑身灌注了四级风元素,风元素的魔力完全抵消了精金的笨重,甚至使宝剑比一般的剑更加轻巧。第二位魔法师在镶嵌储能宝石后,又灌注了至少六级以上的火元素,所以剑身才闪耀出有熊熊燃烧的火光。而最后一位大魔法师一定是他们中最强的魔法师,他不仅用虚无系高级魔法很好的综合了前面几个魔法,而且又施加了一个光明守护和防护结界,保证这把剑不会被任何外力破坏。”
  “只是剑身核心中的加入秘银使这把剑的强度和韧性减弱了不少,但也幸亏有秘银才能使这三个魔法彼此毫不冲突的融合在一起,不然仅凭最后那个大魔法师的虚无系魔法估计也远远不够。”
  “有得就必有失,恐怕再高明的铸造师也无法打造出十全十美的兵器吧!”凌也好奇地伸手摸了摸说道。
  “不过整个铸造过程最关键的却是不死鸟凤凰的血,他们一定找到了一个刚刚经历过新生的凤凰,并且成功的取得了它的血液,然后在以后的整个铸造过程中,巧妙地利用了凤凰血的魔力。不死鸟凤凰本身就是一个近乎依夫利特的存在,所以这把才会有如此耀眼的血一般的光芒。”
  “太精彩了,大师的分析一点也没有错,凤凰血正是这把剑最成功的地方。”纳南伦西点点头,赞叹道。
  有了纳南伦西的肯定答复,休克那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可惜不能亲身试试宝剑的威力,真是太遗憾了。”阿图坐着把剑还给纳南伦西,惆怅地回答道。
  “都有如此神奇的魔力,现在大师相信卡拉蒙奇大师并不是浪得虚名了吧。”纳南伦西把剑放回墙壁的洞穴,然后又拍了拍另外一处墙壁。
  “到处都是机关,真是让人惊奇的地方。”莱娅惊奇地看着绳子从通道口降下来,她再也抑止不了自己不断增长的好奇心,偷偷摸了摸墙壁,对凌说道。
  “所谓的,原来竟然运用了如此多的人力资源和宝物:大师的七弟子,三名大魔法师的魔力,魔法金属米斯理鲁提验出来的精金和精金同样珍贵的秘银,加上罕见的顶级储能宝石和凤凰的鲜血。这些资源只要能够取得任意一项,就能铸造出不凡的魔法兵器,把他们全部集中在一起,想不铸造出神兵也难啊!”法师休克把发呆中的矮人从地上一把拉起来,然后拍拍他的肩头叹道。
  “可惜不能亲眼目睹雷神之锤,要是能看上一眼,哪怕一秒钟也好啊!”阿图叹口气,无比神往的说道。
  “我们先出去吧,说不定我能帮助你实现这个愿望。”绳子已经放了下来,纳南伦西一边顺着绳子攀出密室一边说道。
  轻身术的魔力持续时间还没有过去,四个人按照顺序,很快就从洞口爬出了密室,等到乔也爬出密室后,纳南伦西转动机关,洞口又慢慢的合了起来,一点也看不出地下还有那么一个复杂的装置。
  “一点痕迹也没有,修建机关的人真是厉害。”卡特人莱娅跪在地下,想要找出关于机关的哪怕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可她找了老半天,连一条细微的裂痕也没有找到。
  “我记得你刚才说过可以帮助我实现愿望,是真的吗?”矮人阿图一离开绳子,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当然可以,像大师这样的铸造高手,卡拉蒙奇大师和他的弟子们一定相当欢迎你的加入,只要大师愿意在卡拉蒙奇大师的府邸留下来,等到卡拉蒙奇大师回来后,他一定会很乐意和矮人大师交流学习。而且大师的府邸有完备的铸造室和材料,大师甚至可以在铸造室里面一显身手,也铸造出几样兵器让大师的弟子们学习学习。”那南伦西满脸堆笑道。
  “卡拉蒙奇大师出远门了吗?”阿图有些担心的问道。
  “大师到塔克西隆城主那里做客去了,相信很快就会回来,矮人大师不必太担心。”纳南伦西急忙解释道。
  矮人的眼睛越来越亮了,雷神之锤对于矮人可不是一个普通的诱惑,只怕媚惑法术也不会比它更有效果。
  “糟糕,那个家伙恐怕已经忘了自己的弱点了吧。”法师休克悄悄走到矮人背后,从一个任何人都无法注意的角度狠狠掐了矮人一把。
  “真是好可惜啊,我有急事不方便久留。”矮人的狂热的目光一下子黯淡了下来,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出乎意料的拒绝了纳南伦西的邀请。
  “可是……”纳南伦西一愣,矮人在一分钟以前还是那么的渴望能亲眼目睹雷神之锤,可眨眼功夫就拒绝了这个如此美妙的邀请,这个转变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本来欣喜的神情甚至变得着急起来。
  “真是很可惜,如果不是有急事,我真想能亲眼瞧瞧雷神之锤。”法师休克也跟着回答道,“等我们事情完成了,一定马上来拜访卡拉蒙奇大师的府邸。”
  此后的几分钟,纳南伦西使出了一个店掌柜所有的热情和手段想要挽留阿图一群人,可无论他怎么努力邀请,始终无法动摇休克一行人,筋疲力尽的他只得不甘心地放弃了这一想法。
  “真是太遗憾了,不过我仍然要恭喜你们赢了这场赌赛,挑选你们满意的兵器和盔甲吧。”纳南伦西先把金币还给法师,接着吩咐半兽人战士炯取出四人暂存的东西交还给他们。
  法师休克接过金币,又开始不厌其烦的一枚一枚数起来,把魔法师的尊严不知道抛到了哪个偏远的角落,只是他失望地发现金币并没能按照他的愿望变成二百零一枚或是二百零二枚。
  “太好了,飞燕,你是我的了。”莱娅一溜烟跑出后厅。
  经过矮人大师那锐利目光的审视和长达一个小时的反复挑选后,四个人终于挑选出了合适的装备:凌选择了一把混合有三级风元素的法师剑和一件镶嵌着一颗一级吸魔魔石的轻便皮甲。莱娅选择了匕首飞燕外加一打填充有二级精准魔法的飞刀和一件混合了风元素的硬皮甲。怀旧的矮人阿图本来不打算要任何东西,可法师休克说什么也不同意,硬是塞了一把混合有火元素的特制小号双刃战斧给他。
  在最后,休克又命令矮人给莱娅和凌一人挑选了一把魔法弓箭和一大筒箭矢。当然,本着最好最贵的原则,所有的金属制品都是米斯理鲁制品。
  然后,在所有人惊奇的目光注视下,他们大摇大摆,焕然一新的走出了雷神之锤大厅。
  “欢迎再次光临雷神之锤,我们的邀请永远有效,期望着你们的早日到来。”纳南伦西向他们挥手告别道。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