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地下密室

  后厅是雷神之锤装备店最狭小精致同时也是最坚固安全的房间,四颗发光宝石均匀地悬浮在房间的正上方,投放出柔和的乳白色光芒。两个装备精良的强悍半兽人战士看管着房间内的所有物品,再配合卡拉蒙奇大师二弟子设下的精巧魔法陷阱,即使在这个卡特人的故乡,也同样是那么牢不可破。
  不只是后厅,整个雷神之锤从开业依始就极为重视安全方面的工作,十多年过去了,他们只遭遇过五起成功的偷窃事件,而且没有产生太大的损失,让人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安全防护手段。
  “后厅一共有三十件兵器,十八套铠甲,他们全是卡拉蒙奇大师的弟子们亲手打造铸成,每一件都是大师口中所说的正宗魔法装备。”纳南伦西骄傲地介绍道,“除了有名望的贵族和在大陆声望卓著的冒险者,其他人我们根本就不向他们开放这里。”
  “嗯,这些东西还算勉勉强强,比外面那些垃圾货色强得多。”阿图草草看了个大概,大大咧咧地说道。
  “大师看看这套铠甲如何,这是卡拉蒙奇大师四弟子安德鲁四十岁时候的得意作品,名字叫天堂的守护。”纳南伦西指着一套精致的五彩提格莱特式战甲问道。
  “天堂的守护?听着很不错的样子,不知道有些什么神奇的魔法呢?”莱娅闻言,好奇地围着铠甲打转转,左摸摸右敲敲地问道。也许是沾了阿图的光吧,纳南伦西只是笑着看了看她,也没有出言喝阻。
  “摸起来手感不错,没有感到金属之间的细微缝隙,看来安德鲁用了一整块米斯理鲁金属直接浇铸了它的模型。模具做得不错,打磨抛光得也很仔细,表面功夫做得一流。”阿图走过去摸了摸它,再随意在几个关键的部位敲了那么几下后说道,“不过魔法方面就很一般了,估计安德鲁四十岁的时候还只是一个普通法师,铠甲只融合了一个元素魔法防御,估计最多也就是个四级魔法罢了,白白浪费了不错的材料。”
  “旁人羡慕不已的魔法铠甲却被他认为不过是一件失败的作品,这个矮人还真是挑剔啊。”纳南伦西呵呵地干笑两声,神情有些尴尬地说道:“安德鲁在四十四岁时候才晋升为高级法师,这件铠甲是完成得早了那么一点点。”
  阿图的目光离开天堂的守护,转移到他旁边的一把重剑上。重剑有一米四长,几乎比他还高,剑柄用精灵语刻着雷鸣二字,剑身开了一道血槽,隐隐有蓝色的光华流露。他伸出手,却又赶紧缩了回来,只在剑柄上摸了摸。
  “不要碰。”阿图的话还未讲完,一声轻微的嗤嗤声响后,好奇又快手快脚的卡特人已经被重剑狠狠地电了一下。
  “重剑开有血槽,既可增大伤害,也能避免武器被人体吸住难以拔出。剑身仍旧采用了魔法金属米斯理鲁,剑柄用百年剑齿树最坚硬的部分做成,并且镶嵌有一块三级的储能宝石。铸剑人更是魔法方面的好手,充分利用储能宝石的能力在剑中融合了附加了大量的空气元素,最终使得长剑附加了猛烈的电属性,让对手每一次与重剑接触都宛如遭受了一次霹雳闪电魔法。”矮人阿图缓缓说道。
  “原来那蓝色的光芒是电魔法啊,害我到现在手都还提不起来。”莱娅一边试着活动被麻痹的手臂,一边抱怨道。
  “能做到这种水平,已经相当不容易了。我看这么多魔法物品也就他好有点用,能值几个钱。”阿图不自觉地点头赞许道,语气缓和了很多。
  “那他究竟能值多少钱啊?”凌和莱娅一齐问道。
  “因为动用了储能宝石,估计马马虎虎也就价值两百个金币吧。”阿图摸摸头说道。
  “果然好眼光,这把雷鸣正是卡拉蒙奇大师在中年时候亲手铸造而成。也是整间屋子最值钱的武器。”纳南伦西开始有些佩服阿图了。
  “也就是说,所谓的卡拉蒙奇大师也就是这种水平罗?”阿图握紧腰间的战斧,仰着头,挑衅般一字一顿地说道,“这样的魔法兵器虽然能算上品,但若号称雷神之锤,似乎还不够资格。”
  两个半兽人战士可没有放松警惕,他们连忙毫不客气地提着巨斧走了过来,法师休克也跟着悄悄掏出了霹雳闪电卷轴,场面情形急转而下。
  “等等。”纳南伦西挥挥手,埋头沉思起来。过了半分钟,他猛地抬头,向四人说道:“矮人族大师的功力的确胜人一筹,现在这个地方我也找不出能让你满意的魔法物品,不过,我也不能让卡拉蒙奇大师的声誉蒙受损失,所以我想我应该带你们到卡拉蒙奇大师府邸的藏剑室参观一下才行,那里面的武器防具全是大师的颠峰之作,每一件都价值连城。”
  “那很好,我们现在就去。”阿图急迫地说道,双手从战斧柄上松开。
  “但是这中间有一个难处,当初卡拉蒙奇大师成名后,每天登门求教上门拜访或者不服气想要比试一番的人不计其数,扰得大师不胜其烦,几次想要搬到偏僻的深山隐居。后来塔克西隆城城主见状,就帮卡拉蒙奇大师订下了一个规矩:凡是想进入大师府邸藏剑室的人,必须首先交付一千金币,作为定金。”
  “有这种事情?那个什么所谓大师的臭规矩还不是一般的多啊!”阿图一愣,嘿嘿冷笑道。
  “因为塔克西隆城主认为那些武器每一件都是足以传世的宝物,所以城主说只有真正的大贵族才有资格作为那些宝物的买家,一千金币的定金只是为了吓走那些既没有资格又不自量力的人而已。”纳南伦西解释道。
  只是他最后的解释明显再次激怒了矮人,矮人涨红了脸,猛地跳起来对纳南伦西吼道:“你是说我就是既没有资格又不自量力的人是不是?”
  “你居然怀疑一个忠厚耿直的矮人,你说我是骗子,我绝对不能原谅你。”说着,他伸手去摸腰间的战斧。但是一刻以前还在那的战斧现在已经不知所踪,“我的斧头。”矮人一声大吼,战斗中的直觉反应使他一下子扑向纳南伦西。
  严阵以待的半兽人战士闪电般档在纳南伦西身前,矮人猛烈地撞在半兽人战士的提格莱特式战甲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强壮的半兽人战士也不得不退了接连退了好几步,但是他马上就恢复了过来,用剑制住了尚未清醒过来的矮人。
  “霹雳闪电。”休克的左手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揣在包包里面,紧握着霹雳闪电的卷轴。他几乎是想也不想就向半兽人战士施展出这道强力的三级高等黑魔法。
  一旁卡特族莱娅眼疾手快地靠近纳南伦西,惊魂未定的店掌柜还未明白眼前的状况,诗人那冰冷致命的匕首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转眼间他就成了可怜的人质。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半兽人战士也没有闲着,手无寸铁又没有准备好魔法的见习赤魔法师也继纳南伦西之后成为另一个可怜的人质。
  不同之处是纳南伦西根本没有想到反抗,而见习魔法师曾经想到过躲闪却又痛苦地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那个半兽人战士鬼魅般的速度和雷霆一剑的气势让他在第一时间彻底打消了闪躲的念头,乖乖的束手被擒。
  现在就看半兽人战士了能不能抵挡的休克霹雳闪电魔法了。按照常理来说,这是一个不用想的问题,霹雳闪电在三级魔法中,杀伤力可是数一数二的魔法,没有什么人可以承受它那可怕的威力。但是,这间房间满是魔法铠甲,难保他们不会给这两个半兽人也配上一件。
  蓝色闪电准确的劈中了半兽人战士,但同时半兽人战士的盔甲也跟着泛出一层五彩光华,蓝色电光被那五彩的光华一挡,随即消失得无声无息,空气再也感受不到霹雳闪电魔法留下的痕迹。
  “怎么可能,我的霹雳闪电怎么会失效。”休克绝望地喊道,慌忙在包包里面找寻其他攻击型卷轴。
  “住手,法师。”半兽人战士沉稳地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一头牛,“你的魔法对我没用。”
  多年的冒险经历让法师一瞬间冷静下来,他合上包包,扫视了一下现场:阿图和凌在半兽人的手中,要抢过来是没有希望了。好在莱娅也掌握着纳南伦西的命运,以二对一,场面虽然不利,却也不是完全失败。
  “现在关键就看纳南伦西怎么想了,在这种情况下他是否有权命令半兽人战士,或者他根本不在乎莱娅的匕首?”休克在脑海中简单的估量了一下,向莱娅做了个放下匕首的手势。
  诗人莱娅看了看休克,缓缓放下匕首,却并没有把他收回剑鞘,她紧紧地贴在纳南伦西身旁,防止他突然逃跑或是做出其他什么事情。
  接着,休克向纳南伦西笑了笑,用他自认为最诚恳地语调说道:“我很抱歉,我们并没有敌意,我的同伴总是很冲动,我想我们是太过紧张了些。”
  “我相信你们没有恶意,战士们,放了他们吧。”纳南伦西毕竟也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物,他很快就镇定下来,向两个半兽人战士命令道。
  半兽人战士倒没有犹豫什么,很爽快地就放开了凌和阿图。反正是店掌柜纳南伦西的命令,即使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也不用负责。再说,凭他们的本事,那四个冒险者还不是手到擒来。
  阿图向那个半兽人狠狠地瞪了一眼,气乎乎地向门外冲去,也顾不上找他的宝贝斧头。矮人一族向来和半兽人一族是死敌,今天甚至被那个四肢发达的半兽人给擒住,更是被阿图视为人生一大耻辱,如果不是他丢掉了斧头自知不是对手,恐怕无论如何也要和那半兽人好好大战一场,就算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休克凌和莱娅也紧接着尾随阿图向门外跑去,既然肇事者都不坚持了,他们也乐得早点脱离这个麻烦的地方。
  “矮人族大师,等一等,关于卡拉蒙奇大师的藏剑室,我有个好建议。”出乎众人的意料,纳南伦西居然主动开口挽留那个麻烦的矮人。
  “哦,什么建议?”已经冲到门口的矮人又折了回来,面对好的武器,矮人族向来就不需要太多的诱惑。
  “真是个麻烦的店掌柜,也不知道他脑袋想些什么。”休克叹了口气,知道说服不了顽固的矮人,悻悻地跟着他折转回去。
  “既然我的魔法都对付不了那两个半兽人,还不如好好听听纳南伦西究竟有什么好主意。”他想,开始觉得整件事情变得有些奇怪。
  “我另有一个折中的办法,在我们的脚下有一间秘密地下储藏室,储藏室中珍藏有一把足以娉美大师藏剑室任何兵器的宝剑--依夫利特之剑。那是大师在铸造雷神之锤的同时他的七个弟子们联合铸造出的另一把宝剑,宝剑和雷神之锤同期完工,我敢保证那绝对是一件足以让任何人心动的宝物。”纳南伦西盯着矮人阿图缓缓地说道。
  “那还犹豫什么?赶快带我去不就行了。”阿图听说是一把和雷神之锤同时出世的宝剑,早把刚才不愉快的经历忘得一干二净,急急忙忙地说道。
  “能媲美雷神之锤的宝剑,秘密的地下储藏室,这些秘密恐怕不是我们这种普通冒险者有资格接触的事情吧。看他的表情,又似乎没有恶意,那他究竟也什么目的呢?”面对纳南伦西吐露出的秘密,休克疑惑地想,向纳南伦西问道:“我不明白你这样做究竟对自己有什么好处?恐怕不仅仅只是为了证明卡拉蒙奇大师吧?”
  “不错,这正是我即将要告诉你们的事情。”纳南伦西点点头,一点也不否认休克的推测。
  “我才不管他有什么阴谋或是陷阱,我只是想亲眼瞧一瞧依夫利特之剑,有什么好怕的。”矮人阿图整个身心已经飞到了依夫利特之剑那里,别说是陷阱,哪怕天马上塌下来,恐怕他也不会管了。
  “没有阴谋或是陷阱,只是一个赌赛。”纳南伦西自我解嘲地笑笑道,“大家知道依夫利特之剑是和雷神之锤同期铸造出来的宝剑,大师所有的弟子和塔克西隆城主也都认为那是一件足以娉美当世任何一把刀剑的宝物,但卡拉蒙奇大师却不这样认为,大师甚至认为依夫利特之剑不够资格进驻自己的藏剑室。徒弟们不服气,于是他们把依夫利特之剑收藏到地下储藏室里,并吩咐我如果有人能够顺利通过他们设下的考验,那人就有资格见到依夫利特之剑,并和我们打一个赌。”
  “什么赌赛呢?”诗人立即问道,每次说起打赌她的心里就有些痒痒的感觉。
  “首先,你们得先交二百个金币的赌本,若你们能正确鉴定出依夫利特之剑,我们不仅会把赌本原样奉还,还让你们在店中的三个厅中任意挑选自己中意的武器,但是若你们看不出,你们的金币就归我们所有。”纳南伦西说道。
  “这个赌赛不公平,除非是后厅的兵器和铠甲,其余三个大厅的武器哪里值两百个金币啊。”休克和莱娅一起喊出来道。前者是为自己的金币心痛,而后者纯粹是为赌赛本身的不公而鸣不平。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防止有人浑水摸鱼。对于真正有本事的人来说,两百金币只是一个小小的数目而已,若各位连二百个金币也没有,我就真的很遗憾帮不了你们了。”纳南伦西双手一摊,露出一个失望的表情。
  “休克,我想你不会介意那区区的两百金币吧。”矮人拉拉旁边法师的袍子,很肯定的问道。
  “唉,果然还是有陷阱啊,而且还是个无法回避的陷阱。”休克苦笑一声,无可奈何地点点头,掏出金币,一枚一枚地递给纳南伦西,生怕不小心多付了一枚。同时,他心里打定主意,若赌赛失败,他绝对会把两百金币的损失从矮人身上全数找回来,反正那家伙一时也死不了,还有许多时间可以慢慢压榨。
  “你们先把武器交给我们的半兽人战士保管,我可不想再发生类似的事情。”纳南伦西把金币放进一个空袋子里,接着说道,“对了,法师的卷轴也要留下。”他补充道。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