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一 地下城

  这是一个恩诺拉斯很常见的冒险队伍,一个即将步入中年的半精灵领导着整支队伍,两个年轻剑士,两个年轻黑魔法师,还有一个卡特人。卡特人?你问。没错,是卡特人,就是那古老的猫与人的混合种族——卡特人。你不能在一支佣兵队伍中看到他们,他们是如此的充满好奇心,什么事情都想要去试试,他们四处旅行而且凡事无所畏惧,当然只有在冒险者队伍才能有他们的身影。
  两个年轻剑士本是一对双胞胎,他们在平民学校争得了免费入读战斗学院的名额,然后在那里继续学习了四年,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剑士。两个年轻黑魔法师是已经结识了十年的同班姐妹,她们去年才刚刚通过魔法学院的毕业试验,得到了冒险的资格。而半精灵和卡特人很早就是一对冒险搭档,不知道一起完成多少次惊心动魄的冒险壮举了。
  那天,卡特人偷偷取走了两个年轻剑士的钱包,他解释说只是为了看看里面究竟有些什么东西而已。但年轻剑士早已用很坚固的细线把钱包连在了身上,于是他们自然发现身边有个卡特人。卡特人在逃跑时,很不巧的撞上了两个年轻魔法师,于是一个迟缓魔法光临后他只得束手就擒,最后半精灵不得不出面解围。然后,他们就一起结伴冒险旅行。
  一片荒芜的平地上,半精灵走在队伍前面,卡特人蹦蹦跳跳地跟在后面,宝贝百宝袋在胸前一晃一晃,年轻剑士们照顾着魔法师小姐,几个人有说有笑的,仿佛他们正要去郊游或是野餐。
  “入口就在前面!”卡特人兴奋地喊道,手指着远方,尖细的耳朵也一缩一缩的,“我敢打赌,没有人来过这里!”
  “米洛,这个市自诞生以来不知道迎接过多少冒险者了。我敢肯定,你一定会一无所获。”半精灵伊奈勒斯说道。他并不指望这次冒险能有什么收获,但想到等会儿能看见卡特人因为毫无所获而十分失望的样子时,他还是充满了兴趣。
  “这个,我们能不去么?”法师露娜怯生生地小声问道,“那里一定会有很多蝙蝠、蟑螂、老鼠。我有点怕!”她幻想着地城的场景,越想越害怕,不自觉地用力抓紧手中的法师杖。
  “哈哈,胆小是女生的天性,而老鼠蟑螂等更是女生的克星。这话真是一点没错。”卡特人米洛大笑道,“我们卡特族就不一样,记得那次……。”他又开始讲以前的故事,不过他讲的故事实在太多,往往会前后矛盾,难以自圆其说,给听众留下尾巴。
  “打住,这故事你讲不知道多少次了。”剑士沙漠不耐烦地打断他,“你真的肯定那里没有人去过?”
  “一定没有!”米洛一副受到了伤害的样子,搓着双手道,“我知道我经常夸大事实,有时还无中生有,但这次一定没有骗你们。因为那次我发现它的时候……。”他又开始复述他无意中发现这里的故事,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
  “好了,谁说我们不相信你呢。”半精灵伊奈勒斯一本正经地说道,“相信米洛一定能带着我们找到丰厚的宝藏。”
  “还是伊奈勒斯了解我!”米洛快乐地拍着手,“说不定……”
  “是啊,我们一定能找到不计其数的老鼠肉、蝙蝠粪、还有蜘蛛网,我们的两个魔法师施法需要它们也说不定啊!”伊奈勒斯一本正经地继续说着,极力忍住想笑的冲动。
  “我们才不要那些东西呢!”法师卡莲插嘴道,“那些恶心的东西你自己留着好了。”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纷纷插嘴道:“说不定还能找到很多野牛。”
  “真有可能找到很多金币哦!就像山那样多的金币。嗯,我们还是快点吧,不要让人家抢走了。”
  “说不定里面住着一大群卡特人呢!”
  “……。”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谈着,笑得直不起腰来。米洛恼怒地大喊大叫,可一点作用也没有。“再笑我就要出绝招了!”最后他阴森地笑道,声音又尖又细,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
  法师和剑士们赶紧停了下来,卡特一族向来是夜猫子,上次沙漠惹恼了他,结果清早起来脸上全是墨水,而且还是那种很难洗净的墨水。虽然这绝招米洛一般不会使用,但小心一点还是比较安全。
  米洛满意的审视了一遍威吓成果,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然后他靠近半精灵,想要扭转他那错误的想法。
  他们笑骂着、打闹着,好像压抑了很久的人突然得到解放。一路东张西望、走走停停,好容易才走到地城入口。
  米洛停下来,大声宣布入口已到,可众人什么也没有看见,纷纷向他投去疑惑的眼神。他微微一笑,带着队伍东一窜、西一拐,在一个十分危险也十分隐蔽的地方找到一个小小的洞口,“就是它了,足够隐秘吧!”他指着洞口,得意地说道。
  “可是洞口这么小!”露娜皱眉道,“里面很挤吧?”
  “别看洞口小,里面其实很宽阔的。”米洛一边说一边点燃火把,低身猫腰钻了进去。
  “老规矩,法师走中间,剑士断后,一个接一个跟上。”半精灵跟着钻进洞口。虽然十分不情愿,卡莲露娜还是紧接着半精灵钻进了洞口,然后沙漠和高原也先后进入洞口。
  整个通道黑漆漆的异常狭窄,仅能容一人通行。半精灵运足目力望去也看不到多远。地下有很多青苔,走起来十分滑溜。露娜本想扶着墙壁,可墙壁滑腻腻的同样布满了苔藓,根本扶不稳。
  “慢点,小心脚下。”半精灵不断轻声提醒众人,“不要触碰墙壁,也许会有毒蜘蛛!”
  长长的阶梯螺旋般向下延升,好像没有尽头。众人小心翼翼地缓缓行走,谁也没有再说话,整个通道只剩下他们落脚的咚咚声。
  这样走了一小会儿,米洛觉得无聊极了,于是自告奋勇要讲个笑话调解调解气氛,见没有人反对,他清清嗓子道: “从前有一个盲人在路上遇到了个卡特人。‘您好,卡特人!’盲人抢先打招呼。
  ‘怎么,您看得见我?’卡特人心里很纳闷。
  ‘不,卡特人,那是因为给我引路的狗直往后退的缘故。’”
  笑话稍微缓解了紧张的气氛,露娜紧握法杖的手也放松了一点。“放轻松点,露娜,没有什么好怕的。”卡莲柔声安慰道,“你看我一点都不害怕!”
  “也不是第一次冒险的人了,你们怕什么啊!还记得上次的经历么?”半精灵决定给几个年轻人打打气,“那么多危险我们都闯过去了,还怕一个小小的地城?”
  “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以前没有这种感觉!”露娜辩解道,“也许是害怕老鼠吧!听说这种地方的老鼠有猫一样大。”
  “嘿!果然是女生啊!再大的老鼠你一个小小的魔法不就解决了?”米洛插嘴道,“你们的魔法那么厉害,上次……。”
  卡特人又开始喋喋不休地讲起故事来,他幽默的语气趋散了紧张的气氛,不知不觉中,他们走到通道尽头,看到了一扇木门。
  米洛犹豫了一下,伸手转动门阀,可门阀一动不动,显然是上了锁。
  “等一下!”半精灵伊奈勒斯对米洛做出一个暂停的动作,然后他对法师说道,“这里也许真没有人来过,你们先准备好!”
  法师们点点头,开始吟唱咒文,卡莲施展了个光明之球魔法,一团拳头大的火球漂浮在她头顶,发出微弱的火光。露娜则掏出一个魔法卷轴,对米洛施展出护体石肤魔法,紧接着她们又各自准备了一个攻击魔法。(魔法师们可以先念咒文储备一个魔法,释放时不需要再花费时间,但如果准备的魔法在十五分钟内没有释放,就必须重新准备,储备魔法过程中不能施展其他魔法,若储备的魔法没有释放则法师不会忘记该魔法,但得消耗施展该魔法所需的魔力。)
  “米洛,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开锁绝技吧!不过要小心一点。”一切妥当后,伊奈勒斯对米洛说道。他想抽出长剑,可通道实在太狭窄,没有足够的空间可以拔出长剑。但愿门背后没有可怕的怪物,他想,右手紧紧地握着剑柄。
  米洛快速地翻动他的百宝包,从里面找出一截铁丝和几个奇奇怪怪的小东西,“行拉!”随便捣鼓了几下后他宣布,脸上分明挂着失望的表情。本来他很希望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锁,好能大显身手一番。
  “里面有什么?洞穴人吗?”他嘟嚷一声,伸手推开木门,随着灰土呼啦拉地从木门顶掉下,一间狭小的房间出现在众人面前。
  房间很小,除了一扇木门外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仿佛在嘲笑前来的冒险者们。
  也许是个陷阱,半精灵和战士们抽出武器小心地戒备,米洛又高高兴兴地上前评判自己的开锁技巧,和刚才一样,锁应手而开。也许这些锁都是一母所生吧,他有点失望地想。
  他伸手推门,可门纹丝不动,他又用力推了推,门依旧没有反应。他又检查了一遍木门,确定锁的确已被打开,“伊奈勒斯,来帮帮我!”他说道,“我们一起推门。”
  半精灵还剑入鞘,和他一起用力,可门依旧纹丝不动。难道锁没有打开?他想,再次检查了一遍锁后,他决定把沙漠和高原一起叫来帮忙。一阵刺耳的金属活动声音过后,门终于被四个人推开,一间较宽的房间出现在他们眼前。
  他们鱼贯而入,发现自己居然推开了一堵墙壁,“这一定是某个重要人物的卧室,那扇门则是他们逃生的秘道。”伊奈勒斯仔细打量了好一会儿房间后说道,“不过很可惜,已经有前人来过这里了。”他对米洛做出一个表示遗憾的手势。
  “真可惜,本来还以为找到了一处隐秘之地。”米洛失望地说道,“这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被人搜寻过多少遍了。”他到处搜寻着,希望能找到一点特别的东西,可他翻完最后一个角落也没有发现什么。
  “不要大意,毕竟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也许会有吸血蝙蝠之类的生物。”伊奈勒斯依旧保持着小心翼翼地状态,在他几十年的冒险生涯中,这种态度救过他多次性命,他也对此深信不疑。
  “好臭!下次一定要先准备一个空气过滤魔法卷轴。”露娜皱着眉头,左手在鼻子前徒劳地左右扇动。这个地底城市封闭太久,空气中充斥着腐烂发霉和其他一些说不出的怪味,令她感到很不好受。
  “大家跟着我。”半精灵叮嘱道。四个没有什么经验的年轻小毛头,一个做事冒冒失失、偏偏又不知道恐惧未何物的卡特盗贼,我的担子还真重啊!他无奈地摇摇头想道。
  他们小心翼翼地摸索着走出卧室、穿过一条回廊,经过一个小花园,又穿过好几间房间,打开了一扇又一扇门,有的门关着,但大部分门都是敞开着。其间不时传来动物活动的声音,卡莲露娜还声称看到了比猫还大的老鼠,吓得差一点就放出了准备好的魔法。可惜其他人并没有看见,只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也许女生真的在这方面比较敏感吧。
  “这一定是地城城主卡西夜公爵的府邸,除了他没有人会修建这么大的房间。”米洛走在队伍最前,离众人大概五、六米处,“说不定还有什么好东西他们没找到呢,我们去厨房找找吧!”他一边说一边东张西望,想要判断出去厨房究竟该怎么走。
  “等等,你们还记得那个传说吗?关于这地城的传说!”半精灵严肃地问道,并把米洛一把拉回到身边。
  卡特人本来正确定了一条通往厨房的路,可半精灵的问话让他感到十分有趣,“当然,没有人比我知道的传说更多了。”他骄傲地说道,“这城原名不夜城,好像是新历前五百多年,多普赛帝国北方的一个重镇。当时他还没有开始下沉,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开始不断的下沉,仅仅一年时间就下陷了接近五米,当时大战还没有完全爆发,于是多普赛帝国国王募集了上千名魔法师一同施展重力抵抗魔法,又请来上千能工巧匠,花费了整整十年时间想把不夜城建成一个地下奇观。可在最后一年连续出了几起重大事故,跟着大战也全面爆发了,这件事就拖了下来。多普赛帝国也因为修建它耗尽国力,在大战中最先亡国。后来先后有好几个国王也打过地城的主意,但是总不成功。自新历元年后,这里就渐渐荒废,只有冒险者们偶尔会前来探险。不过近几十年连冒险者也很少到此,算是彻底荒废了。”
  米洛唾沫四溅地讲着,不一会儿就讲跑了题,这也算是他的专长了,半精灵皱皱眉头,打断他的故事:“可不夜城为什么会下沉你知道么?”
  “关于这个的说法太多了,我也不知道究竟哪种版本才是真的!也许压根就没有一个正确的解释。”米洛轻轻摇摇头,“不过说不定我们今天能找到它下沉的真正原因呢”。他兴奋地摇晃半精灵的手臂,希望他能同意陪他一起到处乱逛。
  “魔法学院的老师也提过不夜城的传说,不过和刚才米洛所说的有点不一样。”卡莲说道,“他们认为当时城主可能被魔法迷惑了心智,但奇怪的是他的一举一动又很正常,所以老师们也不确定。”
  “战斗学院的老师也提过这个传说,不过和你们说的又有些不同!”高原接着说道,并一一指出不同的地方。
  “据我一个侏儒朋友讲,在侏儒中曾经流传着这样一个猜测。”半精灵放慢脚步,严肃地讲道,“他们猜测不夜城下面可能有一条地下大河,后来因为一些未知的原因,大河渐渐枯竭,城市也随之慢慢沉降。但是他们考证了许多资料,既没有发现地下河的记载,也想不明白足够支撑一个城市的大河怎么会突然枯竭。所以这个猜测也渐渐被人淡忘。”
  “前边有扇很大的门,那一定是府邸的正门。”卡特人打断半精灵,扔下伙伴疾步向大门跑去。
  “这里什么也没有,我们究竟来干什么呢?”高原边走边问,“难道是来义务打扫卫生?”他也觉得这里的气味实在太难闻,并不算一个好的冒险地点。
  “既然都已经来了,总要看上一看吧,不然就这样离开岂不是太没有意思了。”半精灵回答道。
  此刻米洛正专心地在宝贝百宝袋里面找东西,根本没有注意他们说些什么。“找到了,不夜城的地图!”他拿出一块皱巴巴的羊皮纸,小心地把他铺开,“你们看,我们现在在这,不夜城中心祭坛在那。”他在地图上比划了几下,确认大家都看清楚后,又把他揉成一团收起来。
  “我知道先生女士们不太喜欢这里,我保证,我们只看看中心祭坛就走。你们不也想瞧瞧吗?”半精灵推开大门走到街上。
  借助火把和魔法的微弱亮光,他们看见街上到处是死去的老鼠和蝙蝠,那些老鼠足有人的小臂长,蝙蝠也要大许多。“魔蜘蛛!”沙漠指着一隅,语气微微颤抖,众人放眼望去,只见街道一边散布着几只脸盆大小的死蜘蛛,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大家小心一点,千万不要发出太大声响。”半精灵仔细地检视一番后说道,“这些都死去没有多久,而且很像是互相咬死的,看来它们都有很强的攻击性。”
  “这些怪物才没有什么好可怕,我一个魔法就可以收拾得干干净净。”卡莲骄傲地说道,“但是它们太恶心了,我都不想多看一眼。”她的胆大和冒失在学校是比较出名的,不过她本人并不同意这个说法,她觉得胆大没有什么,但是认为她冒失就比较失真了。
  “大家靠近一点,米洛注意头顶,法师到中间。”半精灵开始安排队形。
  大街一片狼藉,两边全是残垣断瓦,地上坑坑洼洼全是厚厚的泥土和各种动物昆虫的尸体,墙角头顶密密麻麻布满了蜘蛛网,蛛网层层迭迭,仿佛一张巨大的天罗地网,淡淡的细微响声从远处传来,更添恐怖气氛。
  他们缓缓走着,每一步都要考虑再三,除了卡特人用极轻的声音说话外,(对于米洛来讲,说话是嘴的主要功能,吃饭到算其次)没有一个人说话。偶尔有企图攻击他们的动物都被几个战士快速俐洛的解决了。他们就这样走了大半小时,穿过了三条街道,只要再拐个弯就可以到达中心祭坛。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