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究级占星术

  “唉,头好痛。”沃尔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双手毫无意义使劲地锤打后脑袋,试图变得舒服一点。“好像有什么事情等着我……糟了……”
  猛然间想起晚上的重要事情,他直起身子惊出一身冷汗,“但愿还来得及。”他猛地跳下床,向窗外望去。
  暮色昏暗,就连最后几片晚霞也失去了光辉,街道两旁摆摊的小商贩比中午时候少了许多,隐约可听见家庭主妇们刷锅洗碗的声音。
  “还好,还好。”他拍拍胸口,心中一块大石头暂时降下一半高度,顾不得向正在沉睡的肯打个招呼,匆匆跑出旅馆。
  他一口气跑回小角落旅馆,温斯诺等人正围坐在一张桌子旁,看神情显然十分着急。看见他好歹按时返回,没有什么三长两短,辛尼正想开口责备几句,突然一股酒气迎面冲来,她连连后退好几步才得以化解,一时间竟忘了说什么好。
  “怎么一个人喝这么多酒,弄得这满身酒气,赶快换衣服,我们该出发了。”温斯诺皱眉道,语气很不愉快。
  奔跑这一阵子,沃尔夫也清醒得差不多了,他也不分辩,从随身行李中挑出一件干净的衣服当场三两下搞定,每天早晨赖床的成果总算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穿过几条街道,拐进一条小巷,他们很快找到了占卜师梅尔·莎纳隐居的地方,那是一个看上去很古老的建筑,古老得没有一点生气,从木门斑驳的痕迹上看,怎么也有好几百年的时间。他们站在门前,没来由地感到一阵阵压抑,压得胸口喘不过气来。
  莉丝深深地吸一口气,鼓足勇气轻轻敲了敲门,然后就那么直直地站着等待。不多会儿,屋里传来一阵跺得很响的脚步声,走路的人很慢,但很有规律,每一下的间隔都完全一样。又等了一小会儿,一个土元素人打开了大门。
  土元****打开门后就慢吞吞地退到一旁去了,他慢吞吞地走着,不和任何人打招呼,规律的脚步声直到他走进一间黑漆漆的房间才停了下来。
  “又是一个怪人。”几个人对望一眼,眼神流露出同一个意思,但谁也没有作声。占卜师是一个神秘的职业,在大陆鲜少有人看到过他们,只有一些关于他们的荒诞传说--传说中他们受到神的诅咒,永远不能见到阳光。
  房间只有一支蜡烛在桌上燃烧着,所有的东西都是那么古老,让人感到阴气沉沉。他们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早先准备好的那些话根本都说不出口。
  “要占卜的小姑娘还不赶快过来,难道要我来请吗?”一阵又细又尖的声音从里屋传来,那声音就像用粉笔狠狠地划过光滑的木板上所发出的刺耳声,狠狠地打在每个人的心脏。
  听到声音,莉丝不禁打了个冷战,她先望了辛尼一眼,又看了看温斯诺,一咬牙,走进那间更加昏暗的屋子。
  “其他人乖乖等着,不许妄动。”剩下的三个人也想一同进去,还没抬腿,那刺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声音缓慢且带着不可忤逆的威严。他们惊奇又无奈地对望一眼,放弃了之前的打算。
  莉丝低着头走进房间,却没有发现占卜师梅尔·莎纳,一时变得慌乱起来。她本来都有点胆小,更何况对方是神秘的占卜师。
  “我知道是莫尼西叫你们来的,坐下吧。”占卜师梅尔·莎纳的声音从一个角落传来,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
  她身边正好有一张凳子,她犹豫了一下,轻轻地坐了上去。然后她抬起头,开始打量这间房子。
  房间很小,而且没有一扇窗户,就连墙壁也被刷成了黑色,比起外面显得更加阴沉。屋子里面东西很少,只有房间正中有张旧木桌,紫色的腾条从地底钻出来,爬满了整张木桌。腾条上零零星星开着几朵蓝色的小花,发出幽暗的蓝光,那就是房间唯一的光源。
  梅尔·莎纳已经九十多岁了,她一头白发,皱纹爬满了她每一寸皮肤。她靠在墙头的壁炉旁,全身裹着黑色的衣服,整个人几乎与墙壁融为一体,即使莉丝拥有精灵的税利眼光不细细辨认也很难发现。壁炉门用黑布挡着,不透露出一点光线,但偶尔发出的噼啪声让莉丝知道那壁炉在这个季节依然没有停止工作。
  “告诉我你的名字、生日还有你的种族。”占卜师开始了她的工作。
  “莉丝,精灵族。”莉丝低声答道,“生日忘记了,以前很多事情都忘记了,所以想找婆婆指点。”
  “哦,这样啊,莫尼西倒没有提过。”梅尔莎纳点点头说道,神情还是那么木然,“到我身边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莉丝闻言,随机轻轻地走了过去,她觉得房间里面有一种魔力,告诉她不要乱动也不要说话。
  她走进梅尔沙纳,占星师也没说什么,就是那样盯着她,她这才发现梅尔沙纳的眼珠竟然是金黄色,显得诡异莫名。
  梅尔沙纳死死的盯着她的脸,仿佛要数清楚那上面究竟有多少毛孔。莉丝从来没有被人如此近距离看过,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她咬着牙,默默忍受着,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恨不得马上逃出这间鬼屋。
  过了良久,占星师叹了口气,什么话也没说。她闭上眼斜斜地靠在壁炉旁,神情有些疲惫,似乎刚才那一会儿竟消耗了她不少体力。
  又等了一会儿,她睁开眼,挥挥手示意莉丝到桌子前。
  “普克拉克。”她走到桌子前,念动咒文,两张古旧的藤椅凭空出现。
  “很少有人能坐上这张藤椅,坐下吧,精灵莉丝。”梅尔沙纳颤巍巍地扶着藤椅坐下去,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跌倒。
  “我来帮你。”莉丝赶紧伸手扶住梅尔沙纳。
  “不要碰我!”梅尔沙纳一下子尖叫起来,怒气冲冲,像被激怒的母鸡,狠狠地拍打精灵的手掌。
  莉丝一怔,悻悻地回到藤椅上坐着。占星师的力气还真不小,打得她生痛生痛的。她揉着手掌,回想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永远不要碰一个女巫。”梅尔沙纳向她吼道,声音更加尖细刺耳。
  “对不起。”莉丝答道。
  梅尔沙纳不再理她,她从黑袍里面掏出一个圆圆的水晶球放到桌子正中。水晶球有人头那么大,一半边是白色,一半边是黑色,蓝色的荧光倒映在水晶球上,就像一颗颗星星倒映在平静的湖面上,既安宁又祥和。
  “集中精神看着水晶,什么也不要想,什么也不要做。”梅尔沙纳把白色半边对准莉丝,黑色半边对准自己,然后说道。
  “普拉丝可,安达尼斯克,西西科尼。”梅尔沙纳双手悬空,一左一右对准水晶念起咒文。星象渐渐从黑色半边浮现出来,一颗两颗三颗,随即布满了整个黑色半边。
  “不够完全,还是不够完全!”梅尔沙纳停止占卜,气急败坏地叫道,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着。突然,她停下来对莉丝冷笑一声道,“我早该想到你没有这么简单,不过这也难不倒我。”
  她站起来,走到莉丝身后,急促地念起一长串复杂艰涩的咒文,咒文足足念了两分钟之久,若这是魔法的咒文,至少也是七级初等魔法。
  “不准抬头。”梅尔沙纳喝道。
  房间的一面墙壁出现了一整张星图,就像是把天空原样画了下来,其精致程度只怕是最伟大的画家也找不到半分破绽。“没有想到我又使用了这法术,本来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用到它了。”梅尔沙纳想着,蹒跚地走到墙边,她的背驮得很厉害,就像一张拉满的弓箭。
  “感到骄傲吧,精灵!我一生只使用过三次照星映月,你是第四个让我不得不使用的人。”她笑了起来,大声说道。
  她细细地观察着星图,不时用手比划着,十分钟,半小时,汗水从她额头渗透出来,滴到她的黑袍上,她的笑容消失了,她的自信不见了,她的手指变得颤抖,她开始变得急躁。
  星星是永恒而美丽的,它们眨巴着眼,发射出比冰还冷的光芒,穿透占星师的重重黑色包裹,像利剑一般刺穿了她的心脏,仿佛在嘲笑占星师的无能,渺小而卑贱的人啊!也妄想读懂它们。梅尔沙纳无力地抚mo着星图,觉得星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可望而不可及。
  “怎么会这样,太乱了,太乱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一小时后,她疯狂地叫了起来,面目狰狞可怕,死命地锤打那精致而美丽的星图。
  “婆婆!”刺耳的声音撕咬着莉丝的耳膜,她抬起头,惊恐地叫道。
  门外,温斯诺带着辛尼沃尔夫“砰”地一声闯了进来,武器都已经出鞘,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星图一下子消失了,梅尔沙纳瘫坐在地方一动也不动,大口喘着粗气。
  “没有受伤吧?”辛尼收好弓箭,快步上前关切地问道。
  “我很好。”莉丝摇摇头,走上去想要扶起梅尔沙纳,可想到占星师刚才的反应,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
  “我要休息一会儿,你们先去外面等着。”梅尔沙纳挣扎着爬起来,走到壁炉旁靠着,不再理会众人。
  “怎么样,她说了什么?”外屋,辛尼问莉丝道。
  “什么也没说,占卜可能失败了。”莉丝摇摇头,一下子趴到桌子上,话音听起来很疲惫。虽然从一开始她就不是很相信占卜师,可毕竟又一次希望落空了。
  “别难过,梅尔沙纳也没有赶我们走,也许她只是太累了,等等吧。”沃尔夫安慰道。
  “三十年了,本来以为凭我现在的实力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难倒我。唉!到头来还是不得不借助水之离境的力量。”梅尔沙纳颓然地想道,“只怕莫尼西也没有料到这个小女孩会如此复杂吧。”
  门外,四个冒险者默默无语。
  “所有人都进来吧。”过了良久,她喊道。
  莉丝等人走进去,梅尔沙纳站在房间正中,她的眼神变了,变得如老鹰般锐利。一直驮着的背也奇迹般的挺得笔直,她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把水之离境交给我。”梅尔沙纳伸出手,冷冷地道。
  “原来她早就知道了。”莉丝犹豫了一下,把珠子交给占星师。
  “若不是莫尼西告知我你们拥有它,否则你们以为我这里是任人进出的吗?”梅尔沙纳轻蔑地道。
  她接过珠子,仔细地端详起来,她的动作是如此的轻柔,就像是在照顾熟睡的婴孩,“终于又再见到你了,老伙计,我们有三十年没有再见面了吧。”
  “难道你也曾经是它的主人?”莉丝惊讶地问道。
  “废话!你以为我是谁?骗子还是无能的巫婆?告诉你们,我是大陆最优秀的占星师。”梅尔沙纳傲然道,“现在我将要施展出最神奇最伟大的占星术。你们都睁大眼睛好好看着吧,这辈子你们再也看不到比它更壮观伟大的占星术了。”
  她带他们进入另一间屋子,那是一间宽敞的圆形大屋。大屋依然没有窗户,只有最顶上的一颗夜明珠发出淡淡的荧光。借助那微弱的光芒,他们发现屋子里唯一的东西就只是正中那个白银的圆柱和它上面托着的一个更大的水晶球。
  “水之离境,发挥你的力量,再现奇迹吧。”梅尔沙纳高声叫道,她高举水之离境,念起古老而暗长的咒文。
  水晶球慢慢浮了起来,显现出漫天繁星,放出柔和的白色光芒。
  光晕渐渐扩大,就像一粒石子投入平静的池塘,泛起的一圈圈涟漪,涟漪越来越大,充斥了整个房间。刹那间,他们仿佛置身于整个星空。
  四个人呆住了,他们不知道是自己来到了天上,还是天缩小后放进了这间屋子。他们只看见无数星星在他们身旁,银河在他们头顶。辛尼伸出手试探性的想抓住一颗星星,然后她看见自己的手穿过星星……
  “这就是终极的占星术!借助水之离境,我能够使照星映月立体化,天下虽大,但也只有我才有如此能耐。”梅尔沙纳骄傲地笑了起来,笑声中是绝对的自信。“在这里,没有我看不到的事情,不管是多少年之后。”
  接着,梅尔沙纳开始拨弄着星轨,繁复的星图在他的拨弄下,渐渐的清晰起来。
  良久。
  “怎么会这样?怎么这么多地方都是断的?”梅尔沙纳的笑脸僵硬了,她发出一连串无意义的尖啸,慌慌张张地重新拨弄起来。
  “婆婆,怎么了?啊?”莉丝忍不住抬头问道。
  “你的星象是打断的!你的星象是打断的!”梅尔沙纳盯着她叫道“你的星象太乱了,似断非断又藕断丝连,太矛盾了,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我,啊?”她看见梅尔沙纳的瞳孔变成了沙漏状,一时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看见了吧。施展终极的占星术,我的眼睛会变成了金黄色,我的瞳孔会变成沙漏状。我可以看透每一个人,我可以看见你们的上一刻或是下一刻,昨天,去年或是明天,明年。我可以看到你们的孩童时代,甚至婴孩时候的你。我也可以看到你们逐渐老去,直到剩下一堆白骨,化成一滩脓水。”她冷笑起来,阴森森地道。
  “害怕吧!颤抖吧!这就是女巫的能力。”她大笑起来,“可是我看不透你,我居然看不透你。你是一个迷,你在我眼中是一团雾,捉摸不到,无法掌握。”她还在笑着,笑声带着苦涩。
  “我最终还是小瞧了你,你果然不是凡人。但是我不会认输的,这里还有一小块星图我看不清,六十三天后,五星连珠,九星砌塔,到时候你再来一次,我一定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梅尔沙纳抓紧莉丝双肩,没命地摇晃着她。
  “对不起,可是……”
  “现在,你们可以走了。”她无力地松开手,变得更加的苍老,苍老得就像一个垂死的老人,“去塔克西隆吧,那里会有重要的事情在等待着你们,这是我从星象中唯一看到的事实。”女巫喃喃的说道。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