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悔恨

  埃维利沃山间,泰安休斯等人正紧紧跟在老魔法师休克身后,休克在此前曾对凌施展了一个定位的魔法,只要在四十公里范围内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受术者的准确位置,但休克此时的感觉已经不是那么清楚,他心中不由得暗自惊叹。
  众人在山间穿来插去,全是在灌木丛中穿行,此时正是盛夏,灌木丛生长的甚是茂盛,一行人走在其中,感觉到非常的不方便,特别是矮人阿图更是怨声载道,他年纪大了,又才经过了令他眩晕的跳跃,精神还没有恢复。终于,经过一个相对而言不那么糟糕的地方时,他把斧头往地上一丢,说什么也不走了。
  “这个小子也真奇怪,竟然选了这么一条路线。他平时不是最讨厌走这种林子的吗?”休克也停止了追踪,自言自语道。
  “也许是慌不择路吧!记得在学校的时候,周末我们都喜欢去幻月森林打猎,只有他一个人喜欢在幻月河捕鱼,即使被我们强迫着一起打猎,也是不情不愿的样子。”泰安休斯回忆起以前学校的生活,跟着附和道。
  本来莱娅一直在催促休克走快些,劝慰阿图再忍耐一下,但听到泰安休斯谈起凌的往事,卡特族好奇的天性又占了上风。对于卡特人来说,探听凌的往事显然比找到他更加重要。
  “难道你们不是在一起吗?”休克大吃一惊,刚才他看见莱娅的表情,还以为两人已经认识很久了。“你那么关心他,一直催促我们赶路,害得老矮子的腿都要给走断了,像条死鱼一样的趴着。”他故意提高音量,好让阿图能够听个清楚。
  “谁像死鱼?”阿图愤怒地反抗道,“你也不像懒驴一样的坐着吗?”他调整了下姿势,让自己显得更加精神些,“不如我们起来比赛如何,看谁先趴下!”看着休克不以为然地表情,他愤怒地站起来,然后还没有走出两步,又不小心一个趔趄摔在地上。
  “还是女孩靠得住,小伙子们都不懂得尊敬老人了。”莱娅见状连忙走上前扶起矮人,老矮人一面拍灰尘一边赞道。
  “还是先摸摸少了什么东西后再说吧。”休克轻松地说道,“我不是专门针对你的。”他故意补充一句。
  阿图闻言,一下子记起莱娅是个卡特人,如梦初醒般连忙上下摸遍全身,但这次居然没有任何东西遗失,惊讶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是一名吟游诗人,不是盗贼。”莱娅没事般解释道。卡特族的名声她也知道,这种场景她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泰安休斯和西恩闻言,也跟着松了口气,刚才休克提醒阿图的时候,他们也顺便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随身物品。毕竟时刻提防一个卡特族同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不如你先介绍一下你们是如何认识的吧?”休克改变话题,向莱娅询问道。
  “其实我们才认识三个月!”莱娅在阿图身边坐下,理了理有点蓬乱的头发回忆道,“三个月前,我在前往菲因城城的路途上碰到了他。”他停了一下,思索该怎么样表达才够清楚,“怎么说呢?其实我遇见他时他已经昏迷不醒了,衣着也破破烂烂,污秽不堪,几乎没有一缕完整的衣服,人也瘦得可怕,简直就像骷髅骨头一样。头发一直长到了背部,胡子也长到了几寸长。好像,好像一个野人。”
  “啊!?他怎么会那么潦倒!”泰安休斯惊得跳了起来,“你没有夸张吧!”
  “真的没有,而且即使那样形容也太保守了一点,我以吟游诗人的荣誉发誓。”莱娅急道。
  “接着说吧,不要管那个家伙。”休克打断莱娅,示意她继续。
  莱娅用手探了探他的鼻子,手指感觉到微弱鼻息。原来不是死人,她想。她使劲推了一会儿,没有反应。于是她拿出水壶,把水全部浇到那人的头上,只见那人嘴唇动了动,眼睛眨了几下终于醒了过来。
  “有吃的吗?”那人说出第一句话,语气甚是微弱。
  莱娅连忙掏出保存的干粮递给他,那人接过干粮,立即狼吞虎咽地啃了起来,三下两下就啃得干干净净,把莱娅看得目瞪口呆。太可怜了,她暗自摇头叹息。
  “还有更多可以吃的吗?”那人吃完手中的食物,仿佛意犹未尽,又向莱娅询问道。“这里,给。”莱娅慌忙递出剩下的干粮,那人接过干粮又马上大嚼起来。就这样,一会儿功夫,他就吃光了莱娅随身携带的所有食物。
  “这可是我整整三天的储备啊,他居然一瞬间就吃光了。”莱娅已经被他吸引住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她好奇地问道。
  “我们、遭到了魔,魔兽袭击。”他双手在空中快速挥舞,很艰难地挤出这一个完整的句子,“我去搬救兵,结果,结果,结果掉到了山谷底下。”他竖起手指,笨拙地数起来,“一、二、三、四、五。我在那里,那里一直呆了五年,不久前,才,才出来。”
  “原来竟有这种事情,怪不得他说话那么吞吞吐吐。”莱娅明白过来,也放慢了说话速度,“不要急,我们一边走一边慢慢地讲,我会帮你的。”
  那人开始一点一滴地讲述他的名字,他的过去,遇到忘记了词语发音的时候,莱娅就从旁协助他,但五年的隔离生活太久了,两人费了大半天的工夫,才讲了个事情的轮廓。
  原来他叫凌,而且还是一个见习魔法师,在一次冒险中遭到魔兽袭击,他本来是去搬救兵,不料遭到袭击坠入了山谷。直到前几天才成功逃脱出来,但是他在森林里面又不认识路,转来转去又碰不到一个人,偏偏昨天中午打猎的时候又遇上了一只正在觅食地魔兽,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没有想到竟然累得昏了整整一天。
  “可怜的孩子!”休克摇摇头叹道,“后来呢?你们怎么一直在一起啊?”
  “我们先去了一趟西瓦镇,他告诉我那里是他的家乡。但是他的家人仍旧没有回来,然后他就告诉我,他一定要找到他的同伴沃尔夫,我们去了好多地方,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后来,他说话的能力渐渐恢复,我们也渐渐熟悉起来,他告诉了我一些小时候的事情,说他打架老输、没有小伙伴愿意和他玩。他还告诉我他很容易迷路,小时候有次到一个叔叔家去,十来分钟的路程他走了几个小时也没有走到,原来他又迷路了,围着他叔叔家兜圈子。最后还是他妈妈着急了,把他找回来的。”
  “天啊!”阿图惊呼起来,眼睛都瞪大了,“这也太离谱了吧。如果他去我们矮人居住的山脉,那不是一辈子也出不来了?”
  “那他还说了什么么?”休克继续问道。
  “他说得最多的是沃尔夫的事情,他说他们是如何如何的有默契,如何如何的形影不离。但是很奇怪,每次我问到沃尔夫,他都表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像是混合了缅怀、幸福与痛苦交织、又有些自责难过的神情。”
  “这么说,他有心事?”休克问道。
  “恩,我可以肯定。虽然他掩饰得很好,看起来仿佛依旧很快乐,但是他瞒不过我的眼睛。”莱娅肯定地回答。
  ※※※
  在黄昏时分,搜索队终于找到了发呆中的凌,他正对着众人坐着,却没发现伙伴们已经走了过来,看上去相当的忧郁。
  莱娅走过去,把发呆中的凌唤醒,见习法师连忙擦去脸上的泪痕,他抬头看看莱娅和不远处的老师休克,默不做声的跟在他们身后继续前行。
  当夜色终于来临,冒险小队的篝火也烧得正旺,莱娅、阿图、泰安休斯和西恩围着两堆火势较小的营火已经睡熟。圆月当空、繁星满天,又是一个美丽宜人的夜晚。
  休克用树枝轻轻拨弄了一下,火堆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仿佛美妙的旋律。人影在火中忽高忽低、跳跃着、犹如坠入了一个迷朦的幻境,黑色的影子随着火苗伸缩起伏、就像一个摇摆不定的梦。
  “这几年过得还好吧?”休克终于打破了沉默,“莱娅都告诉我了。”
  “嗯。”年轻法师先摇摇头,又跟着点点头,一声不吭。
  “你一直都在责备自己,是吗?”休克继续问道。
  “是我害了他们,沃尔夫、温斯诺、精灵族战友。都是因为我。”年轻法师双手抱头、身子蜷缩成一团,“他们信任我,把唯一逃生的机会留给我,可是我做了什么?”
  “那并不是你的错啊!”休克安慰道。
  “是的,就是!”年轻法师咆哮道,眼睛快要喷出火来,声音大到足够吵醒地上睡着的诸人。好在法师有先见之明,提前释放了一个静音魔法,把声音隔断在魔法范围内。“那种情况,能请到救兵又能怎么样?”他哈哈大笑起来,“其实我早就知道,我根本就是一个软弱无能、自私自利、贪生怕死的人。”
  “不,你绝对不是。你今天表现得很好。”休克严肃地说道。
  “当然,逃跑本就是我最擅长的伎俩。”年轻法师摇摇头,惨笑着说。
  “凌、我知道你很痛苦,可人生中本就有许多无可奈何的悲哀和痛苦。”休克叹口气,他仰望着索瑞林,慢慢的说道,“生命本身就是场战争,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战争。你会常常看到你的好友、弟兄或者恋人在你身边慢慢的死去、而你却根本无能为力。”说着,休克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平静下来,继续说道,“生不由己,而死亦不由己,这就是冒险者们注定的生活啊。”
  “但是、我应该怎么办呢,他们都死了。”凌呜咽的说着,眼泪在不知不觉中又流了出来。
  “既然伙伴们把唯一的生存机会让给你,那你更要加倍的珍惜才行啊。”休克看着凌,严肃的说,“逃避是没用的,就算你真是罪有应得,那上天也已经给了你整整五年的惩罚。现在,是该重新面对这一切的时候了。”
  ※※※
  当天色刚亮、冒险的队伍又开始了新的旅程,不过,他们并没有从来的路返回、而是选择了新的道路。
  凌一直在休克后面,整整三个小时一句话也没有说,老法师见他这个样子,心里面自担心。最后,他决定用魔法来吸引凌的注意力。“那小子五年没有接触新的魔法了,应该很容易上钩吧。”他想。
  他一边招呼凌一边在包包里面翻动,翻了好大一会儿才从里面找到黑乎乎的黑色石头。“哈,找到了。”他像年轻人一样吹了声口哨。
  这黑色石头是他几年前无意中得到的,当他初看到那块石头时,还以为它不过是法师塔的法师为了方便低级魔法师们所制作的微型记忆之石,可当他通过冥想接触后,奇怪的发现它上面所蕴藏的魔法竟是一个二级的遗失魔法,青蛙变型术。
  “这是一种遗失的魔法,它能够将受术者变成一只青蛙。而且,这么优秀的魔法居然只是二级魔法而已。”休克不遗余力地向凌吹嘘着这魔法的好处并顺带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一找到这个魔法立刻就想到了你,并一直为你保留到现在啊。要知道这种魔法可是能卖不少钱的呢。”
  凌虽然很愿意相信休克所说的每一句话,可老法师此时那近乎阿谀的笑容让他不得不心怀疑虑。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矮人阿图再也看不下去了,“石头在上,我敢肯定要不是你无法再记忆更多的二级魔法,恐怕这石头早不见了吧。我可还清清楚楚地记得某人那心痛的样子。”
  有了矮人阿图的指控(矮人一族的耿直在大陆上一向有口皆碑),凌不再怀疑休克有什么图谋不轨,立即从他手中接过魔石。
  “像往常记忆魔法那样做就行了。”休克对凌指点道,后者把石头捏在手里,明显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不要告诉我这五年你一点进步都没有,不能记忆魔法。”看着休克一脸心痛的样子和欲言又止的嘴,阿图直觉地猜测休克定是在肚子里面祈祷:一定不要成功、一定不要成功。
  “唉,我的包包又变得这么沉重了啊,看来得赶快找一家商店了。”趁着凌记忆魔法的空隙、休克开始整理他的旅行袋,不知不觉中他又想起了上次那个叫银月光华的魔法商店。“哼,那个奸商,连我如此巧言善辩的人都斗不过他,真不知道赚了多少黑心钱。”他愤愤地想。
  “虽然不像有钱的样子,还是试试好了。”清理过后,他把目光定在了泰安休斯和西恩身上,决定向二人兜售,“两位是凌的好朋友吧,我这里有许多魔法制品,你们有兴趣吗?”
  冒险者佣兵团伙伴之间互相买卖交换物品在奇幻大陆相当普遍,休克话音刚落,泰安休斯和西恩立即忽的一声窜到休克身边,特别是一心想要红魔宝石的泰安休斯速度更是快得惊人。
  “这是护体石肤魔法卷轴,这是燃烧之手魔法卷轴,这是能施展迟缓术的魔法戒指,这是能施展开锁术的魔法戒指。”休克一样样捡给两人看,其中绝大部分是一、二级魔法制品,“哦,我忘了这里还有些魔法宝石,什么红、篮、绿、橙、褐宝石都有。”他拉开一条拉链说道,“怎么样,有用得着的吗?既然你们是凌的同学,我就干脆吃点亏,给你们打个五折怎么样?宁愿方便自己人也不让那些奸商赚便宜。”他装作慷慨大方、同仇敌骇的样子说道。
  “有三级的红魔宝石吗?我想要一颗三级的红魔宝石。”泰安休斯找来找去只找到几颗二级的魔法宝石,忍不住问道。
  “我只有一颗,但是那是不卖的。”察言观色之后,休克装出一副很可惜,但是我帮不了你的表情说道,“你知道,三级的魔法宝石一向比较少见,即使在大城市也不见得买得到,我一直留着打算把它送给凌。”
  “这样啊,那还真是可惜。我想要它很久了,可是一直攒不够足够多的金币。”泰安休斯觉得自己真的太不走运,连这么好的机会也能错过,无限惋惜地叹道。
  “凌能遇到你这样的好老师真是幸福啊。”西恩用羡慕的眼光瞧了眼正在记忆咒文的年轻魔法师赞道,“不像我们,什么都得靠自己去拼命。”
  这个老狐狸,连徒弟也出卖了。阿图在心里暗自骂道。
  “不过如果你们真的很需要,我想凌应该不会怪我吧,毕竟你们都是好朋友……”休克口口声声、用尽各种各样的方法让二人深信不疑的认为他之所以会把三级红魔宝石卖给他,完全是看在同学加朋友的份上。
  “谢谢,谢谢。”泰安休斯连声道谢。
  略施小计就上钩了,他想。但表面上仍然不动声色,“那么,你们能出多少金币呢?这个市价是八十金币,并且常常有价无货。”重音落在了有价无货几个字上。
  “可我只有二十个金币,就算加上西恩,我们也只能拿出手四十个金币。”泰安休斯为难地道。
  “呜。那个西恩他同意借金币给你吗?”休克只觉得牙齿隐隐着痛,含含糊糊地搪塞道。他没有想到泰安休斯如此直接,白白浪费他的一番表演。照他的意思,这次怎么也要照原价出售,至不济也要卖个八折。
  “没问题,我们有内部协定。”泰安休斯这次更加爽快。
  “呜,呜,呜”休克牙痛了半天,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心软,勉勉强强答应了泰安休斯。
  “修炼还是不够啊。”休克一边懊恼地想一边重新走回冥想中的凌身旁。
  “成功了吗?”很快,凌的冥想就结束了。
  “好了。”凌思索了一阵后回答,口气充满了不安,“可我隐隐觉得这魔法的成功率非常低,而且一旦失败,会有想不到的巨大危险。”
  “怎么会?”休克愕然道、简单思索了一会后,他建议道,“找个目标试一试吧,专心一点。”
  见习法师开始东张西望地寻找起来,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只正在晒太阳的老乌龟上,并且欣喜地发现它没有一丝丝想要移动的意思。于是,他满怀期望地大声念出了魔法咒文。
  休克紧张地盯着凌,想知道究竟会有什么危险,并准备随时出手援助。当然,如果一切还来得及。
  伴着最后一句咒文念颂结束,凌凭空消失在他面前。
  糟糕!凌觉得一阵头晕,什么也来不及想。
  魔法吞噬了他。
  下一刻,世界变大了。
  休克紧张地走到凌施法的地方,希望能发现什么。莱娅和泰安休斯等也急忙向这边靠近。
  他轻轻地做了个手势,示意其他人不要过来。
  在他脚下,蹲着三只青蛙。
  “凌,是你吗?能听见我说话吗?”休克轻轻地问道,慢慢弯下腰去。
  “难道我并没有得到原谅,这是上天给我的惩罚么?为了我的自私和软弱。”这念头再次从一个被刻意遗忘的角落钻出来,像毒蛇一样死死矍住无助者的心灵,吞噬他的思想,侵袭他的灵魂,最终完全占据了他的整个心灵。
  “那个笨蛋魔法师,活该倒霉。”远远传来莱娅的声音。
  连她也觉得我是自作自受吗?这个一直支持我、帮助我、鼓励我的莱娅也是这么认为的吗?凌苦涩地想。他想大哭,他想大笑,但喉头被什么紧紧箍着,发不出来任何声音。最后,他拼尽全身力气,努力挤出了一个有生以来第一个单音:“呱!”
  “如果你能听到我说话,就乖乖的不要动,我……”休克伸出右手,慢慢地接近青蛙,生怕惊动了它们。
  “扑通,扑通。”话音未落,两只青蛙一前一后跳入水中,不知去向。
  “那么,再见了。”一个美妙的跳水姿势,只留下身后老法师还在隐隐说着什么。
  “看你这样子。”休克满意地抓起剩下的那只青蛙,丢进他的法术包包里面。
  不知道魔法会持续多久,是几小时,几天,几个月还是永远呢?已经变成青蛙模样的凌在水中呆呆地想,顺着河水往下游漂去。虽然外形变了,但他仍然保有人类的视力、听力以及思想。
  也许,这是一个仁慈的惩罚方式吧。比起困在山洞中,可以自由的游泳、捕食、晒太阳和旅游,当然,只要能够避开那些蛇或者农夫,谁会注意一只青蛙呢?
  但一个突如其来的巨浪打了过来,把沉思中的青蛙狠狠地往岩石上一甩。
  青蛙晕了过去。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