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魔兽

  埃维利沃大道全长好几百里,弯弯曲曲地盘山修建而成,就像一条正在冬眠中的蜿蜒巨大的长蛇,不仅地形狭小视野狭窄,而且周遭非常适合埋伏包围,是一条易守难攻的大道。
  “前面果然有商队,这下安全了。”凌、莱娅、休克和阿图不约而同一起想道。
  休克和阿图,凌和莱娅一前一后没命般向麦克的佣兵团靠近,后面跟着许多火猴儿和一群巨魔山怪。
  “放他们过来,弓箭手准备。”麦克命令道,他眯起眼睛,左手稳稳地握着长枪。
  “终于安全了。”凌拍拍胸口,心有余悸地想,然后和莱娅向商队前面走去。
  “凌!”泰安休斯和西恩早认出了凌,一起兴奋地向他打招呼。
  “嗯?泰安休斯和西恩吗?”凌小声的问道,他的对自己的记忆一向不太信任,除了记忆魔法和书本中的内容。
  山怪转瞬间就杀了过来,泰安休斯和西恩放下同学相聚的问长道短,毫不畏惧地迎了上去。追上来的山怪只有五个,它们从道路正面和侧面的山坡上一齐进攻,如果不是地形太狭窄,佣兵们根本早就被冲得七零八落,但即使如此,他们也难以抵挡。
  队伍前面有六十来个火猴儿,不过都被战士们用弓箭挡住了,仅有的几个冲进了队伍的火猴儿也很快得到了解决,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其余火猴儿见状纷纷躲得远远的,只向队伍丢出一个个小火球。可休克早有准备,他给自己加上初级火焰防护魔法后大摇大摆的站出队伍,吸引了火猴儿的全部注意力,纷纷把火球砸向这个为老不尊的小偷魔法师,希望能烧出一个完美的人型焦炭,可是事与愿违,火球全被火焰防护魔法给反弹了回来,烧得它们吱吱叫唤。
  泰安休斯等拿出压箱底的本事费劲全力终于击毙了一头山怪,可也付出了一人死亡,三人重伤的惨痛代价,情形十分危机。麦克见火猴儿已经不能构成威胁,赶紧从带着七、八个兄弟到后面增援去了。
  火猴儿丢了一会儿火球,见不仅讨不到任何便宜,倒把自己烧成了焦炭模型,恨不得冲上来把法师撕成碎片,可对方弓箭一阵阵射来,想要把小偷法师撕成碎片也很不容易,猴王连叫几声,剩下的二十来只猴子猴孙呼啦一声,四散消失不见。
  佣兵们见火猴儿尽数逃走,欢呼一声全部来到队伍后面一起击杀山怪。小偷法师则因为施展火焰防护魔法耗费了不少体力坐在地上休息。矮人阿图还没有从神奇跳跃的晕眩中恢复过来,也挨着法师坐到地上,不停的按摩脑袋抚mo胸口。
  随着佣兵们都到了后面,形式一下逆转,接连击毙了两头山怪,剩下的山怪一边哀嚎,一边远远地逃开了。
  麦克干了十多年佣兵,知道那疯疯癫癫的魔法师能力不凡,顾不得询问两人来历,急忙回到队伍前面。
  “尊敬的魔法师,我们有几个兄弟受了重伤,请您去看一下。”麦克客气地请求道。
  小偷法师心里愧疚,立即跟着麦克来到队伍后面。
  “鲁·休克!”泰安休斯和西恩一下认出了他,惊奇的喊道,“我们是凌的同学。”他们怕法师不认识自己,连忙补充一句,“凌在那儿。”然后他们齐齐向地上的落魄剑士指去。
  “凌?!”法师走过去狠狠地揪起凌的耳朵,这可是学校常用的招式,“见到老师也不打招呼。”
  “我没有看见啊。”落魄剑士痛得哇哇直叫,连忙站起来辩解道。
  “我们死了一个兄弟,还有四个重伤,七个轻伤。”麦克插嘴道,“这些怪物都是你们引来的。”确定了两人的师徒关系,麦克的语气也变得不再那么礼貌。
  老法师怎么会听不出他的意思,可事情因他而起,总得给人一个交待,他放开凌的耳朵,开始查看死者和伤者的情况。
  “死者我无力挽救,那已经超出了的能力范畴,但伤者我能很快治好。”法师视察了一会儿回答道,接着他拿出一支奇怪的笔开始在地上划魔法阵。
  法师在地上一笔一笔的划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连商人们都好奇地下车来仔细观看,笔渐渐变短,魔法阵也渐渐成形,“左边、五横、六竖……”法师喃喃地念道。过了一会儿,随着笔的最后消失,一个直径三米、上面画满各种奇怪符号的魔法阵也宣告成形。
  “把重伤员抬进魔法阵趟好,轻伤员就挤着站在里面。”法师站起来,退后命令道。
  几个佣兵把三个伤员抬进阵中,其余七个人也走了过去,但魔法阵显得似乎小了一点,他们推推嚷嚷、挪来挪去了好一会儿才全部站到魔法阵里面,准备亲身体验这神奇的一幕。
  “仁慈的生命之神啊,凝聚您的力量,暂借您的荣光,再现奇迹吧!”休克念动咒文,双手高举过头,手掌发出微微白光,然后他双手向魔法阵一推,魔法阵顿时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白光持续十来分钟后散去,众人惊奇地发现阵中十人恢复得完好如初。
  “他们七个人已经痊愈,另外三人也只需再休息一晚上就可以完全康复。”休克坐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道。五级的生命圣光魔法消耗了他许多魔力,他索性闭上眼睛,开始短暂的冥想。
  十个人分别向法师点头致谢后回到各自岗位,麦克也没有再提其他要求,只是安排人手埋葬了那个死去的佣兵,商人们也回到了马车上。泰安休斯、西恩和凌等人很久未见,正滔滔不绝地询问几年来各自的情况,他们你一言我一句,拍肩膀锤胸口,显得十分亲密。
  死人很快得到了安葬,在商人的要求下麦克决定尽快离开这危险的地方,于是在泰安休斯和西恩的邀请下,凌和莱娅决定和他们一起赶路,于是休克和阿图也随着他们一起。
  麦克在前面带路,休克坐进一辆马车继续冥想,矮人死活不愿意骑马,麦克不得不安排他和法师坐进同一俩马车。凌和莱娅骑上两匹马跟在队伍后面,继续和同学聊天交谈。
  “我们的目的居然都是赚钱。”三人交谈了一会儿,哈哈大笑起来,“不过你比我们还要惨,钱袋掉了,只剩一个银币。太惨了。”泰安休斯同情地说道。
  “不过她有莱娅陪伴,也不算很惨啊!”西恩不以为然地说道,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说不定比我们还要幸福呢!”他压低嗓子,意味深长低说道。
  “我们只认识三个月而已。”莱娅急忙回答,“那个笨蛋我才不希罕呢!”
  “就是就是,那个不会飞刀不会战歌的吟游诗人败类我才不希罕呢!”凌望着天说道,“简直就是卡特族的耻辱。”他觉得不够过瘾,又补充了一句。
  “你才是魔法师的耻辱。”莱娅回击道,“真不知道这么强的师傅怎么会教出你这么笨的徒弟,难道是脑袋受过刺激?”她故作深思装,两眼紧紧盯着凌的额头。
  “不如你们加入我们佣兵团吧,至少赚钱快一点。”泰安休斯叉开话题,“老大那边我们去帮你游说。”
  “是他一个人,不是我们。”莱娅立即回答,说完还狠狠地瞪了凌一眼,就像一个骄傲地孔雀,“我才没有他那么潦倒。”
  “当然是我一个人,他们老大怎么会接受你这个绣花枕头,卡特败类!”凌立即跟着回击,同样狠狠地瞪了莱娅一眼,接着得意地晃了晃脑袋。
  “魔法师耻辱!”
  “卡特败类!”
  “魔法师耻辱!魔法师耻辱!魔法师耻辱!”
  “卡特败类!卡特败类!卡特败类!”
  两人吵得更加激烈了,好像随时要打起来一样,泰安休斯和西恩苦笑一声,面面相觑,只得小心防备。
  过了大半个小时,凌和莱娅终于停止了争吵,泰安休斯和西恩也终于放下心来。
  又过了一小会儿,远方又传来一阵隆隆地声音,麦克皱皱眉头,决定找法师问个明白。碰巧法师也刚刚结束了冥想,他伸了个懒腰,钻出马车。
  麦克急急忙忙道出自己的疑问,法师却只是笑笑并不回答,声音越来越大,和刚才的声音一摸一样。
  “头儿,前方有一百多只火猴儿,后面有二十来个山怪,估计三分钟后就能追上我们。”一个半精灵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说道。
  由于半精灵太过惊慌,忘记了压低嗓子,消息一下子传到了每个人耳中,年轻的战士们顿时惊得不能动弹,商人更是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直转,甚至有女人哭出声来。怎么安慰也无济于事。
  麦克大喊几声,不过效果并不明显。悲哀的情绪在队伍中蔓延开来。他急忙向法师询问对策,法师微笑着点点头,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
  “大家不要惊慌害怕!大法师休克有办法帮我们。”麦克连续大喊几声,出于对法师的信任,佣兵们终于恢复了部分士气,在麦克的调度下摆出了防御阵型。商人也不再继续哭天喊地,乖乖的躲在马车中向上天祈祷。
  “大法师,他们竟然以为你是大法师。”阿图捧着肚子笑道,“这次又打算害谁?”
  休克正要回答,凌慌慌张张地拍马跑了过来,疑惑地问道,“这么多火猴儿和山怪,师父究竟有什么办法?”别人不了解休克的底细,他可是一清二楚。
  “空气精灵啊,聆听我的祈祷,赐予我大气的魔力吧--神奇跳跃。”休克诡异地笑了笑,根本不理凌的问题,竟然念起魔法咒文。
  “你想逃跑吗?”阿图说道,“记得带上我。”
  休克手一指,魔法立即作用到凌身上。然后他在包包里面翻出一颗鸡蛋大小,红红的,亮晶晶的宝石交给凌道,“用这个吸引火猴儿的注意,把他们引到其他地方去。”然后他飞起一脚踢向凌屁股,把他踢向猴群。
  “快把莱娅藏在马车中。”法师接着向身边的一个佣兵命令道,莱娅虽然十分不愿意错过这精彩的场面,但在法师和麦克的命令下不得不钻进马车躲了起来。
  早在学校的时候,凌就习惯了法师用神奇跳跃送自己回学校,他手里紧紧握着法师给的红色宝石,驾轻就熟地跳向猴群。
  猴群见到红色宝石,立即掉转目标,吱吱叫着向凌扑去,同时向他丢出无数的火球。铺天盖地的巍为壮观。
  凌一惊,一边诅咒休克没有早点提醒他火猴儿会丢火球,一边连忙使出项链中的光明守护魔法护住全身。
  看见猴群全被自己吸引了过来,他满意地笑了笑,连忙向山怪方跳去。
  对于送上门的点心,山怪们从来都不会拒绝,大队的山怪大吼着向凌扑去,放弃了攻击商队。
  凌在猴群和山怪群中来回蹦跳,唯恐少引了一只猴子一个山怪。直到他确信没有遗漏后,才领着一大群猴子山怪向远方跳去。有时候他还怕跳得太快,猴子和山怪跟不上弃他而去重新返回攻击商队而故意停下来等上一等,弄得好几次差点被猴群山怪围住。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他才全速奔逃。
  众人看见猴群山怪全被凌引开后,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喝彩,庆幸又保住了一条小命。车夫们也卖力驱赶马车,想要及早逃离这是非之地。
  “师父,凌可是个超级大路痴,等会他一定找不到我们。”莱娅找到法师,关心地问道,“有魔法可以让他一下子变回来吗?”
  “我可不会这个魔法。”法师笑着回答,“大不了让他在林子里面转上几天罢。”
  “但是他答应过一起陪我参加帕拉美奇城的吟游诗人聚会呢,如果再耽搁几天聚会就结束了。”莱娅急道,两个辫子随着马的起伏规律的一翘一翘。
  “那等明天就去找他好不好?”休克眯起眼睛回答道。
  阿图突然连打几个喷嚏,大声嚷嚷道,“绝对不行,我不能再在这破烂马车里待下去,我的老骨头都快散架了。”他跟着就跳下马车,可马车走得并不慢,他一下摔在地上连连打滚,至少滚出好几米远。
  “停下,快停下。”莱娅急忙找到麦克,大声地喊道。麦克简单地问了两句,停下赶车前进跟着莱娅来到矮人身旁。
  “哎哟,哎哟,我的腰好痛。”矮人在麦克的帮助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双手不停地揉着腰部,哼哼唧唧地道。
  “对不起,我的老伙计不习惯乘马车。”休克走过来说道,“我们决定留下来等凌返回。”
  “既然这样我也不强人所难留下你们,你们保重。”麦克惋惜地回答,“本来我还想邀请你们一起走完这趟路程。”
  “我们也想留下来等凌。”泰安休斯和西恩走过来一起说道,“我们和凌是同学,有责任保证他的安全。”泰安休斯说道,“等事情过后我们马上归队。”西恩接着补充道。
  “你们一起去,也算我的他一点心意。”麦克稍微犹豫了一会儿,点头答应道。
  凌一路飞奔,直到神奇跳跃的法力消失才停止下来。神奇跳跃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他也整整奔逃了两个小时。此时,他坐在一条小河沟边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山怪和火猴子早被甩在身后,消失得无隐无踪。他把头埋到河水里,让河水冲去他满头的大汗。刚才他完全是漫无目的的到处乱串。他看了看四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返回,于是他打定注意,决定等休克前来找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天色开始变暗,仍然不见休克等人的踪迹,凌也变得不安起来。他不知道休克等究竟能不能找到他,亦或者是他们没有……,他甚至不敢在想下去。五年前,他抛下了最好的伙伴。现在,他又抛下了敬爱的老师和同伴。不会的,他们不会……他想要尽量阻止自己这愚蠢而且不祥的想法,可越是阻止,思绪越是清晰,仿佛无孔不入的水蛭,明明白白的提醒他,告诉他,鞭笞他。
  “你这个懦夫、胆小鬼、卑鄙的杀人凶手!!”沃尔夫满脸怒气的站在他面前,用狠毒的语句怒气冲冲地指控他。
  “不,我不是!”
  “根本就是,贪生怕死的蝼蚁……”沃尔夫的脸因为怒气而扭曲至渐渐变形,变成温斯诺,再变成法师,变成他认识的每一个人,每个人都充满怨气地对他进行血淋淋的控诉……
  “不!”年轻法师一声惨叫,双手抱着脑袋,痛苦的蹲在地上。封闭的心灵和刻意遗忘的往事潮水般涌来,一浪接着一浪拍打他那脆弱不堪的心灵。“沃尔夫,你究竟在哪里?”法师痛苦的喃喃说道。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