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五年后

  新历206年夏。
  叮叮当当的悦耳马铃声由远及近响起,却是一支小商队在著名的埃维利沃大道穿行跋涉。这支商队驾着十来匹马车,二十来名佣兵分别在前后左右骑马持剑护卫。本来,横贯密西山山脉的埃维利沃大道是唯一连接沙鲁夫城和帕拉美奇城的交通要道,平时的秩序和安全都有沿途的防卫团负责,根本用不着请佣兵团保护,但不知道为什么,自新历201年开始,各种魔兽怪物渐渐猖獗起来,起先是不夜城附近,到最后竟然扩大到了整个联盟的范围。为了商队的安全,尽管防卫团依然存在,商人们还是毫不犹豫的纷纷聘请佣兵团跟随保护。
  此刻正是正午时分,阳光火辣辣的照射着大地,但商队的速度却仍是毫不放松。护在商队最后的一个佣兵举手揩了把汗,又看看天空,狠狠地骂起来:“******,这么长一段路,太阳又如此恶毒,居然要我们四天走完全程。”
  “商人都是这样,钱财比命都还看得重。”骂声立刻得到了他身旁佣兵的响应,“上午我亲眼看到那个满脸肥油的大胖子在路边呕吐,可他硬是就不肯走慢点。”
  “如果我有他们那么富有,我宁可绕道日光城,才不受这份活罪。”骂人的佣兵又说道,“不过说回来,也全靠他们,我的梦想才能实现啊。”他有些若有所思的说。
  他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天来,神情亲密无间,居然是菲因城战斗学校的泰安休斯和西恩。两人在战斗学院继续学习了三年,然后一起加入了当地的军队。但当魔兽开始泛滥后,不甘寂寞的他们放弃了军队那枯燥又无聊的工作,加入了这只有二十八人的小佣兵团。
  “还在想虚无变幻契约吗?签订它可要五十枚金币,恐怕还遥远得很哦。”泰安休斯回答道,语气充满了同情,“而且,你不见得就能通过契约的考验呢。”
  “你自己不也朝思暮想着红魔宝石,那东西也便宜不了多少吧?”西恩反击道,语气不仅满是同情,还有一丝幸灾乐祸。
  “普通的红魔宝石其实不算太贵,但是要对付那小妮子,唉~”泰安休斯叹息道,“那小妮子,每次都那样逗我,有机会我定要好好收拾她一番。”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仿佛和她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
  “不就是偶尔烧光你的头发胡子而已,有必要摆出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么?”西恩笑道,毫无一点点同仇敌忾的心情,“其实你应该谢谢她,不然你哪里有这么强的火魔法抵抗能力。”
  “都说误交损友是人生一大失败,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偏偏遇上了你?”
  “对了,你还有多久才能凑足购买红魔宝石的金币啊?”西恩开始关心起泰安休斯的隐私起来。
  “如果只是二极红魔宝石,现在就足够了。可要吸收那小妮子的火魔法我想至少需要三级红魔宝石,这样我还差至少六十枚金币。”泰安休斯叹道。
  “我的情况比你好一些,我只差三十枚金币,不知道还得辛苦到什么时候。”西恩咒骂道,“现在的箭越来越贵了。”
  “天啊,我俩怎么就这么穷啊。”烈日下,俩人不约而同对着天空发出长长的呐喊。
  “那两个小子又开始了。”听到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佣兵团长麦克厌恶的皱皱眉头。他强打起精神,在四周巡视了一会,没发现什么异常。
  但不安的感觉却莫名的涌上了麦克的心头,而且越来越强烈,“大家注意,可能会有怪兽袭击,各人小心准备。”他最终大声喊道。
  佣兵们虽然都没有看见什么,仍然纷纷打起精神,弯弓持剑小心戒备,他们对团长的预感从来是深信不疑。
  “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感觉,一定有事情发生。”麦克的感觉逐渐清晰,“马车靠近在一起,闲杂人等不要出来,其他人小心注意四周,我们慢慢前进。”他发出连串的命令。
  队伍缓缓向前移动,几分钟后,一阵截然不同的轰隆隆声音从前边和后边隐隐传来,渐渐由远及近。
  “糟糕,被包围了。”麦克脸色大变,命令如同流水般发下去,“马车围成圆阵,外围塔盾防御,弓箭手退后,加速、大力术卷轴准备。”
  “祝你好运。”西恩和泰安休斯对望一眼后,分别前往各自的岗位上,佣兵们的阵型以极高的效率组建起来。
  声音越来越响,战士们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一场无可避免的大厮杀即将到来。
  “前面有两个人向我们奔来,后边也有两个人向我们飞速靠近。”几个半精灵突然惊叫道。
  ※※※
  密西山脉、断月峡谷。
  白魔法师鲁·休克正努力地想要攀上一块大石,他穿着一袭不知道几个月没有洗过,已经看不出任何白色的法师袍,头上的法师帽子也破破烂烂,说是破布倒还形象一些。
  “喂,你不打算拉我一把吗?”老矮人阿图试着爬了几次,始终攀不上去,他伸直胳膊,对休克大声喊道。
  “你就让我先歇歇吧,图钉。”休克坐在大石上,没有想要伸手帮忙的意思。
  “哼,你这老不死的蜥蜴,你现在不拉我上来,等会求我我也不上来。”阿图伸长手威胁道。
  “那我一个人走好了,你自己回北方亚鲁迪阿山脉那又小又臭的矮人洞去吧。”休克两眼看着远方的风景,随口回答道。
  “老不死的蜥蜴,当初死拖活拽把我请出山洞,现在就这样对待我。”阿图缩回手臂,愤愤地坐到地上,大声嚷道,“等我休息一会儿就走,我一定走。”
  “那我就不送了,不过那件事情你准备怎么交待呢?”休克装作好奇地问道,“我想仅仅六年应该不会让他们淡忘你烧掉他们胡子的事吧?”
  “你这杀千刀的蜥蜴,害我不小心烧了他们的胡子,竟然还在一旁风言风语。”阿图狠狠地骂道,“如果不是你当初给我那个珠子逗我……”
  “我可没有想给你,是你自己求我给你看看。”休克仍然看着风景,看都没看矮人一眼。
  “你,我受不了了,你快赔我胡子,我要回去。”休克气乎乎地喊道,胡子跟着下巴一抖一抖。
  “唉,都说多少遍了,我们这次出来就是找寻能让他们胡子重新长好的妙方啊。”休克把视线移到矮人身上。
  “哼,都找了快六年了,我看也没有什么希望。”阿图仍然气乎乎地回答。
  “快了快了,阿图,我们已经找过亚鲁迪阿山脉、莫高雷山脉、戈瑞姆斯特山脉,就剩下这密西山脉没有找过了,一定很快就能找到了。”休克回答道。
  “山脉山脉,找去找来都是在山中打转,我才不信真有那秘方。不过是你想要冒险,故意拉我下水陪你。”
  “我真没骗你,秘方的确隐藏在山脉当中。”休克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不过,反正你在洞里待了那么久,我们又二十多年没有前面了。大家一起走走,四处游玩也不错啊。”休克厚着脸皮笑道。
  “四处游玩?每天都是爬山钻洞,我这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阿图吹着胡子抱怨道,“以后我再也不会上当,一定不会上当,再陪你出来冒险我就不是个矮人。”
  “反正你也不像个矮人,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矮人中有你这么笨的,连雕刻都不会。”休克落井下石地讽刺道。
  “那是你们不懂欣赏,你们都不懂。”矮人生气地辩解道,脸涨得通红,不过他脸上的污泥灰尘太厚,法师一时也看不出来。
  “我是不懂,但像与不像还是能够区分出来,你的雕刻么,我从来不知道像什么东西。”休克摇头晃脑地说道。
  “意境,意境你懂吗?”矮人咆哮道。
  “不懂,也不想懂。”休克回答道。“图钉,还要上来吗?”他终于决定要拉阿图一把。
  “不要叫我图钉,我讨厌这绰号。”阿图厌恶地回答,然后他站起来,伸长手臂抓住休克。
  “你还真重啊,该减肥了,图钉。”休克用尽浑身力气把阿图拉了上来,帽子确不小心掉到下面去了。
  “不要叫我图钉。”阿图继续抗议。
  “我的帽子。”休克毫不理会阿图的抗议,跳下去拣起帽子象征性地拍了拍,重新把它牢牢地戴在头上,然后又费力地攀上大石。
  “现在怎么办?我不认为我们能徒手登上那个山洞。”阿图询问道。
  “是有些麻烦,我好好想想。”休克为难地摸摸脑袋,然后他眼睛一亮,兴奋地说道,“我们用跳跃魔法吧,又省力又方便。”
  “不,我头怕晕。”阿图连忙抗议。
  “空气精灵啊,聆听我的祈祷,赐予我大气的魔力吧--神奇跳跃。”法师不顾阿图的严正抗议,只管念颂魔法咒文,随着咒文的结束,他双脚一登,抱起阿图跳起好几米高。几个蹦跳过后,就跳到山洞洞口。
  这山洞是火猴儿收藏各种各样亮晶晶战利品的地方,随时都有几只火猴儿在这玩弄守护,它们一见陌生人,立即嗷嗷尖叫,张牙舞爪地扑了出来。
  法师不慌不忙地放出早已准备好的魔法,几道白色电光过后,他开始耐心地在火候儿的收藏品中翻东翻西。
  “你这不死的臭蜥蜴。”阿图跌坐在洞口,他用双手不停地抚mo着胸口,脸色吓得苍白,“对有心脏病的老人也这么粗暴。”
  法师在那堆闪闪发光的杂物堆里翻来翻去,这堆东西大都是些玻璃、铁片、水晶碎片和一些廉价的装饰饰品,偶尔也有一些残旧的银质饰品,并没有什么价值。
  “你看我发现了什么?上好的银手镯。”过了一会儿,法师拣起一个手镯哈哈大笑,“我们又可以换新衣服,好好吃上几顿美餐了。”他把手镯迅速揣进怀中,又开始仔细地搜寻。
  “看你那贼样,不去做盗贼真是盗贼工会的一大损失。”阿图讽刺道。
  “好了,看来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我们走吧。”法师停止了搜寻,稍稍感到失望,不过他本来也没抱多大期望,失望之意一闪即逝。
  “我看我们似乎有麻烦了。”阿图冷冷地回答道,双手紧紧握着战斧。
  法师闻言连忙走出洞口,只见火猴儿不断从四面八方向这里赶来。
  “可能又要对不起了。”法师阴惨惨地笑了笑,一把抱起矮人蹦蹦跳跳的逃离山洞。
  “可恶,怎么火猴儿越来越多了,连其他杂七杂八的怪物也跟着追起我们来了。”跳出好长一段距离后,法师放下矮人,气喘吁吁地说道。
  “严正警告,不准再碰我的身子。”矮人抚mo着胸口,皱着眉头虎着脸说道。
  “不要磨磨蹭蹭了,赶快逃吧。”法师一把拖着矮人没命价狂奔。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矮人阿图舞动左手大声抗议道。
  “抗议无效。”休克简单地一口回绝,“对了,我们去附近的官道,那里肯定有佣兵驻守。”他突然想到一个自认为不错的好主意。
  ※※※
  奇鲁镇是原沙鲁夫帝国最靠近埃维利沃大道的一个小镇,这里以前不过是一个寂寂无名的小镇,但自从埃维利沃大道建通后,运载着各种布匹、粮食、珠宝、药材的商队来来往往,酒楼饭馆如雨后春笋般接连开张,大大小小的佣兵团,千奇百怪的冒险者,剑士、骑士、魔法师、矮人、精灵、半精灵、卡特人甚至侏儒、半兽人纷纷汇集到这里,一夜之间变得热闹非凡。
  凌在街上走着,两边林林总总的店铺挂着五花八门的招牌,卖着各式各样的武器、防具、药水、卷轴,从小孩游戏打仗用的木刀木剑到沙鲁夫城铁匠联盟制作的上好刀剑,从能迅速恢复体力的药水到能投掷伤人的zha药瓶,从某个邋遢法师制作的护体石肤魔法卷轴到奇鲁镇法师工会信誉制作的暴炎弹、飓风术、闪电墙魔法卷轴,任何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经过这里,再花上大把的金币、银币、铜币就可以一个人大摇大摆无所畏惧地闯到密西山山脉冒险。
  凌很想买一把趁手的法师剑,也想换一件新点的衣服,他还想去魔法店告诉老板自己也是个法师能不能先借几个卷轴用用。不过他摸摸仅剩的铜币后,咽下口水决定还是先到冒险者工会碰碰运气。
  冒险者工会在小街尽头,他仔细地打量了阵工会门口的招牌,然后昂首阔步地走了进去。房间比较旧,但是却很宽阔,几个佣兵正在那里回复已经完成的任务。
  “护送千金小姐到帕拉美奇城舅舅家,要求四十人以上佣兵团,八月十五日前完成,报酬二十金币,联系人连锁旅店老板芭芭拉。”
  “追捕银风盗贼团,全歼者赏两百金币,杀死或活捉每个盗贼团成员奖二枚金币,通报行踪无误者奖十金币,联系人本镇镇长。”
  “杀死作恶的多眼怪一百只,报酬二十五金币,联系人本镇镇长。”
  墙上帖了许多布告,全是些报酬丰厚、艰巨危险、时间要求紧迫的任务,凌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些任务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困难,他摇摇头,转身向一个正打瞌睡的工作员走去。
  “请问,有什么不太困难报酬也不少的任务吗?”凌礼貌地问道。
  “没有。”工作员费力地撑开半边眼皮看了凌一眼,简短地回答道。
  “那有比较困难,但是报酬可观的任务吗?”凌继续问道。
  “有几个。”他终于撑开了全部眼皮,随口回答道。身材并不高大,体魄也不强健,烂朽朽脏兮兮的薄皮甲,上面还打过不少补巴,一把廉价的长剑,年纪也不大,看来没有多少经验。“你是什么佣兵团的?”他轻藐地反问凌一句。
  “我是一个冒险者。”凌耐心地回答道,“不过并不是我一个人。”他补充道。
  “哦,那你的其他成员是什么职业?剑士、骑士还是弓箭大师?”工作员稍稍来了点精神。
  “一个吟游诗人。”凌回答。
  “有纪录编号吗?”工作员又问道,完成过不少困难任务的冒险者在冒险者工会有一个特殊纪录编号,用以确定身分和信誉。
  “没有。”凌小声回答。
  “一个吟游诗人和一个落魄剑士,没有纪录编号。”工作员哈哈大笑起来,“那些工作不适合你们,看看这些吧。”他随手丢出一个破旧的小册子。
  凌翻了翻小册子,上面尽是寻找猫猫狗狗或者是帮药铺采草药等无聊低级的任务,报酬简直低得惊人,最多的一个任务也只有一百铜币的报酬,而且大都是很久以前的任务,都不知道是否有效。
  “谢谢。”凌把册子还给工作员,面不改色地走出冒险者工会。
  ※※※
  若在十月联盟的街道上顺便抓住一个人类,问他最讨厌什么种族,那他的回答一定非卡特族不可。若被问者是矮人或者精灵,也一定非卡特族莫数,就算改成半兽人和牛头人,他们的回答也依然不会变。上千年来,卡特族早已是公认的所有种族中最麻烦的种族,其麻烦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地底的侏儒,虽然他们比侏儒高了好几个脑袋,只比人类矮上些许,而且从来没有侏儒那么多又长又难记的名字。
  崎岖的山道上,莱娅正愉快的哼着调调,她留着金色的短发,尖细短小的耳朵时不时的转动着,仿佛在搜索各方面的声音,还有她那几乎在发光的眼睛,所有的特征都明确的显示着,她是一个卡特人。
  今天是卡特人期待了许久的日子,所以她的心情很不错。不过跟在莱娅身后的凌可没有那样的好心情,他还隐隐的记得曾经有人说过,“卡特人越高兴,倒霉就越临近。”特别是这几个月的相处,他已经深深的认识到了这一点,他几乎都记不清楚,莱娅究竟给他带来了多少的麻烦。
  这一切都要怪卡特人那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子和极其旺盛的好奇心,还有那传说中的,只有卡特人才会有的好运气。曾经有个说法在恩诺拉斯广为流传:在两百年前的一次大仗中,有个大胆好奇的卡特人偷偷潜入了帕拉美奇帝国的军营,并试图偷走法师们用了许多时间才制作好的能召唤火雨的魔石,可是那个冒冒失失的卡特人不小心弄碎了魔石~~于是上千的人死了,可那卡特人却幸运的从尸体堆里钻了出来,还哼着愉快的歌谣,天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
  “吟游诗人大会真的能打听到沃尔夫的消息吗?”走了许久,凌终于忍不住又问道,“我们找了这么多地方了,连一点消息也没有。”
  “别担心,在塔克西隆的吟游诗人大会上就一定能打听到。”莱娅安慰道,“那可是全吟游诗人最盛大的活动呀,每四年才有一次呢。”说着说着,莱娅变得兴奋起来,“不知道又可以听到多少惊奇好玩的故事,光是想想就觉得激动。”
  “他们讲的那些故事都是真实的吗?”凌怀疑地问道,他也很喜欢听故事,但卡特族的故事似乎总不那么可信。
  “你竟然怀疑我们吟游诗人的职业道德?”莱娅委屈地说道,“我承认我们有时候是会不小心把事情夸大那么一点点。”
  “没有,绝对没有。”凌慌忙回答,“我只是担心沃尔夫的消息是否真实。我真是后悔,为什么当初一直没有问温斯诺究竟是什么佣兵团的。”
  但莱娅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她只顾埋头找寻着什么,理也没理凌的问题,“找到了,看,这就是双头大山怪的脚印。”不一会儿,莱娅兴奋的指着地上,对凌说。
  “双头大山怪?”凌的脸色突然变得比死鱼还要难看,“可是你说……”
  “当然,普通山怪谁没有见过?”莱娅却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放心好了,我只是想远远的瞧瞧,又不会去惊动它们。”
  “可……那边。”但见习法师似乎吓得更厉害了,他呆呆的指着左手旁,结结巴巴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别这么害怕,像个男人好不好。”莱娅不屑的摇摇头,轻蔑的笑起来。
  “它们、它们过来了。”
  “不可能。”吟游诗人随口回答道,同时又朝山怪那边走了好几步。但马上,她就看到了或许在三天内难以忘记的一幕。嗯,必须得承认,这个世界上几乎还不存在让卡特人终身难忘的事情或者东西。
  三个足足有她十倍大的山怪已经发现了他们,正在朝着这里走过来。而在更遥远的地方,一大群的山怪正在漫无目的的徘徊着,随时都有冲过来的可能。
  “糟糕、快逃。”但作为一个优秀的年轻卡特族吟游诗人,莱娅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两个人带领着大堆的山怪,逃向埃维利沃大道。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