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寒冰之塔

  “但卑鄙的偷袭者们注定了他们的失败,伟大的勇者萨格拉斯早就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息,他举起狮王盾轻松的挡住了左边砍过来的刀剑,再轻轻的一个回旋,右边两个埋伏者的偷袭也瞬间落空。
  没等偷袭者从他们失败的刺杀中反应过来,萨格拉斯已经快速的展开了反击。只是随意的一挥,四个蒙面人的武器全都被削去了大半,只剩下残留的剑柄。”
  讲到这里的时候,沃尔夫一脸严肃,语速明显加快,手中的树枝也不停的挥舞着,仿佛他就是大勇者萨格拉斯似的,可是沃尔夫的讲述突然停了下来,表情也从严肃逐渐变成愤怒。
  “喂,凌!你这个态度是对伟大的勇者萨格拉斯的不敬!”说着,他手中的树枝带着泥土和草屑飞了出去,在碧绿的草坪上留下一道黑色的轨迹。
  凌狼狈的躲过树枝,重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在这小山山顶的草坪上,有着和煦的山风和熏衣草的香气。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妙,如果没有沃尔夫在耳边不断重复他的故事的话。
  沃尔夫是他从小就认识的伙伴,他们的年纪相似,彼此又是邻居,再加上两人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据说他们出门办重要的事情去了,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于是几次交往过后,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
  但他们也就仅仅只有这点相似而已。沃尔夫比凌高出了大半个头,身子也要强壮很多。而且,和所有其他同龄人相同,他整天都想着地精、龙、公主和英雄,遇到需要解决的事情,他也从来都是优先用拳头来解决问题。有时候,就连凌自己也在怀疑,他们的性格是如此的不同,怎么就会成为好朋友的呢?“他连字都不认识多少。”凌有些奇怪的想。
  但是,这似乎并不影响沃尔夫对英雄萨格拉斯的崇拜程度,可以这样说,他仅仅凭着老铁匠瑞克的讲述,对萨格拉斯的了解就已经远远超过了凌对他的所知,虽然凌也同样的对萨格拉斯充满了好奇。
  整个十月联盟所有的年轻人,没有一个不崇拜这个白银之手大厅中矗立着的伟大英雄。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凌从草地上站起来,他有些羡慕的看着沃尔夫:短得不能再短的褐色头发仿佛松针样笔直的挺立着,坚毅的脸庞和眼睛流露出强烈的渴望和自信。还有那晒得黝黑的皮肤和强壮的肌肉,看上去充满了男子汉的阳刚和力量。“你天生就是个勇猛的骑士。”凌由衷的感叹着说,“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成为伟大的骑士。”
  “是的,我做梦也想当骑士。”沃尔夫看起来十分兴奋,“凌,去战斗学院吧,我们可以并肩杀敌,打败丑陋的地精和巨魔,慢慢积累功勋,然后接受骑士评议会的试验,成为十月联盟的骑士。”他挽起身旁的红发好友,大声说道。
  但沃尔夫的胳膊实在是太有力了,而他又从来不懂得控制自己的力气,和往常一样,凌大喊起来,挣扎着甩开了沃尔夫的胳膊。
  “我不想当战士。”他抬起头看着天,现在已经是黄昏,空中满是火红色的晚霞,“伟大的大魔导师,古往今来魔法师中的最强者戴斯瑞玛,他打开通往火之国的大门,召唤来无尽的梦魇,烈焰风暴带着死亡的气息,把万物都埋葬在永劫不复的深渊。在那个可怕的流星雨之夜,红色的熔岩映红了整个天空,变成了赤色的晚霞。”他轻轻的念颂着,几乎不可听闻。
  “我想成为一名魔法师。”最终,凌挺起胸膛,坚定的说道。
  “像戴斯瑞玛那么厉害的魔法师吗?”
  “当然。”凌摇摇头,“可是你不明白,想进入魔法学校有多么的困难。就连镇长的儿子,都没有足够的资历进入魔法学校,更别提那昂贵的学费了。”凌叹口气,再次泄气的坐下。
  “我们去战斗学院吧。”沃尔夫说道,“说不定就像你以前给我讲的那样,在某个破旧的旅馆碰到一个邋遢的老魔法师,你只要花上五个铜币给他买个发黄的面包,就能被收为学徒了呢。”
  “然后成为比戴斯瑞玛更伟大的人物。”凌自我解嘲般笑道。
  尽管不很愿意,但能去到几百公里外的地方,对于从未出过远门的凌来说,仍旧具备着不可抵挡的诱惑,“或许,我可以碰碰运气。”他对沃尔夫如此解释说。
  接下来的日子就如同预料中的那样,忙碌而烦琐。准备行李,同邻居好友们告别,每天都被母亲用同样的话再三嘱咐,再次检查行李有无错漏,一件件的塞进新的东西,直到塞得满满的包裹里面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虽然初级战斗学院早在许多年前就成为了面对每个联盟少年开放的平民学校,课程也只有短暂的一年,但慈祥的母亲们依然有着数不清的唠叨、叮嘱和担忧。
  入学的时间还有好几天,但凌和沃尔夫痛苦的发现,自己的母亲突然变得比镇子里其他所有的母亲都还要罗嗦十倍。在临行的前天晚上,她们甚至聚在一起,交给两人一件奇怪却精巧的白色项链和红色戒指,“那是父亲留给你们的纪念物,可以保证你们不受任何伤害。”母亲们这样说道,并且要求两人必须每时每刻都佩戴着它们。而在两人的记忆中,总是嚷嚷着没有首饰可佩戴的母亲们从来没有佩戴过那两件东西。
  “哈,终于可以清净了。”第二天大早,率先登上马车的沃尔夫如释重负的说道。在母亲的坚持下,他的左手戴着那枚奇怪的红色戒指,看起来相当别扭。
  “是啊,这几天母亲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显得特别忧虑。好几次吃饭的时候,她竟然看着我流下眼泪,那样子就好像再也不能看到我那样。”凌接着说,和沃尔夫一样,他也戴着母亲给他的项链,只是他把大部分项链藏在了衣服中,看上去比沃尔夫要顺眼多了。
  新历200年的夏季,年轻的准战士沃尔夫和凌,终于告别了生活了十五年的西瓦镇,同镇子里面其他的同龄人踏上了通往战斗学校的马车。
  ※※※
  学校在几百公里之外的菲因城,对于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年轻人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高大的城墙,繁华的街道,还有那看上去相当有气派的战斗学校。
  他们兴冲冲的报名,紧张的参加测试,忐忑不安的坐在教室,兴奋的参与训练。简直棒极了,新鲜的环境,崭新的同伴,还有那些真实的剑和铠甲。
  每个人,都带着各自的梦想汇集到这个其实并不算好的学校,他们都沉浸在巨大的喜悦和无比的兴奋中,除了凌。
  先不说学校没有任何藏书,他长久以来的阅读习惯被迫终止。更为糟糕的是,他几乎是所有新生中最差劲的,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其他方面。他比大部分人都要矮,看起来也最瘦小最孱弱,他拼命的练习,想在技巧上证明自己,可尽管他拼了命练习,技术方面却没有丝毫长进,他总是笨手笨脚的样子,在每一次的训练中都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再也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他垂头丧气的想。直到他碰到了眼前这个看起来矮小邋遢、满面皱纹的老头。
  “你是说,我有当魔法师的潜质,而这种潜质是百里挑一的难得,所以你决定要收我当学徒?”凌奇怪的看着站在面前的老头,他的头发乱得像鸡窝似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而且脏得好像几年都没洗过了,“你没有开玩笑吧?老先生,我并没有多余的铜板。”
  “你以为我是骗吃骗喝的老骗子?”老头似乎有些生气,“嗯,我知道自己是不太整洁。”老头看了看自己,又继续说道,“厄,也许是有一点点那么不干净。但是,难道你能要求一个在地精巢穴呆了好几个月的法师一尘不染的出现在你面前?”
  “在某个破旧的旅馆碰到一个邋遢的老魔法师,你只要花上五个铜币给他买个发黄的面包,就能被收为徒弟,然后肩负起拯救整个王国的使命,救出美丽的公主……不可能,难道我是在小说中吗?”凌似乎有些动心了,他揉揉自己的眼睛,带着疑惑的眼光继续问道,“可是,我们才刚刚碰面不到五分钟,连买面包的程序也没有履行,而且……”
  凌滔滔不绝的说着,老法师的眉头也越皱越紧,“果然是他的儿子,血统的威力果然不可小视。”休克叹口气,悄悄的施展出沉默魔法。
  凌还在兀自说着,但他马上发现自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不过,这却让他立即变得激动起来,“魔法师,他是真的魔法师。”若不是不能说话,恐怕整条街道的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轮到休克解释了,法师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法师议会规定像我这种等级的法师,必须带一个学徒……而你父亲和我是几十年的老朋友……”说完最后的一句话后,他扬了扬手,解除掉沉默术。
  “可是,我从来没见过父亲,他们都以为他死了,除了我母亲。”老法师刚解除掉沉默魔法,凌立即迫不及待的问起来。不过这次他汲取了之前的教训,眼睛一直死死的看着老法师,准备随时闭上自己的嘴巴。
  “当然不会,迪夫是个优秀的盗贼。”
  “母亲告诉我父亲是名值得骄傲的战士,并不是盗贼。”
  “也许我记错了。”休克愣了愣,他想开口,却又仿佛在犹豫什么,最后,他只是轻轻的说,“我认得你的项链,它是我送给你父亲的礼物。”
  “你送给父亲的?”凌问道,“可他明明就是几颗石头,虽然看起来比较另类。”
  “当然。”老法师有些不耐烦了,“别问这么多了,我观察你很久了,我知道你喜欢魔法,接受还是拒绝?”他站起来,直视着凌,缓缓问道。
  “相当乐意。”凌连忙回答。
  “那么,跟我到订立契约吧。”凌的点头在休克的意料之中,老法师利索的找来早就准备好的马车,开始了他们那漫长的旅行。而凌,也开始了他人生第一堂魔法课。
  “一般来说,魔法分为借助太阳塔克西力量的白魔法,和借助于月亮索瑞林力量的黑魔法。大部分的魔法师都属于这两大阵营。他们穿着不同袍色的法师袍,专注于各自的修行,很少彼此往来。”
  “只有拥有魔法潜质的人,才能和魔法水晶冥努休斯或者努那瑞克订立契约,成为见习魔法师。若见习魔法师通过了巫师试验就被正式承认为魔法师,同时也具有了进入大图书馆的资格。”
  “见习魔法师只能学习一、二级魔法,普通魔法师能学习五级以下的魔法。只有通过了最严酷试验的魔法师,才能被获准研究六、七级魔法。”
  凌如痴如醉的听着,不肯放过休克所说的每一个字,再也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过得更加充实了,他从来没有想过魔法会距离自己如此的近。他仔细的听着,不断提出自己的疑问,包括那些可笑、幼稚和荒谬的。他的眼中只剩下魔法,除了魔法,他再也看不见其他任何。此时此刻,他的每一秒钟都无比的珍贵。
  而仿佛是看到了自己的过去,休克也耐心的回答着,没有一点点厌倦。在他们之间,只剩下魔法。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年轻的魔法学徒贪婪的学习着,往日无聊的旅程变得前所未有的精彩和丰富,以至于当时间过去了整整一个星期后,他还以为只过去了两个小时。
  马车把他们带到了幻月森林的边缘,前面再也没有路可以通行,两人走下马车,开始在森林中穿行。
  静谧的森林中,一丝微风也没有,参天的古树仿佛自森林存在那天起就已经矗立在了那里,繁密的树叶仿佛层层编织的罗网,挡住了塔克西所有的光芒,昏暗、静谧而且危险。
  “我没有看到任何建筑。”凌疑惑地问道。
  但休克只是看着马车的背影,理也不理这个急躁的学徒,等到马车渐渐远离视野,最终被森林繁复的树木遮挡住后,他从包包里面掏出一团羊皮卷轴,小心的展开它,大声念响其中的咒文。
  休克施展的是飞行奇术,一个五级高等空气魔法。随着咒文的结束,凌感觉到身体变得从来没有过的轻盈,他轻轻的跺了跺脚,整个人就像气球那样飞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他慌乱起来,用求助的眼光看向老师。
  “在海尔加的颠峰,我们必须飞过去。”休克微笑着看着他,冲他鼓励的点点头,然后飞到了最近的树顶上,“就当自己仍旧在陆地上,快过来。”休克大声喊道。
  凌用力的点点头,开始尝试朝老师那边飞过去。
  几乎没有花费任何力气,他很容易就坐倒了休克的旁边。
  “我能飞!”无与伦比的喜悦冲垮了仅存的恐惧,凌站起来,一个筋斗翻到空中,大声的喊出内心的欢喜,然后,他开始兴奋地尝试做出各种各样的姿势。
  大树上,老法师休克饶有兴致地看着凌的表演,显得同样的愉快。
  “老师,看。”天空中,凌头下脚上的倒立着,有些骄傲的对着老师喊道。
  “够了。”休克笑着回答,他离开大树,朝着飞去,“跟着我,凌。”
  神秘而古老的森林上空,划过两个高速飞行的人影,他们的速度即使和那些敏捷的鸟儿比起来,也显得毫不逊色,风景在脚下变幻,呼啸的风从他们的身边掠过,而他们的衣襟和头发,却只像被轻微的风吹过,舒缓而轻盈。
  这一切,只有魔法才能办到。
  “老师,我也能学会这个魔法吗?”凌跟在休克身后,用充满希望的声音问道。
  “当然。”
  “太好了,”凌更加兴奋了,“我能飞。”对着无垠而广阔的天空,他又一次大喊。
  飞行已经持续了好几个小时,但凌仍旧沉浸在初始那新奇的感觉中。他做着各种姿势,大声的向休克倾诉自己的感觉,“太棒了,就像在做梦。”他一遍又一遍地用极其夸张的表情说。
  “那是当然。”休克只顾埋头继续赶路,“到了,还有更多的神奇等着你。”
  “我相信。”凌吞了吞口水,有些喘不过气来。
  飞行奇术的效力在六个小时后消失了。这一次,休克没有再施展出其他魔法,他握紧法师杖,朝着幻月河的源头前行。
  巨大的阔叶木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比较矮小的针叶植物,松树柏树和其它。寒冷的风呼啸着,地上是厚厚的积雪,反射着塔克西的光辉,昏暗的森林变得明亮起来。
  这里已经是幻月森林的最高峰海尔加,整个幻月森林的最高点,只要他们登上了顶峰。
  凌连接打了几个喷嚏,他已经添上了厚厚的衣服,却仍旧感觉寒冷。他从来没有登上过这么高的山峰,怀着激动的心情,他朝着外面那虚幻的空气中看过去,纯白的云和雾气就在他脚下,而即使是最靠近的山峰,在他眼里也只有侏儒那么矮小。他继续朝着更远处望去,却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
  他太兴奋了,甚至想在雪地上打滚。但是休克已经走到了他的前面,年轻人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小跑着跟了上去。
  ※※※
  当天色变得黯淡,火红色的晚霞也开始散去时候,他们登上了海尔加的顶峰。
  即使再告诫自己保持安静一万遍也没有用了,只是粗略的一瞥,凌就已经被眼前的景物彻底征服:白茫茫的群山之颠,是那潭传说中的,碧蓝碧蓝的湖水,而在湖水的正中,他看到了仰慕已久的。
  除了惊叹,还是惊叹,只有惊叹,不得不惊叹。
  凌走到湖边,湖水清澈纯净得仿佛整块完美的水晶。清晰的倒映着他的影子,“月女神的镜子!”他轻轻念颂着湖水的名字,他想触碰一下这无暇的水晶,双手却仿佛不受控制般悬在了晶莹的水面。
  “我不敢打扰她。”他满怀赞叹的,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正笑着看着自己的老师说,把注意力投向湖中央的高塔。
  那是一个超出了他想象的奇景。
  他从来没有见过,从来没有想象过世界上有这样宏伟和神奇的建筑。
  看不出是用什么材料修建而成,整个高塔都沐浴在淡淡的天蓝色光辉中,他扬起头,只看到高塔的最顶端有着一颗耀眼夺目的通体剔透的圆球,它散射出的光辉,比月女神的镜子还要蓝,还要纯,还要温柔……在这个黄昏的时候,它的光芒甚至让塔克西也黯然失色。
  凌已经完全无法呼吸了,他想赞叹,却恼怒的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描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崇拜的眼神,呆呆的看着。
  “它是奇迹时代的魔法师们最伟大的杰作。”休克自言自语说起来,“上百个大魔法师同时念颂出咒语,巨大的冰块从湖水的正中央隆起,成为的身躯。人鱼族最伟大的冰雕艺术家又用了五十年的时间,把他雕刻铸造成型。最后,大法师塔的主人,白袍法师和黑袍法师的首领,共同向他们的神献上最虔诚的祷文……魔法之神响应了他们的祈祷,赐予以‘月神镜子的露水’,也就是塔顶的圆球,作为魔法师们不朽功绩的永远证明。”
  “他是一整块冰?”凌彻底被征服了,“不可能,魔法怎么可能有如此惊人的威力?”他用不可置信的口气惊叹道。
  “在传说中的神话时代,魔法师们共制造了十二座法师塔,之后经过几千年的战乱,一切都泯灭了,只有它们被保存了下来,作为那个时代的唯一见证。”休克似乎也被陶醉了,他充满感情的说,“她们就是我们的母亲和家,我们在魔法塔内成为法师,记忆魔法,学习和成长。不管是什么袍色的法师,不管彼此有多大仇恨的法师,只要进入魔法塔,都是血浓于水的兄弟和姐妹。”
  随着休克的解释,凌的思绪也似乎飘到了那个遥远的时代,他看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还是休克最先从无边的陶醉中苏醒过来,他敲醒年轻的魔法学徒,接着施展出踏水术,带着他走上了水面。
  “魔法,我来了。”
  旭痕小说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