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乱入狼窝

  没有什么是睡一觉所不能解决的事情,如果有,那就睡两觉!
  谢天在向着胖子他们看齐后,第二觉直接睡到了中午一点多,而这个时候,睡的很死的胖子他们也已经早就醒来了。
  胖子趴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阳台外的蔚蓝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夹棍呢,则在那里很骚的跟妹子们微信语音聊天,至于小田,则是拿着书在那里看。
  这三人之中,胖子和夹棍那是典型的不学无术,小田呢,还算有点上进心,虽然说不上多努力,但也算一直有在抽时间用心搞学习。
  事实上,军训这近一个月来,小田一直有在预习专业课的内容。
  “老大,不容易啊!你丫今天睡的居然比我们还死!”胖子看到谢天醒来,整个人已然从放空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在那里出声调侃道。
  小田也停下了看书,附和道:“是啊!老大,平素你都是起最早的那个!今天太阳从东边出来了!”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老大这是偶尔体验生活,不然怎么和人民群众搞好关系。”夹棍趁着和妹子们聊天的空档期,也不甘寂寞的出声。
  谢天实在是没兴趣跟胖子他们在床上唠叨,他翻身一下床,便去阳台边的洗手间洗漱了。
  胖子几人见此,也没有再赖在床上,纷纷起床了。
  只是,就在几人凑一块洗漱时,敲门声适时响了起来。
  坐在那里还在聊微信语音的夹棍自然是直接去开门,这一开,他不由傻眼了:“秦老师!”
  说着,他似乎意识到什么,赶紧飞溜的上了自己的床铺,却原来这货只穿了一条短裤。
  谢天刚从厕所洗完头和脸出来,看到相应的情况,不由为之一笑,而正刷牙的胖子从洗手间探出头来,他看到站在门口的秦婉仪,不由意外道:“秦老师,你怎么来啦?”
  说着,胖子也没有忘记皮:“稀客稀客。”
  他径直走到门边,给秦婉仪弄凳子。
  秦婉仪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穿衣服的夹棍,再看了一眼刚洗完头和脸出来的谢天,不禁疑道:“你们才起床?”
  “恩,昨晚被胖子他们拉去网咖通了一个宵,今早才睡的。”谢天不像夹棍他们那样,因为秦婉仪的突然到来,就表现的很神经,他是一切很正常,浑然没有当回事。
  “通宵?”听着谢天稀松平常的话,秦婉仪不由皱眉道:“学校不是硬性规定,不准夜不归宿的吗?”
  “秦老师,这你就天真了,真要不准夜不归宿,学校外那么多民用房怎么都变成了炮房?”夹棍也是适应了过来,直接出声道,说话间,他又不由为之一停,似乎意识到自己出声有些不雅!
  而在这个时候,秦婉仪看到夹棍桌上摆放的一个东西,不由好奇的走了过去:“这是什么?”
  噗嗤!
  刚刷完牙洗完脸的小田走出来,看到秦婉仪拿起夹棍桌上的套套,一时没忍住,直接笑喷了。
  谢天也是汗颜,他断然料不到秦婉仪连套套都不知道。
  “怎么啦?”秦婉仪只觉的有些不对劲,尔后,她突然反应了过来,没有任何的犹豫,她极为恶心的扔掉了自己手中的套套,吐槽道:“你们就不能注意点清洁卫生吗?”
  “秦老师,夹棍已经很注意了,那个东西,他只是戴过,没有用过,这是多么的勤俭持家啊!这种节约精神,我们都应该学习,是不是?”刷完牙走出来的胖子笑眯眯道,那表情在谢天看来,怎么看怎么贱。
  “啥?戴过的!”秦婉仪震惊道,随后,其只觉的肚子一阵不舒服,就跑里面阳台边的卫生间呕吐去了。
  “秦老师,别听胖子的,他吓你呢!”谢天见此,朝旁边笑的贼欢胖子瞪了一眼,胖子顿时正经了起来:“是的,秦老师,我就开开玩笑,你别太当真。”
  秦婉仪呕吐完后,整个人轻松了许多,她看着面前的谢天四人,只觉的他们像是穷水猛兽。
  甚至乎,她都有些后悔来他们寝室了,果然,男生的宿舍真不是女生能呆的。
  这么想着,秦婉仪不由朝旁边看去,却见胖子他们的床铺,那乱的,还有桌位上摆放的东西杂乱的,完全是狗窝啊!
  似乎是知道秦婉仪的想法,胖子指着旁边靠阳台边,也是处在现在秦婉仪视野死角的谢天床铺,道:“秦老师,你看这边!”
  “怎么?”秦婉仪疑道,不由从阳台走进了寝室,然后,她看到了谢天的床铺,却见谢天床辅位不但干净,还很整洁,这与胖子他们的狗窝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秦婉仪好奇道:“谁的床辅啊?胖子你的?”
  说着,她想到谢天是特种兵的事情,又不由看向了旁边的谢天。
  谢天也皮道:“不才正是!”
  讲道理,虽然谢天一向很严肃,一向洁身自好,不过跟着胖子他们在一起,沾染恶习就算了,但要是没受点熏陶,那就是扯了,也因此,他现在才会很不正经!
  面对着谢天的皮,秦婉仪也是无语,随后,她也没有忘记自己此行前来的目的:“对了,你们早上旷了半天的课,你们打算怎么办?”
  “什么?”小田疑了起来,然后他只觉的不能理解道:“秦老师,我们旷课怎么了?”
  胖子赞同道:“就是啊!秦老师,我们旷课是很正常的基本操作罢了,谁上学还不逃点课旷点课?”
  秦婉仪本来对于谢天四人的迟到,哦不,现在已经是旷课的行为很不满,不过,那是之前,此时此刻的她已经明白,谢天四人并非真的是拆她的台,因此,她现在的心气也变好许多,和颜悦色道:“逃课旷课是很正常,问题是,我现在是你们班的辅导员!”
  “啥!”胖子和一旁的夹棍双双叫了起来,相应的反应,让秦婉仪不由为之无语:“胖子,我之前不是跟你们说过这个事情吗?”
  “什么时候说的啊?”胖子想也不想道,然后,他记了起来:“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
  谢天笑了,因为他知道了其中的一丝意味,他看着面前的秦婉仪,好声道:“秦老师,这么来说,你此番上门,是来讨伐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