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获胜

  巷子的坪地上,谢天和蒋浩天在那里不停的对着枪。
  出枪的同时,两人都有灵巧性的走位。
  只不过,谢天仍然一脸淡漠,似乎所有的一切,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而对面的蒋浩天呢,脸上则是慢慢的渗出了汗水。
  面对着这一役,蒋浩天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不停的出枪,更是让他感到了心力交瘁,他只想快点结束这一战,可是谢天表现的那么好,根本不给他任何的机会,反倒是他,在谢天那强大的枪法下,开始有些不支了。
  “为什么会这样?”蒋浩天有些不服气道,他不相信谢天就能不受到影响,因为这场比赛的强度实在是太高了,突然,砰的一声,蒋浩天被击中了,同一时间,连发的枪声响起,蒋浩天终于败了下来。
  而谢天那边呢,则出现了相应的八个大字: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赢了!
  胖子心中想道。
  然后,他高兴了起来:“我们赢了!”
  “我们赢了!”胖子和小田在那里再一次叫道,舞台下,大姐头等人也冲了上来庆贺,谢天受到了追捧。
  在这之中,他更是被胖子等人给硬生生抬了起来,抛到了天上庆贺,而大舞台的上空,也适时的飘下彩带等效果,反正就是酷炫,相应的配乐,也从舞台边的大喇叭里传了出来,让现场气氛变的很火热。
  电视台的人,则在那里进行着相应的报道与采访。
  海天网咖特邀的主持人则在那里拿着麦克风很努力的主持。
  而另一边呢,蒋浩天则不由为之瘫倒在了椅子上。
  刚才,他和谢天对枪中,因为气息变乱的关系,他的出枪开始不再像之前那样变的极有节奏,走位中,一时没注意,反应慢了一拍,结果就被谢天给抓住机会,直接打下马来,在对枪中会输,他是心服口服的,只不过,尽管输的服气,他却输的很不甘心啊!
  他想赢啊!
  他真的很想赢啊!
  “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受?”波神来到了蒋浩天的身边,适时出声道。
  蒋浩天没有说话,他只是躺在椅子上看着波神。
  波神宽慰道:“输了就输了,比赛嘛,总会有输有赢,赢要赢的起,输也要输的起,这一次输了,下一次再赢回来就是。”
  蒋浩天恩了一声,却也没有多说话,看的出来,他真的很难过。
  而在这个时候,秦婉仪从旁边走了过来:“浩天!”
  看到秦婉仪突然出现在身边,蒋浩天只觉的意外:“秦老师!”
  “刚才打的不错,很厉害!”
  蒋浩天心情很是苦涩道:“可是我还是输了!”
  秦婉仪笑道:“比赛很精彩,不是吗?”
  回想着刚才的较量,蒋浩天确实感觉到很刺激,和谢天的交手,他已经使用了全力,有一说一,他已经很久没有玩的这么过瘾过了。
  “把脸上的汗擦一擦吧!”秦婉仪递过一张纸巾,真心道:“比赛的本身,我不好评价什么,因为那完全是现象级的战斗,可是现实的情况,我还是有一定发言权的,谢天跟你打完后,整个人十分轻松,可是你看看你,脸上有汗,刚我看你,你更是在那里气喘吁吁,所以,不要怪老师多嘴,平素不要只顾着玩游戏,偶尔也锻炼锻炼,有了好的身体,才能让你更好的在游戏里驰骋!”
  一旁的波神适时附和道:“确实,高质量的比赛,对人身体的负荷太大,浩天,你又是使狙的人,更应该多增强身体锻炼,不然很容易让你在高对抗的比赛中失去本该有的出枪节奏!”
  蒋浩天明白了过来,他朝面前的秦婉仪真心感激道:“谢谢秦老师!”
  秦婉仪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了。
  目送着秦婉仪的离去,蒋浩天心里面只觉的很不是滋味,他本来想赢了比赛后,再找秦婉仪……
  现在的话,输了比赛的他,已经没有那个脸面去找秦婉仪约约了。
  蒋浩天不由看向了对面的谢天,却见其被胖子等人包围着,他只觉的羡慕妒忌恨,从来没有那么一刻,他会比现在更想得到比赛的胜利。
  “谢天,下一次,我一定要赢你!”
  作为胜利者,谢天只觉的烦躁,因为他刚被胖子他们闹腾了一番,好嘛,才得空,他又要接受采访。
  没有办法,他只能勉强上阵。
  好不容易应付过去,边上又有人来合影,说是被他强大的表现给征服了,自此之后,一生粉。
  他心想,至于吗?
  一番折腾,谢天终于能有自己的空间了,然后,他和胖子等人去领奖金了。
  又是一番繁锁的程序,配合上超市的活动,谢天们等了大半天的时间,才获得了装在大红包里的奖金。
  获得奖金后,胖子和小田都异常的开心,特别是胖子和大姐头,一张肥脸一张小脸,都是笑出了花来。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下来,因为夺得了冠军,谢天他们自然是又一群人聚餐。
  酒桌上,大家都很高兴,谢天跟着众人喝了不少酒,不过这一次和之前的聚餐不同,因为没人蓄意灌酒,所以谢天没有醉,秦婉仪也没有醉,反倒是胖子,喝了贼多,倒是有一点酒意。
  让人想不到的是,晚上,庆功宴一结束,胖子告辞了一声,就偷摸着和大姐头溜了,谢天看他们小两口那鬼祟的死样,便知道他俩是要去开房,显而易见的是,胖子今晚应该可以尽兴的拿下一血了。
  谢天想到了自己之前和秦婉仪被他们弄到宾馆开房的事情,很是嘘唏,但同时,回想起相应的情况,他又觉的很搞笑,胖子那个死样也就罢了,关键是他……
  “哎!”谢天略觉的可惜的是,自己和秦婉仪没有真发生点什么,正想着,他注意到旁边暗处有人在看自己,他下意识看了过去,却见是秦婉仪!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上,秦婉仪很是羞涩的转过了头去。
  谢天看了,目光不由为之一疑,他在想,难道秦婉仪也在想那天他们睡宾馆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