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心机Boy

  第二天,胖子和小田少有的起了个大早,小田还好说,毕竟他是除了谢天外,寝室里第二个不那么嗜睡的人,像胖子和夹棍,那是有机会不睡到正午十一二点,那铁定不罢休的人,经常性的,胖子哪怕醒了,赖都要赖到十二点多,然后在那里没羞没燥的叫小田或谢天帮打饭才肯起床。
  也因为如此,胖子现在起那么早,那是吹欠连天,而纵观他和小田二人的眼睛,都是大熊猫似的黑眼圈。
  谢天对此,是很能理解的,因为今天就要打网咖比赛的决赛了,胖子和小田都很在乎这个比赛,也因此,得失心太重的他们,昨天晚上自然是睡不着,无论是死胖子还是小田,都在床上不停的翻滚,反倒是谢天,没心没肺的早早就进入了梦乡。
  事实上,谢天昨晚本来想对胖子和小田进行特训的,但是最终他想了想,还是觉的算了,因为就小田和胖子相应的心态,他教他们,那纯粹就是浪费力气,二人根本听不进去,顶多就是寻点心灵慰籍。
  靠了,要伤脑筋,就伤去吧,哥可没有那么保姆。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谢天才没有管死胖子二人。
  成长嘛,总是需要磨励的,什么苦什么难都不经历,就想着收获,那就只能当小弟了,问题是,他谢天压根没有想过要收小弟的想法!
  在寝室里捣鼓了一阵,谢天三人便去和大姐头和秦婉仪汇合了。
  让三人都有些想不到的是,那个火锅店勤工俭学的女生居然也在,而经过大姐头的介绍,谢天他们已经知道对方的名字了,叫张艳红。
  这名字很普通,甚至可以说很老土,妹子也不算长的漂亮,不过小田就是喜欢啊!谢天和胖子在旁边看到小田为对方所迷倒的痴痴死像,只能是面面相觑的份。
  接下来,高子一群人也过来了,不止如此,到学校外后,夹棍带着他的女朋友之一和外校的哥们们也过来了。
  大姐头本来想请谢天他们吃早餐,算是犒劳他们,好让他们更有力气打决赛,但是看到相应的阵仗,大姐头瞬间就怂了。
  这样的情境下,谢天这个“冤大头”自然是出来送死了。
  其实谢天心里会没数吗?不过钱这东西,对他来说,真的是身外物,以前在组织时,他除了执行任务,都没有花消,这么多年了,他的银行卡里早就存了不少钱,而且,国家每年都会有福利还有补助,不仅如此,以后还会有各项福利以及补帖,总之,一句话:哥有钱!
  一大帮人冲到了早餐店,差点没有把早餐店给挤爆,连本来在里面吃东西的食客,看到谢天他们一群人,也都乖乖的让出了位置。
  而在这之中,又一大批人从旁边走了过来,他们不是别人,赫然是谢天他们决赛所要遇到的对手蒋浩天一行人,其中,上帝之鹰波神赫然也在其阵中。
  一群人看到了在早餐店里的谢天等人,纷纷停了下来。
  “这么巧!”蒋浩天带着人从外面走进了早餐店,来到了谢天等人面前打招呼道。
  谢天云淡风轻道:“巧啊!”
  “比赛准备的怎么样?”蒋浩天笑道,说话间,其目光却落到了旁边的秦婉仪身上。
  “很不好。”谢天出人意料道,相应的话,不但让大姐头他们一群自己人为之感到意外,就算是对面的蒋浩天等人听了,也是有些想不到。
  不过,很快的,蒋浩天就觉的谢天更像是在哗众取宠。
  他有些妒忌谢天,因为谢天坐在人群中,像是绝对的主角一样,而他心仪的秦婉仪呢,则坐在谢天的身边。
  他很想自己像谢天那样跟秦婉仪亲近,他想跟秦婉仪有更多的接触机会,问题是,他们并不在同一所学校,如果他早知道秦婉仪会在民政学院,他肯定也选择这里了。
  可惜的是,没有如果!
  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拿下这场比赛,然后再找机会跟秦婉仪接触了。
  想着,他眼见众人都在看自己这里,他不由笑道:“那很好,因为我也没有准备,大家飞机场见。”
  放下相应的话,蒋浩天率人走了。
  秦婉仪看着蒋浩天等人离开,不由为之感叹,因为她还记的自己前面给蒋浩天当家教的时光,那个时候,蒋浩天是那么的青涩,完全就是小屁孩,可是一转眼,蒋浩天就成了大学生,整个人不但变的更帅,还很酷,都说女大十八变,男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老大,你真的没有准备吗?或者说,没有一点战术策略?”就在秦婉仪想着时,旁边的夹棍朝谢天出声道。
  谢天点了点头:“对于这场比赛,我确实没有想太多。”
  “为什么啊?这都决赛了,你不做点准备,万一输了怎么办?”大姐头很不能理解道:“你这比赛态度不行啊!”
  “大姐头,你不乌鸦嘴,没人当你是哑巴!”高子适时出声道。
  胖子虽然也觉的大姐头乱放屁,可是这种表立场的时候,他还是坚定不移的站在大姐头身边:“高子,你丫说什么呢?大姐头还不是为了我们比赛好吗?”
  “靠,瞧你那贱样,有了女人忘了兄弟,畜生!”高子等人和胖子毕竟认识很久了,因此,说起话来浑然不带顾忌的。
  谢天见此,只觉的无语,心想这群人,是真傻啊!妹的,连什么是重点都不知道。
  在谢天想着时,秦婉仪适时出声道:“对了,你们有注意到没,蒋浩天刚才走时,跟我们放话说机场见,你们说,这会不会是圈套?”
  瞬间,所有的人注意力都被秦婉仪拉回了正轨。
  谢天长吁了一口气,心想众人中总算还有一个带脑的。
  只不过,就在谢天想着时,胖子很打脸道:“我早就知道了,不过谁Care啊!”
  “怎么啦?”秦婉仪疑道:“为什么这么说。”
  “你跟我来石头剪刀布!”胖子朝秦婉仪认真道。
  秦婉仪虽然怀疑,不过还是点头。
  “我出石头。”胖子直接道。
  秦婉仪不禁为之一呆,然后胖子叫她出拳了。
  紧接着,秦婉仪出的是拳头,而胖子呢,则出的是布。
  胖子得意的笑道:“怎么样?秦老师,我厉害吧?”
  谢天不得不说,死胖子还真有两招!
  这一下,秦婉仪总算是反应了过来:“这么来说,对方是故意设陷阱给我们跳呢?也许,他们早就在机场逮我们了。”
  “那只是可能性之一!”夹棍认真道:“至于具体是什么心思,谁知道呢。”
  胖子理所当然道:“所以喽,我们就不要搭理他们,照我们自己的节奏走就行了。”
  “真的如此吗?”谢天在旁边饶有意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