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孤男寡女

  谢天悠悠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明净的小屋里,尽管身体像是散了架一样,习惯性的,他还是让自己强行保持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良好姿势。
  同时,他可以清楚的听到旁边传来的响声,似乎,有人在那里洗碗。
  快速的扫视着四周的环境,只觉的疑惑的谢天不由强行起身想去看看旁边的情况,只是,他这一起身,身体的疼痛让他整个人很无奈的驻足,他现在的力气并不足以支持他做相应的行为,可以很肯定的是,如果他硬要走到那个门口边,他会瘫软,他会没有任何的力气,而现在的话,哪怕情况再糟糕,他也有一定的力气让自己做出足够的攻击来对敌人造成杀伤。
  当然了,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并不觉的自己会有敌人,因该是哪个好心的路人把他带回了家里。
  只是,又会是谁呢?以他的认知,如果真有好心的路人,在看到出状况的他,更应该做的行为是打120急救电话把他送医院,而不是带回家里。
  就在谢天心里想着时,边上厨房的响声停了下来,紧接着,内里走出了一个相应的靓丽身影。
  是她!
  谢天叫了起来,脑海里赫然浮现出自己昏厥前和对方碰面的画面,只是,他刚才却完全记不的这样的画面!仿若那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在脑海里消逝了一样!
  “你醒啦!”女生看到谢天一脸意外的看着自己,不由笑着打招呼道。
  可是,女生的话,对于谢天来说,却浑然不觉。
  谢天现在心里想的是,他居然忘记了自己在街上碰到女生的画面,这对于别人来说,可能不觉的有什么,可是对于深诣一些医术的他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他的身体和脑部都受到过强烈的重创,相应的小情况,在他认为,很有可能代表着他的脑部有后遗症,也许他会失忆也不一定。
  “你怎么啦?”看到谢天一脸异样,女生忍不住关心了起来。
  谢天回过了神来,淡淡道:“我没事,谢谢你。”
  女生微微一笑:“客气了。”
  说话间,女生给谢天倒了一杯开水,然后她一屁股坐到了谢天的旁边,关心道:“你是怎么啦?”
  和在外面的时候不同,女生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上半身换了一件宽松的T恤,也因此,这使的她这一坐下,胸前春光乍现。
  谢天无意间瞟到内里的凶光!只觉的有些口干舌燥。
  事实上,谢天长期在国外活动,对于女生的胸,尤其是大胸,早就见怪不怪了,可是国内的环境并不比国外那么开放,日常生活中,女生一般都很保守,而且国内的女生不比国外的女生,都是那种他们自以为是的健康深色,国内的女生皮肤都很白,那胸型也不似外国的女生那样硕大,更多的是一种东方女性特有的美,让谢天看了,还是很有想法。
  女生并不知道自己走光的事情,她看谢天又陷入兀自凝神的状态中,不由好声道:“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昏厥,一次的话,还可能说是意外,两次的话,就不是简单的意外所能说明的了,我个人建议你,最好去医院看看。”
  “没事的。”谢天轻描淡写道,拿起了面前的杯子喝起了开水来。
  女生看到谢天不以为然的态度,一脸严肃道:“什么没事?我是医院的护士,我很认真负责的告诉你,你的身体绝对有问题,是,你也会医术,你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肯定是有所了解,但是你不要忘记了,医者不能自医!尽早去医院做全面的检查,这才是真正的对你自己好!也是对自己负责的表现!”
  看着本来很恬静的女生突然变的很有威仪,谢天忍不住笑了:“看不出来,你这么认真负责啊!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去当医生,而是当护士呢?”
  女生叹了一口气,颇有些感触道:“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学医的话,是家里的安排,而当护士呢,只能说,是能力有限。”
  “你叫什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谢天。”
  “我叫沈倩玲。”
  “沈倩玲啊,挺好听的!”
  “你的也不错,你叫谢天,那你有没有弟弟了?”
  “怎么?”
  “那样的话,就是谢天谢地了。”
  “好吧,这很好笑。”
  说话间,两人都沉默了下来,气氛一下子变的有些尴尬。
  其实,无论是谢天还是沈倩玲,都不是那种善于交谈的人,沈倩玲还好点,毕竟是实习当护士的人,总得跟人交流是不,问题是,沈倩玲鲜有带异性回家,而且还是独处的那种,这自然让她放不开。
  而在这时,异样的响声传来,却是旁边有人用钥匙开门,紧接着,谢天就看到了另一个女生,对方身形有些矮小,长的不算好看,但也不难看,隶属于可爱类型的那种。
  对方看到房间里的谢天,不由感到了一丝意外,其朝沈倩玲好声道:“倩玲,他谁啊?你男朋友?”
  “什么男朋友,他是我的男性朋友。”
  “男……性朋友?”身形矮小的女生在性字上加重了音,真是一言不合就开车啊!谢天在旁听了,很是无奈,要知道他和胖子他们在一起,几个老司机那是一会不开车就不舒服斯基,所以,他帮忙说明道:“就是简单的异性朋友。”
  对方哦了一声,然后沈倩玲就帮忙相互介绍了起来。
  却原来这个矮小的女生叫黄沁,绰号痘痘,和沈倩玲是高中同学,不过大学的话,则是在另一所大专院校就读。
  她们房间里还有另一个合租人,那也是一个女生,对方做模特的,因为经常有活动,回来的次数很少,很难见到人。
  一番认识后,痘痘就朝沈倩玲道:“倩玲,我买了耳机了,现在可以试试了。”
  “好啊!我去开机。”沈倩玲说着,就进房间里了,而痘痘也一样,直接进房去忙活,只留下了谢天一个人在大厅里。
  面对着相应的状况,谢天只觉的无语,心生感慨道:“What你们这是弄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