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难兄难弟

  晚上的“庆功宴”,谢天没有再像以前那样节制,而是十分的放纵,他真的跟胖子他们不醉不归,而现场,气氛也十分的High,不但谢天他们喝的很尽兴,就连身为女生的秦婉仪和大姐头,乃至夹棍等人叫来的女朋友或女性朋友,都有喝不少酒!
  反正,喝着喝着,谢天就没有了意识……
  等谢天在头痛中恢复了意识后,他已经在一家极有情调的特色房间里,和秦婉仪搂在一起睡觉。
  纵使是谢天经历过大风大浪,面对着相应的境况,头还有些迷糊的他也不由为之惊醒了过来。
  好在吃惊归吃惊,他却并没有因此乱了方寸。
  和秦婉仪互相搂着,谢天忍不住为之考虑了起来。
  他在想自己现在怎么办?
  以现有的情况来看,他和秦婉仪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他必须得承认,这样亲密无间的搂着,他要是没有想法,是不可能,而且,跟着胖子他们厮混在一起,有一个相应的说辞在此时很自然的浮现了出来,那便是“日”后再说。
  讲道理,注视着面前熟睡的秦婉仪,谢天说不动心是假的,但是,他纵使还没有和女生发生过那方面的关系,他也不可能饥渴到丧失理智。
  他心里很清楚,如果是喝醉之下,两人之间发生关系,那很正常,也没有什么毛病可挑,可是现在,他恢复了意识,如果再假借喝醉酒的借口去对秦婉仪做出相应的事情,那就是下作了。
  不是他装清高或者是圣人,他不管别人怎么样,但是他谢天是做不来这样的事情。
  一念至此,谢天就想要抽身离开和秦婉仪的异样接触。
  但让谢天万万估不到的是,在这个时候,秦婉仪身体一动,居然整个压到了他的身上。
  瞬间,谢天脸就红了。
  而秦婉仪也是该死,居然在梦呓中,那小嘴朝其嘴边吸吮过来。
  饶是谢天在国家前线是铁血之人,在这样的情境下,他也有点手足无措。
  好在,秦婉仪真的是睡着了,她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而谢天呢,顾不得多想,直接落荒而逃。
  当谢天刚从房间里偷溜出来,旁边房间的房门一开,里面也偷溜出一人来,好巧,不是别人,赫然是胖子。
  胖子正偷偷溜出来,他看到旁边的谢天,整个人吓了一跳:“老……”
  在老字一出时,谢天第一时间捂住了胖子的嘴,然后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悄悄把旁边的房门给关上了。
  而胖子呢,也是机灵,见谢天如此,他有样学样,偷摸把面前那间房的房门给关上了。
  看到这,谢天只觉的怀疑,他揣测道:“里面是大姐头?”
  胖子只觉的有些尴尬,但还是实诚的点了点头。
  “没发生点什么?”谢天好奇道。
  胖子听到谢天的话,只觉的异常的郁闷:“妈的,老子想是想,问题是真到关键时候了,下不了手!”
  “你这不是下不去手,而是下不了\L吧!”谢天没好气道,相应的话,让胖子只觉的不解:“怎么了?老大。”
  “你TM还好意思说?”谢天掐了胖子一手,在其痛楚中,认真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吃饭前,你有叫夹棍和高子等人在私下说话,肯定是你丫成心的,故意让他们灌酒,然后把我们双双弄到宾馆里开房,是不是?”
  胖子本来被谢天掐的很痛,在听到谢天的话,他不由直抹汗,赔笑道:“老大,我这不是为了我俩的幸福着想吗?怎么?难道你和秦老师也没有发生关系吗?不应该啊!我叫夹棍故意让你俩搂一起……”
  说着,胖子意识到什么,收声的同时,他慌忙开溜,而谢天呢,岂会放过胖子,自然是直接追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秦婉仪醒过来后,只觉的无语凝咽,你道是怎么的,却是昨晚,她在梦里做了一个让她感到很无语的梦——春梦!
  她以为这样的梦只会在男生身上出现,却想不到自己也……
  摸着身下的粘稠,秦婉仪有一种日了哈士奇的强烈赶脚,她想不到事情会如此。
  更扯的是,到现在她还记的那梦的大概情况。
  就是她和谢天他们喝酒,结果她喝醉了,然后她和谢天被人无意的弄到了同一间房里。
  好嘛,她和他……
  “我这是在想什么啊!”秦婉仪想着,只觉的害臊,然后,她强行让自己断了相应的念头,起床去旁边洗澡。
  在另一边,另一间房间里,大姐头孙莉也睡醒了,她看着自己身上的安然无恙,整个人说不出的恼火,然后,她恨恨道:“这个死胖子,明明敢来阴的,胆就不能再肥点吗?这房都开了,什么事都不做,那钱不是浪费了吗?”
  想着,很是生气的她就直接拿起手机,用微信给胖子发了一条消息:“胡彦祖,你好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