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战场上的细节

  天空中,飞机巨大的响声传来,谢天藏在岩体后,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有一说一,他虽然一直和胖子他们在游戏,可是他并没有真正进入自己的节奏。
  因为他有分心管胖子二人,同时,游戏里的轻松环境,也没有让他真正为之重视起来。
  吃鸡这款游戏,虽然制作很高端大气上档次,可是终归来说,游戏就是游戏,无法和现实真正匹敌。
  谢天无法在游戏里,找到现实那样的感觉,只是会觉的似曾相识!
  他会感觉到熟悉,但不可能完全当现实来处理。
  更何况,之前他对于吃鸡这款游戏是很不以为然的,所以,他并没有正式对待。
  也因为此,在现实里,他谢天强无敌,可是在游戏里,他的水准会差很多。
  就拿枪法来说,他的枪法仍然神准,但是绝不能像现实那样随心所欲。
  而且,所谓的节奏感,也需要他在游戏中慢慢寻回来。
  对于相应情况,心里很有数的谢天也没有多犹豫,他直接朝旁边的秦婉仪和胖子出声交待道:“接下来你们要自己管好自己,我不会像之前那样注意你们了,所以,哪怕你们倒下,我可能都不会过来救你们,同时,你们开枪一定要注意,如果不知道对方的具体方位,千万不要想着开枪,真开枪,你们就是要奔着击杀对方去的,而不是拿开枪来找人,那会让你们和我都陷入困境的!”
  胖子和秦婉仪听到谢天的话,不由面面相觑。
  他们都感觉到谢天的不同寻常,以往的谢天,在游戏里很少出声,现在的谢天,出声很严肃,那就像是命令一样。
  他们朝谢天看去,却见谢天一脸冷漠,似乎在谢天的眼里,现在只有对面的血杀四名敌人!
  甚至乎,他们能从谢天的身上感受到一种野兽般的气息,这让他们都觉的有些寒冷,乃至胆颤。
  “这就是真正的老大嘛!”只觉的害怕的胖子忍不住在心里疑道。
  一直以来,胖子都清楚的感到知一点,那便是谢天并不如表面上的臭屁一样,是一个很装的人,虽然他是说谢天爱装逼,但那只是打闹时的玩笑话,事实上,无论是他,还是小田乃至夹棍,都心里很有B数:他们这个和他们同年龄的老大并不止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正是因为如此,谢天平素不来脾性还好,一旦谢天有脾性,他们是绝对不敢说个不字的,他们不会傻到去挑战谢天的权威。
  但是,有一说一,他们也很好奇真正的谢天是什么样子的。
  而现在,近距离的胖子就感受到了真正谢天的强大与可怕。
  只是坐在边上,他就会有心惊肉跳的感觉,会觉的谢天要杀人,会认为谢天是野兽,那要是谢天真的针对他,他可以很肯定的认为自己绝对小命难逃。
  “饿滴个老天啊!老大,你该不会是杀人狂魔吧!”胖子很自然的想到,目光不由朝旁边的秦婉仪和小田看去。
  秦婉仪在看着谢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小田呢,则和胖子一样,似乎也感受到了谢天的恐怖,在那里紧张的不停的抹汗,事实上,小田的额头上并没有汗,那只是他的习惯性动作罢了。
  相比于胖子和小田,秦婉仪则感到了释然,她在刚才就知道了谢天和她哥哥是同一类人,因此,谢天现在的变化并不让她感到意外,恰恰相反,她还觉的年少的谢天因此变的很冷酷,只觉的欣赏。
  谢天无意于旁边人的感受,此时的他,眼睛里只有游戏里的血杀四人。
  他要干倒他们,取下这场比赛的胜利。
  不过,血杀他们也很能耐,并不怎么给机会。
  血杀四人和胖子等人不一样,胖子等人是看到人,就会想干架,那枪完全是在乱扫乱开,然后,敌方也很配合,跟着在远处开枪,接下来,自然是你方唱罢我方登场,你来一会我来一会,反正是谁运气好,击中了对方,谁就取得优势。
  而事实上,胖子们那样的战斗方式,是再低级不过的战斗了,真正的战斗,是不出枪则已,一出枪,要么就是击中对方,要么就是令的对方感受到巨大的威胁,不得不为之躲闪,而放空枪,对于真正会的人,是不存在的!
  这就好比舔包这一个基门的动作,像胖子等人和普通的玩家,他们看到地上的包去舔包,就是单纯的捡东西,可实际上,真正的舔包是有讲究的,首先,你在把对方打成盒子前,你得知道对方身上有什么装备,一般而言,在和对方交战时,心里就大抵清楚对方手上所拥有的东西,例如是不是三级头,拿的是什么枪等。
  之后,在舔包之前,你脑海里得有一个大概的概念,那便是你身上还缺什么东西。
  事实上,当你的脑子里对于这些东西都有一定的概念后,你再过去舔包,你的速度就会变的很快,因为你只拿你所需要的东西,不会因此浪费太多的时间,这自然就会令你变的训练有素。
  别小看这里面的学问,就像第一局比赛一样,血杀他们能过来围剿,就是他们在相应的细节方面做的好,他们能够在胖子等人还在慢吞吞搜资源时,已经武装好,然后打一个措手不及,再利用团体的力量来围杀他谢天。
  为什么吃鸡游戏会让老阴B三字那么火,说穿了,吃鸡就是一个更需要动脑的游戏!
  在谢天耐心等候中,对面血杀一方的人终于忍耐不住了,一人朝胖子那里扔了手雷,而另两人呢,则试图开枪杀人。
  只不过,谢天是完全不给机会,而胖子和秦婉仪呢,非常小心翼翼。
  胖子现在完全是施展了毕身所学,他在一颗手雷扔过来时,没有傻站在那里,而是快速跑开,在敌方枪击过来时,他施展了一直不太熟练的蛇皮走法,嘴里更是念念有声:“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随后,他在中枪的同时,一个飞扑,藏在了麦子边的一棵树干下,并为之打包。
  而与此同时,谢天动了。
  砰!
  九八K在极有节奏下,射出了一枪,谢天击中了其中一名朝胖子出枪的人,然后,他在血杀的枪击过来之前,又十分灵活的缩回了岩体里,不过,躲是躲了,游戏里的提示却告知他击倒了敌方的一名敌人。
  秦婉仪见此,也没有再在边上看着,她也出枪了。
  而游戏里的毒圈,也不甘寂寞,提示着即将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