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送死大法

  “有人!”小田突然叫了起来。
  胖子出声问道:“哪呢?”
  小田看了过去,发现旁边并没有任何的身影,他不由疑了起来:“难道是我听错了吗?”
  “总会有幻听的时刻。”秦婉仪好声道,说话间,她目光不由为之一疑:“有人靠近了!”
  “几人?需要支援吗?”胖子问道。
  “一人,应该不用!”秦婉仪好声道,说话间,她不由瞥向了旁边,却见谢天仍然在那里一声不吭的玩着,现在的谢天,不像之前,那冷冰冰的样子,让她看了,只觉的有些可怕。
  “我过来了。”就在这时,胖子的叫声传了过来,把秦婉仪拉回到游戏中。
  秦婉仪也没有多想,配合着胖子准备对付边上的敌人。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们却浑然注意不到,从小田的那边,已然有几道身影在悄然的靠近,而小田也没有注意到相应的情况,此时的他,正朝胖子他们赶了过去。
  血杀的心情很紧张,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所要对付的人强到恐怖,可是,他又必须抓住这个时间段,要不然再拖下去,对他会很不利。
  他真的不认为谢天会给自己第二次机会,既然如此,为什么他不自己制造机会呢?
  “血哥,已经确定他们的位置了,龙九在他们边上,我们可以发动围剿了。”
  “那行动吧!”血杀认真了起来,整个人的注意力变的专注了起来。
  胖子三人呢,正在那里跟另一方的几个人马战斗,终于,凭借着三人的努力,他们做掉了对方,不过他们自己,也有些够呛,胖子被击倒了,而秦婉仪被击伤了。
  但这不是关键,新的枪声再一次响起。
  “是老大那的枪声!”小田出声道。
  胖子和秦婉仪没有任何的犹豫,第一时间朝谢天赶了过去。
  “妈的,果然被我们猜中了,他们想要搞老大!”胖子到谢天附近后,忍不住亢奋了起来,因为他发现到四人的踪迹,那并不是路人角色,四个人,光看走位,都很强。
  “是他们吗?”小田确认道。
  胖子认真道:“应该不会错的,刚好四个人,而且走位很骚,一看就不是一般的路人玩家。”
  “那照计划行事!”秦婉仪严肃道。
  三人之间的对话,终于吸引了谢天的一丝注意力。
  事实上,从开始到现在,谢天都提不起太大的兴趣来玩这游戏,哪怕他很期望和血杀对战,可是,老头的事情始终在困扰着他。
  他的脑海里,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自己在现实中被围困对付的画面,与此同时,老头的声音总是会在他的耳边回荡。
  也因为此,他对于游戏里现在的情况很不能理解,可是,他现在知道的是,有敌人来了。
  当胖子等人和对方过招时,他也终于打起了一丝精神来玩。
  只是,机枪开去,枪法却失准了,而且,是巨水的那种。
  “可以啊!”另一边,血杀忍不住赞叹道:“他们有准备!”
  “实行B计划!”
  “好!”
  下一秒,血杀几人的攻击目标变成了谢天不远处的胖子等人。
  谢天眉头不由为之皱了起来,尽管他的注意力一直没有全在游戏里,可是他这兵王不是白当过的,他清楚的感和道,对面的四名敌人是有备而来。
  难道……是血杀他们!
  突然之间,谢天想到了一个相应的可能性,而在对方神准的枪法下,对枪的秦婉仪被击倒了。
  “靠,枪法真准啊!”小田叫了起来,胖子则道:“秦老师,稳住,我来救你!”
  谢天没有再无动无动于衷,他出手试图要击中对方,只不过,枪法真的不准了。
  而在这时,胖子已然在救秦婉仪了,察觉到相应形势的血杀当机立断道:“冲!我架枪!”
  瞬间,他的队友三人都齐齐冲了出去。
  小田见此,就要开枪,不过,在这时,架枪的血杀却开始对着他不停的出枪。
  谢天看着朝自己冲来的三人,不由疑了起来,不过,他手下并没有因此停滞,而是快速的开枪。
  只不过,对方有走位,不是很容易击中,而且,冲过来的三人也没有只是跳,他们也有开枪。
  谢天稳了稳心神,走动中,继续开枪。
  终于,他击倒了一个!
  但是另两人还在冲,同时,血杀也过来了。
  这是要做什么?
  谢天疑了起来,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而在这之中,血杀队伍中的又一人倒下了。
  但是,剩下的那人冲到了谢天的面前,其和谢天对枪了。
  谢天枪法虽然有些水,但是他还是把对方做掉了,只不过,一切并没有就此结束,血杀出现了,同时,血杀也出枪了。
  残血的谢天想躲避,但是血杀不比一般的玩家,紧密的枪法在连射下,把近乎死血的谢天给击倒了。
  “快救老大!”胖子大吼道,小田已然在胖子出声前,就动了。
  小田对着血杀不停的开枪,虽然枪法不是很准,可也逼的血杀往旁边岩体躲闪。
  而胖子和秦婉仪在这个时候,都没有呆站那里,秦婉仪甚至没有打药,他们都直接冲向了旁边的血杀。
  “这是要干什么?疯了吗?”血杀看到朝自己跑过来的胖子二人,不由疑了起来,然后,他一发狠,也没有再管旁边被自己击倒的谢天,而是直接对着旁边的胖子和秦婉仪开枪。
  秦婉仪率先倒下,胖子跟着倒下,但是,边上还有一个小田。
  “死吧!”血杀冷道,精准的枪法出手,直接终结了同样跑出来的小田。
  而血杀呢,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可是,他怎么感觉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
  “怎么回事?这是故意送人头吗?”血杀心中很不能理解道,同一时间,他旁边的队友叫了起来:“这群人简直丧心病狂啊,这尼玛是明着送死啊!”
  “是啊!比我们还要更骚,我以为我们够孤注一掷了,结果他们更拼!”
  “真是日了狗了,我们这是在玩吃鸡吗?还是在比谁更能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