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美人在怀

  在谢天朝苏柒柒赶过去时,危机已然浮现,一个女的朝着苏柒柒大叫,与此同时,对方还拿着手上的瓶子朝苏柒柒泼了过去!
  是浓硫酸!
  很多人都被突然的状况给惊呆了,而作为当事人,苏柒柒则是整个被吓傻了,她本来就是娇娇女,从小到大,照苏老的说法是,一向有若公主的她根本没吃过苦头,也因此,她又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看着那浓烈的硫酸朝自己泼来,她才意识到要躲,可是她的身体根本动不了。
  “啊——”苏柒柒本能的尖叫了起来,千钧一发之际,谢天及时赶至。
  他一手拉过苏柒柒的同时,一脚踹开了旁边同样有些傻眼的富贵男。
  紧接着,那浓硫酸就洒空了。
  旁边,泼浓硫酸的人眼见计划落空,也是失了智,大喊一声“我跟你拼了”,便要上前来找正处于谢天怀中的苏柒柒麻烦。
  “够了!”谢天冲着那丧心病狂的犯案人大吼一声,对方整个人一呆,然后就蹲在那里淘淘大哭了起来。
  却原来,这个犯事之人是一个女生,旁边的富贵男看了,只觉气不打一处来,他上前朝那女犯案者恼火道:“邝丹丹,你是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把我们给泼毁容了!”
  这富贵男的一出声,立时使的那女生又发起了疯来:“张帅,还不是你,明明说你最爱的人是我,可你呢,却背着我跟这臭婊子勾搭上了……”
  女生情绪很不稳定,谢天未免对方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也没有在旁边干看着,他放下怀中的苏柒柒,迈步上前一个手刀,瞬间,女生就被其轻松敲昏,过了一会,警察疾疾赶了过来,开始处理相应的事宜。
  谢天虽然不想麻烦,不过为了配合警方的工作,还是跟着苏柒柒等人一起去了附近的公安分局。
  在做了相应的笔录后,谢天终于恢复了自由。
  站在警局里,注视着周遭的一切,谢天不无一丝感慨,因为相应的地方,他以往到来,基本上是以特殊身份而至,谁想,有一天,他会因为案件的关系,被局里的同志带过来做笔录,真是世事难料啊!
  想到这里,他不禁想到了身上还携带的特殊证件,事实上,他虽然退役了,可是相应的证件,还是能让他在这些特别的部门享受至高的待遇,甚至乎,只要他想,不带一点夸张的,他可以随时调动一个地方部队来帮忙,这是国家对待他们这种特别杰出的军方人士的尊重。
  当然了,他也不可能乱用这样的职权!
  在谢天想着时,边上有些受到惊吓的苏柒柒走了出来,她看到谢天,忍不住走了过来:“谢天,我和你一起。”
  谢天瞥了一眼旁边那名与苏柒柒有些纠葛的富贵男生,虽然不想沾惹不必要的麻烦,不过,为了苏老,他还是点了点头。
  让谢天想不到的是,苏柒柒也是失了智,居然在他答应时,朝他怀中钻了过来。
  谢天自然躲避,可是一看苏柒柒现在那因为受到惊吓而令人怜惜的小模样,最终,他还是在犹豫之中,把其拥入了怀中。
  有别于之前谢天接触过的秦婉仪,苏柒柒的身上有一种算浓又不浓,说淡又不淡的香水味,反正是挺好闻的。
  “你干什么?”那富贵男生看到谢天拥着苏柒柒,直接出声喝斥道。
  谢天是堂堂一兵王,岂容这等小人物对自己大小声,像之前他遇到黄毛等人,对方能对他搞事情,那是因为他当时既是处于伤痛刚过的虚弱状态,同时,他的心境还处在想不开的状态中,自然没有兵王的范,现在的话,肯定另当别论!
  没有任何的废话,谢天只是一个简单的眼神望了过去,那人只觉的一吓,本来要上前阻止他的对方就畏缩了。
  “以后说话客气点!”谢天冷冷道,便带着苏柒柒离开了。
  ,讲道理,那本来是一件很舒服很Biu特佛的事情,可是对于谢天来说,这样的状况还真让他有些不太习惯。
  他跟女生没有太多的亲密接触,当初碰上那狂野的美女,他是有尝试过跟对方硬磕,可是事实证明,英雄的确很难过美人关,也因此,自那以后,他便不敢轻易招惹女生了,哪怕有跟别的女生接触,他都是保持着足够安全的距离,以免重蹈覆辙!
  可是现在,他居然拥着一个他并不喜欢的女生,这算是什么事吗?
  在这个时候,苏柒柒的手机响了起来,苏柒柒精神状态不稳,毕竟是娇气无比的女生,刚碰上那样的大事件,真的无法一时半会就恢复过来。
  谢天见此,帮其接听了电话。
  在谢天认为,电话可能是苏柒柒家人打来的,果不其然,谢天一拿出苏柒柒包里的手机,的确是苏柒柒家里人打来的电话,稍微说明了下情况,他便带着苏柒柒坐到了旁边的石椅上。
  他朝苏柒柒伸出了手,后者见此,不由害怕道:“你想做什么?”
  “你精神状态不太好,我有学过简单的脑部按摩手法,可以帮你恢复,而且,我又不是你男朋友,不可能总是搂着你走,那成什么了?”谢天开诚布公道,相应的话,让苏柒柒俏脸不由为之一红。
  事实上,她会扑进谢天的怀里,是因为她真的怕!可是依偎在谢天的怀里,她也说不上为什么,只觉的谢天的肩膀很厚实,那能让她感觉到很踏实,连她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
  仔细想想,好像是在浓硫酸泼下的那一刹那,谢天成功救她的表情所致。
  当时的谢天,一手搂着她,让她躺在他怀里,只觉的平素看不顺眼的他是那么的英勇,而且他当时的吼声,更是正气凛然,令她只觉的他好男人,然后,她就……
  “好了,不用多想了。”谢天好声道,伸手帮其按摩起脑部的穴道来。
  在前线的时候,因为执行任务时,经常会遇到突发状况,谢天自然有学习许多应知小知识,像这种面对精神状态不稳定的选手,为了不影响任务,他也是有专门的学习特殊的按摩手法。
  如果胖子等人有在场,以他们的尿性,看到谢天相应的行为,铁定会痛心疾首,绝对要讨伐他暴殄天物,可是谢天就是谢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