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可恶的老头

  谢天一听胖子所说,直接否决道:“不去,要去,你们自己去!”
  胖子等人听到谢天的话,都不由面面相觑,夹棍更是道:“老大,干嘛不去?有四千元奖金呢,赢了,足够我们腐败好一阵了。”
  “太廉价了!”谢天很认真道:“一个月才三百,这是打发叫化子呢?”
  “老大,这钱是白送的啊!”小田真心道:“再说了,还能免费上网呢,这样,我们不但不用买电脑,还能省很多钱。”
  “就是!”胖子附和道:“关键是有了网吧的支持,我们就有训练基地,日后,我们也可以去打职业联赛,顺便曹曹粉,简直是美滋滋。”
  “孙莉!”谢天出声道。
  胖子嘿嘿笑了起来:“老大,你唬谁呢?又来这招,真当我是吃素的啊?再说了,这可是男寝室,她进的来吗?”
  “是吗?这么来说,你是不怕大姐头了?”
  “开什么玩笑,我会怕她?她怕我还差不多!”胖子十分牛气道,正说话间,他似乎意识到什么,不由往后一看,然后,他额头直冒汗的看着门口的孙莉:“我的姐,你怎么来啦?”
  “我怎么不能来啦?”孙莉认真道:“你刚说什么?”
  “我?我什么也没有说!”
  “刚是谁说要曹粉美滋滋的?”
  “哎哟!”胖子的耳朵已然被孙莉给纠了起来,胖子直接求饶:“轻点,我的姑奶奶,我错了还不成吗?”
  对于胖子的死样,谢天早就习以为常,他也懒的管要死的胖子,直接翻身轻巧的上了床铺。
  很快,胖子和孙莉有事离开了,而谢天呢,则乐的安静。
  他躺在床上,玩着手机。
  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只要有闲时间,他都是用来休息,放养自己疲惫的身体,再不济,还可以训练看书,但是来到学校后,少了各种要自己完成的任务,生活节奏赫然变的缓慢了起来。
  也因此,他觉的人生很是无趣。
  照胖子的意思,他是寂寞如雪,需要找个妹子谈恋爱了。
  可是,谈恋爱要怎么谈?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天哥!”在谢天躺床上想着时,旁边的夹棍在小声叫他。
  看夹棍那死样子,谢天便知道这货有事求他,没好气道:“有屁快放!”
  “是这样的,之前网咖和黄毛他们比赛,那秦婉仪不是欠我一个约会吗?”
  谢天记的这个事情,当时黄毛输了后,秦婉仪不但帮黄毛给了他们腐败的钱,还应承和夹棍约会,不过,后面由于秦婉仪要去当明星,相应的事情就搁置了。
  照胖子等人的意思是,这事基本黄了。
  也因此,谢天看夹棍再提起,不由疑道“怎么?”
  “是这样的,秦婉仪从演艺公司回来了,她跟我说要履行相应的赌约,叫我今晚跟她约会。”
  “那就去呗。”谢天说话间,看到旁边的小田在看自己这边:“实在不行,你让小田去!”
  夹棍有些为难道:“我也想,关键是小田他自己说他Hold不住,而我呢,今晚要跟妹子去开房,脱不开身。”
  谢天冷笑了起来:“是胖子的意思吧?”
  “这个……”夹棍也知道瞒不了谢天,好声道:“老二说了,这个约让你赴了,明天你才好跟我们去参加网咖大赛。”
  “他倒挺能算计的啊!”谢天正说话间,手机适时响了起来,他瞥了一眼手机,却见是老头的来电。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给边上的夹棍打了一个等下的手势,就到旁边的阳台去接电话了。
  “小子,最近怎么样?”老头熟悉而又亲切的电话从手机里传来,让谢天听了,居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还好!”
  老头叹了一口气:“是不是很想组织了?”
  谢天强忍心中不稳的情绪,反问道:“你说呢?”
  对面沉默了,随后,过了一小会后,老头的声音才再度响起:“早退晚退,迟早都是要退,你在组织呆了那么多年,现在回到大学校园里,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小子,这是你青春的最后尾巴啊!要抓住啊!”
  “什么尾不尾巴的,搞那么花哨做什么,然并卵!”谢天嗤之以鼻道,整个人的情绪已然完全恢复了过来。
  讲道理,他不想让老头看到自己相应的状态,他想好好的。
  老头笑了起来:“看来你适应的不错,也不枉我特意让他们跟你一个班一个寝室了。”
  对于相应的状况,谢天用屁股想都知道是老头安排的,因此,他也没有当回事,而是好声道:“明天国庆节了,臭老头,国庆快乐!”
  “同乐同乐。”老头笑道:“对了,谈女朋友了没?”
  “什么?”
  “看样子,是没有谈啦,大学是一个好地方啊!和妹子们多接触,那不是坏事,别像在部队里那么古板。”
  “啥时候变的这么肤浅了?”
  “我只恨自己老了,若有你这样的福气,我在学校里不把那些校花系花给泡个遍,枉为人!”
  “说的跟真的一样,组织里面不是有很多美女?”
  “那不一样,组织嘛,就是用来干正事的,再说了,谈情说爱,那也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
  “是有什么情况吗?”
  “不是很确定,但是那丫头知道你退役的事情了。”
  “那丫头?”谢天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靓丽的身影,他只觉的头大,因为那不是一般人,乃是国家政要之女……
  “最好的办法,是在大学里找一个女朋友,哪怕假的也行,你知道的,那丫头可不好招惹。”
  “你……”谢天无语。
  “好了,我要去忙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老头说完,直接开溜了。
  谢天明白,消息的泄露多半跟老头脱不了关系。
  只是,事已至此,再去想这些东西没有意义了,他要想的是,自己该怎么防范未来,那大小姐的脾性,他可是真的招惹不起啊!主要是她的身份太敏感了。
  想到这里,谢天记起刚才老头所说的话,他不由从阳台走进了寝室:“老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