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太极高手

  “Nice!”
  早晨,天刚刚朦朦亮的时候,谢天他们寝室里就响起了胖子的叫声,机警的谢天循声看去,在发现是胖子在说梦话后,他不由为之苦笑。
  这个死胖子,妈的,连做梦都那么跳啊!
  估计,死胖子又梦到网咖的那场荣耀大战了。
  那一天,他在队伍仅剩自己一人后,没有再漫不经心,而是有用心玩游戏,结果呢,自然不用说,虽然是孤身一人单兵作战,但最终,凭借着过人的实力,他以二十杀成功吃鸡。
  他的强力表现,直接打击到了黄毛一群人,令的后者一伙人要直接认输。
  之后,在秦婉仪出声相劝下,黄毛四人才再度上场打比赛,不过,他们虽然继续玩下去,可是精神受到了影响,发挥超失常,结果表现自然是惨不忍睹。
  与之呈强烈对比的是,胖子三人因为自己的强力表现,在第三局里发挥出色,胖子有生以来,第一次凭借其自己的实力成功吃鸡,那一场,胖子杀了五人,而他呢,杀了七人,不过在中间一波小战斗中,他倒下了。
  也因为他的倒下,让胖子更觉的那一把吃鸡的含金量贵重,因为他倒下时,游戏才进行了一半。
  当然了,胖子不知道的是,他是故意退位给其表现空间的……
  想到这里,谢天不由朝旁边看去,老三夹棍睡的很香,右手则探进了内裤里,真不愧是好色之徒!
  而旁边的小田呢,则已然从磨牙的状态中恢复了正常。
  谢天看着他们,颇有些感慨,因为他知道,他们才是正常的年轻人,而自己呢,还是保持着前线的水准,连睡觉都在高度警惕。
  很可惜,这里已经不是前线了。
  虽然早已看开了相应的事实,可是一想到在组织的自己,谢天还是不免有些惆怅。
  他清楚的知道,在部队里,有着太多的回忆……
  谢天没有让自己过多的感慨,作为一名特种兵,不说清心寡欲,四大皆空,合理的控制自己的情绪,那是基本的条件。
  因此,在床上想了一小会后,他翻身从床上跃了下来。
  床铺离地面足有两米左右的高度,一般人是不可能从床铺跳下的,哪怕能,也会很够呛,不过这点高度,对于谢天来说,非常轻松,他略微一起身,整个人就如柳絮般稳稳落在地上。
  距离受伤的时间很久了,他的身体,已然恢复了不少。
  诚然,身上的伤痛对于身体来说,还是有着巨大的影响,但至少,恢复了一些,而这点,足够他在使用了。
  快速而又高效的洗漱完后,谢天出去晨跑了。
  以他的训练量,倘若在学校里表现出来,能吓死一大片人,甚至一个活口都不留。
  不过,他也没有想要再像过往那样刻苦晨练,他已然把晨练当作一个用来散心的习惯。
  在操场上慢跑着,谢天不由停了下来,因为在不远处的树林下,一个穿着白色大卦衣的老人在那里打太极。
  谢天对于太极拳还是很懂的,因为老头好这一口,他之前跟老头学过,因此,他看的出来,那打太极的老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手。
  换以前,他肯定不会多管闲事,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了,来到校园里的他,早已适应了学校的生活节奏,因此,晨练散心漫步的他出于好心,到旁边好声道:“你这样打拳,是不对的!”
  “怎么?”老人看到来到近前的谢天,不由疑了起来:“你会打太极?”
  “那必须的啊!”谢天学的很快,跟着胖子等人,他现在已然完全沾染了他们的习性,一句“那必须的啊”,尽得胖子等人说话的精髓。
  老人微微一笑,十分客气道:“那就有请少侠向我展示了。”
  “爷爷,你别听他瞎扯,他一个年轻人,能懂什么太极?”旁边,适时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却是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妹子,对方穿着一身简洁的休闲运动服,扎着马尾辫,显的很好看。
  谢天虽然年轻,可是因为不断的执行任务,行行色色的女性他是看过很多,以他的认知,边上这个妹子以十分满分来评的话,能得九点八分以上。
  不过,妹子虽然很优秀,他却对对方没有任何的兴趣。
  他看向老者,认真道:“老人家,你是要学打法还是演法,抑或者人法?”
  “啥?”老人意外了起来:“太极拳还有那么多讲究吗?”
  “当然了,世间万物,都是博大精深,又岂是简单二字就能概括的。”
  “扯呢!”边上的妹子一脸鄙夷道:“编,你继续编。”
  老人看到女生的态度,好声道:“柒柒!”
  说着,他朝谢天客气道:“小兄弟,你不要见怪,我这孙女就这脾性,不过,她也没有坏心眼。”
  谢天恩了一声:“我看你刚才使的太极拳,既有一点打法,又像是人法,还掺杂着演法,不知道你跟谁学的太极拳,怎么学成这样的四不像?”
  “我照手机上学的!”老人说着,拿出手机点开视频让谢天观看。
  谢天一览,不由为之一笑:“这人教的是错的,他打的太极拳,是演法,可是为了让太极拳可看度增加,他又添加了打法在里面,而他讲解的,则是一般人练的人法。”
  老人只觉的好奇了起来:“是吗?那什么是人法?”
  “所谓的人法,就是凝神静气,这种是最常规最常见的太极拳,它更大的作用,是让人锻炼身体,练就良好的脾性。”
  旁边的妹子嗤之以鼻道:“说的跟真的一样,那什么是打法?什么又是演法?”
  “演法的话,顾名思义,就是用来表演用的,好看,却不实用,而打法呢,则是让人跟别人打架用的。”
  老人十分感兴趣道:“这么说,你都会喽?”
  谢天也不说话,而是直接摆开架势,施展起太极拳来。
  事实上,谢天之所以会过来多嘴,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一时技痒。
  太极拳是国粹,在很多人看来,学会这太极拳很简单,可实际上,并非如此。
  谢天以前也是觉的太极拳很容易,当他跟着老头修习太极拳后,他方知自己的想法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因此,空闲时候,他总会跟老头练太极。
  只不过,无论是他,还是老头,因为总是要忙,能真正聚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所以,他们一起练太极拳的次数也很少。
  对于老头,谢天很有情感,甚至,在他的心里,他把其当自己的半个父亲看待,也是这层关系,他对于边上练太极的老人才会有额外的好感加成。
  要不然,真以为他吃饱了撑的,来这边找不自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