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秦婉仪的嗅觉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谢天一行四人刚四排吃鸡,谢天和胖子的表现就不说了,小田和夹棍虽然表现的不错,但二人也是一直很够呛,所以单就观赏性来说,游戏体验极差!
  可是黄毛一群人却不一样,他们很有章法,只是跳伞找枪什么的,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老手。
  关键是这四人,并不是各自玩单机,他们是彼此有遥相呼应的。
  黄毛四人跳的野区,很轻松的就制服了另一队竞争者,单就观赏性来说,他们高了胖子等人不是一丁半点。
  “瞧瞧,这才是专业!”旁边有人朝胖子等人出声道,简单的话,令的胖子等人都作不得声。
  正常情况下,不说别人,以胖子的三寸不烂之舌,早就用口水喷死对方了,但现在,胖子却出奇的没有动静。
  胖子不是不想反驳数说自己等人的人,问题是,他在观看了黄毛四人出色的表现后,实在没有心情去跟旁人逞口舌之争。
  “靠了,怎么他们玩的就这么溜呢?”小田注视着黄毛几人,只觉郁闷道,听他的口气,似乎是认输了。
  不止是小田,夹棍也近乎于放弃了:“这根本就和我们不是一个水平的!比不了啊!”
  “早知道不比赛了,直接干就完事。”胖子巨后悔。
  边上的高子听了,只觉的不能忍:“我说你们能不能别那么丧气,这才是第一把?三局啊!三局啊!”
  “那你来呗?”胖子真心道,已经要打退堂鼓了。
  谢天实在看不下去了:“就算是要死,你TM也给老子死战场上去!”
  “什么战场啊!”胖子嘀咕道,尔后,他在看到谢天相应的眼神,只觉的谢天眼光要杀人的他非常识趣的收声。
  对于胖子几人的实力,谢天不是不知道,总的来说,除却贾棍略差外,胖子和小田都是可造之材,当然了,他现在也没有兴趣去指点这二货提升水平,虽然临时抱佛脚在某些时刻的确有那么一点用,可是更多的,还是打有准备的仗更容易获得胜利。
  与其费力不讨好叫胖子他们表现好,不如他自己当大神,来领胖子等人拯救世界。
  因此,他很认真道:“不用慌,有我在,这比赛妥妥的。”
  “真的吗?”夹棍不信道。
  胖子也是质疑道:“老大,你行吗?”
  “你说呢?”谢天反问道,让胖子几人作不得声,高子适时在旁边提醒道:“胖子啊!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怎么啦?”
  “你忘记刚才那杂毛要踹你的事啦?天哥那么犀利的一脚,你难道不印象深刻?”
  本来还很沮丧的胖子三人,听到高子所说,不由面面相觑,尔后,胖子恢复了过来:“我倒忘记了,天哥,你是有货的人啊!”
  “对啊,之前天哥跟我们玩吃鸡,还连续七杀呢,要不是我当时出声,他能杀更多!”
  “真的行吗?”夹棍还是有些怀疑,因为他不像胖子等人,是看过谢天表现威武帅的时候,而且,再怎么说,谢天刚才落地成盒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谢天受不了这几人,直接离他们远远的,到旁边看黄毛几人玩了。
  虽然黄毛几人是他们的对手,可是他必须得承认,黄毛几人玩的不错,挺有模样的,关键是,他确实对这个游戏不是很熟悉,所以,他想籍此从黄毛等人身上学点操作或者是对游戏的理解。
  在他认真鉴赏时,旁边一人递来了一瓶饮料,谢天看了过去,却见是秦婉仪。
  后者看到他看她,微微一笑,开玩笑道:“放心,没毒!”
  面对着秦婉仪的“示好”,谢天也没有客气,他直接拿过饮料便开盖喝了起来。
  如果是最初他来学校的时候,他肯定不会接受秦婉仪的好意,毕竟乱饮别人给的喝的,很容易令自己陷入不利的局面。
  但是,在碰到胖子等人,再加上几天的适应,他已经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了。
  这不是前线,这是和平年代的学校,他不需要再像过往那样谨小慎微,害怕有人对付他。
  所以,用胖子他们的话来说:该吃吃,该喝喝,遇事别往心里搁。
  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超强的他,自然是大变了个样。
  “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有自信赢我的学生啊!”在谢天畅饮中,秦婉仪出声道。
  谢天知道秦婉仪对自己好奇,也不以为意,淡淡道:“是又怎么样?”
  “以你三个队友的水平,你觉的你拿什么赢他们?”
  “你想表达什么?”谢天停了下来,直接看向了身边的秦婉仪。
  秦婉仪浑然不惧,迎上谢天那犀利的眼神,针锋相对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自信,不过,这游戏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听到秦婉仪的放话,谢天忍不住笑了,他知道,她来找自己说话,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她担心了。
  在刚才他跟胖子几人私下交谈时,这秦婉仪一直在看他们,而其大部分的时间,是在注视他。
  他明白,身为老师的秦婉仪在自己身上看出一点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所以,其才会慌。
  可是,这是对方自己送上门来的,他可不想心慈手软。
  心里想着,他真心道:“有一说一,秦老师,你虽然漂亮,可是我们寝室的老三长的也不差,他跟你出去,绝对当的起郎才女貌。”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秦婉仪没有理会谢天的调侃,而是好奇的询问道。
  诚如谢天所了解的一样,她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些普通人所看不到的东西,她一开始觉的很怀疑,但之后,她想确认时,谢天却再也没有表露出来了。
  尽管如此,但她还是可以肯定相应的事实,那就是刚才她所看到的,并不是幻觉,这个谢天,很不简单!
  “死了!”就在这时,胖子振奋的声音传了过来,却见黄毛四人去守桥,结果前方有人,后方也有人,两面夹击的他们,尽管之前表现不错,可是在敌方强大的火力围攻下,也终于支持不下去了。
  最终,在一番血拼之后,黄毛一行人,终于栽了。
  “你们是作死啊!本来可以稳当的进圈,非要去当桥匪,真以为桥匪那么好当啊!”夹棍在黄毛等人起身时,忍不住出声道。
  胖子很开心道:“老三,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游戏,玩的就是战略,人家那是高手呢,专门阴人,哪像我们,机场霸主,爱谁谁!”
  黄毛在游戏里刚被人作掉,心情正不爽,听到胖子等人幸灾乐祸的话,直接发火道:“行了,别叫唤了,我们再不济,表现也比你们好!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在那里跟老子大小声?”
  “那倒是,都是没吃成鸡的人,谁也厉害不到哪里去。”胖子很鸡贼道,硬生生把黄毛身边一名要出声的人给说的说不出话来。
  显然,胖子看穿了对方要拿自己落地成盒作文章的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