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出场即死

  随着比赛的行将开始,场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刚才也只是八成多的人来看热闹,现在是整个网咖的人都围过来了,那场面还真不小。
  胖子只觉的压力山大道:“搞什么嘛,用不用关注度这么高?”
  “还不是你整的?”老三夹棍忍不住吐槽道:“早跟我们说,早干完架了。”
  “行了,都到这份上了,好好打呗。”小田劝道,说话间,他看到旁边的谢天坐在那里对着电脑发呆,不由疑了起来:“天哥,你?”
  谢天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电脑兀自出神,胖子看了,只觉的幻灭:“老大,不会吧?你不能倒啊!你要倒,这游戏没法玩啊!”
  “去你大爷的!”谢天直接给了胖子后脑一记:“你哥我还没有死呢,等死了再哭丧吧!”
  一番对话,把旁边的路人都给逗乐了。
  “胖子,我中意你!”有一个妹子直接朝胖子示爱,把胖子美的:“低调低调,坐下喝茶,喝茶!”
  胖子话音一落,砰的一声,旁边一个易拉罐就从天而降。
  “哎哟,谁啊!这么没素质!”胖子恼火道,随后,他看到了很有脾气的孙莉,直接萎了:“比赛,比赛!”
  边上的最美女老师秦婉仪适时出声道:“好了,开始吧,别让大家久等了。”
  谢天恩了一声,作为寝室老大的他直接开始了。
  事实上,他刚才会看着电脑兀自出神,是因为他看到自己这一队的阵容所决定,三男一女。
  贾棍用的是女性角色,而胖子呢,用的是一个很Men的人物,小田则矮小,至于他,瘦削。
  虽然是游戏人物,可是逼真的人物角色,却让他想到了曾经待过很久的小队。
  老头很有心计,在他年少气盛时,把他送入了小组队伍里,是,他很有天份,能力也很出众,可是队伍里的另三人,都是老油条,他们丝毫不逊色于他,恰恰相反,他们比他还要更加的强。
  跟着小队伍,他学习到了很多以前在部队学不到的东西,同时,他也成长了许多。
  后面,他会那么疯狂,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从队友三人的身上,感受到了让心高气傲的他十分难以接受到的一点,那便是他居然那么菜!
  他无法容忍自己那么垃圾,才会奋起直追,只不过,他自己也想不到,他会在一条路上摸到黑。
  以前他根本不觉,现在,突然从前线退下来,他才明白,这几年来,他一直醉心于提升自己的实力,是,他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兵王,可是他好像失去了很多东西,最直接的,那便是他过的并不快乐。
  老大哥他们曾说过,为国家做贡献是肯定的,但是那并不是人生的全部,而且国家也不希望这样极端的人存在。
  想到这里,谢天不由看向了旁边的胖子等人,他得感谢他们,是他们让自己找回了曾经所没有的东西——快乐!
  “老大,你别那么看我,我不搞基!”胖子发现到谢天的注视,忍不住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谢天微微一笑,就想说话,小田出声了:“别说话了,落地了。”
  谢天把注意力放回了游戏,却见自己落地的一瞬间,旁边已然有人拿枪过来了。
  他想跑,可是躲过了正前方一人的枪击,边上又一人持枪扫了过来。
  瞬间,谢天就GG了。
  “妈的,落地成盒虽然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胖子也在这个时候被杀了,忍不住为之吐槽。
  谢天本来还在想自己该怎么设计这局游戏,眼见此,他只能苦笑:这玩的是什么啊!
  伴随着谢天和胖子的阵亡,边上顿时传来了各种议论的声音。
  “我叉,这么菜也来打比赛?”
  “就是啊!还不如我呢!”
  “也别说他们了,那些主播们,不都是有很多菜鸡吗?”
  相应的声音不停传来,让谢天听了,只觉的刺耳。
  他并不是不能接受失败,但是,作为一代兵王,他确实想不到自己会这么坑,同样的,一直以来,他所能收到的,都是各种极为推崇的赞誉,如今这样,他只觉的很不爽。
  适时的,谢天看到有人在看自己,却是旁边站着的最美女老师秦婉仪,后者虽然没有出声,可是谢天却能从其相应的神态感受到她心里所想的内容:“怎么样?这游戏没有那么简单吧?”
  “我只是没有认真而已!”谢天心里很不耻,但是想归想,他却也知道,自己挂了就是挂了,后面他不可能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就你现在的状态,再来一把,也未必能表现的多好!”似乎知道谢天心中的想法,旁边的秦婉仪突然出声道。
  胖子听了,就觉的不对:“秦老师,怎么感觉你好像站了立场?你可是我们敬爱的老师呢!”
  “那还不简单,说明你们人不行呗!”黄毛得意了起来:“老子再怎么样,面对秦老师,也没有那么臭屁,你看看你们,自以为是天王老子,在秦老师面前,算个球啊!”
  “就是,整的自己那么冷酷,真以为自己是大哥了!”
  “你说什么?”谢天还没有说什么,胖子就发飙了:“曹你妈,你再说一遍试试!”
  眼见胖子他们又要动手,秦婉仪不由皱了皱柳眉,认真道:“你们能不能和气一点?打比赛呢,你们不要忘记,你们是民政学院的学生,你们在外面的一举一言,都代表着我们民政学院的脸面!”
  讲道理,秦婉仪这个女老师虽然年轻,可是真发起脾性来,还是很有派头的,胖子等人在她的说教下,都不吱声了。
  谢天看向了很有驾势的秦婉仪,云淡风轻道:“不着急,等下他们输了比赛,你不要反悔就行!”
  简单的一句话,让秦婉仪不由为之一愣,不止是她,旁边的黄毛等人,也都感到异样了起来。
  边上的孙莉见了,只觉的头大:“这货臭屁装逼的个性,真是与生俱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