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明星美女老师

  虽然谢天打起了哈哈,可是黄毛一方的人,却并没有真信他的鬼话,开什么玩笑,有那么巧的事情吗?黄毛刚要踹脚,石头就正好飞过来,哄三岁小孩呢?
  而且,今时的谢天,确实跟之前的谢天完全不能比,他站在那里,真的挺有范的。
  天空中,微风适时吹了过来,两方的人对峙着。
  黄毛已然从刚才的疼痛中恢复了过来,而胖子呢,虽然刚被小小的教训了下,但现在自己一方人数众多,又有谢天撑腰,整个人的面貌自然不是刚才所能比的,他在那里十分牛逼道:“曹你妈,敢招惹我们,你们是不想混了,天下地上,没人能救的了你们!”
  得瑟中,胖子不忘回头朝谢天十分谄媚道:“天哥威武不凡!天哥寿与天齐!”
  旁边的高子直接踢了胖子一记:“靠你个先人板板,装毛线,还没完事呢,搞那么浮夸!演给谁看?”
  “我这不是轻松娱乐一下吗?”胖子悻悻道:“人家电视台还知道关键时刻插播广告呢?我不出声,让你们跟他们大眼瞪小眼吗?”
  “那屁话什么,干就完事了!”高子叫道,就要再动手,不过,他行将要动手时,谢天却伸手适时阻止住了他。
  “怎么?”高子疑道。
  谢天指向了旁边,然后,一群人都朝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却见那边厢,一惊世骇俗的妹子带着人适时赶了过来。
  “世间竟然还有如此Biu特佛的美女!”看到突然出现的妹子,夹棍眼都直了,而不止是他,胖子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靠,真漂亮啊!”
  “好有气质哦!”
  “这女的谁啊?”
  谢天看着胖子一群人犯花痴,心想这架是打不成了。
  事实上,他其实也不想打架,因为在刚才,他的身体突然又开始感到疼痛了,这代表着等会动手,他很有可能就又犯老毛病,而那对于战斗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再者来说,这种打架斗殴对于学生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情,同样,对他谢天来说,打这种架,属实差强人意。
  倒不是他谢天怕事,也不是他想做一个好学生,而是他根本不屑,因为Level太低。
  之前,他会想教训黄毛一群人,是因为那个时候,他整个人还没有从退役的事件中走出来,因此说话做事,都不是正常的他,现在,接受事实的他已然恢复过来,自然而然,他也就没有那么小家子气,同样,这也是为什么黄毛等人再看到他,会感觉他和之前不一样的根本原因。
  改变,是从内到外,也因此,才会显的与众不同。
  “你们又要跟人打架了?”妹子才带着人到来,就朝黄毛一群人严声道。
  黄毛看到漂亮的妹子,整个人老实了起来:“秦老师。”
  “秦老师!”夹棍惊呼了起来,然后,他看着对方,一脸不可思议道:“你就是传说中的民政最美女老师秦婉仪?”
  胖子白了夹棍一眼:“是又如何?老三,你用的着这么大惊小怪吗?”
  “你懂个屁,她可是明星老师啊!再过两天就要离开学校去当大明星了。”夹棍说着,完全不睬胖子,直接拿出手机去跟秦婉仪拍照。
  紧接着,一群人哗的一下,全去跟秦婉仪拍照了。
  谢天看到相应的一幕,只觉的无语凝咽:这都是什么人啊!
  尔后,他看到黄毛也站在那里,而对方正在看他。
  黄毛走到了谢天身边,谢天不以为意,淡淡道:“想动手吗?”
  “你挺厉害的!”黄毛真心道。
  谢天听到黄毛的话,不由为之一笑:“怎么?服气了?”
  “那倒没有,真动起手来,你未必会是我的对手!”黄毛很自信道。
  如果胖子还在旁边,听了黄毛的话,他肯定会嘲讽对方,不过,谢天却不会那么想。
  谢天有注意到黄毛的眼神,他清楚的知道,黄毛有猜到自己身体受伤的情况,只不过,黄毛说归说,但他可以肯定,对方的心里也没有底。
  这并不是他吹,事实上,他敢这么肯定,是因为他以前进修过心理学,不敢妄称自己有多高明,但是,借此推敲人的心理,还是妥妥的SoEasy!
  更何况,面前的黄毛又没有什么人生阅历,他更容易看穿他!
  所以,谢天不置可否。
  这个时候,秦婉仪来到了谢天和黄毛的身边,她看了一眼旁边淡然站着的谢天,不由疑道:“你和他有什么过结?”
  “无仇无怨!”谢天刚想出声,一脸花痴的夹棍冒了出来。
  “年轻人,总是爱逞义气之争,会吃鸡不?”
  “老师,我会!”胖子十分积极,一出声,带起一片的“我会”之声。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过结,但我是民政学院的老师,既然这个事情让我碰到了,我肯定得管,所以,你们两方要打架,我是绝对不允许,不过,年轻人总是要宣泄自己体内过剩的精力,现在吃鸡大火,不如你们双方来一个吃鸡比赛吧?”
  年轻的女老师提议道,方案一出,立时得到一群花痴们的大力赞同。
  谢天却不以为然,因为他并没有那么肤浅。
  女老师感受到谢天心中的不屑:“怎么?不同意吗?”
  谢天淡淡道:“没有,只是觉的很没有意思!”
  “是吗?”黄毛耻笑道:“既然如此,如果我们赢了,你们怎么说?”
  面对着黄毛的迷之自信,谢天昂然道:“如果你们输了呢?”
  “我们要是输了,随便你怎么招,但是,你们要是输了,你就得跟我道歉!”黄毛叫嚣道。
  胖子只觉的不能忍:“妈的,你跟谁扯呢?这事本来就是你们不对,还想我们道歉,信不信老子一巴掌呼死你个龟儿子?”
  “怕输吗?”黄毛不理胖子,而是朝谢天挑衅道。
  作为一个兵王,谢天没有那么容易被人挑衅而怒而发脾气,他看向了旁边的女老师,很有脾性道:“秦老师是吧?我尊重你的决定,不过,你既然要做一个和事佬,就不能置身事外,这样吧,比赛比就比,我们输了,这个事情一笔勾销,如果我们赢了,他们不但要给我们道歉,还需要赔偿我们那么多人集结的一笔用以吃喝腐败的费用,另外,你还得陪我这室友约会一次!”
  说着,谢天把夹棍给推了出来。
  “干嘛是我?”夹棍有些紧张,手上拿的手机差点没有掉地上,而胖子则不服气道:“干嘛是他?”
  “人是他叫来的!”谢天朝胖子道:“没了他们,你死这了。”
  胖子顿时没声了,而秦婉仪则是看着谢天,煞有介事道:“如果我不呢?”
  “那就打呗!”谢天轻描淡写道:“敢抢劫我,至少要让他们躺床上半个月上!”
  “就是!”胖子和小田附和了起来。
  黄毛叫嚣道:“打就打,谁怕你们!”
  其才出声,就被秦婉仪给拦了下来,秦婉仪看向了谢天,针锋相对道:“好,我答应你,不过这场比赛要是你们输了,你也得答应我一个请求,怎么样?”
  “悉听尊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