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吃鸡论英雄

  因为外面有人蹲守的关系,虽然点了一个大份的牛肉火锅,胖子三人并没有吃多少,反倒是谢天,吃了贼多。
  胖子三人看到瘦削的谢天吃了近乎于三个人的量,只觉的不可思议。
  “你这也太能吃了吧?”
  “妈蛋的,你这种人吃东西纯粹就浪费,像我一样,好歹能长点肉,你那是除了变粑粑,还有什么用?”
  “胖子,你能不能别恶心人了?”
  三人在那里嘴巴不停,谢天则不以为然:“我不吃,难道让你们浪费粮食啊?”
  事实上,他以前吃的极少,而且所吃的食物,都是有严格控制的,究其原因是他为了保证自己的身体状态,好执行任务,一开始这么做的话,并不容易,还很难受,后面,就变成了习惯。
  只不过,此时的他已经不是曾经的他了,放下了一切,他在吃上面,也没有再像过往那样刻制,也因为此,他觉的这里的吃的很美味,刚好这几天,他因为心情不好的关系,没什么胃口,于是乎,这几天根本没怎么进食的他一下子就把几天没吃的量,全补回来了。
  “好啦,别墨迹了,快去干正事吧,你总不能让高子他们一直吹西北风。”孙莉率先认真了起来。
  胖子哦了一声,好声协调道:“等下出去,你们记的听我的指挥行动,千万别坏事!”
  “知道了,我的大佬,别傻站着了,别的人都在看我们呢!”小田催促道。
  谢天则是不由为之一笑,因为他知道,胖子只是虚张声势,还搞大事?人家高子刚才打电话给他,说有事来不了,耳力非普通人能及的他,早就听到了。
  当然了,谢天也没想拆穿胖子,他想看看,这死胖子会玩什么花样。
  当下,几人朝火锅店外走去。
  让谢天完全想不到的是,一出店外,胖子就立即叫道:“快跑!”
  说完,胖子率先开溜,边上的小田和孙莉赶紧跟上,而谢天,则有些反应不过来,随后,他意识了过来,连忙追了过去。
  “要是让熟悉我的人知道我跟他们落跑,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呢?”谢天只觉的哭笑不得道。
  很快,他们就跑进了学校里。
  “胖子,你干嘛呢,不是要跟他们刚正面吗?”一停下后,孙莉朝有些喘的胖子疑惑道。
  “我这不是听你话嘛,不打架,争做文明人!”
  “你牛!”小田啧服道:“老子墙都不扶,就扶你!”
  胖子也是做贼心虚,讪笑道:“先别说这个了,谢天不是要来学校报道吗?先帮他报道吧。”
  “胖子,有你的!”谢天搭上胖子的肩,饶有深意道。
  胖子不由为之一呆,尔后,他反应了过来,朝谢天小声道:“你听到啦?”
  “你说呢?”谢天不置可否道,在其接电话时,他只是瞥了胖子一眼,其现在就能马上猜到,讲道理,这真是一个有智商加灵活的胖子,如果好好训练一下,虽然达到他们特种兵的程度是有些不太现实,不过对于一般人来说,应该是能混到前列。
  “牛逼啊!”胖子佩服道,说着,他在看到旁边孙莉疑惑的小眼神后,很装道:“去报道啦,报道!”
  和谢天一样,胖子三人也是学校的新生,不过三人早已报完道了,孙莉是外语系,胖子和小田是学校计算机软件系的学生,至于谢天呢,则是学校经贸系的学生。
  让众人想不到的是,当他们几人去经贸系报道时,谢天早已登记了,而且报的是计算机软件,刚刚好,他和胖子三人一个班,同时,也是一个寝室。
  这样的情况,让胖子三人只觉的啧啧称奇,而谢天却明白,这多半是老头的安排。
  不过,他并没有感到不高兴,恰恰相反,他还觉的这样很好,因为他挺喜欢和胖子他们处朋友。
  当然了,如果能选择,他还是忘记不了自己的前战友们,只是,他自己也清楚,有些东西过去了就过去了。
  那个圈子,他已经融不进去了,他要做的,是融入现在这个圈子。
  因为是新生,刚报完道,自然要去寝室弄床铺,所以哪怕胖子和小田还想去网吧玩绝地求生,也就是吃鸡游戏,在经过孙莉一番严声后,三人也只能回寝室了。
  谢天是无所谓的,因为吃鸡游戏虽然不错,但在他认为的话,玩与不玩,也就那样。
  但是胖子就不同了,走在路上,还跟小田讨论吃鸡游戏,似乎吃鸡对他来说,异常的重要!
  作为实战场上退下来的男人,谢天只能说,胖子和小田讨论的是什么玩意?完全小儿科!
  很快的,三人就来到了所住寝室的楼层,还没有进入寝室里,远远的,三人就听到了吃鸡游戏的声音。
  “我靠,真社会啊!才开学,就搬电脑到寝室了吗?”胖子佩服道。
  小田则忍不住疑道:“好像声音是我们寝室传来的?”
  谢天看着出声的小田,不由在心中暗加赞赏,因为纯以听力来说,小田算是出众的,加以训练,单就听力来说,其甚至可以和一般的特种兵相比,而这一点,早在玩游戏时,他就知道了,因为小田不少次都能从声音确定敌人的位置。
  有一说一,无论是胖子还是小田,都算是好苗子,加以培养,别说吃鸡了,吃人都是小意思。
  就在谢天想着时,他们已经到寝室了,只见在门口边的床铺下,一名帅气的小哥正坐在那里玩着吃鸡,对方的手里,拿着一把九八K,在那里不停的开枪。
  一枪,二枪,三枪……
  这男生一连开了七枪,都没有中对方一枪。
  胖子忍不住吐槽:“哥们,你这枪法也太水了吧?”
  正吃鸡的男生听到胖子的话,不由瞥了一眼胖子和在其旁边的小田跟谢天,疑道:“你们是?”
  “室友啊!老铁!”胖子这人天生自然熟,直接介绍道:“我叫胡彦祖,你可以叫我民政吴彦祖,他叫田易,你可以叫他小田,至于他嘛,叫谢天,你叫他谢地就行。”
  “民政吴彦祖?谢天谢地?”坐电脑上的男生疑道。
  “别听他鬼扯,他叫胖子,至于谢天,你叫他天……哥就行。”小田本来想说叫谢天天弟,可是在他行将出声时,谢天适时看了过来,他也说不上为什么,在谢天的眼神下,只觉的一怕,就把弟换成了哥。
  “我靠,这么拉风,还要让人叫哥?凭什么?”男生不服气道。
  胖子笑的特别欢:“哥们,你不服气没有问题,反正我们寝室四人齐了,这样吧,大家都玩吃鸡,就以吃鸡来定哥还是弟,有问题没?”
  谢天有那么一刻,觉的胖子有点像老头,用胖子他们的话来说,都是鸡儿贼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