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吃鸡门外汉

  “龙鹰,这就是人生,他并不止是训练与任务,你还年轻,你应该去真正体验什么是生活!你应该去感受属于你自己的青春!”
  谢天站在民政学院的大门口,脑海里想着自己头头临行前跟自己说的话,只觉的搞笑,就算要体验人生,也该把自己送到名校去吧,实在不行,给个重本大学也不为过吧,好嘛,最后给自己送到一个专科院校,这是要闹哪样!
  想想,谢天就觉的悲催,自己好歹为国家奋斗了十多年,就这样的待遇,真不愧是老头的作风!
  算了,谁叫国家养育了自己呢,死老头,就最后再照你的意思做一次吧!
  谢天感慨道,当下,他就要朝学枕里走去,只是,就在他脚步一动时,他身体一痛,整个人赫然控制不住,一个踉跄,居然瘫倒在了地上!
  “要死!”谢天躺在地上,只觉的凄凉,曾几何时,谁会想到那个近乎无所不能的自己,会落的这样的地步,别说翻山越岭了,连行走都成了问题!
  哎,为了照顾各国的情绪,就差把自己的手筋脚筋给挑断了,这样真的好吗?
  谢天想到内里的种种,只觉的有些像天方夜谭,可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受委屈又如何。
  只是,从今以后,他可能不会再像过往那样能够来去自如了,挑掉M国的特攻队,已然是他金盆洗手之作了。
  他真的有些不甘心啊!虽然各种任务对他来说,已然失去了挑战性,可是,他还想为国家做更多啊!
  “我说,兄弟,你是不是有病啊?”在谢天暗想时,旁边走来了一个戴眼镜的胖子,对方忍不住吐槽道:“你要思考人生,好歹找个地方坐下思考,躺地上,你这是要当叫化子吗?”
  谢天也不说话,缓过气来的他,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只不过,才一站稳,身上一痛,受了重大伤的他一个控制不住,朝旁边倒去。
  眼镜胖子近乎本能的伸手搀扶住,尔后,其好声道:“你怎么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没事,老毛病了,带我找个地方坐坐就好。”谢天认真道。
  胖子有些犹豫。
  似乎是知道胖子的心思,谢天好声道:“不用担心,我不会讹你的,我也是这个学校的新生,你帮我,我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
  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了钱包,看也不看,就给其几百道:“这是好处费,拿着花吧!”
  “靠了,你当我什么人!”胖子一脸愤懑道,嘴上说着,手上却是贼鸡儿快:“这可是你说的,这是你硬要塞给我的!。”
  谢天也不以为意,轻描淡写道:“送我去学校报到吧。”
  “那可不行,我约了人吃鸡。”
  “吃鸡?”谢天疑了起来:“大早上的,吃什么鸡?”
  “兄弟,这你就Out了吧?连吃鸡是什么都不知道吗?绝地求生啊!”
  “绝地求生?”谢天更觉的疑惑:“那跟吃鸡有什么关系?”
  “这个……”胖子被难住了,尔后,胖子也懒的多解释:“算了,你跟我去网咖吧,正好你可以上百度查查。”
  “也行吧。”谢天很无所谓道。
  当下,胖子就搀扶着行走不便的谢天到了民政大学就近的网咖里。
  类似于网吧网咖这种场所,谢天以前并不是没有进过,不过,很多时候,他只是把这些地方当作一个地点。
  但是,这一次当胖子带着他来网咖后,他的态度却发生了改变。
  坐在胖子身边,谢天赫然看到胖子在那里捡起一把喷子,砰砰的枪响声传来,胖子操控的游戏人物倒下了,队友消灭了对方,然后,胖子被摸又活了,九八K,一级头,二级背心,越野吉普车……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相应的枪械等装备以及逼真的地图,谢天体内的血突然变的热了起来。
  他原本以为,自己“牺牲”以后,今后就只能老实的做一个废人,可是,游戏里的画面,让他赫然梦回战场。
  在这一瞬间,他仿若又一次变回了曾经的自己,面对着敌方的包围,他拿起手枪不停的游动点射,还有跑毒,虽然他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可是面对着敌方的追赶,无数次绝境的求生仿若就发生在昨天。
  “龙鹰,你的任务结束了,恭喜你,你将成为第一个以兵王身份退伍的特种兵!”
  突然间,谢天的脑海里浮现出组织对自己的关心,那一次,他们都对他行军礼,那本应该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可是,每每想起,他却忍不住想哭。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以后,不会再有龙鹰,只会有他谢天,可是,他真的很想再像以前那样。
  如果不能,那生活又还有什么意义?生活又还有什么意思?
  老头的声音也跟着回荡了起来:“小天,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结束并不意味着结束,同时,也代表着开始,你才十九岁啊!这个时候的你,照正常人来说,本应该在学校里读书,听老头我一句话,你已经圆满完成任务了,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去过生活,至于你以后的一切,组织不会不管不问,该有的安排和福利,组织一点都不会少。”
  “可我想上战场啊!”谢天在内心里哭泣,但他知道,已经回不去了,因为他已经彻彻底底的废了,龙鹰真的已经消失了,有的,只是无能的谢天,连行走都变的困难的他。
  但这已经很够意思了,事实上,照原计划,他是必须得死的,可是,无论是同伴,还是组织,都下不了这个手,最终,只能折中的伤害他。
  他能理解组织的难处,有时候,牺牲是不可避免的,就如战场上的兄弟倒下,他们都是很欣慰的死去。
  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那么一天,他想,他也会像战友们那样笑着离开,可是,他想不到的是,有一天自己会以一种自己怎么也想不到的方式离开。
  如果要死,他想战死沙场,那里,才是他龙鹰的归宿,谢天?我还想谢地呢!
  就在谢天感想着时,突然一声大叫传了过来,却是胖子在那里大喊有人。
  谢天看着反应极为夸张过度的胖子,只觉的不屑,不就是有人绕后了吗?就一个人而已,至于那么紧张吗?想当初,绕他后的人,可是……
  “你干嘛用那样的眼神看我?”胖子感应到谢天的旁视,忍不住吐槽了起来:“大兄弟,别那么酷行不?你以为你很牛逼?你很厉害?不信的话,你来试试,别说像我这样呢,你不落地成盒,算我输!”
  “什么落地成盒?”谢天疑了起来:“不应该是落地成河吗?怎么是盒?而且落地成河也好像不是成语吧?”
  “死胖子,你是不是有病,跟一个没玩游戏且不会吃鸡的人瞎BB,叫你救我呢!”边上,妹子在那里直接掐胖子,胖子顿时叫痛了起来,尔后,其又把精力放到了游戏上面。
  眼见此,谢天突然想试试这游戏了,他想:这游戏有那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