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焱城

  墨林城,焱家内
  焱家内一处幽静的小院内,小院内两栋房屋,一处凉亭,还有几个石凳子,凉亭内一名莫约十五六岁的少年盘膝而坐,身子周围肉眼可见的一缕缕白色灵气随着少年的呼吸进入体内,进入体内的灵气随着经脉转了一个周天来到小腹处的气海中,突然少年正掐着修炼手决的右手一翻两指间出现了一枚通体白色上面带着一丝花纹的丹药,这丹药莫约龙眼大,从丹药上飘出淡淡的药香,在拿出丹药的瞬间少年便吞了下去,在吞下丹药之后,这枚丹药变化做一缕精纯的灵气直达气海,与此同时,少年身边的灵气也越聚越多,最后在少年四周形成了一个小小气旋,随着气旋越转越快,少年的吞吐也加快了速度,少年的状态持续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少年的气息便渐渐平静下来,呼!一口浊气从少年口中吐出来,只见少年缓缓睁开眼睛,那古井无波的眼神中却又有一丝精光闪过,少年缓缓站起身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终于练气六重天了,在五重天卡了三个多月终于突破了,少年走到一个石凳前,随后少年闪电般的一掌,石凳撑不住着一掌的力道应声而碎,少年甩了甩手对自己这一掌颇为满意:“这石凳三个月前我全力打它三掌才碎,没想到如今一掌变叫它四分五裂。”
  “城儿。”随着一声坚硬有力的叫声,从外面踏进来一个中年人,只见这中年人其相貌虽然普通,身高莫约1米八高,但是身上的气势却不容小视,从身上的气势来看此人赫然是筑基期中期的高手。
  “云飞叔,你怎么来啦,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焱城语气中带着一丝惊喜问道。
  “怎么当叔的就不能来看看你了,莫不是有什么秘密不成,呦呵突破到六重天了?”
  “哈哈哪有什么秘密,我这刚突破云飞叔就来了。”
  说话间这男子就走到了焱城的身前,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焱城的叔叔焱云飞。
  “几天不见城儿你的修为便突破到了六重天了,这半年后的成人礼就有了八分把握了吧。”焱城突破到六重天他这个当叔的也是满心高兴。
  “都是云飞叔那一颗凝气丹的功劳,要是我这慢慢修炼还要有上十天半个月的才能突破。”
  “哈哈,城儿这话过谦了,你天赋本来就不弱在家上勤加修炼突破也只是这两天的事,如果你爹……”话说到这里焱云飞的声音淡淡渐了下去。
  在焱城听到他爹的时候眼中散发出仇恨的目光,双手紧握露出一条条青筋:“这个仇我一定报,焱云武他杀害我爹,我一定让他血债血偿。”
  听到这话焱云飞叹了一口气说到:“这焱云武现在是焱家四长老又是筑基后期的修为,想杀他何其难,我也只不过是筑基中期,想这个仇现在还不是时候,以你的天赋最多不到20年就能到达筑基后期,更是有望冲击结丹期,太急于这一时你到时候反而有危险。”焱云飞担忧的看着焱城怕他一时冲动做了傻事。
  “放心吧,我现在才六重天在他焱云武眼中屁都不是,等我以后实力起来了,我一定让他生不如死。”焱城知道现在和焱云武作对就是死路于是咬着牙根说道。
  “你知道就好。”焱云飞的神情缓和下来。
  “对了,云飞叔,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焱云武为什么要害我爹。”焱城问道,这些年来焱城虽然知道是焱云武害了他爹,却不知道当年的事到底如何,每次问起当年的是云飞叔总是摇摇头,叹口气说等你大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焱云飞沉默了一会说:“进屋说吧,这么多年了你也长大了,也有了自保的实力了,你爹的事也该告诉你了。”说完焱云飞便率先踏进屋子里,进了屋子焱云飞寻了把椅子坐下便开始缓缓道来。
  十三年前:
  当年你爹焱云天23岁便修炼到筑基后期的高手,是族内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在你爹20岁的时候变娶了你娘,你娘所在的家族在皇城中不过是个末尾的小型家族,在娶了你娘之后第二年就生下了你,也是在生你的时候你娘难产去世了,但是当时不知道的是焱云武也爱上了你娘,他认为是你爹害死了你娘,所以对你爹怀恨在心,而且焱云武本来就嫉妒你爹的天赋,焱云武在之后的两年里一直都在找机会还你爹,但因为实力不济一直没有机会,正好就在第二年家族和皇城的一流世家公孙家族产生了利益上的冲突,家族本来就势弱对公孙家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于是对公孙家族赔礼道歉也将家族的一些产业赠送与他们,但是没想到他们还不罢手一直打压我们家族,终于在一次打压下发生了流血,我们家族杀掉了公孙家的3个直系子弟,当老家主得到这个消息时即可发动全族即刻收拾东西准备去别的州避难,可是还是晚了,公孙家的大批高手直接打入了我们家族驻地,老家主带人断后其中就有焱云武,焱云武纵使有万般不愿意也不行,毕竟老家主的命令谁敢不听,当时老家主可是结丹后期大圆满的高手只差一步便可踏进元婴之列在朝廷挂名任职,但是当时情况紧急没时间考虑便让你爹带着家族中的精锐和核心族人先撤退,但是你爹带人刚出城门没多久焱云武便追了上来,说是老家主抵不住了赶紧让你爹回去支援,当时队伍里还有5名结丹期高手,于是你爹边和两名结丹期高手还有我以及几个筑基期族人,你爹把你交给了一名结丹期的族人就往回赶走的时候焱云武给了你爹一枚丹药,三品丹药“血灵增气丹”这枚丹药蕴含着精血可以不用燃烧自己的精血就能短时间内提升自身修为,而且副作用极低对自己的修为几乎没什么影响,可是谁知道就是这枚丹药害死了你爹,当时我和你爹赶到半路时遇上了公孙家的追兵,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直接就和他们打了起来,在打斗中知晓了老家主已经战死,而且在打斗中听公孙家的人说杀老家主的时候你们家的一个筑基期小辈直接脚底抹油窜了,对着我们是一顿嘲讽,这时你爹意识到情况不对让我赶紧走,因为我是那几个族人中天赋最好,年龄最小的,我抵不住他他们的劝说就先走一步,你爹见我一走立刻吞下焱云武给的那枚丹药,但是谁知道刚一吞下你爹实力的确暴涨到了结丹初期,但是刚和公孙家的人一交手你爹就七窍流血,当时不光是我连那几个族人也呆住了,就连公孙家的人也愣了一下,不过那个人即可一掌拍在了你爹胸口,你爹倒飞而出,我看到你爹吐出来的是黑血,就连眼窝都发青紫,于是立刻猜到是中毒,你爹临死前叫我快走,我忍着悲痛奔家族的队伍而去,剩余的7名族人为我断后也战死了,追上了家族,虽然我知道是焱云武害死了你爹但是我却敢怒不敢言,当时我才练气九重天,不敢和筑基期的焱云武对峙,经过这次大战后公孙家族便再也没有追杀过我族,我们焱族就到了这墨林城,出掉了城中原来的张家后就一直修养到现在。
  “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那焱云武故意谋害我爹我要让他碎尸万段。”焱城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心中怒火中烧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焱云武。
  “城儿冷静点,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你现在又能做些什么。”焱云飞叹了口气说道。
  “焱云飞你在吗?”门外传来了一名族人的叫声。
  焱云飞和焱城出了房门只见一名族人在院中呼喊,那名族人见焱云飞出来便向焱云飞说道“见过长老,族长请您去议事堂有事相商。”
  “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是,长老。”
  “那城儿我先走了,你好好修炼,不要莽撞。”
  “放心吧,云飞叔我不会莽撞的。”
  “嗯,那我走了。”说罢焱云飞就出了院子朝议事堂去了。
  焱云飞走后焱城握了握拳头,现在自己的实力还是太低微,必须想办法提高自己的实力,焱城决定带着自己这些年攒下的灵石好好的逛一逛这墨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