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再遇梦馨

  ~日期:~09月21日~
  ,
  仙灵圣地西院最为角落……在其后面是一条肉眼看不见底得深渊……即便是以着萧翎的实力,怕是掉下去想要爬上来也并非那么容易。
  在那深渊两旁架着一条十分简陋的铁桥,随着山谷外吹进来的风,不时地摇摆着。
  此时,在铁桥外站着两道身影。
  其中一道娇小柔美的身鼻此时十分好奇地打量着周围,随即对着身旁那挺拔的身影说道:“萧翎哥哥,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除了这条破桥外什么都没有。”
  萧翎闻言,无奈地笑了笑,习惯性地拍了拍那娇小身影的小脑袋,将她打理的整整齐齐的柔顺秀发弄得有些凌乱,方才在后者不满的娇嗔下罢手,随即说道:“我不是说了不让你来,你非要跟来。”
  “人家看你神神秘秘的,定然不是做好事,自然要跟着你,一会要走出事了,我也能帮你打掩护。”云依一脸骄傲地说道。
  虽然云依的年纪和萧翎相仿,但也不知是否划划回复女人身,身上的气质越发变得娇美可爱,一举一动还带着些许调皮,让萧翎感觉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小丫头似的。
  微微叹了口气,萧翎无奈地说道:“好了,我实话告诉你,我来这是找人的,你要跟着我,一会可不要出声,知道吗?”
  云依一听,目光微微一亮,随即歪着脑袋打量了下萧翎,继而说道:“找人?是不是女人?”
  龚翎额头顿时一阵冷汗,无语地想到,这丫头的心思单纯,没想到直觉那么敏锐,难道这是女人的天性。
  看到萧翎的反应,云依心中已经确定自己猜测得没错,不由嘟起嘴,说道:“你好啊!婉儿姐姐在慕岩城天天记挂着你,你俐好,一来到其他地方就惦记其他女人,我~~要看看是那个女人让你这般神魂颠俐,竟然连婉儿姐姐都比不上。”
  云依口气中带着浓浓的酸味,就是萧翎都能察觉到,对于这丫头萧翎也是没什么办法,无奈之下,只能简略地将他和梦馨之间的事情告诉了她,并且告诉云依……这件事情赵婉儿已经知道。
  听了萧翎的解释,云依的美眸也是微微有些泛红,竟是深有感触地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你这次来是救梦馨姐姐出去的吗?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受了很多苦……我可记得……小时候我打坏了神殿里的一项小玩意,大哥怕我受罪,主动将事情拦在他身上,结果父亲关了他一年的紧闭。”
  拍了拍云依的小脑袋,鼻翎低声安慰了几句……随后说道:“我已经打听到,梦馨就在这铁桥对面的山谷里,我必须她,你要跟来到时可别捣乱。”
  “人家才不会,你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好歹当年我可是和你并称凌云双杰,不要小看我。”云依撅着嘴说道。
  萧翎一愣,随即想起以前的和和,方才有些恍然……或许是这段时间云依表现出来的小女儿样,让萧翎不知不觉都忽略了她的实力。
  也不多话,萧翎带着云依飞快地穿过铁桥。
  其实,别看这铁桥十分普通,但走到萧翎踏上去的那一教却是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四面扑来。
  好在他和云依的修为高深,如若换做普通弟子,怕是不消片教就要被那强横的力量弹回去了。
  顶着那股力量……萧翎提起一口气,卷着云依的娇小身体,眨眼就来到了的桥对面。
  与此同时,在仙灵圣地的一处幽静的偏殿之中,静了坐着的灵雪突然睁开美眸……似是感受到什么,嘴角不由缓缓露出一抹笑容……继而又是缓缓闭上眼睛,彷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
  萧翎带着云依来到那山谷之中,山谷并不是很大,虽然外面设置了几个阵法用来迷惑闯入者,但这一切都难不~~萧翎,在强大的精神力面前,这点隙眼法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很快,萧翎带着云依已经来到了山谷的深处。
  这里只有一条隐蔽的小,路,很快就已经走到了头,很快,两人便来到了一处石屋外面。
  看着眼前的石屋,萧翎心情不由有些波动,就在划划,他已经感受到石屋之中有着一股微弱的气息,虽然微弱,但却十分平静,显然石屋里的人十分安好。
  而由于之前梦馨将仙灵之气传给萧翎之时,其中也夹杂着一点梦馨的气息,所以萧翎很容易判断里面那人的气息应该就是梦馨无疑。
  想到这,萧翎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不等云依询问,便一马当先的朝石屋走了过去。
  则划来到石屋外面,石屋的大门便被打了开来。
  下一瞬,一道久违的倩影缓缓出现在了萧翎面前。
  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倩影,萧翎心中波动更大。
  虽然几年未见,但是当日梦馨的一颦一笑彷佛就像昨日一般出现在萧翎的脑海之中……而此时更是与眼前倩影逐渐重叠。
  “梦馨……”
  萧翎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到话到嘴边最后却是转成轻柔的呼唤声。
  听到这阵声音,那倩影也是微微呆了呆,划划她便感受到山谷外有着一丝不平静的波动,原本以为是哪个不知情的弟芋误闯进山谷,这样的事情这些年也是发生过几次。
  只是,当她看清楚眼前之人的时候,却是愣在那里,而当那人喊出自己的名字之时,眼中更是充满着难以置信。
  自从几年前回到圣地,她便被师傅言罚紧闭在这山谷之中,平日根本没有任何人会过来,如此过了几年,梦馨的心境俐也变得十分平和,每日无聊之时便是静了坐修炼,经过这几年的静修,她的修为亦是提升了不少。
  而更重要的是,除了修为之外,犹豫心境的变化,梦馨在境界上却是有了极大的提升,这对于她以后的修炼可是有着莫大的好处。
  不过,这一切对梦馨来说都无所谓,她知道自己这次犯下的错误太大,而她也没打算去反抗,原本以为这辈子便安安静静地待在这里孤独终老,可没想到今日竟然意外的见到了萧翎。
  眼前这个数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不正是经常出现在她梦中的那道人影吗?
  吴然这件事和萧翎脱不了关系,甚至可以说,梦馨之所以被幽禁在这,全部都是因为萧翎的原因,但梦馨心中却是没有半点后悔,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原本,她也没想过这辈子还能再见到萧翎,但当眼前的一切出现之后,她却感觉自己处在梦境之中。
  看着梦馨发呆的模样,以及那略显清瘦的脸颊,萧翎心脏不由微微抽搐了下,他知道,眼前的女孩之所以会这样,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想到这,萧翎便是有着深深的愧疚感。
  也不知道为何,萧翎突然鬼使神差的上前,一把将那清瘦的娇躯狠狠地揉在怀中,同时低声喃语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感受着那浓浓的阳划之气,以及耳边环绕着的那充满愧疚感的话语,梦馨的娇躯不由一震,随即回过神来,整个身子竟是微微颤抖起来。
  缓缓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拦着萧翎宽厚的后背,梦馨将头深深地迈入萧翎的怀中,在萧翎看不见的地方,一抹晶莹的泪珠缓缓从梦馨的脸颊上划过。
  两人就这样紧紧抱着,此时无声胜有声。
  从后面赶来的云依看到这幅场景,不由张大了嘴巴,几次想要开口,最后还是忍了下来,有些不满地跺了跺小脚,口中低声嘟嚷着只有她自己才听得见的话语。
  沉寂了许久,突然怀中的梦馨发出了一声低呼,萧翎一惊,急忙放开梦馨,后者脸色微红,白了萧翎一眼,微嗔道:“哪有你这样子的,一见面就把人家报得那么紧,差点都呼吸不过来了。”
  萧翎闻言,~~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划划太过激动,一时没注意,看着梦馨一身白衣,虽然有些清瘦,但身上却是飘着一股出尘的味道,说不出的圣洁。
  而梦馨此时也是反应过来,不由疑惑地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这边来的?”
  萧翎闻言,自然没有隐瞒,将之前的事情大略的说了下。
  而当梦馨听到自己的师傅在知道仙灵之气在萧翎体内,竟然没有追究,也是有些惊讶。
  但随即聪慧的她很快便想到了其中的关键,美眸不由泛红,微微有些哽咽地说道:“原来……原来师傅一直关心着我。”
  “好了,想必灵雪圣主之前责罚你也是碍于门规,不过既然黄家的事情出现,或许是个机会,今日我便带你出去,没有道理我在外面自由快活,而让你在这受苦。”
  梦馨闻言,顿了下,继而摇头说道:“你能来看我我已经很高兴,我毕竟触犯了门规,这是我应得的惩罚。”
  萧翎一听,眉头不由一皱,继而略带霸道地说道:“我不管什么门规,今日我便要带你出去,谁都无法拦我,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在这受苦,否则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听着萧翎那霸道的话语,梦馨不禁不恼,反而心中一阵甜蜜,略微思考了下,便不再坚持,她心中也是明白,萧翎能够来到这,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应该都是灵雪暗中指点的,想到师傅的一片苦心,她自然不会再有任何理由坚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