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三方汇聚

  ~日期:~09月21日~
  ,*m
  看到萧翎脸上的变化,凌天鸿心中微微叹了口气,随即问道:“哦?我和那丫头有过几面之缘,如若可以,仙子可否详细诉说下,当然,如若有难处,就当凌某没问。”
  坐在大殿上的灵雪也是有些诧异凌天鸿对于这件事竟然如此关心,要知道,凭她以往和凌天鸿的接触,可是知晓眼前这位无极仙宫的掌舵者的脾性,这样的人怎么会去在乎他仙灵圣地的一个弟子?
  尽管那弟子曾经是她的得意门生,亦是将其当做下人圣主来培养,但显然还没有达到足够让凌天鸿在意的地步。
  灵雪美眸清冷地扫视了一眼,最后将目光投向了站在凌天鸿身后的萧翎,继而目光中闪过一丝异色。
  不知为何,当他看到萧翎的时候,心中总会泛起一股熟悉的感觉。
  当然,这熟悉的感觉并不是说灵雪认识萧翎,虽然在十来年前,她也是见过凌霄几面,不过当时的凌霄还是个十来岁的孩童,自然谈不上认识。
  真正让灵雪感觉熟悉的是从萧翎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缕气息。
  虽然萧翎隐藏得很好,如若不仔细看根本无法看出前者身上拥有任何气息,几乎和普通人没有差别。
  但就因为这样,方才更是令得灵雪疑惑。只是,想了许久也想不明白,灵雪也只好将这一抹疑惑的念头留在心里。
  想了想,灵雪微微叹了口气,说道:“仙灵圣地和无极仙宫乃是世交,这件事虽然严重,但却也不是不能告诉凌宫主,此事实在是我那劣徒糊涂,之前我曾让她下山一趟,却没想到她将我圣地的仙灵之气转送她人,据和那丫头同行的弟子回报,当初那丫头似乎遇到了一个男人,并且和那男子关系密切,想来这丫头定是被那男子花言巧语所蒙蔽,才会犯下如此打大。”
  萧翎听到灵雪的话,心中一阵无语,只是这件事他却是不好开口,至少目前确实不合适。
  凌天鸿自然知晓灵雪口中的那个男子便是自己身旁的萧翎,他虽然是无极仙宫的宫主,但也是凌霄的父亲,这个时候他根本没有多想,便选择站在萧翎这边。
  而灵雪说到这里,凌天鸿已经不能再开口了,毕竟那样一来便会让灵雪心中起疑。
  萧翎也是明白这一点,遂上前一步,对着灵雪拱了拱手,不卑不吭地说道:“圣主,不知梦馨现在身在好处,当年一别我可是有近十年没有见过她了,虽然发生了这等事情,但以我对梦馨的了解,这其中会不会有其他隐情?”
  “原来是无极仙宫的少宫主,多年不见,如今亦是一表人才,看其样子,修为确实不凡,看来凌宫主生了个好儿子啊!”
  “哼!什么好儿子,看起来也不怎么样!”
  就在灵雪说话之际,一道浑厚地声音随即传来进来。
  萧翎听到这话不禁一愣,他倒是不是因为对方说的是自己而感到生气,而是因为他想不到竟然有人敢在仙灵圣地的地方,并且当着灵雪和凌天鸿的面前,落了他们的面子。
  不过,随着那殿外走进数道人影,当萧翎看清来人的面容之后,随即也就释然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一次三族大会的最后一方,至尊神殿的人。
  而来的人也不是别人,虽然只有五个人,但其中有四人却都是萧翎认识的。
  为首的自然不用说,便是曾经让萧翎硬接了三招,至尊神殿的殿主云千山,而刚才那句话便是出自他口。
  当今大陆上,敢于不将灵雪和凌天鸿放在眼里的,怕是也只有云千山一人了。
  看到云千山进来,萧翎也不明白为何他要针对自己,不过他可以感受到前者看向他的目光有着几分不满,萧翎疑惑不解。
  而这时,身后一道调皮的身影却是一下子窜了出来,随即缠上云千山的胳膊,语气略带不满地娇嗔道:“父亲,你这是做什么,萧翎哥哥也没惹到你,你干么这样说他。”
  “他是没惹到我,但他惹到了你,我才说他两句,你就心疼了,真是个没用的女儿。”云千山被身旁之人摇得没了脾气,但表面上依旧是一副十分不爽地表情。
  “哼!我不和你说了,我去找萧翎哥哥了!”
  看着突然窜出来的身影,萧翎也是微微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再结合刚才两人的谈话,他也总算是明白云千山为何会如此对他不待见。
  看着笑嘻嘻朝着这边跑过来的身影,萧翎摇了摇头,说道:“云依,你怎么也来了?前些日子婉儿还告诉我你被召回了至尊神殿,也不清楚你发生了什么事情。”
  “哼哼!你还会关心我吗?你这一回去可是整整一脸,婉儿姐姐平日又要忙着聚缘阁的事情,我一个人待在那太无聊,后来父亲找我,我自然就回去了一趟。”云依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语气带着不满地说道。
  萧翎闻言,则是笑了笑,看着如今越来越女性化的小丫头,心中也是十分欣慰,原本还担心她当了二十年的男人,早已忘了自己的真正身份,看来现在这份担心是多余的了。
  “凌霄,我们又见面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又有一人走了上来,萧翎闻言,则是微微一笑,先是略微观察了下说话之人,随即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你,看你的样子,这几年的进步也是不小,有空可以切磋一番。”
  来人便是云依的哥哥云洛,和云洛的几次接触,让萧翎对于这个云洛也是有着些许的好感,觉得此人是个值得一交之人,加上之中还有这云依这一层关系,萧翎自然对其态度也是十分友好。
  “嘿嘿!正合我意,当年第一次见面,你的实力可是比我弱多了,可才没过多久,你这家伙竟然就超过了我了,而且越拉越远,我可是很不甘心,这次好不容易有了突破,自然要好好比划比划。”云洛目光透出一抹自信,语气颇为兴奋地说道。
  那模样彷佛似是已经看到萧翎被他打得落花流水的样子了。
  对于云洛的样子,萧翎倒也不去理会,想了想,他便朝着云千山走了过去。
  无论是从什么角度来说,云千山也算是他的长辈,尤其是在和云依之间的关系有些不清不楚之后,自然也要上前拜见一番。
  来到云千山面前,萧翎微微一笑,说道:“云殿主,当日一别,别来无恙。”
  “哼!小子,原本我见你实力不错,起了爱才之心方才指点你下,却是没想到你竟然是凌天鸿的儿子,倒是我多管闲事了。”云千山一脸紧绷,语气冷冷地说道。
  萧翎自然不会说出其中缘由,只能淡笑地说道:“云殿主和家父都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强者,能得到云殿主的指点,那是凌霄的荣幸,又怎么会是多此一举。”
  “算你会说话,不过你竟然在我眼皮底下把我的女儿拐跑了,这件事我可不会就这么算了。”云千山话题一转,突然说道。
  一旁的云依见云千山说得如此不堪入目,不由俏脸一红,生气地跺了跺脚,上前怒声说道:“父亲,你胡说些什么,我和萧翎哥哥根本不是你说的那种关系。你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
  云千山看着那一脸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害羞而涨红着脸的云依,想了想,随即叹了口气,说道:“罢了罢了,这件事以后再说,这次是来谈正事的,你们这些小辈的事情就暂时先放放。”
  “云老头,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这般德性。”凌天鸿亦是先前那一幕看在眼里。
  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不过凌天鸿却也是看出些许端倪,再萧翎和云依身上来回扫视了几眼,随即眼中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
  云千山听到有人叫他云老头,不由大怒,但当他回头一看,见是凌天鸿,便又收敛了些许,说道:“老家伙,你说什么,是不是许久没见,想要过上一场?”
  “云老头,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争强好胜,这么多小辈在场,难道要让他们看笑话?”凌天鸿摇了摇头,说道。
  云千山闻言,随即看了眼周围的人,遂也是干脆地闭嘴。
  灵雪见差不多了,这时也是站了起来,上前来到几人面前,说道:“好了,我先让人帮你们安排下房间,然后具体事情我们再详谈。”
  “事情紧急,休息的事情稍候再说,此前接到情报,这件事如若不尽快处理,怕是会后患无穷,所以我们必须最快时间拿出一套详尽的方法来解决。”凌天鸿这时说道。
  一旁的云千山一听正事,脸色也是变得严肃起来,而听了凌天鸿的话,他也没有去反驳,反而出奇地点头赞同道:“不错!那些家伙贼心不死,这些年竟然在我们眼皮底下藏了这么久,都未曾被发现,看来这些家伙很不简单。”
  萧翎站在后面,听着三人的谈话,脑中却是一团疑惑。
  ……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