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楚公子

  ~日期:~09月21日~
  ,
  萧翎进来之时已经收敛了气息,加上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大厅中央,倒也没人注意到他的到来。//
  看着眼前无比思念的倩影,萧翎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温柔,只是很快便收拾好了心情。
  因为现场的气氛显然有些不对劲。
  萧翎站在人群之中,抬眼打量着中央的几人,发现那里站着的十几个人气息不弱,基本都有着玉玄之境的修为,而这些人隐隐将中间一名年轻人围在其中。
  而在那年轻人身旁,则是一左一右站着两名中年男子,看其打扮,倒像是护卫。
  萧翎敏锐的感知已然看出这两个人的修为比起身后那十几人要强上不少,最起码也有着地玄之境的修为。
  不过,两人气息内敛,可见两人修为确实精湛。
  倒是两人面前那名穿着打扮像及了公子哥一样的年轻人,修为却是不高,甚至比起周围那十几名护卫还要差上不少。
  而年轻人脸色有些蜡白,双眼浮肿,脚步有些虚浮,一看便知晓定是个身子被掏空了的公子哥。
  虽然天元大陆崇尚武道,但是这年头也有许多世家弟子不喜修炼,仗着家大业大,整日游手好闲。
  只不过相对于萧翎原先生活的地球则是少了点。
  没想到今天竟然让他碰见了一个。
  此时,看到那年轻公子用着一双色迷迷的贼眼不断在赵婉儿身上来回扫视着,萧翎脸色微微一沉。
  而赵婉儿亦是有些厌恶地看了眼年轻人,随即冷声说道:“,如若你是来用餐,我聚缘阁自当欢迎,如若你是来捣乱还请你立即离开,否则一会便让你请你出去。”
  “大胆!你一个小小的聚缘阁敢如此对公子这般态度。”在那身后一名贼眉鼠眼的年轻人闻言,不由挺着胸膛,站出来怒声喝斥道。
  那显然也是被赵婉儿这番不留情面的态度给激怒,虽然没有像那手下一般出声,但对于手下那般厉声呵斥,倒也没有阻拦。
  这时,站在赵婉儿身后的周子铭闻言则是站了出来,这些年跟在萧翎身边,萧翎倒也没有冷落他,平日只要有时间,萧翎也是会偶尔指点一下周子铭的修炼。
  如今周子铭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点玄气都不懂赵家下人,经过这几年的修炼,他的修为早已达到了玉玄巅峰,只差一步便能突破到地玄之境。
  其实,这倒不是说他资质太过愚钝,而是周子铭这些年基本都是在帮赵婉儿打理着偌大的聚缘阁。
  尤其是随着聚缘阁的飞速扩张,赵婉儿纵然有着天生的管理头脑,却也是忙得焦头烂额,好在周子铭这些年跟在赵婉儿身旁,也是学习了不少,到如今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周子铭的修为方才会拉下许多,不然以着萧翎的能力,此前也是给了周子铭不少的灵丹妙药,如若周子铭一心修炼,再加上萧翎从旁的协助的话,怕是此刻他的修为至少也是地玄之境级别了。
  不过对此,周子铭倒是毫不在意,相反,这些年管理聚缘阁,周子铭也是发现,相比于修炼,他对于管理这偌大的聚缘阁感觉更加有兴趣。
  而且其头脑也是聪明,这聚缘阁发展如此之快,周子铭在其中也是有着不小的帮助。
  或许,这个家伙也是天生就是一块经商的料子。
  而发现了周子铭经商方面的天赋,萧翎也就没有强求周子铭努力修炼,但平日还是会时不时帮他一把,不至于让他把修炼拉下。
  也许是这些年培养出来的气质,如今的周子铭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发生事情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面对眼前这些实力不弱,甚至有几个比他还要强上不少的人,周子铭脸色没有丝毫慌乱,一副气定神闲地上前,目光冷冷地再这些人身上扫视了一眼,随即便放在了那为首的年轻人身上,沉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谁,来我聚缘阁的都是客人,我聚缘阁自当热烈欢迎,但是如若是有人存心来捣乱的,那我聚缘阁也不是什么怕事之人,想必几位应该听过最近一些消息,有那么一些不开眼的家伙仗着自己身份背景不错,屡次挑衅我聚缘阁,但其下场……我不说,周围的朋友应该也有耳闻,所以我还是希望大家交个朋友,不要把事情闹僵了。”
  “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在这说话,你刚才那番话莫非是在威胁我?”那年轻人见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周子铭,一身普通打扮,自然将他看成是赵婉儿的下人。
  赵婉儿能在他面前大呼小叫,冷眼以对,那是因为赵婉儿一来是个美女,而来其背后身后不俗,所以年轻人尽管不爽,但也没当场发作。
  但眼前这个下人竟然敢出面威胁他,难道还真把他当成一盘菜不成?
  “这不是威胁,我聚缘阁打开门做生意,自然是换衣各位朋友光顾,我这番话不过是善意的提醒而已,还望朋友能够考虑考虑,如若这位朋友觉得我聚缘阁的服务不好,我可以做主,朋友今日在本店的消费一律全免,你看可好?”周子铭对于年轻人的蔑视也不恼怒,依旧一脸平静地说道。
  哪知道那年轻人却是把周子铭这一番态度当作是聚缘阁服软了,顿时心中气焰更是嚣张,冷笑地说道:“那也行,不过我要你们东家陪我喝上一杯,只要一杯,先前对我不敬之事,我便作罢。”
  说完,年轻人目光重新投向赵婉儿,眼中闪过一丝炙热。
  周子铭听到此话,一直没有变化的表情终于是微微有了一丝变动,只见他眉头一挑,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看来朋友是不打算息事宁人,而是存心来捣乱了?”周子铭沉声说道。
  “是又如何,这整个凌云帝国都是我们楚家的,你一个小小的平民也敢如此张狂,信不信我一声令下,明日便将你这聚缘阁封了!”年轻人眯着眼睛,冷笑着说道。
  周子铭眉头皱得更紧,他没想到眼前这人竟然是皇室中人,虽然受到萧翎的熏陶,周子铭自然也不会把皇室太当回事,但这聚缘阁和皇室合作的事情也是有不少知晓,如此一来他倒是不好自己做主,于是便看了看赵婉儿。
  赵婉儿闻言也是秀眉微微一挑,继而再次出声,说道:“原来是皇室中人,只是为何我却不认识?”
  “哼!挺好了,我家公子那是蓝宁王的大公子,其身份尊贵岂是你这等平民能够知晓的,公子看得起你,才让你陪着喝一杯,如若你不识抬举,惹恼了公子,你这聚缘阁没人能保得住。”先前那下人再次叫嚣地说道。
  而那则是一脸淡笑地看着赵婉儿,脑中已经再幻想着晚上即将拥抱着眼前这让他垂涎欲滴的美娇娘风流快活的情景。
  看着一脸淫欲地模样,赵婉儿心中说不出的厌恶,但在没弄清楚事情真相之时,也不好直接翻脸。
  遂问道:“我聚缘阁打开门做生意,一向奉公守法,你即便是王爷的公子,又凭什么封了我聚缘阁,又是什么人给你这样的权利,公子可别忘了,这聚缘阁之中可是也有着皇室的一份,我相信陛下定然不会让你胡来,我奉劝公子还是尽早离开,否则休怪我不顾皇室情面。”
  “哈哈!好!好!好!没想到婉儿姑娘如此执拗,既然你不愿意低头,那可被怪我辣手摧花,本公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如若你乖乖顺从,等日后皇叔将大位传于我,说不得我封你个妃子当当,可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心狠。”
  说到这,冷哼一声:“给我把这家酒楼砸了,刚才威胁我的那人断了他四肢丢出去喂狗,至于婉儿姑娘只需活捉,切莫伤了她,晚上我可要让她好好伺候本公子。”
  赵婉儿听到的一番话,芳心不由大怒,随即俏脸一片阴沉,一声娇喝,顿时一批人从四面八方涌了进来,却是这聚缘阁的守卫,人数将近三十人,各个都有着玉玄之境的修为。
  而这些人也是最早一批萧翎培养出来的守卫,皆是忠心耿耿之辈,萧翎自然将他们留在赵婉儿身边保护他的安全。
  “哼!不过是一些护卫而已,韩青,给我都杀了。”看着鱼贯而入的一群人,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随即偏过头对着身旁一名中年男子,吩咐道。
  那韩青闻言,亦是恭敬的应了一声,随即身上气势一展,地玄高手的气势一览无遗。
  赵婉儿和周子铭见那人的气息如此之强,也是有些一愣,他们却也没想到这些人之中竟然还有这地玄高手存在。
  虽然聚缘阁的实力自然不怕地玄高手,但此刻大厅之中却是没有人能够对付得了,虽然肯定有着机灵的手下前去通知三大世家赶来支援,但看眼前这年轻人的架势,怕是不会让他们拖延了。
  就在赵婉儿心中思索对策之时,人群之中,一道清冷地声音缓缓响起。
  “这里要是损坏了一桌一椅,今日你们这些人就别站着离开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