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全部杀了

  ~日期:~09月21日~
  ,
  —盏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但对于奏家的所有人来说,这一盏茶的功夫无疑是个漫长等待。
  大厅之中气氛越发凝重,秦白烈几次想要说话,但却有一股气息牢牢锁定着他,那强横的气息压得他根本无法张口。
  这等可怕的威压是的秦白烈脸色越发惨白,心中隐隐有着一丝懊悔,懊悔当初为何会对那赵家动手。
  但谁又能想到,那赵家不过是个三流的商业世家,此前秦家也是做过一番调查,确保无误之后方才动的手。
  可如今却是因为这样,而招来眼前这一帮煞星,其他人秦白烈不知道,但光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修为便是深不可测,以他天玄中期的实力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好了,一盏茶的时间到了,有没有人要说的?”萧翎笑眯眯地在大厅之中所有人的身上扫视了一圈,温和地说道。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将目光移向秦白烈。
  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秦白烈此时正在努力抵挡着萧翎那恐怖的威压,已经自顾不暇,哪里还能管得了那些人。
  众人见秦白烈不说话,一时间也是不知所措。
  萧翎怎会给这些人时间,不由分说,一道凌厉的劲风激射而出,瞬间,大厅之中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
  只见,不知何时站在角落处的一名中年男子已经倒在地上……”众人一见,方才发现这是他们秦家的一名地玄之境的高手秦天雄,其身份意识嫡系之中颇有分墅。
  “啊!”
  一些胆小的秦家弟子皆是忍不住惊恐地大叫起来,此时萧翎在他们眼里已经化身成了一个十足的魔鬼。
  萧翎不理会众人惊恐地反应,依旧漫不经心地说道:“既然你们都不说,那我便一个一个地将你们杀死。”
  话音一落,人群之中又是一人倒下,而众人根本没有看清萧翎是如何动手的。
  这时,众人之中,一名平日德高望重的秦家长老上前两步,怒指着萧翎,冷声大喝:“欺人太甚,我秦家屹立数百年,岂是你一个无知小辈能够这般羞辱,今日便是我秦家彻底陨灭,我秦晖也要和你同归于尽。”
  话毕,秦晖催动体内玄气,一股属于地玄巅峰的气势展漏无疑,根本不带任何反应,便径直冲向了悠闲坐在那里的萧翎。
  地玄巅峰,或许在外人看来已经是无可匹敌的存在,可是在萧翎眼中,秦晖的动作实在太慢,并且那点微薄的力量对于萧翎来说不过是挠痒痒。
  也不见任何预兆,那秦晖刚刚接近萧翎五步的距离,萧翎目光一凛,六条虚幻的巨龙影像瞬间出现在面前,顷刻间,巨龙一声咆哮便将秦晖整个人吞噬进去。
  下一瞬,巨龙已然消失,而秦晖的身影再次出现,但和先前想比,此刻的秦晖浑身上下血肉模糊,双眸紧闭,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原本颇为凌厉的气息已经若有若无。
  失去了力量支撑的秦晖,就这样径直从半空中跌落,重重地摔在萧翎面前不远处。
  根本无需多看,那秦晖身上的生命特征已经消失,死得个通透。
  秦家其他人眼见平日在他们眼中只能仰视的秦晖长老竟然就这样轻易死了,这一下犹如重锤一般,狠狠地敲在众人的心脏。
  只是这一瞬间,一些怕死之人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溃了。
  就在众人犹豫不决的时候,从人家中缓缓走出一个老者出来
  萧翎满眼戏谑地看着眼前的老者,也不说话。
  那老者见到萧翎的目光,心中一凛,随即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老朽秦家秦白衣,不知先前你说的那番话是否属实?”
  “看你样子,是要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你放心,我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说过的话绝无反悔,只要你告诉我我想知道,而且令我满意,我会放你离开。”
  “那……”,秦白衣看了眼身后,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立马就被萧翎打断了。
  “不要试冉讨价还价,就算今日将你们,我亦是能够调查清楚这件事背后的真相。”萧翎毫不客气地说道。
  秦白衣张了张嘴,最后无奈地将心中的话咀了下去。
  这时,一旁的秦白烈突然怒声大喝道:“秦白衣,往你乃是秦家之人,竟然如此贪生怕死眼前这个家伙根本不会放过我秦家,你竟然为了活命而丢弃你作为秦家的人尊严。”
  “大哥,这件事当年是你一意孤行的结果,我只是不想因为你的刚愎自用而牵连而已。”秦白衣看了眼此刻有些狼狈的秦白烈,低着头缓声说道。
  “混账,不要给你的贪生怕死找借口,倘若我今天不死我必然杀你。”秦白烈怒声高喝道。
  萧翎一巴掌摔在秦白衣的脸上,淡淡地说道:“闭嘴!”
  秦白烈眼中泛起浓烈的杀机,堂堂天玄强者被人如此当面的扇了个耳光,简直比死还难受。
  看着秦白烈满含杀机的神色,萧翎也不理会,而是对着秦白衣淡淡地说道:“现在你可以说了。”
  秦白衣整理了下思路,随即缓声说道:“当年的事情是这样的……”
  接着,秦白衣便将当年的事情详细地说了出来。
  萧翎听后,也没太过惊讶,其中有些细节他之前已经有所猜想。
  赵家灭门的背后果然有着明轩商会的影子,但明轩商会只是摆在明面上的一个幌子,据秦白衣所言,当初联系秦家的另有其人,而且其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而那神秘人也许诺过秦家诸多好处,方才使得秦白烈同意和其合作。
  那吞灭赵家只不过是个小插曲而已,秦家做过类似的事情,这些年不知有多少,如若不是之前萧翎出现,秦白烈根本对赵家没有任何印象。
  可以说,赵家是秦家这些年来铲灭的诸多小势力中的其中一个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如若不是因为萧翎这个变数出现,赵家怕是和其他被秦家消灭的势力一样,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至于那神秘许诺给秦家的诸多好处,其中之一便是帮助秦白烈突破多年的瓶颈,帮助他进入天玄中期的境界。
  而这才是唯一让萧翎心中有些震惊的地方,那神秘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其背后的势力又是如何的强大?竟然如此轻松的帮助秦白衣提升境界。 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那神秘人背后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已经如此强大的势力,为何要借助秦家之手,吞并那些小势力的力量?这对他们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好处。
  着翎沉思许久,却是始终想不到半点头绪。
  从秦白衣口中所能得知的唯一线索,便是那神秘势力不仅渗透了天龙帝国各地,就连凌云帝国里也有着这些神秘人的参与。
  也就说,这个神秘势力的手已经伸向了整片大陆。
  隐隐之间,萧翎心头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似乎这个神秘势力正在酝酿着一个惊天阴谋。
  萧翎不知道这些人的真正目的,但他隐隐觉得如若此事不是那么简单,或许将来不久,他便会和这些神秘势力碰上。
  强压下心中的惊疑,萧翎脸上表情一沉不变。
  那秦白衣见萧翎不说话,一颗心也是跟着揪了起来,生怕萧翎反悔先前的话。
  这时,萧翎慢慢抬起头来,嘴角微微一笑,却是看得秦白衣心惊胆颤。
  “好了,你可以走了。”萧翎淡淡地说道。
  而听到萧翎的话,秦白衣却是心中无比狂喜,心中暗道 总算是保住一条命了。
  家族没了可以重新再来,子孙没了可以再生,但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如今能够保住一条命,便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毫不理会身后一道道鄙夷和羡慕的目光,秦白衣根本不敢多留,直接朝着门外走去。 就在他即将踏出门口之时,只觉背后一道凌厉的气息瞬间袭来
  秦白衣的修为虽然有了地玄巅峰的境界,但这到劲气又快又急,尽管他已经有所戒备,防止萧翎中途变卦,但却始终没有躲开这一道劲气的侵袭。
  只是一瞬间,劲气穿体而过,而秦白衣脸色依旧保持着先前欣喜的笑容,只是眼中闪烁着难以自信的目光,随即身体软软倒下。
  而在其身后,秦白烈正一脸阴沉地看着地上的秦白衣,手中沾满了些许鲜血。
  萧翎看着眼前这一幕,嘴角微微一翘,他自然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秦家之人,只是碍于先前所说,不能亲自动手,不过,他不动手不代表别人不会动手,先前他所做的那一切自然是为了激怒秦白烈,使得他怒火中烧。
  而果然,一见到有人背叛家族的人出现,秦白烈原本的理智已经被怒火完全掩盖,萧翎只需撤掉加注在其身上的威压,秦白烈便愤然而起,将那秦白衣直接斩杀。
  看着秦白烈满脸狰狞的模样,萧翎没有丝毫同情0
  而是头也不回地淡淡说道:“今日起,天龙秦家便会彻底成为历史,!”(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