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威慑

  ~日期:~09月21日~
  ,
  牙齿紧紧的咬在—起,秦白烈似体内的怒气蹭蹭地往上窜着,死命地催动着体内的玄气,顿时,身体表面上地那层玄气屏障,变得更加坚固了。
  目光泛着许些讥讽的盯着那赴死顽抗的秦白烈,萧翎轻笑了笑,修长白暂的手掌缓缓抬起,然后就这般轻飘飘的对着秦白烈脖子处落去。
  眼瞳死死的盯着那不断放大的手掌,秦白烈想要闪避,却是骇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是在此刻更换了主人一般,完全不听他的使唤。
  白暂如女人般修长的手掌,轻飘飘的落在了秦白烈脖子之外的那层厚实玄气屏障之上,萧翎微微一笑,然后,那层玄气屏障,便是开始了自动崩碎开来。
  眼瞳在此刻,缩成针眼大小,秦白烈能够感受到玄气屏障的飞速崩碎,然而他还来不及说话,一只冰凉的手掌,便是轻轻的放在了他的喉咙之处,在这一霎,秦白烈浑身的毛孔,乍然间猛的倒竖了起来,淡淡的死亡阴影,死死的纠缠在心头。
  所有秦家子弟都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任谁也没有想到,在他们眼中,如同战神一般的秦白烈,竟然就这样被一名年轻人毫无征兆的扼住了喉咙。
  要知道秦白烈早已是成名多年的天玄强者,而近年来的闭关更是让他迈入了向往已久的天玄中期境男。
  整个秦家对此无一不欢欣鼓舞。
  一名天玄中期的强者代表着什么,秦家上下都是知晓,甚至在他们心里,秦白烈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只要秦白烈活着一天,他们秦家便能屹立不倒。
  可是,现在他们秦家上下所有人的精神支柱,竟然被一名年轻人用着一手扼住喉咙,轻轻举起。
  这样的动作对于一名天玄强者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一股窒息感窜入秦白烈的脑门,一方面是因为萧翎此刻掐住他的喉咙,令得他呼吸不畅,另一方面则是当着秦家众多弟子的面,遭受到如此奇耻大辱,一股屈辱感不可抑制地蹿升。
  秦白烈脸色涨红,也不知是因为羞辱抑或是被萧翎扼住喉咙十分难受,脸色变得狰狞无比。
  在这一次的交手间,秦白烈终于是确切的感受到了对方的恐怖实力,身体僵硬在半空之上,生怕自己稍稍一动,那只死神之手,便会忽然一捏,将自己那条小命给捏走,脸色惨白如僵尸,冷汗从身体各处渗透而出,只是片刻时间,一件衣衫,便是犹如是侵了水一般。
  “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萧翎微偏着头,忽然笑了笑,声音轻柔的问道。
  闻言,秦白烈微怔,在他沉默的瞬间,脖子之处的手掌,猛然变得冰凉了许多,刺骨的寒冷,让得他瞬间打了一个冷颤,抬起头,望着那对漆黑如墨,淡漠如冰的眸子,他丝毫不怀疑,若是自己再迟疑片刻,对方会立刻将他也冻成一块冰棍,但常年的骄傲却是依旧使得秦白烈不吭一声。
  萧翎轻笑了笑,缓缓收回手掌,满脸的笑容,虽然和煦如炽日,可却依然让得秦白烈等人遍体生寒。
  在大厅内那一道道近乎呆滞的目光中,萧翎随手抽出一张椅子,大刺刺的坐了上去,瞥着那脸色惨白的秦白烈,轻剔着指甲,淡淡的道:“秦家能过屹立如此之久,显然也不是什么没脑子的货色,之前我让那秦忠给你们带回来的提示,想必你们也能猜到我为何来此。”
  听着萧翎这略微有些损意的话语,秦白烈两眼越发的怨毒,沉默了下,方才沉声道:“你究竟想要如何?”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告诉我当日的一切,为何你们要对付赵家?在你们这些人眼中,当时的赵家不过是个不入眼的商业世家,他们又有什么值得你们亲自出手的?”萧翎缓缓地说道。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想要我秦某的命,也不是那般容易的。”秦白烈一脸阴沉地说道,只是话中多少有些底气不足,毕竟刚刚萧翎展现出来的无比匹敌的实力,已经彻底证明即便是他,亦不是眼前的年轻人的对手,更何况这年轻人身后还有十几道虎视眈眈的随行之人,身上各个气息不弱。
  这一群人根本就不是他们秦家所能对付了。
  这一到,秦白烈心中幡然醒悟,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实力,在这些人面前不过是个笑话。
  眼看萧翎先前的举动,根本没有打算放过他们,秦白烈心中升起一股悲意,但多年上位置的威严,也使得他在这一刻没有任何退怯。
  对于秦白烈一番刚烈的话,萧翎只是淡淡一笑,随即说道:“你不说,自然有人会说,我相信你是个铁骨铮铮的强者,但其他秦家弟子却是未必。”
  说着,萧翎随手一挥,五指成抓状,站在远处一名脸色惶恐的秦家弟子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被萧翎吸肉手掌。
  “啊!不要……不要……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放过我吧!”
  那人年纪约莫二十来岁,乃是秦家嫡系家族中的一名弟子,他的父亲亦是秦家的核心长老。
  原本身份尊贵的他,此刻却犹如丧家之犬一般被萧翎如同小鸡一般提起。
  牙关瑟瑟发抖,两腿慌乱的打颤着。
  “他不说,你来说。”萧翎笑眯眯地说道,只是谁都听得出那语气隐含得浓烈杀机。
  “我……我……真的不知道,你放过我吧!”那人哭丧着一张脸,无比惶恐地喊道。
  “桥儿!”广名灰布籽三的老者见到萧翎手中抓着的那人,不由急声喊道。
  “放开他!”
  萧翎斜眼看了眼那老者,随即手臂微微一抖,笑着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还给你,接好了!”
  话毕,萧翎目光一凛,将手中的年轻人轻飘飘地扔向那老者。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本以为这个凶神恶煞的年轻人定然不会放过自己的儿子,要知道他这个年纪方才有了一个这么大的儿子,也算是老来得子了,平日可是心疼得不得了,即便是做错事都舍不得多责骂一句0
  刚才见那年轻人竟然一出手就抓住自己的儿子,可是把他一颗心给吓得半死。
  那可是连老族长都对付不了的狠角色,自己的儿子什么水平,当老子的自然清楚不过,落到对方手里,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可没想到,眼前的情况竟然峰回路转,那年轻人竟然将自己的儿子放了。
  生怕自己宝贝儿子出事的这名秦家长老,也没多想,一个上前便将他儿子接下。
  而一旁的秦白烈在萧翎出手之时便已经警觉,脸色骤然一变,继而大声喝道:“秦和,快退!”
  那叫秦和的长老哪里知晓其中变故,此时他眼中只有他的儿子,当下根本没有任何犹豫,一伸手便将他的宝贝儿子接住。
  但脸色的喜色还来不及完全浮现,身子猛地一颤,瞳孔一阵捏索。
  就在他接住自己儿子的一瞬间,一股无可匹敌的强横力量随异从他儿子身上传来。
  狂暴的劲气摧枯拉朽般的撕裂秦和仓皇之下聚起的护体玄气,一股脑的没入秦和的体内。
  “噗!”
  一口鲜血狂洒而出,秦和父子俩皆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两人被那股气劲狠狠甩向身后墙壁之上,发出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撞击声。
  两人落地之后,便一动不动,身旁的其他秦家子弟见状,眼中皆是骇然一片,几个稍微沉稳点的长者连忙上前查看,结果均是眼神一暗。
  秦和父子俩就这样死了!
  谁也没看到萧翎是如何动手的,可就在他们眼皮底下,秦和两父子就这样死了。
  那秦桥还好,不过是个纨侉子弟,但秦和本身便是秦家的长老,而且实力更是达到了地玄巅峰。
  这等实力放在帝都也是数一数二,可就是这样一个高手竟然就这样简简单单被杀了。
  这一瞬间,秦家众人心中皆是一片懦然,看向萧翎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浓浓地恐惧之色。
  萧翎丝毫没有理会这些人的表情,依旧一副轻笑地模样,淡淡的说道:“我的耐心很有限,我只要知道真相,谁能告诉我,我便放他一条命。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考虑,时间一到,秦家鸡犬不留!”
  最后一句话,充满了凛冽的杀机,在场的秦家众人皆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秦白烈看到一干已经吓破胆的秦家弟子,深知今日秦家是在劫难逃,无言地叹了口气,继而说道:“这件事与他们无关,当年之事皆是我一手策划,你要报仇便冲着我来便是,何必为难这些人。”
  萧翎闻言,根本不为所动,冷笑地说道:“为难他们?你说得到轻巧,当年赵家也没惹到你们,为何你们却要将其赶尽杀绝,就连府中的一众手无缚鸡之力的下人都不放过,当时你们动手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有着今日的报应吗?”
  顿了下,萧翎冷冷说道:“不要试图劝服我,我只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一盏茶过后,我会让你们好好体会下死亡的滋味。”(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