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杀伐凌厉

  ~日期:~09月21日~
  ,
  大厅之中,还未散去的众人,乍一见眼前的变故,皆是愣了愣。
  随后又听到萧翎无比嚣张的声音传入,众人皆是脸色大变。
  秦忠的修为在天玄初期,这已经是他们秦家少有个强者之一,但如今竟然悄无声息地被人打得如此狼狈,众人如何不惊讶。
  大厅之中,几十人坐立不安的在其内走动着,听得那门外不远处响起的惨叫声,他们的脸庞上都是布满着惊慌,一股恐慌的气氛,笼罩在大厅内。
  在大厅首位位置,秦白烈脸色略微有些沉寂的坐在其上,手上端着的茶杯,轻微的颤抖着,他抬头望了望大厅,然后将目光转向身旁不远处的几人。
  遂一声冷喝:“慌什么,别人都打到家门口了,你们这般举动岂不是丢了秦家的脸。”
  秦白烈之所以手臂不断地颤抖,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所致。
  他秦家替天龙皇室打下这偌大的江山,几百年来从来没有过如此耻辱,竟然有人如此明目张胆的闯入秦家,而先前那一番话语,更是直接刺激得让秦白烈老脸涨红。
  “父亲,秦忠已经不行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秦文络看了眼秦忠,随后沉声问道。
  秦白烈闻言,遂缓饺站了起来,冷声说道:“随我一道出去,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的闯入我秦家。”
  瞧得秦白烈气势大展,大厅之内脸色紧绷的众人,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嘭!”
  在众人心中逐渐热络起来之时,那紧闭的大门,轰的一声,被震成无数碎片,四处飙射。
  门口处,木屑逐渐飘散,一袭黑衫,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内。
  “看来我来得还算是时候,就不知道秦家是不是欢迎我了?”淡淡的戏谑笑声,轻飘飘的传了进来。
  闻言,秦白烈脸庞上闪过一抹迟疑,心中逐渐的盘转起来,倒也是略微点了点头,当先前的情况太过突然,他秦家十分倚仗的秦忠竟然被人一招打死所以他也被震得有些慌乱,现在看来,眼前之人不过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少年,怎么可能会是一名天玄强者?就算他每天吃天材地宝,极品丹药,那也绝对不可能吧?
  这般想着,秦白烈脸庞上的阴沉也是逐渐的消散,紧了紧拳头,呸的一声,恶狠狠的道:“也好,这次就让我来瞧瞧,这家伙究竟有多强,我还真不相信,他一人能把秦家之人全部杀了!”
  随着那淡淡笑声的飘进,大厅之内,所有人的心,都是微微紧了一下,举目望去,在那门口处,白衫少年笑吟吟的随意站立着,一抹阳光倾斜而下,刚好将他照在其中,一眼望去,一如少年脸庞上的笑意那般温暖和煦。
  目光扫过那张笑容满布的清秀脸庞,然后停在那双漆黑的眸子上,那里,却是并未含有半点笑意,反而是一片漠然的冰冷。
  瞧得萧翎的身形,大厅之内的众人赶忙向后退了几步,然后都是拥到了那秦白烈身旁。
  目光在大厅之内扫了一圈,萧翎缓缓的走进,在他的身后,凌统等人也是鱼贯而入,不怀好意的盯着对方的一群人。
  “你就是秦家秦白烈?”
  视线先是在周围几人身上扫过,萧翎眼眸微眯!旋即转移向那坐在椅上的秦白烈,微笑道:“看样子也不怎么样嘛!”
  被萧翎那双冷漠眸子这般盯住,而口中那番嘲弄的语气,顿时让秦白烈身体略微有些发颤,此刻秦白烈心中简直又惊又怒。
  这一刻,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看不透眼前的少年。
  偏头望了望那些拥在身后的一种秦家子弟,眼角轻微的跳了跳,手中的茶杯,嘭的一声,被他捏成了粉碎。
  “你是什么人,为何无故闯入我秦家?”茶水混合着粉末顺着手掌滴答而下,秦白烈努力的让自己地平静下来,出声道。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来路,也并不想知道,不过你今日这般大摇大摆的闯进我秦家,是否该给我一个说法?”秦白烈冷笑道。
  “呵呵,抱歉,没有什么说法。”萧翎捎了捎头,灿烂地笑道:“如果硬要说有,那就是我想把你这秦家给屠个干净。就如同你秦家当年对付赵家那般。”
  脸皮抽搐了几下,萧翎那嬉皮笑脸的神色,总是让得秦白烈满腔怒火,而且,在这怒火之下,还有着几分看不清对方虚实的内茬,紧咬着牙齿,秦白烈手掌猛的狠狠砸在面前的桌面之上,顿时。坚硬地桌面,便是咔嚓一声,直接被变成了一地碎片。
  “好,好,好!原来你就是杀我三个孙儿的凶手,这倒省得再去寻找,我今日倒真是要看看。你凭什么来找我秦家麻烦。”
  怒喝了一声,秦白烈身体表面之上,雄浑地玄气急速凝结,转瞬间后,那厚实的玄气屏障,便是覆盖在了他地躯体之上。
  “你们既然自己送上门来,倒也省了我一些心思,今日,都留下吧!”体内开始奔腾的雄浑玄气,也是让得秦白烈底子逐渐地壮了起来。
  大手一挥,顿时一股天玄之境级别的气势压迫,便是弥漫着大厅内部。
  察觉到那股强横地气势压迫。萧翎脸色不变。
  平静地望着那身体之上气势逐渐浓厚地秦白烈,萧翎却竟然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眸,浑身地气息,完全收敛入体,若不细心感应,还真会把面前地少年当成一个不会玄气的普通人
  瞧得萧翎这般奇异举止。身旁地凌统等人都是微微一愣。不过他们却是并未开口打扰,安静地站在萧翎身后。
  随着萧翎地闭目,片刻之后,一旁随行的凌统,淡漠地脸上忽然闪过一抹诧异,偏过头来,紧紧地注视着萧翎,在他的感应中。
  萧翎的气息,忽然变得极为陌生以及恐怖了起来,皱了皱眉头,心中疑惑地喃喃道:“这就是少主闭关后的实力吗?果真深不可到。”
  紧皱着眉头望着那举止奇怪的萧翎,秦白烈心中逐渐泛起一抹不安,手掌一挥,沉声道:“杀了他们!”
  听得秦白烈的命令,其身后的十几名秦家子弟,面面相觑了一眼,旋即一咬牙,抽出腰间锋利的武器,几名地玄武者更是快速的释放出玄气,然后颇有声势的对着萧翎冲杀而去。
  瞧得对方的举动,萧翎身后的一干弟子脸色一冷,手掌一挥,刚欲带着人冲上前去,一旁的凌统却是忽然摇头说道:“不用出手,看着就行,这是少主来时的吩咐。”
  闻言,众多弟子微微一愣,旋即点了点头,便不再行动。
  所有弟子都将目光放在萧翎身上,而在那些秦家之人即将到达攻击范围之时,那紧闭着眼眸的萧翎,终于是再度睁开了眼眸,漆黑的眸子中,爆出一团冷芒。
  目光淡淡的凝望这些几乎已经能够清楚看见满脸狰狞的秦家之人,萧翎缓缓的抬起手掌,修长的指尖处,一团柔和的劲气,一闪便逝。
  在那团劲气闪逝的那一霎,那十几名暴冲而来的秦家弟子,身体骤然一颤,然后,在那一道道惊骇的目光注视下,一股洁白的冰层,忽然自脚底蔓延而上,只是短短两三秒时间,十几道人影,便是全部变成了通体洁白光润的冰棍。
  “嘶!”
  望着那被凝固成冰棍的秦家子弟,秦白烈脸皮忽然急速的颤抖了几下,心中狠狠的吸了一口凉气。
  大厅之中突兀出现的十几座人形冰棍,让得大厅陷入了一种近乎呆滞的沉默之中,所有人都是满脸惊骇的盯着那在毫无预兆之下,便是变成了冰雕的人形柱上,浑身上下,忽然有着一股发自内心地冰凉寒意。
  秦白烈身后,其余的秦家子弟,满脸呆滞地望着那十几个冰雕,心中逐渐的涌上一抹不安,他们现在才略微有些觉得,今日或许是他们秦家的灾难之日。
  萧翎微微偏头,淡淡的望着那坐在椅子上目瞪口呆的秦白烈,脚步缓缓从十几具冰雕之中穿过,而随着他的贴身擦过,那些人形冰雕,咔嚓一声,竟然便是轰然爆裂了开,冰雕爆裂,其中别说人影,甚至连半点血肉都没有踪迹,这灵异的一幕,更是让得所有人头皮发麻
  萧翎脚步缓慢地走进大厅,片刻后,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站立在了秦白烈身前,微微低头,嘴角扯了扯,似乎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轻声道:“上次让人给了你提醒,为什么还要这般愚蠢留在秦家,要是你找个无人之地躲起来,今日也就不会死了。”
  秦白烈双眸凌厉地望着眼前的萧翎,可额头之上的冷汗顺着脸颊滴落而下,却是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抬起头,望着少年那噙着淡淡笑意的清秀脸庞,一股难以遏制地彻骨寒意,从脚心处渗发而出,让得他如处冰窖。
  在这一刻,秦白烈感受到了死亡地气息,以及那面临着死亡之前的那股扑嘀而来地恐惧。
  想他秦白烈纵横一世,何时遇到过如此情景,遭受到如此奇耻大辱,这一瞬间,秦白烈的内心不由彻底被一股强大屈辱感受填满。
  而望向萧翎的目光亦是无比狰狞。(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