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秦家议事

  ~日期:~09月21日~
  ,
  天龙帝国,帝都秦家。
  此时的秦家,气氛一片沉默。
  大厅之中,坐在首位的赫然便是当今秦家的老家主秦白烈。
  此时的秦白烈看模样显得十分苍老,一双原本凌厉无比的目光,此时稍显浑浊,脸上一片沉寂。
  但如若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隐藏在这平静的表情下面,秦白烈的嘴角亦是微微一震抽搐。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我闭关一年,出来之后便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们到底是怎么管理这个秦家的。”
  秦白烈目光一凛,随即扫视了一圈大厅,而在场之人皆是秦家的嫡系子弟,此刻被秦白烈这凌厉的目光一扫,顿时把头低得更低,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见众人没有反应,秦白烈一声冷哼,随即目光扫向一边,对着站在角落的一道影子淡淡说道:“秦忠,你来说。”
  角落处的人影闻言,无奈地走上前来,迎上秦白烈那不怒自威的气势,秦忠亦是有些头皮发麻,但还是硬着头皮回答道:“回禀家主,这件事还要从五年前说起。”
  “不要废话,快点说。”秦白烈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也难怪秦白烈此刻心情不好,短短半年的时间内,自己的三个嫡系孙子竟然先后遇害,原本正在闭关的秦白烈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如若不是家族那些人件事情闹大了,也不敢去惊扰他。
  当秦白烈得知自己闭关这一年的时间里,自己的三个嫡孙竟然相继被人杀害,当场勃然大怒。
  随即便召开了遽次家族会议,他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秦家屹立天龙帝国几百年,没想到竟然有人敢来招惹,无论是对方是什么人,秦白烈势必都要将杀害他孙子的凶手碎尸万段。
  着忠被秦白烈的凛然语气一慑,顿时额头冒出一阵冷汗,想他好歹也是天玄强者,但在秦白烈面前,却是如同温顺的猫一般,由此可见秦白烈在秦家的威望何等之高。
  “回禀家主,事情是这样的,在五年前,有人接到消息,说是海之城的赵家和凌云帝国之间暗通往来,窃取我天龙帝国的情报,当时陛下得知之后,便让秦家负责前去捉拿,并且派了天龙禁卫随行。”秦忠这些日子亦是将事情前因后果调查得一清二楚。
  秦白烈静静地听完秦忠的回报,脸上表情却是没有任何变化。
  但打听之中的众人皆是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众人自然清楚,秦白烈这一副表情乃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谁也不愿在这个时候去触秦白烈的眉头,那无疑是找死。
  大厅的气氛沉默了许久,终于,一直没有人任何动作的秦白烈目光微微一咪,继而沉声说道:“你是说,杀死秦若,以及破军、破武两兄弟都是同一个人所为?”
  “是的,家主!”
  “而且那人看上去年纪什么之轻,就连你也不是他的对手?”秦白烈继续问道。
  秦忠想起当日那个年轻人在他面前轻而易举地杀死秦若,而他却是没有任何反应,心中自然清楚那年轻人的修为之高,远远在他之上。
  见得秦忠点头,秦白烈眉头一挑,如此年轻便拥有天玄之境的修为,而其身边的护卫修为也不再秦忠之下,这天元大陆之中,到底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个强大的势力?
  难道是那至尊神殿的弟子?亦或是无极仙宫来的人?
  可是,赵家此前不过是个小小的地方家族,如若不是这件事,秦白烈根本连听都没听过。
  而且五年前,赵家已经被彻底灭门,这也证实了赵家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家族而已。
  这也的家族会和无极仙宫或者至尊神殿有交集?秦白烈心中根本不信。
  “无论是什么人,我都要让他知道得罪秦家的代价,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给我去查,查出那人的身份。”秦白烈闭着眼睛沉默了半晌,遂冷声说道。
  这时,一直未曾说话的秦家现任家主,也就是秦破军和秦破武两兄弟的父亲,秦白烈的大儿子秦文络迟疑了一会,遂上前说道:“父亲,近日来凌云帝国的慕岩城出现了一名女子,此女手中掌握着聚缘阁,并且背后有着一股十分隐秘且强大的势力,我怀疑此女和破军、破武两人的死有所联系。”
  “哦?那女子是什么来路,为何你这么肯定?”秦白烈疑惑地问道。
  “此女甚是了得,在此之前一直默默无闻,而尽一年来,竟是用着无以伦比的速度,将手中的产业扩张至整个凌云帝国各处,并且其中还有皇室的参与,可以说,那聚缘阁如今可是一个庞大无比的生金机器,许多人都眼红不已,但是凡是想要打此女和聚缘阁主意的势力,无一不是在第二天就被一股神秘亲自登门威慑,严重点的直接灭门。因此,此女近些日子来算是大陆上最为耀眼的一人。”
  顿了下,秦文络声音微微一沉,继而说道:“还有,破军和破武两人皆是在参加了慕岩城三大世家举行的拍卖会之后方才遇害,而那三大世家和聚缘阁关系十分亲密。而最重要的一点,此女的名字叫赵婉儿。”
  “赵婉儿?你说此女乃是赵家的幸存者?”秦白烈目光一凛,继而沉声问道。
  “此事大有可能,那赵婉儿还有一弟赵旭,两姐弟乃是几年前突然出现在慕岩城中,而那个时候赵家也才灭门一年的时间,最为重要的是,我曾查过,当年赵家家主膝下确实有一对儿女,名字亦是如出一辙。所以,孩儿有理由相信,如今远在凌云帝国的赵家姐弟,定然便是当日赵家的幸存者,而此次破军、破武,以及秦若遇害定然和此女逃不了关系。”
  秦文络两眼血红地说道,中年丧子,还是一次死了两个最为秦家的现任家主,秦文络如何能够忍得住这口气,但敌人实在太过强大,而且身份神秘,以至于事情一拖再拖。
  但如今,泪关许久的老家主出关,秦文络知道自己这老父亲的脾性,定然不会放过那些人。
  因此,他便亲自参与这次调查,将一切线索调查得清清楚楚,方才由此结论。
  而且,秦文络可以断言,那赵嫔儿便是赵家遗孤,并且还是杀害他两个儿子的真正元凶。
  殊不知,这一切事情赵婉儿根本就不知情,一切的一切都是萧翎暗中做的,根本没来得及告诉赵婉儿。
  不过,只怕赵婉儿得知之后,以着她那温柔婉雅的性格也会忍不住大呼痛快吧。
  毕竟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口哼!无论那女子背后实力如何,速速让人去查,倘若真是她所为,老夫说不得要亲自出马,替我三个孙、儿手刃仇人。”秦白烈语喊杀气地说道。
  大厅之中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所有人皆是打了个冷颤,想不到几年未见,他们这个老家主的修为又提升了不少,光是一个气势,就让所有人寒蝉若惊,心中一片冰冷。
  不过,秦文络虽然被秦白烈语气所慑,心中却是一团火不断燃起,原因无他,只因他知道这一次秦白烈要亲自出手,替他两个儿子报仇雪恨。
  他彷佛已经看到了那个贱女人惨死的模样。
  秦家这边正在商量着对策,很快所有人的意见已经彻底统一,矛头纷纷指向了远在慕岩城的赵婉儿身上。
  杀他秦家子弟,光是这一点,便足够让赵婉儿死上十次八次,秦家的威严,容不得他人挑衅。
  可这些秦家之人却是忘记了,当初他们是如何对待赵家的。
  当日,秦破武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闯入赵家,不由分说便是大开杀戒,将赵家上下屠了个一干二净,就连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下人都不放过。
  手段何其凶残,而最后还逼得赵婉儿几人跳入幽冥死地,方才逃过追杀。
  或许,在他们眼里,赵家不过是个小小的家族,就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以着秦家的实力,还不是随意揉捏。
  可他们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当初这个丝毫不起眼的蝼蚁如今竟然成长到赶来挑衅秦家的虎威,怕是这一点才是让秦家众人最不能忍受的吧。
  就在秦白烈吩咐好一系列措施之后,正打算回去休息,得知三个孙子的死讯,亦是让这位老人心神有些疲惫。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厅在外却是传来一声惨叫。
  紧接着一道人影从外面掠了进来。
  不!确切的说,那人是被人打飞进来的。
  秦白烈目光一凛,身上玄气骤然迸发而出,一股轻柔之力瞬间将那人影包裹住,随即将其放落地上。
  众人此刻定睛一看,方才发现此人竟然是刚刚得到秦白烈命令随即离开的秦忠。
  但是,此刻的秦忠却是一脸惨白,目光中神色涣散,气息十分微弱,分明是一个将死之人,哪里还有先前那般生龙活虎的样子。
  “看来我来得还算是时候,就不知道秦家是不是欢迎我了?”
  随着话音一落,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