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梦馨的下落

  ~日期:~09月21日~
  ,
  无极仙宫,众多长老休息的地方,在西边较为偏僻的一处屋子里。
  凌野面色冷峻地坐在屋中,目光闪烁,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而坐在他对面的,同样是一名须眉白发的老者,如若萧翎在此,定然会惊讶于眼前老者的身份。
  “凌野,你打算怎么做?想不到那凌霄失踪这几年,实力竟然提升如此之大,先前我们的计划已经被打乱了,现在这凌霄又凭着这两天在宫里集聚了大把威望,只怕想要铲除他,并不容易。”那老者想起先前萧翎的表现,亦是忍不住微微叹口气说道。
  凌野闻言,则是目光一凛,继而冷声说道:“那又如何,我等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了机会,谁想那小畜生一回来就雷厉风行的将凌耀赶出了无极仙宫,此恨不报,我难以咽下这口气。”
  “你这又是何苦,如今的形式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凌天鸿的态度已经表明一切,他现在深居简出,手中的权利也下放给了凌霄,为的就是进一步培养凌霄成为下一任的宫主,而大部分弟子对于凌霄并没有任何反感和排斥,反而十分拥护。”
  顿了下,那老者继续说道:“如今,凌耀已然不在,我们还有什么资本去和凌天鸿父子争?”
  “即便争不过,我也不会让他t1】父子二人好过,既然这无极仙宫不能为我所有,那就没必要守护了。”凌野淡淡地说道。
  老者却是从凌野的话中听出一丝杀机。
  “你要做什么?”
  “他们父子二人不让我好过,那我也不会让他们痛快,我要毁了这无极仙宫。”
  凌野一字一句地说道。
  老者顿时一惊,猛地抬起头来,惊声说道:“你 ……你疯了?你竟然要毁了无极仙宫!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没疯,我也清楚我在做什么 当年无论我的修为还是在宫里的呼声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但是那老匹夫竟然不把这宫主之位传给我,从那一刻起,我就无时无刻想要夺回这一切,这本该属于我的一切!”凌野猛地站起来,脸色狰狞地说道。
  而在他面前的老者见到凌野这一副状若疯癫的模样,一时间竟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相比于凌野这边,此时凌天鸿和萧翎两人的谈话则要随意得多。
  “你真是越来越让我惊讶了想不到你失踪这几年却是因祸得福,不仅修为没有落下,反而多了几番奇遇,现在你是否该跟我好好说说,你这一身的炼丹术从何而来?我虽然对炼丹方面不是很了解,但也知道能过引来丹劫,那只有炼药宗师才能做到的。”凌天鸿此刻心情不错 含笑地问道。
  萧翎对此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如若凌天鸿到了这个时候还不问他这些年的经历,萧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他儿子。
  当然,本来他就不是凌天鸿的儿子,只是这副身体却是无法避开这层身份。
  很快,萧翎便简略的将这些年的事情告诉了凌天鸿,当然关于他和凌霄之间的灵魂关系,萧翎自然不会说的。
  听了萧翎这番话 凌天鸿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惊讶随后沉吟起来,片刻后方才说道:“你是说,梦馨那丫头把仙灵圣地最为重要的仙灵之气传给了你?”
  萧翎闻言,脑中不由浮现起那张一颦一笑的俏脸,至那日离开之后,两人已经有数年未见,也不知那个可人的小丫头现在过得好不好。
  思及至此,萧翎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当初我误中了傲老魔的轨迹导致中了奇毒,梦馨为了救我便将仙灵之气传入我体内,用以驱除我体内的毒气,从那个时候,仙灵之气便一直留在我的身体里了。”
  凌天鸿亦是和萧翎一样,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当年那个小丫头 为了你竟然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只是这样一来,那丫头回到仙灵圣地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为什么?父亲,你知道些什么?”萧翎闻言忍不住站起来,略带焦急地问道。
  而他这一声父亲倒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丝毫没有一丝迟疑。
  当然,对于这点,凌天鸿自然不会觉得如何,只是对于萧翎如此紧张梦馨微微有些诧异。不过,随即也就释然了。
  见萧翎如此紧张,凌天鸿则是淡淡地说道:“你可知道这仙灵之气乃是仙灵圣地的从不外传之物?即便是寻常弟子都无法窥探一二。”
  “这点我自然知晓,这也是我十分担心梦馨的原因。”
  “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凌天鸿摇了摇头,说道。
  接着,不等萧翎问起,凌天鸿便继续说道:“这仙灵之气十分奇特,乃是当年仙灵之地的创始者在大陆一处偏僻的山脉寻找到一团有形能量,在发现其不凡之处后,便带回仙灵之地加以炼化,前前后后一共历经十代圣主的淬炼,方才成为现在这等形态。”
  顿了下,凌天鸿继而说道:“也正因为如此,从那时候起,这仙灵之气便是作为仙灵圣地的圣物,亦是只有每任圣主才能继承。”
  “换句话说,也就是能够拥有仙灵之气之人,便是下人圣主之选,而那丫头把仙灵之气给了你,仙灵圣地又岂能放过她。”凌天鸿说到这里,亦是有些无奈地叹着气。
  而这番话听到萧翎耳朵中,却犹如晴天霹雳,他知道仙灵之气的重要性,这一点在这些年对于仙灵之气的运用,早已心知肚明。
  但他却是不知道这仙灵之气竟是仙灵圣地的传承之物,如此一来,梦馨私自将这仙灵之气传给他,回去之后责罚自然是少不了,甚至还会因此受到重罚。
  尤其是,这些年萧翎并未遇到来自仙灵圣地的弟子,想必梦馨那丫头定然为他隐瞒了真相。
  他不认为仙灵圣地得知传承之物丢失,他们不会追查,而唯一的突破口便是梦馨,既然他们没找上来,便是证明了梦馨并没有告诉他们仙灵之气的下落,如此一来,萧翎已经不敢想下去了。
  这一刻,萧翎心中不由揪了起来,恨不得立马前往仙灵圣地,一探究竟。
  似是看出萧翎心中的焦急,凌天鸿则是淡淡地说道:“冷静点,你现在急也没有用,而且那仙灵之地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够进去的。”
  “我们无极仙宫和仙灵圣地不是一向有往来,难道连父亲也不能带我前去吗?”
  “去了又有何用?这件事情是仙灵圣地自己的事情,而且你身为当事人,这件事我们本身就理亏。”凌天鸿淡淡地说道。
  “可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梦馨代我受过,我一定要去仙灵圣地一趟。”萧翎斩钉截铁地说道。
  凌天鸿对于萧翎的决定,似乎也没有任何惊讶,反而淡淡地说道:“此事你也不要太过着急,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还过了这么多年,就算有事也早已发生了,你现在急也没用。”
  摆了摆手,凌天鸿示意萧翎不要说话,而是接着说道:“而且,再过几个月,我无极仙宫以及至尊神殿都会派代表前往仙灵圣地一趟,到时你便随我一道,到了那里再具体打听便可。”
  萧翎闻言,亦是一愣,继而有些疑惑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凌天鸿点了点头,也不隐瞒,淡声说道:“此次前去是为了商讨一件大事,如若稍有差错,大陆怕是又是一片腥风血雨。”
  “敌人是谁?”萧翎皱着眉头问道。
  他心中十分疑惑,这些年大陆之中虽然偶有一些事情发生,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事值得引起无极仙宫和至尊神殿共同关注的。
  “你这些年在外游荡,对于这件事情不了解实属正常,那些家伙虽然做的隐秘,但这些年也是开始不安分了,如若不是这样,我们也发现不到这些家伙竟然再次蠢蠢欲动。”凌天鸿声音逐渐转冷。
  显然,对于他口中的那些敌人亦是十分厌恶。
  听到这里,萧翎心中亦是有些凝重起来,能够让无极仙宫以及至尊神殿一同忌惮的敌人,其强大可想而知。
  无极仙宫和至尊神殿已经是站在整个大陆巅峰的存在,而如今竟然出现一个让两个势力都为之忌惮,甚至不惜联手,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看来,自己对于这片大陆的了解还远远不够,萧翎心中兀自感慨地想着。
  只是,这感慨也只是片刻的时间,随即便被浓浓的担忧所替代。
  他担忧的是那远在仙灵圣地的梦馨,也不知道那个对他格外轱糊的小丫头如今过得好不好,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这一切都怪他,如若不是因为他,只怕梦馨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倘若梦馨真的因他受到什么委屈,更甚至连性命……
  萧翎根本不敢往下想去,只是如若真的那样,萧翎只怕这辈子都会寝食难安,愧疚一辈子。
  那是萧翎无论如何都不愿见到。
  想到这,萧翎不由抬头看向远处的天空,心中喃喃着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话语。(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