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过后

  萧翎一醒来,就感到自己体内的变化,但他还未来得及检查便彻底傻眼了。
  原因无他,只因他看见自己身下竟然躺着一具令人血脉喷张的娇躯,而娇躯的主人则是他那娇俏可人的小侍女香儿。
  萧翎心中的惊讶还远远不止如此,当他看到床单上的一片狼藉,以及香儿那裸露的身躯不满的红点和紫痕,尤其是两人下身此刻还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床单上那一朵炫目和红色尤其扎眼。
  就算萧翎再不懂,也明白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刻脑子一个激灵,昨夜那一点点模糊的记忆亦是随即浮现在脑中,虽然那记忆有些模糊不清,但结合眼前的情景,萧翎已然彻底想了起来。
  看着香儿那沉睡中还带着点疲惫的俏脸,萧翎亦是大为怜惜,但他同样是血气方刚,尤其两人此刻还紧紧结合在一起,萧翎在怜惜之后,体内亦是忍不住升起了一股欲望,身下的小萧翎亦是回应了主人的意愿,竟然逐渐的壮大起来。
  “嘤咛”一声,香儿感受到这一丝变化,亦是缓缓睁开了疲惫的眼睛,一入眼便看到萧翎那近在咫尺的脸庞,同时感受到下面那充实的膨胀感,香儿一瞬间亦是想起昨夜的疯狂,俏脸忍不住泛起一股红晕。
  看到香儿如此可爱迷人的模样,萧翎不由食指大动,心中更是暗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现在后悔也没用,更何况看香儿这副羞涩的模样,知道她对于这件事并没有任何恼怒。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磨练,萧翎的性格早已不是那种唯唯诺诺的性格,而且这个世界并没有规定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女人。
  思及至此,萧翎一声低吼,真个身子直接压了上去,香儿亦是一声娇呼,很快便迷失在萧翎那强劲的温柔之中。
  屋子里的两人经过一夜的疯狂,一大早便再次梅开二度。
  而这次萧翎有了意识自然不会再像昨夜那般需求无度,尤其是香儿初次破瓜,萧翎自然也是怜惜他。
  良久,屋子里的声响回归于平静,只留下两人彼此的喘息声。
  香儿将脑袋无力地靠在萧翎强健的胸膛上,满头乌黑的长发十分散乱的落到一旁。
  而萧翎轻轻抚摸着香儿那爱不释手的娇躯,随手抓起胸前那高高隆起的软肉,细细地把玩着。
  香儿被萧翎如此挑逗,早已春情泛滥,但是被萧翎折腾了一夜,此刻她早已浑身软绵绵地丝毫提不起一丝力量。
  “少主……”
  萧翎闻言,愣了愣,随即说道:“香儿,昨夜我也不知为何会如此冲动,你……”
  萧翎本来想要解释什么的,但话刚一出口,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香儿闻言,则是微微摇了摇头,柔柔地说道:“少主不需如此,香儿这一辈子都只会侍奉少主一人,只要少主需要,香儿随时都可以。”
  “香儿,你不需如此,你可以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为我而活。”萧翎苦笑地说道。
  “不!对香儿来说,少主就是香儿的一切,如果少主不要香儿,香儿便没有活下去的意义。”香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一反常态,带着一股倔强的意味。
  闻言,萧翎心中大为感动,无限怜惜地说道:“放心吧,只要香儿愿意,便可以一直待在我身边,还有,以后叫我少爷就好,知道吗?”
  “是,少……少爷!”香儿十分温顺地应了一声。
  随后,萧翎拍了拍香儿地翘臀,笑着说道:“你好好休息,今天就不要动了,一会我让你给你送吃的过来。”
  说着,萧翎一个翻身便从床上跳了下来,而香儿则是拉过被子,将自己小脑袋彻底捂住,虽然和萧翎已经有过最亲密的接触,但这个小妮子还是十分害羞,尤其是萧翎就这样赤身裸露地站在他面前,更让她不堪。
  看着香儿鸵鸟般的举动,萧翎笑了笑,也没去理他,而是走到一旁的浴桶之中,昨夜香儿为他准备好了一切,不过却被耽误,此刻浴桶里的水已经冷却,但对于萧翎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
  坐进浴桶之中,萧翎好好地清理了下身上的污秽,以及昨日和凌耀打斗后的尘土。
  冰凉的清水将萧翎整个包裹其中,萧翎亦是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但很快,萧翎莫名一动,他感到自己此刻体内的玄气似乎有些不同。
  想起先前地发现,萧翎灵机一动,继而将心神沉入体内,先前因为香儿的事情打断了他的检查,此刻静下心来,萧翎很快便已经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不知何时,自己体内的玄气竟然有了翻天地覆的变化,原本刚刚融合八种能量的体内玄气还并不是那般稳定,但此刻八种能量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全新的力量。
  这股全新的力量,此刻正安安静静地躺在萧翎的丹田之中,萧翎仔细一观察,便发现这股能量便是他体内所有玄气的集中地,而且这团能量并不是一层不变,而是在飞快转动着,只是因为转动的速度快到极致,以至于萧翎没有细查之下,才会觉得它是静止不动的。
  而随着这股能量的飞速转动,萧翎甚至可以感觉到周围的天地灵气正一点一滴被缓缓吸入其中,然后转化成他体内能量的一部分。
  吸收能量还只是其次,更重要的是,萧翎在这一刻发现,自己对于天地灵气的感知更加强烈。
  要知道天元大陆武者的修为,并不是靠随体内的玄气能量多少,虽然这也是十分关键,但人体的容量有限,武者之间的较量,更多的是在于对于天地灵气的沟通和运用。
  而体内的玄气多少,则是直接影响了能够运用多少外界的天地灵气。
  而此刻,萧翎体内的八种能量不仅进一步融为一体,成为一种全新的能量,无论质量还是数量上都有了飞跃般的变化。
  更重要的是,萧翎对于外界的天地灵气的沟通更加强烈,这无疑是让他的实力又是提升了一大截。
  如若将外界的天地灵气比作成士兵,在这之前的萧翎能够调集的数量是一万人的军队为其冲锋陷阵,而如今他能够调动的军队数则是十万大军,而这十万大军还能变化成个钟阵型,为他上阵杀敌。
  也就是说,萧翎如今提升的实力并不是单纯以着十倍来衡量,而应该是更多。
  这一发现,顿时让萧翎内心欣喜不已。
  但是他却未能想明白为何自己体内会莫名其妙的有了这样的变化,随后,萧翎想起昨夜自己的异常举动。
  昨夜在香儿靠近他的时候,他体内便出现了莫名的反应,这在往常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难道是因为香儿的缘故?萧翎心中暗自猜测。
  只是,他不明白,即便是因为香儿,可香儿不过是个侍女,修为也只有地玄之境,难不成因为和香儿的一夕之欢便让自己的修为有了如此巨大的飞跃?
  传说中的采阴补阳?萧翎想到这,不禁哑然失笑。
  全因自己这个想法实在是太过可笑了。
  不过,虽然觉得这个想法太过无稽之谈,但萧翎清楚,这件事定然和香儿有关系,而香儿则是自己的便宜老爹从小挑选到自己身边的,这其中的缘由怕是只有自己那个便宜老爹才能清楚。
  等一会去问问他好了,萧翎心中想着。
  而这时,萧翎心思一动,随即收敛心神,将所有精力都集中在自己丹田内的能量之上。
  这一刻,萧翎脑中隐隐感觉,这一次体内能量的变化,并不是单纯的增长玄气那么简单。
  他进入天玄中期也是有了好一段时间了,昨日又和凌耀倾力一战,对于天玄巅峰的理解更加深刻。
  原本如果只是这样,萧翎并不会有什么想法,但是昨夜误打误撞竟然和香儿发生了关系,随即自己的身体产生了不可预知的变化。
  如今无论是境界上亦或是修为上,萧翎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达到了冲击天玄巅峰的条件。
  想到这一点,萧翎心下便有了决定。
  他要冲击天玄巅峰!
  眼下正是最好的时刻,不过,转念一想,萧翎又是压下自己这股冲动。
  因为,他知道一旦进入天玄巅峰,修为便会突飞猛进,完全不是天玄中期可以相比的。
  而更因为如此,要冲击天玄巅峰的难度并不是一般的大。
  所以,萧翎必须做好完全的把握,而在这之前,萧翎觉得自己有必要准备一些丹药,来帮助自己冲击天玄巅峰。
  有了这样的打算,萧翎便迫不及待的将身子擦拭干净,随即和香儿说了几句话,嘱咐她好好休息之后,便急匆匆地离开屋子。
  萧翎现在要做的就是炼制一些丹药,用来保证他能够顺利的突破到天玄巅峰。
  只要到了天玄巅峰,以他的力量,自然就不用再担心凌野要对他出手,说不得到时候,他还会反过来对付凌野,将这待在自己身边的危害彻底清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