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 香儿的温柔伺候

  空旷的大殿之中,只有萧翎和凌天鸿两人。
  沉闷了许久,凌天鸿方才缓缓睁开眼睛,直视着萧翎,淡淡地说道:“这件事你处理得还是太急躁了点,虽然这样一来,你在所有弟子面前树立了威望,但也把凌野那老家伙逼急了。”
  “反正早晚都是要交手的,赶得早不如赶得巧,那凌耀既然迫不及待地想要拿我当垫脚石,那我自然也无需客气。”萧翎一副淡然的态度,说道。
  凌天鸿摇了摇头,继而亦是流露出一抹淡淡地笑意,说道:“虽然是急躁了点,但好在最后的结果还算不错,那凌耀离开了无极仙宫,凌野那条老狐狸等于失去了能够和我抗衡的筹码。”
  顿了下,凌天鸿继续说道:“只是,我知道那老狐狸绝不会如此轻易罢手的,即便他已经失去了争夺宫主之位的资格,但相信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所以日后你必须小心一点,今日你将凌耀逐出无极仙宫,虽然占了上风,但那老狐狸瑕疵必报的性格,说不定会对你动手。”
  “这里可是无极仙宫,那凌野当真敢在这里动手?”萧翎皱着眉头问道。
  凌天鸿则是冷笑一声,说道:“这老狐狸野心勃勃,如今你断了他最后的希望,他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顿了下,凌天鸿看了眼萧翎,继而说道:“在无极仙宫内动手,那老狐狸自然要忌惮三分,但如若在外面,那就不好说了。”
  说着,凌天鸿饶有深意地看着萧翎。
  萧翎闻言,脸色亦是微微一变。
  凌天鸿的话已经提醒了他,他如若一直待在无极仙宫,自然没有什么危险,毕竟凌天鸿这个便宜老爹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出事。
  但如若有一天,他离开了无极仙宫,那便是凌野下手的最好机会。
  今日他用着强硬的态度逼迫凌耀离开无极仙宫,无疑是当众扇了凌野一记重重的耳光,想到凌野临走时,那怨毒的眼神,萧翎心中亦是微微叹了口气。
  虽然凌天鸿话中的意思是让他安心待在无极仙宫内,那样便可万无一失,只要等到他拥有足以和凌野相抗衡的实力,到时才算是真正的安全。
  可是,要等到那个时候,需要何年何月。萧翎不可能一直待在无极仙宫,在慕岩城还有他的亲人和朋友在等着他。
  和无极仙宫相比,慕岩城才是他真正的家,是他的归属所在。
  看到萧翎的反应,凌天鸿大概也能猜出萧翎的心思,心中微微一叹,继而说道:“我知道你这些年有些际遇,如今你的修炼之途,已经走进了一条完全属于自己的全新道路,以你的天资,未来未尝不可开宗立派,对于这点,我也不多加以阻拦。”
  开宗立派?萧翎心中不由哭笑不得,他可未曾想过那么多,毕竟他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除了有着凌霄的存在之外,更多的是运气。
  这天底下,想要找出第二个能够同时修炼八脉的人来,那无疑是大海捞针。
  不!甚至比大海捞针更难。
  当然,这些事情,萧翎是不会告诉凌天鸿的,而凌天鸿不问,他也乐得自在。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凌天鸿问道。
  此刻两人的谈话倒不像是一对父子,反而更像是平等关系的对待。
  萧翎微微思考了下,遂叹了口气说道:“暂时先待一段时间吧,至少在想出如何解决凌野的事情之前,我还为打算离开。”
  “如此,那你先回去吧。”凌天鸿点了点头,说道。
  从凌天鸿那里离开,萧翎心情亦是有些烦躁,原本以为只是回来待上一段时间,随意应付一下之后,便准备离开的。
  而原先他最担心的是凌天鸿不肯放他离开,萧翎知晓,如若凌天鸿执意留下他,以现在萧翎的实力根本是无力抵挡的。
  可如今,凌天鸿虽然没有阻拦他的意思,但是却有个凌野在旁。
  如若他今日前脚一旦踏出凌天鸿的感知范围,只怕后脚凌野便会追上来和他拼命。
  想到这里,萧翎也是不禁头大,他怎么会想到,这无极仙宫之中竟然也是如此的不平静。
  这些之前凌霄也未曾告诉过他,而他探查过凌霄灵魂之时所获得的记忆,也未曾有过这方面的印象。
  难道是之前连凌霄都没有发现这一点?
  想想到也是有可能,凌霄之前的生活除了修炼还是修炼,而那凌野在凌霄在的时候怕是也是隐藏的极好,凌霄没有发现实属正常不过了。
  想必是凌霄失踪这几年,凌野认定凌霄已经不在了,方才开始慢慢展露出獠牙来。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之前那么多年里,什么样的危机没有遇到过,还不是被他一步步挺了过来。
  虽说现在这个凌野的实力比起之前任何一个敌人都要强大,但萧翎如今的修为也不是以往可以相比的。
  更何况,实在不行那也就只能留在无极仙宫,到时再派人到慕岩城通知婉儿他们便可。
  一路上,萧翎也是遇到了不少无极仙宫的弟子,或许是因为之前萧翎在和凌耀战斗时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彻底的折服了这些心高气傲的弟子。
  所以,每个路过的弟子都是十分恭敬地对他行了个礼,方才离开。
  萧翎知道,在这之前,虽然这些弟子同样对他恭敬,但那都是表面上的,而此时此刻,这些弟子则是真心实意地对他发自内心的崇敬。
  能够以着天玄中期的修为力挫天玄巅峰的凌耀,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结果来得更震慑人心的呢?
  一路漫步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香儿则是抱着小秋在一旁逗弄着。
  一人一兽,嘻嘻闹闹玩得不亦乐乎。
  而看到萧翎进来,香儿立马将小秋放到一旁,起身迎了上来,满脸桃花地笑道:“少主,你回来了,我去给你准备热水,先前流了那么多汗,好好洗个身子舒服点。”
  “香儿,我说了好几次了,这些事情我自己来做就好,你不用这样的。”萧翎摇头苦笑道。
  不过,香儿像是没有听到萧翎的话,只是微微一笑,随即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不到一会儿,香儿便端着满满一大通热水走了进来。
  虽然以着香儿如今的修为,提着一桶水并不需要耗费多少力气,但是萧翎前世的主管意识还是让他心里有些奇怪。
  看着如此一个娇滴滴的小美女,竟然如此殷勤地伺候他沐浴,萧翎总有一种罪恶感。
  但在心底深处隐隐的,萧翎又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兴奋。
  毕竟,有哪个男人不喜欢过着这种帝王般的生活,再则,香儿可不是普通的侍女,那是凌天鸿千挑万选出来的,不仅容貌卓绝,资质亦是非同一般。
  否则以着香儿还不到二十岁的年纪便已经达到了地玄之境,这份实力,一般人可是无法做到的。
  而让一名地玄高手,又是个娇滴滴的大美女伺候他的生活起居,这天底下怕是没多少人能够有这样的待遇。
  看着香儿忙前忙后的背影,萧翎心中不禁发出感慨。
  不知过了多久,香儿抹了抹脸上的水渍走了出来,此刻香儿一双衣袖被她高高挽起,露出一小截吹弹可破的白嫩胳膊。
  那洁白如丝绸的肌肤在萧翎面前微微一晃,着实让萧翎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微微吸了口气,萧翎强忍着内心的骚动,随即有些尴尬地说道:“既然你都准备好了,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
  “不过什么?”香儿歪着脑袋,大眼睛眨了眨,不解地看向萧翎。
  而说话的同时,香儿已经准备上前替萧翎宽衣解带了。
  而萧翎则是十分尴尬地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制止了香儿的举动,说道:“那个……香儿,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香儿见到萧翎的动作先是一愣,继而听到萧翎的话后,原本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委屈。
  一副小可怜样看得萧翎心疼不已。
  “少主……难道你嫌弃香儿吗?”。香儿兀自哀怜地说道。
  萧翎闻言,不禁有些头大,遂急忙解释道:“香儿,你不要误会,我……我只是有些不习惯沐浴的时候旁边有人。”
  萧翎当然不会说,他是不好意思,毕竟一个如此娇滴滴的美女在你旁边帮你沐浴,凡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只怕都难以控制得住。
  萧翎可不想因为一时冲动,而做出什么对香儿不好的事情来。
  可香儿明显没听到萧翎的话,有些天真茫然地说道:“可是……以前不都是香儿伺候少主沐浴的,之前那么多年,少主也没说过啊?”
  看着香儿那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萧翎心中郁闷得不行,但心中却是有些警醒,既然之前凌霄都是被香儿伺候沐浴,如若此刻自己强硬的拒绝了香儿,那样便很容易引起香儿的怀疑,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犹豫了良久,萧翎看着香儿那略带婴儿肥的俏颜,狠狠一咬牙,遂便决定下来。
  死就死吧!
  ……
  ,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