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 强势逼迫

  良久,凌耀方才从口中生硬地憋出几个字来:“我……输了!”
  说出这三个字,就好像抽空了凌耀身上的所有力气一样,踉跄几步,身子微微晃动起来。
  可惜,萧翎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而是继续冷眼说道:“既然你输了,那么按照约定,你必须离开无极仙宫,永世不能踏入,而我要你现在立即履行约定!”
  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哗然,继而便是一片沉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凌耀身上。
  凌野闻言也是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
  这时,一直在旁观看的凌陨长老上前两步,来到萧翎身边,迟疑了片刻,方才开口说道:“凌霄,虽然这是事先说好的约定,但凌耀毕竟是我无极仙宫的一员,而且在三代弟子中能够比肩他的没有几个,如果将凌耀驱逐,对于我无极仙宫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损失,我看不如就这样算了吧。”
  萧翎看了眼凌陨,从凌天鸿那里,他亦是知晓眼前的凌陨身为元老团的二长老,并没有凌野那般的野心,眼前的老者一生都在为无极仙宫的利益考虑,待其他弟子亦是十分温和。
  所以,萧翎对于凌陨也是十分客气,但是这并不能改变萧翎的决定。
  微微摇了摇头,萧翎坦言说道:“凌陨长老,我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这些年无极仙宫的情况想必你也知晓一二,所以您不必再劝。”
  听到萧翎这番话,凌陨亦是微微愣了愣,随即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罢了罢了,此事我不再多言,你自行决定便可。”
  “多谢凌陨长老。”萧翎闻言,则是颇为恭敬地说道。
  对于这位凌陨长老,萧翎自然不会摆出什么过分的傲慢。
  而此刻,听了萧翎那冷漠的话语,凌耀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一双拳头被他握得有些发白。
  凌野看了眼凌耀的模样,心中一阵烦闷,但最为自己唯一的孙子,也是自己这后半生唯一的希望,唯一能够和凌天鸿争夺的希望,凌野自然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孙子当真如此离开无极仙宫。
  无奈之下,凌野亦是只好开口道:“凌霄,我称你一声少宫主,你可不要因此而得以忘形,如今你还不是宫主,并没有驱逐门下弟子的权利,你这番做,那是越权行事,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如若你执意如此胡作非为,我身为元老团的大长老,有权插手这事。”
  “你不是已经插手了?”萧翎讥讽地说道,“这个赌约是在比试之前做好的,而且是凌耀自己亲口所说,在场所有人都听得见,怎么,难道此刻你们想要赖账。”
  顿了下,萧翎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凌耀的爷爷,护犊之情自然不可避免,但别忘了这里是无极仙宫,而你身为无极仙宫的大长老更应该以身作则,先前你阻扰我们二人的比试,已经是不对在先,如今有打算偏袒凌耀,难道真把在场所有人都视若无物不成?”
  “你……黄口小儿,修要污蔑老夫,老夫一切都是为了无极仙宫着想。”凌野的身份摆在那里,就算凌天鸿和他不对头,平日倒也未曾给过他如此难堪。
  但如今,一个黄口小儿,还是凌天鸿的儿子,论辈分凌野可要大凌霄三倍,但他竟然当着如此多人的面不给自己台阶下,凌野的老脸不禁沉了下来,目光隐含着一股利芒,直视着萧翎。
  他从未想过,萧翎竟然会如此不顾场合,当众和他撕破脸皮,原本他以为以着他的身份,只要一开口,即便是凌霄是少宫主也要有所顾忌,但此刻却是全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是不是真如你所说,自己心知肚明,总之今日胜负已定,凌耀必须遵守赌约立即离开。”
  顿了下,萧翎继续说道,“当然,如若有人死皮赖脸,众目睽睽之下硬要留下来,我亦是没话可说,我无极仙宫也不是小气的地方,养个人的饭菜还是养得起了,就说我的侍女,平日也会养些猫猫狗狗的,并不算什么。”
  “凌霄,你欺人太甚!”凌耀听到萧翎竟然将他比成一只低贱的玄兽,气急攻心之下,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凄厉地怒声喊道。
  不过,萧翎却是视而不见。
  凌野对于萧翎的话,亦是心头大怒,浑身玄气迸发而出,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低了一个冰点。
  “凌野,你想做什么?”凌陨先前虽说不管此事,但看此刻凌野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时间来到萧翎身旁,冷声喝道。
  而就在这时,一道丝毫不弱于凌野的气息不知从什么地方铺天盖地的袭来。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却是将凌野含怒引发的气势抵消殆尽。
  就在凌野愣神之际,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
  “是宫主!”
  “宫主出来了!”
  来的人自然便是凌天鸿,此前他亦是一直站在暗处看着眼前的事情发生。
  对于凌耀竟然是天玄巅峰的强者,凌天鸿亦是微微有些惊讶,原本还有些担心自己的儿子抵不过凌耀。
  但萧翎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是大大给了凌天鸿一阵惊喜,就连是他,亦是有几分看不透萧翎的深浅。
  但凌天鸿心中却是只有高兴和惊喜。
  而对于之后萧翎的所作所为,凌天鸿到也是微微有些惊讶,他为想过萧翎手段竟然如此果决,丝毫不顾凌野的反应,当众和他撕破脸皮。
  不过,在愣神过后,凌天鸿反应过来亦是一阵欣慰,欣慰萧翎的处事原则刚烈果决,同时心中有些叹息自己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却还不如自己儿子来得干脆。
  这凌野心中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除了一些普通的弟子未曾察觉之外,这无极仙宫只需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这样的情况下,即便双方保持沉默,不去刻意揭开这一块布,又有何用。
  何不像萧翎一样,索性将这块布掀开,大家真枪真刀的厮杀,也好过暗地里绞尽脑汁的明争暗斗。
  再则,就算堂堂正正的争斗,凌天鸿自信凌野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先前之所以一直隐忍,为的不过是考虑到无极仙宫的稳定,不想过多的因为内部原因,而导致削弱了无极仙宫的实力。
  但此刻想来,凌天鸿却是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太过天真,就算没有萧翎如此直接的掀开这块布。
  最后终究也是要和凌野一战,而那时说不定他已经聚集了更多的力量,那样一来,对于无极仙宫的损失更大,更加得不偿失。
  因此,想清楚这些之后的凌天鸿便现身了,而且,就算是没有这些因素,有人堂而皇之地欺负他的儿子,以着凌天鸿的脾气也不可能坐视不管。
  虽然萧翎从刚才到现在的表现让他十分满意,但毕竟凌野修炼的时间比起萧翎不知要多多少倍,本身天赋亦是十分出众,根本不是眼下萧翎可以对付的。
  “凌野,你想干什么?”凌天鸿一出面,不由分说,直接对上凌野,淡声问道。
  语气虽然平淡,但谁都听得出凌天鸿语气中隐含的怒气。
  凌野也没想到凌天鸿当真会出面,不过想想也就释然,既然他自己都出手干预了,凌天鸿没有道理不出来。
  想到这,凌野冷笑地说道:“怎么,你们父子莫不是要以势逼人?”
  “这件事情的前后我已经知晓,既然双方之前已经说好赌约,而凌耀既然输了,那么便让他按照约定离开无极仙宫吧。”凌天鸿淡然地说道,丝毫没有看到旁边一脸死灰的凌耀一眼。
  凌野听到凌天鸿这么说,脸色一片铁青。
  凌霄小儿这般说也就罢了,他没想到连身为宫主的凌天鸿竟然也这般说,难道他真的不顾无极仙宫的安稳,当真要和自己撕破脸皮吗?
  而这时,凌天鸿再次加重语气说道:“先前你说凌霄没有驱除弟子的权利,那么我这个宫主可否有?此次比试是在公平竞争的环境之下进行的,两人的约定亦是当着众多弟子面前定下的,人无信而不立,武者要有属于自己的尊严,连一点承诺都做不到,即便强行留下来,对他以后的修炼亦是十分大的损害,凌野你说我说得对吗?”。
  凌野脸色阴沉得可怕,对于凌天鸿的问话充耳不闻,心中正在琢磨着如何解决。
  如今凌天鸿那边占着一个道理,如若此刻他不顾一切留下凌耀,只怕会引起所有长老的反对,这样一来,自己这几十年来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人脉只怕会瞬间崩塌,到时他还如何与凌天鸿竞争。
  但是,就这样眼睁睁答应让凌耀离开,他又是嫉妒不甘心。
  而就在这时,一旁脸色惨白的凌耀却是出人意料地站出来,低沉着脑袋,语气无比生硬地说道:“好!愿赌服输,我走!”
  “凌耀!”凌野听到凌耀这样一说,心中不由一急。
  可是凌耀却是丝毫不理会,挣扎着虚弱的身子,一步一步地朝着外面走去。
  ……
  ,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