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七章 凌野出手

  在那无数道震撼目光注视下,萧翎身形化为一道血色流星,直射面色苍白的凌耀,手掌之中,龙吟彷佛是感受到主人的,闪烁着耀眼的光泽,发出一阵怒吼,一股毁灭般的力量,自其中满溢而开,直接是令得这片天地间的能量变得暴动了起来。
  萧翎的速度快若闪电,仅仅一闪之下,便走出现在了凌耀身前十丈距离,龙吟所释放而出的狂暴能量,真正的令得后者感觉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但现在的他刚刚施展吞灭枪,正是体内玄气空虚之时,再加上被萧翎气势所震慑,一时间,居然是无法闪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道殉丽的紫芒,在其眼瞳之中,飞速的放大!
  望着那没有丝毫收手打算的萧翎,所有长老面色都是微微一变,凌霄居然也是想要下杀手!
  “凌霄,住手!”
  然而,就在当萧翎手中龙吟即将碰触到凌耀身体时,一道冷冷的声音,却是在这片空旷的广场上突然的响起,伴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萧翎以及其手中的龙吟,居然是在这一霎陡然停滞了下来,虽然只是一瞬之间,但原本极度狂暴的能量,也是在此刻变得温顺了下来。
  这种变化,令得萧翎眼瞳微微一缩,微微一声冷哼,便挣开了身子,但却也错过了做好的进攻机会。
  随后,一道有些佝偻的苍老身影,也是缓缓的在萧翎面前浮现而出,来者一身白袍,甚至连其发须,眉头,全都是雪白之色,那对有些深陷的双眼之中,却是没有半点的浑浊,有的,是一种宛如黑洞一般的无穷吸力,人的目光看过去,几乎便是要忍不住的陷入其中,给人一种极端的神秘之感。
  “凌野长老!”
  这位老者一现身,在场所以弟子均是微微一愣,继而参差不齐的喊道。
  被称为凌野长老的老者微微点头,然后目光转向萧翎,轻叹了一声,伸出有些干枯的手掌,在萧翎面前轻轻一挥,将那凝固的狂暴能量接过,然后轻轻一捏,那蕴含着毁灭力道的能量,便是这般悄然的破裂而开,没有引起半点的波动。
  将这股力量解决后,凌野长老方才袖袍一挥,将凌耀的身子微微一挺…一如柔和的能量自其袖中涌出,然后将凌耀身体尽数包裹,而在这些柔和能量的沐浴下,凌耀身体表面上的那些血痕飞速的消逝,眨眼时间,一切的外伤便是尽数的消失。
  “多谢长老。”
  见到这凌耀长老露的这一手,萧翎心头也是略感凛然,他并非莽撞之人。
  凌野在他面前展露出这一手,目的怕是为了震慑他。
  这凌野虽然同样是天玄巅峰,但凌耀在他面前,根本不及三分。
  想到这,萧翎心中归于天玄巅峰的认知又有了一定程度了的理解。
  当初在慕岩城遇到的那两个天玄巅峰的阴阳护法虽然也是天玄巅峰的修为,但是以着当时萧翎的实力,尚且还能有一战之力。
  而刚刚在和凌耀交手之时,凌耀的实力可比当初那两人还要强上数倍,饶是萧翎顿悟了八脉能量的平衡操控方法,修为大进,但依旧打得十分艰难。
  此时别看凌耀已经被萧翎彻底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连续施展出如此庞大的武技,萧翎体内的玄气消耗可想而知。
  虽然有着这一定的原因,但却是不可否认凌野的实力确实深不可测,从凌野的身上,萧翎刻意感受到当初在云千山身上感受到的气息,虽然比起云千山来说,凌野还差上不少,但也不是现在的萧翎刻意抵挡的。
  不过,萧翎对于凌野并没有任何畏惧感,别忘了这里可是无极仙宫。
  就这样冷冷地站在原地,萧翎目光凛冽地望着凌野,虽然萧翎此刻模样稍显狼狈,但气势却是丝毫不减。
  “凌野长老,你这是何意?”萧翎冷声问道。
  凌野目光微微一挑,表情波澜不惊,语气不急不缓地说道:“此战已分胜负,少宫主又何需赶尽杀绝?”
  萧翎闻言,冷笑一声,淡然地说道:“凌耀还未倒下,我自然不会留手,再则如果刚才换成是我在凌耀的位置,只怕凌耀同样不会手下留情,就不知那个时候凌野长老是否会及时出面制止他。”
  话锋一转,萧翎语气冷然地说道:“不过,我想凌野长老怕是不会,此次我回来,要说这无极仙宫心情最为不好的,怕是当属凌野长老了。”
  听到萧翎这毫不留情面的话语,饶是凌野始终保持着的淡然表情,此刻亦是微微有些变动,周遭的气势徒然一冷。
  “少宫主怕是有所误会,少宫主和凌耀的实力乃是我无极仙宫年轻一辈的翘楚,自当尽心合力,发扬我无极仙宫,老朽只是做了分内之事,即便真如少宫主所言,此时是少宫主有危险,老朽自然也会第一时间出手制止凌耀。”
  此时,凌耀在凌野的帮助下,已经恢复了些许力气,至少表面看上去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当然,所有人都清楚,先前被萧翎打得如此惨遭,所受的内伤并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彻底恢复的。
  而回过神来的凌耀亦是想起刚才萧翎对他最后下的杀招,从萧翎的表情和动作来看,凌耀相信,如若凌野没有及时出现,只怕这一刻他的小命已经彻底不保了。
  思及至此,凌耀心里亦是泛起一股寒意,目光缓缓扫向萧翎,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败,而且会败得如此狼狈。
  早在一年前,他便已经在凌野的帮助之下突破到了天玄巅峰,那个时候,他心中更是升起一股天下舍我其谁的豪情。
  什么凌云双杰,什么无极仙宫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少年,在他眼里不过是个跳梁小丑。
  这些年隐忍苦修,如今修为终有成就,本该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但为了能够打败凌霄,凌耀一直默默的隐忍着。
  而终于,凌霄回来了,时隔多年,当年那位少年天才回来了,曾经的凌霄盯着无数光环,受到所有无极仙宫弟子的崇拜。
  原本以为,凌霄已经回不来了,但如今却是真的回来了,但是这些对于凌耀来说都不算什么,凌霄回来对他来说只好不坏,他要亲手打败这个无极仙宫曾经的骄傲,只要打败他,那么他的威望定然会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到那时,再有凌野的帮助,下一任宫主之位非他莫属。
  而在凌耀想来,他根本没有任何败的理由,凌霄的修为他已经知晓,不过只有天玄中期。
  而他却是天玄巅峰,虽然只差了一个境界,但却是差之千里。
  他有信心能够完败萧翎,因此,一大早,在见到萧翎出现之后,凌耀便迫不及待地上前挑衅。
  而当萧翎开口提出比试输的一方的人要彻底离开无极仙宫,永远不能回来,凌耀想也没想就直接答应了。
  但是,结果却是出乎他的意料,出乎凌野的意料,甚至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当凌耀展示出隐忍已久的真正实力之时,所有人都震慑于凌耀的强大,所有人看向凌耀的目光都是充满了炙热。
  虽然凌霄在这些人心中曾经是那么强大,但此刻的凌耀却比起凌霄来说更加强大。
  世人崇拜强者,在这一刻得以淋漓尽致地体现。
  可还没过一会,情形便是急剧发生了逆转,萧翎用他的实力再一次像所有人证明了他的力量。
  天玄中期打败天玄巅峰,而且凌耀并不是普通的天玄巅峰强者,但这样一来却是更加证明了萧翎的强大。
  就是这一刻,所有人才幡然醒悟,少宫主已经不是原来的少宫主了,这一刻的少宫主比起当年更加强大得不知多少倍。
  也是凭借着这一次胜利,萧翎离开这些年的空白期已经被填补了不少,在场所有无极仙宫的弟子,对于萧翎更加的崇拜。
  而那些长老之中,至少也有一大半因为这一场战斗而对萧翎刮目相看。
  见,萧翎知道想要杀了凌耀是不可能了,不过他也不是善茬,既然你想要找麻烦,萧翎也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凌耀。
  嘴角挂起一抹冷笑,语气说不尽的嘲讽,说道:“凌耀,你是否认输?”
  “我……”凌耀张了张嘴,却感觉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似的,生涩得说不出话来。
  可面对如此众多的无极仙宫弟子,以及萧翎咄咄逼人的目光,凌耀知道即便他不承认,但这一场比试是他输了,如若不是,甚至他连命都已经没了。
  想到这里,凌耀的骄傲和自信在这一刻轰然倒塌,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地盯着萧翎,后者毫不示弱地回视着他。
  良久,凌耀方才从口中生硬地憋出几个字来:“我……输了!”
  说出这三个字,就好像抽空了凌耀身上的所有力气一样,踉跄几步,身子微微晃动起来。
  可惜,萧翎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而是继续冷眼说道:“既然你输了,那么按照约定,你必须离开无极仙宫,永世不能踏入,而我要你现在立即履行约定!”
  *。.。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