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章 父子谈话

  推开面前的大门,萧翎缓缓走了进去。
  和萧翎在无极仙宫的住处有所不同。
  虽然萧翎多年未曾住过,但他的住处却是被香儿打理的仅仅有条,又或许是因为香儿这些年都是一个人独自居住,所以不自觉的将萧翎的房间整理得十分温馨,即便是她还保留着当初萧翎离开时的模样,但总是能够察觉到一丝女性特有的温柔。
  而凌天鸿的住处却大为相反,萧翎一踏入门里,便感觉到一股颇为沉重的气息,四处可见。
  纤为无极仙宫的宫主,凌天鸿的房间自然异常之大,整个房间也分成两部分,前面是个**的客厅,而在客厅之后才是寝室。
  如此之大的地方,却是只住着一个人,自然要显得稍微沉闷一点。
  不过,萧翎却没有发现一丝阴沉的感觉,反而多多少少带着些许清爽简洁的意味。
  萧翎进来之时,一眼便看到坐在客厅之中的凌天鸿。
  此时凌天鸿一身蓝色长袍,周围的边角则是镶着些许金色,那是代表着身份的图案。
  虽然之前已经见过一次凌天鸿,但当日人多且杂,加上凌天鸿只不过了两句话,便径直离去。
  而当时萧翎才刚刚从突破到天灵之境的喜悦中清醒过来,因此并没有来得及好好打量自己这个便宜老爹。
  此刻,眼下就剩下化们两个人,萧翎到也仔细观察起凌天鸿来。
  来,凌天鸿的年纪并不算大,看模样也不过四五十岁出头,一头黑发不算长,但却显得十分精神。
  嘴角留着一撮胡须,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
  此时的凌天鸿手中正捧着一本不知名的书卷,正细细品者萧翎的到来彷佛没有给他照成任何影响。
  萧翎也不着急,就这样静静走到凌天鸿下首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一边喝着茶几上茶水,一边静心地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好在凌天鸿也没打算让萧翎等多久。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凌天鸿便放下了手中的书卷,重新抬起头来,目光投向一旁的萧翎。
  目光之中透lu着些许威严,但其中又夹杂着几分关爱。
  良久,凌天鸿方才淡淡地开口,道:“变了。”
  萧翎闻言,不由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便宜老爹打量了这么久第一句话竟然是会这句。
  在萧翎想来,如果是脾气暴躁点的,只怕会当成责问他为何这么失踪这么多年也不尊回来。
  而如若脾气温和的,则会关心他的情况,细心询问。
  但是凌天鸿不咸不淡的来了这样一句,彷佛自己和他毫无相干。
  可到底,萧翎毕竟名义上可是他儿子!
  这个便宜老爹话还真有性格。
  回过神来,萧翎亦是不可否置地点了点头道:“过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总是会变的,否则这些年不是白活了。”凌天鸿闻言,微微一愣,继而亦是第一次在萧翎面前lu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
  “的不错!在外磨砺了三四年,有长进总归是好的以前虽然凭着自己不错的天赋和毅力,让有了超出同龄人的修为,但那时的性格太过刚硬,我总是担心刚硬易折,看来这些年的失踪确实把打磨得不错。”凌天鸿赞同地点头道。
  萧翎心中则是无奈地苦笑如若自己这个便宜老爹知道自己的儿子早已不是原来的灵hun,方才会有如此大的变化,只怕就笑不出来了吧。
  当然萧翎自然不会傻到实话,只是淡淡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会,方才道:“父父亲,今日找我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嗯!是有些事要对,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问清楚的情况。”凌天鸿道“身上的气息和以往有所不同,我昨日已经听了凌天的回报,他如今八脉齐通,拥有一种全新的修炼方式和力量,可否详细和我?”萧翎听他问的是关于自己修炼的事情,心下也没多少犹豫,遂便如实将自己的情况,从一开始误打误撞打通八脉,到后来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另外一种修炼方法,以及之后一些细节,都如实地告诉了凌天鸿。
  在萧翎看来,凌天鸿名义上是他的父亲,虽然表现十分冷漠,但他依旧能从中听出一丝关切。
  而且这些事情,如若凌天鸿有心调查,也能够查出个七八分,此刻他没有查而是直接询问萧翎,足以证明他对萧翎十分信任,并不想过多干涉自已的孩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萧翎才会放心大胆的出来。
  听完萧翎简述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凌天鸿亦是沉默了片刻,许久之后方才轻轻叹了口气,看着萧翎,道:“原本应该责怪太过急功近利才会使得修炼出了岔子,从我就反复提醒,修炼一途万不可急躁,就是因为的性格太过刚硬。”
  萧翎暗自嘀咕道:“那是儿子,可不是我。”
  顿了下,凌天鸿突然话锋一转,继而道:“不过,现在看来,也许是因祸得福,完全走上了一条全新的道路,这条路是以前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至于以后究竟会达到什么地步,这一切只能由自己mo索探讨。”“不过,记住一点,还是那句话,无论是何种修炼,都不可急于一时,之前的事情便是一个教训,可莫要再犯。”
  面对凌天鸿语重心长的话语,萧翎唯有点头称是。
  这时,凌天鸿突然目光闪过一丝异芒,继而问道:“老实告诉我,现在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程度,虽然我看身上的气息,安该还停留在天玄中期,但似乎又不是那么简单。”
  不愧是一方强者,自己这个便宜老爹的眼光如此犀利,一眼就能看出他身上气息的与众不同。
  仔细思考了下,萧翎方才斟酌着道:“如若是在这之前,我应该介乎天玄中期和天玄巅峰之间,相信一对一的情况之下,或许我无法打败天玄巅峰的对手,但对方想要让我受伤,也不是那么容易。”“哦?那现在”凌天鸿饶有兴致地问道。
  “自那天回到无极峰时,以后的吸收了无极峰上大量残留的灵hun之力,从而使得我的灵hun境界进入天灵玄境,如今我的玄气依旧停留在天玄中期,但若是和一般的天玄强者交手,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到这里,萧翎眼中透出一股强大的自信。
  “哈哈!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儿子。”凌天鸿闻言,不由大笑,脸上满是老怀安慰之色。
  “对了,那无极峰为何会有如此多的灵hun之力?”萧翎到这里,突然想起这点,遂问道。
  凌天鸿似是迟疑了下,遂才解释道:“关于这一点,我也不是知道得很详细,毕竟我天脉一系虽然异于其他脉系的武者,但终归不如幻魔武者那般,对灵hun之力的感知力度来得强烈,之前我也知晓我们无极峰之上的灵气十分厚重,其中还夹杂着些许不同的东西,但我却没想到那便是灵hun之力。”顿了下,凌天鸿若有所思地道:“不过,经这么一,我倒是有些头绪,想我无极仙宫坐落无极峰不知多少岁月,中间又经历过多少代的经营,我们的祖辈大部分都是坐化在无极峰之上,而他们的力量十分强大,即便身陌,但死后残留的精气怕是聚而不散,久而久之,随着越来越多的先辈陨落,这无极峰上所聚集的残留灵hun之力自然也就多了,或许是这无极峰独有的结构,使得那些灵hun之力没有散去,而又从未有人发现,最后则是便宜了。”
  “原来如此,这么的话,倒是得通,毕竟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拥有如此庞大的灵hun之力,竟然让我一举突破到了天灵玄境的境界。”萧翎点了点头,恍然大悟道。
  “这或许就是的机缘,也是我们先辈留下的宝贵力量,以后定要勤加修炼,才不会白白浪费祖辈们留下的力量。”凌天鸿嘱咐道。
  萧翎自然满口应是。
  而这时,凌天鸿突然道:“始终了这么多年,倒也在外面经历了不少,听连至尊神殿的那个丫头都留在的身边,还有一个出生入死的红颜知己,倒是本事不。”
  萧翎哪里知道凌天鸿突然道这件事上,一时有些尴尬地不知如何接话。
  凌天鸿只是,对于男女之事,他到没有太多反对,而是淡淡地叮嘱道:“不过,香儿那边可莫要冷落了她,这些年失踪不见,那丫头可是伤透了心,当初将她送到身边shi奉,原本我是打算凑合们二人的意思,那丫头我是看着长大,内心也当她是女儿一般,莫要辜负了她。”萧翎一时大窘,想不到先前还一脸威严的凌天鸿,最后竟然和他做起媒,这让萧翎不由有些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