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九章 痴心侍女

  当萧翎看清眼前人影的模样之后,不禁轻笑地道!’,香儿。这么多年不见,这一见面就是这般和我打招呼的吗?”
  “!”
  一声慌乱的尖叫声响起,原本被萧翎抓在手中的长剑也是随即失去了支撑点。
  萧翎一把将长剑收了回来,含笑地站在原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有些惊慌失措的少女。
  眼前这个一如既往,穿着有些繁琐的宫装衣服的女子,便是萧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个接触到的人。
  香儿此刻脸有些ji动,因为ji动使得白皙的俏脸之上微微泛起几缕红润。
  璀璨明眸的大眼珠先是不可思议地盯着萧翎眨了眨,继而闪过一丝惊喜。
  片刻之后,香儿语气中喊着无比ji动的心情,1跑两步来到萧翎面前,惊喜地道:“少少主,真真的是吗?香儿不是在做梦吧?”看着如此ji动的香儿,从她那漆黑的眸子中,萧翎能够感受到浓浓的喜色,知道眼前这个叫俏可人的shi女,怕是这些日子一直挂念着他。
  想到这,萧翎心中亦是微微有些愧疚,当初自己因为怕死,结果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
  当时没有想太多,后来对于这个世界渐榉有了了解之后,偶尔也会担心这个忠心耿耿的shi女,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失踪而被责罚。
  此刻仔细打量了有些ji动不已的香儿,发现后者的模样比起几年前倒是清瘦了不少,那微微颤动的身板,细若无骨,仿佛风一吹就会倒的模样,看得萧翎大为怜惜。
  微微点了点头,萧翎温和地笑着道:“是我,我回来了。”
  “呜呜!”
  谁知,萧翎这话就像一个导火索一般,直接让情绪原本就有些ji动的香儿哭了出来。
  一道香风袭过,萧翎还来不及防备,香儿已经一头扑进了前者的怀中,一双手更是死命地抓住萧翎,生怕一不留神,萧翎就会再次从他眼前消失不见。
  感受着怀中妮子的ji动心情,萧翎也是能够体会,毕竟当初和这丫头相处了一个月的时间,虽然不上长,但他也了解到香儿从
  就被选来当他的shi女,几乎无时无刻都是陪伴在他左右。
  可以,香儿此前的人生几乎是围绕着他过的,结果后来他一声不吭的失踪,这妮子只怕就像失去了主心骨一般,乱了方寸。
  不过,看到他这副模样,萧翎也知道自己那个便宜老爹并没有过多为难她,不然也不可能在这里见到她。
  轻轻拍了拍香儿的后背,好生安抚了一番之后,香儿的情绪方才稳定下来。
  这时,香儿方才发现自己竟然扑到萧翎的怀中,一时间不由闹了个大红脸,急忙从萧翎怀中挣脱开来。
  低垂着脑袋,但萧翎还是能够看到香儿那蔓延至脖子的红晕,煞是迷人。
  为了缓解气氛地尴尬,萧翎轻轻咳了声,继而转移话题地问道:“对了,香儿,刚才为何突然对我出手?”
  也不能怪萧翎觉得奇怪,毕竟这里可是无极仙宫,有哪个吃了雄心的子胆的家伙,敢在这里惹事。
  若这天底下最安全地方,不是两大帝国的皇宫,而要属无极仙宫和至尊神殿。
  这两个超级势力,相信没有任何地方能比这里安全的了。
  自然而然,在无极仙宫之中,也不可能需要防备什么危险,外面那么多守护弟子并不是什么摆设。
  正因为如此,萧翎才会奇怪香儿的举动。
  被萧翎这么一问,香儿微微一怔,继而有些尴尬得不知所措。
  虽然不明白,但萧翎也不想为难丫头,遂就没有多问,正好这时,凌霄肩膀上的秋也是发现了香儿。
  那原本有些惺忪的眼睛,突然睁大,发出一声欢快地叫声,朝着香儿扑了过去。
  香儿见到秋,美眸亦是一亮,双手接过秋,一大一,两道身影便欢快地缠在一起。
  一阵“咯咯”的欢乐声,不时从香儿的口中传了出来。
  之所以秋对待香儿如此亲昵,全因从秋出生到它随着萧翎一同离开至尊神殿这中间,一直都是香儿在负责照顾它。
  秋对于香儿自然格外的亲切。
  而香儿在无极仙宫中的伙伴不多,除了萧翎这个少主之外,平日唯一接触较多的也就只有秋。
  当日秋随着萧翎一同离去,香儿并不知道,为此还曾伤心过一段时间,此刻见到秋出现,自然也是格外的高兴。
  翌日,休息了一夜的萧翎格外的神清气爽,虽然这一夜只是单纯的休息,但这些日子来融合的灵hun之力,也在昨夜的休息之中彻底稳固下来。
  此刻萧翎的精神面貌,比起昨日又是有了不的变化。
  走出房间,萧翎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不仅有些摇头苦笑。
  原来,一大早,萧翎清醒之后,便看见香儿端着一盆水,俏生生地站在他的床边。
  那温顺的模样,确实我见犹怜,而如此出色的女子却是执意要伺候他梳洗更衣。
  这几年已经过惯了一个人动手的生活的萧翎,一开始拒绝了香儿。
  但奈何架不住妮子的眼泪攻势,萧翎只能无奈地任由其摆布。
  按照香儿的话,她是少主的shi女,自然要负责照顾少爷的生活起居,而萧翎不让她做这些,那就意味着萧翎不再需要她,那么她便失去了生活的意义。
  对于这妮子的想法,著翎也不知道该什么,虽然来到这个世界时的第一个月,香儿也曾伺候过他几次,但总归是感觉有些别扭。
  摇了摇头,将脑中负责的念头甩开,著翎平复了下心情,随即大步朝着凌天鸿的住处走去。
  无极仙宫地位超然,身为宫主的凌天鸿更是身份尊贵,平日一般也无需他插手宫内的事情,自由一干长老执事来负责。所以此刻凌天鸿应该在自己住处之中。
  刚离开自己的院,萧翎一下子便碰见了凌统。
  看到萧翎到来,凌统颇为暧昧地对着萧翎笑了笑。
  那颇为猥琐的笑容,看得萧翎浑身有些不自在,不由问道:“干么一副这样的表情看着我,我脸上长了什么吗?”
  凌统闻言,则是嘿嘿一笑,继而道:“昨夜天清气朗,干材烈火,我还以为少主今日定要晚点才能起来。”“脑子都在想些什么?”萧翎闻言,不由没好气地道。
  凌统摇了摇头,一副我了解的模样,道:“这无极仙宫上下,有谁不知,我们的香儿这些年可是独自守着少主的房间,盼的就是有朝一日少主回来。”“如今隔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把少主盼回来了,我就不信少主和香儿之间不会发生点什么。”
  萧翎不由被凌统这番话气乐,遂道:“可不要把我想得和一样,在敢胡八道,我就让去守后山去,我看到时还能不能笑出来。”果然,一听萧翎这话,凌统不由拉下脸,一副哭丧地表情道:“少主,可不能这样,我好不容易修炼到天玄之境,为的就是能够彻底的逍遥快活,还让我去守后山那么无聊的事情,还不如杀了我。”“那就给我老实点,尤其是别让香儿鼻妮子听到,到时被误会了,我可不客气。”萧翎威胁着道。
  凌统低头嘟嚷了几句,却也是不再多。
  “对了,找我做什么?”萧翎问道。
  凌统耸了耸肩,道:“昨天宫主派人告诉我,从今日起,我就是少主的贴身护卫,所以以后我都要跟在少主身边办事了,嘿嘿!”萧翎闻言,不由眉头一挑,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凌统,继而道:“我看这其中只怕也有几分监视我的意思吧?”
  “少主这是哪里话?”凌统急忙摇头否认,不过,随即顿了下,方才心翼翼地道“我确实是被吩咐来保护少主的安全,当然,宫主他老人家也是爱子心切,怕是担心少主又像之前一样不吭一声的消失,所以身边总有个人待着比较好,绝没有干涉少主的意思,而且如若没有少主的同意,我是不会将少主的事情告诉任何人的,这也是宫主的意思,为的就是怕引起少主的误会。”
  萧翎闻言,心中亦是清楚自己那便宜老爹的一番苦心,想了想也没觉得有什么打不了,而且凌统也了,没有他的同意,凌统是不会将他的行踪和所作所为告诉别人。
  这样一来,萧翎也就释然了。
  “既然如此,那走吧,我要去见宫主。”萧翎淡淡地道。
  凌统见萧翎没有生气,顿时眉开眼笑,勤快地在前面带起了路。
  又是绕过了一段曲折的路,萧翎终于来到了凌天鸿的住处。
  深深吸了口气,萧翎让凌统留在外面,遂独自一人走了进去。
  作为一宫之主,凌天鸿的住处自然是无极仙宫之中最为华贵的地方。
  不过,这一切对于萧翎来都没什么,重要的是,此刻他要见的是当世两大超级势力之一的掌门人,也是他现在名义上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