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 意外的灵魂化形

  萧翎此刻确实是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更新最快,
  其实,这也不能怪萧翎,只因任他如何想破脑袋,却是从未想过,他的灵hun化形之后,模样竟然会是和小秋一模一样。
  而且因为是用灵hun之力凝实塑造而成,化形之后的灵hun体本身亦是带着一丝智慧。
  看着那活灵活现的灵hun小秋,在看看站在它面前的真实版小秋。
  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家伙,此刻正大眼瞪小眼的彼此对看着。
  显然,小秋也是第一次看到竟然有东西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一时间亦是颇为兴奋地哇哇大叫起来。
  而小秋的动作,更是让萧翎有一种想要掐死它的冲动。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不是说灵hun化形之后,可以帮助自己战斗,但你就是化形成小黑也好,再不济随便变成把手枪啊,长刀之类的死物,也好过眼前的“虚拟小秋”来得好。
  萧翎根本不知道眼前的“虚拟”小秋能有什么用,难不成和真实版的小球一样,只懂得吃和睡?
  一想到这,萧翎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倒是那小秋根本没有理会萧翎有些哭丧的表情,依旧十分兴奋地对着另一个自己指指点点。
  “呼……”
  轻轻吐了口气,手指无奈的揉了揉额头,萧翎亦是只能无奈的接受现实。
  “咦?竟然有两只小秋………”
  天空上,空间微微bo动,一群人影也是现出身来,望着那几乎靠在在一起的两道小小影,都是一怔,旋即凌统最先忍不住惊讶地说道,满脸好奇的掠下来抓着两只小秋不断的猛看着。
  对于小秋,众人自然不会陌生毕竟这小家伙自小便生长在无极仙宫,而且是作为少宫主凌霄的玄兽。
  但是此刻却是突然出现两只小秋,自然让众人无比惊讶。
  不过,相比于凌统这个愣头青,身后的凌天鸿以及一干无极仙宫中辈分较高的长老等人皆是在一愣神之后便想明白了其中缘由。
  “如同实体一般的灵hun分身,天灵玄境,果然名不虚传。”依旧是刚才那位白眉须发的长老,此时这位长老望着那交满着灵气的虚拟小
  秋,也是忍不住地赞叹道。
  “想不到,这应该出现在幻脉一系的天灵之境,如今我无极仙宫也出现了一位,当真是我无极仙宫的幸事。”另外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轻抚着发白的胡须,嘴角含笑地说道。
  见到这么多人前来,萧翎无奈地笑了笑,手掌一挥,面前的灵hun分身便是散去,化为灵hun力量掠进其眉心间。
  另一个自己突然不见了,小眼睛闪过一丝mi茫,疑huo地眨了眨眼睛兀自不解地mo了mo光溜溜的小脑袋。
  这个动作看在众人眼中,亦是禁不住一阵发笑。
  片刻之后,现场突然安静下来。
  凌天鸿那高矢的身影缓缓上前两步。
  看到凌天鸿出来,萧翎亦是收敛笑容,看向前者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异se。
  “你终于肯回来了?”凌天鸿语气淡然地说道。
  虽然凌天鸿衣服冷漠的语气,但灵hun之力大涨的萧翎还是很细微地察觉到了前者眼中一闪而逝地关心。
  萧翎心思一动,随即亦是明白即便眼前之人是那高高在上的无极仙宫的宫主但同时也是这副身体名义上的父亲。
  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即便是萧翎亦是微微有些触动。
  原本还是有些排斥的这里的萧翎,心中那最后一抹顾忌也是消失无踪。
  想起凌霄临走时的嘱托,他知道只怕以着凌霄的xing格,这辈子是不会再回到无极仙宫了也就是,他已经和过去的一切彻底斩断联系。
  如今的萧翎才是实际意义上的凌霄。
  思及至此,萧翎心中遂便下了决定深深吸了口气,萧翎抬头望着凌天鸿继而低声说道:“父亲,让你担心了。”
  凌天鸿身子微不可查地微微一颤,好在他修为深厚,这反应只是一瞬之间,并无人发现,随即强压着心中的ji动,沉声说道:“先回去休息吧,明日一早到我那里去找我。”
  “是!”
  “都散了吧!”说完,凌天鸿一马当先,一个闪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着凌天鸿离开,一大部分人也是紧随着离开。
  而先前那白眉须发的老者,却是没有急着离去,而是笑眯眯地上前两步,仔细打量着萧翎,片刻之后方才颇为和蔼地说道:“小子,你这次一走可是数年,而且音讯全无,你可知你的失踪让整个无极仙宫急得上绛下跳吗?”
  “凌陌长老,小子知错了。”萧翎很适时的扮演着凌霄的角se。
  “无妨无妨,先前的事情我已经听凌天说了,知道你失踪这么多年并不是你的本意,不过下次还是要注意点,你别看宫主刚才一副风轻云淡地模样,其实你失踪的这几年里,他一直很担心你。”凌陌此刻就像是一个关爱晚辈的长者,不厌其烦地说着。
  “小子明白的。”萧翎语气颇为恭敬地说道,无论如何,眼前这位老者都是在关心他,萧翎自然也是对他颇为敬重。
  “明白就好!那我老头子也不打扰你休息了,有空到我那里去坐坐,我对你的天灵玄境可是十分感兴趣。”凌陌说完,便是一阵淡笑地离去。
  待到众人尽数离去之后,唯有凌统被凌天留了下来。
  在凌统的带领下,藿翎很快就来到了山峰之顶,也就是无极宫的所在。
  遥遥望去,萧翎只看见一座偌大的宫殿屹立在山巅之上。
  周围云雾缭绕,灵气浓郁,远远望去却也称得上是仙宫了。
  能够在如此陡峭倾斜的山峰上建立起这样一座偌大的宫殿,那需要有着如何神通广大的本事才能做得到啊。
  萧翎自然知晓,这无极宫乃是无极仙宫的第一代宫主,也是无极仙宫的创始人一手建立而起的。
  一时间,萧翎脑中不由浮现出一道出尘飘逸的身影,屹立在山巅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潇洒模样,不禁有些心旷神怡。
  那该是何等了得的人物,只可惜无缘一见。
  萧翎微微有些感慨。
  其实,对于这里,萧翎还算是熟悉,根本无需凌统带路,他也能找到他原来住的地方。
  毕竟,他刚来到这片大陆之后,可是在这里偻了一个月的时间。
  进入那富丽的宫殿之中,凌统带着萧翎绕过九曲十八弯的走廊通道,之后便是萧翎遂居住的后院了。
  站在后院门口,萧翎心中亦是升起一股熟悉的异样感。
  而这时,凌统却是面lu古怪之se,恰好是被萧翎发现。
  “怎么了,你干么这副表情?有什么问题吗?”萧翎不解地问道。
  凌统闻言,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急忙辩解道:“没没什么,只是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情没做,反正这里是你的寝室,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先走了。”说着,凌统也不理会萧翎,有些急匆匆地离开了。
  看着凌统离去的背影,萧翎不禁有些疑huo,不过他也没多想。
  随即便径直朝着屋子里走去。
  看着眼前这扇房门,萧翎不禁想起了当年自己在这逗留的那一个来月的时间。
  想到这,萧翎脑中不由浮现出一道淡淡的倩影。
  那个名义上是他的小shi女的香心印象中,萧翎第一次和香儿遇见的时候,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撅起小
  嘴,一脸jiao憨地嘟嚷道:“少主,你这是做什么,是不是香儿做错了什么,惹得少主您生气了?”
  “少主,要是香儿做错了,你就罚我吧,要打要骂随便你,只是香儿求求您,不要不理香儿好吗?”
  想到当初的一幕幕,萧翎不禁哑然失笑。
  而这一阵轻微的笑声,却是引来屋子里面一阵轻声喝斥。
  “是谁?”
  萧翎闻言,不由一愣,想不到他失踪那么多年,他的屋子里竟然还有人在?
  不过,当他回过神来,仔细分辨了这到清丽的声音之后,嘴角不由挂起一抹淡淡地笑意。
  这道声音,只怕是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这可是他来到天元大陆之后,听到的第一个声音。
  也正是这道声音的主人,陪着他渡过了当初最为无助慌乱的一个月,萧翎又怎么会忘记这道声音的主人呢。
  思及至此,萧翎也不说话,抬脚便往屋子里走去。
  只是,当他一脚踏入屋内,迎接他的不是记忆中那个笑脸如hua的jiao俏shi女,而是一把闪烁着寒光的长剑。
  只是,这长剑虽然有些出其不意,但速度在萧翎眼中却是十分之慢。
  微微摆了摆头,长剑便刺了个落空。
  萧翎单手伸出,食指和中指飞快的夹住充满凛冽气息的长剑。
  随着萧翎这一动作,那又快又疾的长剑竟是被稳稳按了下来。
  直到这一刻,萧翎方才能够看清袭击他的人的模样。
  当他看清眼前人影的模样之后,不禁轻笑地说道:“我说,香儿,这么多年不见,这一见面你就是这般和我打招呼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