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四章 全部杀了

  萧翎听了秦若的话,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脸上笑意更浓。更新最快,缓缓地说道:“原来如此,只是不知道秦白烈得知自己这仅存的孙子也死了,会是个什么反应,我倒是很期待。”静!
  周围一片安静!
  在萧翎说完这句话之后,现场便一片死寂般的安静。
  凌天等人倒没什么,只是有些疑huo自家少主要针对秦家。
  面凌统则是一脸笑意,对于萧翎这番决定是打心眼里支撑,看样子这小子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倒是那秦忠脸se一片铁青。
  如若刚才双方只是因为一个不必要的小摩擦引起的冲突,而他又放低姿态主动解释,想要化解的可能xing极大。
  但没想到,眼前这个不知身份的年轻人竟然一出口便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要让秦白衣痛失这最后唯一一名孙子,对于已经活了大半辈子的秦白烈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感到痛苦地吗?
  那秦若显然也是被萧翎的话震慑住,不过,这个草包似乎还未发现眼前的形势不对,反应过来后,不由大笑起来,彷佛自己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
  萧翎也不去理会他,知道秦若笑到眼泪都快流出来,方才停止下来,喘着气说道:“你要杀我?就凭你?你以为你是谁”莫不是被吓傻了吧?”
  “秦鼻,闭嘴!”
  一旁的秦忠对于秦若的白痴行为实在看不下去,此刻也不管他的身份如何,直接开口喝斥道。
  “什么?老家伙,你敢这样对我不敬,信不信我告诉爷爷,让他废了你的一身修为!”秦若脸se狰狞地说道。
  好不容易翻身做主成为秦家身份尊贵的家主继承人,想不到这才没几天秦忠这个老家伙便不将他放在眼里,这对于秦若来说,犹如奇耻大辱。
  而他似乎也忘了,秦忠一直都是秦家秦白烈最为倚仗的得力助手。
  虽然名义上是秦家的家仆,但也不是任何人能够小觑的。
  就连秦破武和秦破军两兄弟还活着的时候都要对秦忠客客气气,哪里有人会像秦若这般不把秦忠当人看,而是完全当成了奴才。
  别忘了,秦忠在怎么说也是一名天玄初期的强者,是秦家为数不多的几名强者之一。
  如若不是因为尽忠于秦家,而秦若又是秦家唯一的继承人,秦忠又如何会这样忍受秦若。
  不过,此刻秦忠已经发现了对方的来历不凡。
  先不说刚才和他交过手的凌统在自己的偷袭之下,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势,光是这份实力已经足以证明凌统的修为亦是在天玄之境。
  而在他身后那些人中,亦是有着好几个气息完全不弱于凌统的同伴。
  也就是说,这一群人中,便存在着好几位天玄强者。
  而这些人都尊称眼前的年轻人为少主。
  秦忠不是愚钝之人,很快便明白,能够栅有这样的强者最为护卫眼前这名年轻人的身份当有多大。
  这样的身份绝不是区区秦家可以相提并论的。
  原本,秦忠亦是猜到了这一点,遂才放下身段想要和对方求和。
  谁知话才刚出口,就被身边那个白痴少主给搅黄了。
  一时间,秦忠内心也是有些悲哀,即便今日他们得以完全,但日后如若将秦家交托在这种人手里其结果可想而知。
  看着有些状若疯癫的秦若,萧翎不禁摇了摇头,有些惋惜地说道:“这秦家果真一代不如一代,之前的秦破军和秦破武两兄弟还算不错,不过他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他们死了,如若他们没死,给他们个一二十年的时间未必不能将秦家发扬光大。”
  顿了下,萧翎继而说道:“不过眼前这人如此脓包,秦家难道真的无人了吗?既然如此,那不如就让我替秦家解决了这个家伙,也算是成人之美了。”
  “助手!这位朋友……你……”秦忠听到萧翎语带杀机的话语,心中一惊,正想出声阻止。
  却没想到萧翎根本不给他机会,而是一个闪身,在秦忠根本没有察觉的情况之下,飞快地来到了秦若面前。
  “你你想干什么?、,秦若双眸暴增,对着近在咫尺的萧翎,惊恐地喊道。
  “没什么,只是要你去死而已。怪就怪在你不应该生在秦家。”
  萧翎冷冷地说道。
  “噗!”
  话音一落,鲜血四溅,却没有一滴沾染到萧翎的衣服。
  秦若只觉xiong口一疼,仍旧兀自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死了。
  双眸睁得滚圆,目光中充满着震惊和诧异,死死地盯着萧翎。
  嘴巴微微张了开来,想要说些什么,却是没有丝毫力气说出口。
  而他的内心深处正在不断地呐喊着。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他是秦家身份最尊贵的人,为何他会死。
  明明他才快活没几天,怎么就这样死了?秦若不甘心,非常不甘心,可是不甘心也没用。
  随着身上最后一点力气流光,秦若最后一抹意识也是瞬间消失不见。
  最后,轰然一声,秦若的身体彻底倒了下去。
  鼻秦忠回过神来,就看见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秦若,至于这中间的过程,他竟是没有任何一丝印象。
  这样的情景显得十分诡异,亦是让他心中忍不住一跳。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何秦若突然间就这栏死了?秦忠眼中闪过一丝疑huo。
  在看眼中,面前的萧翎以及他身后的那些人根本没有动过,可秦若就这样死了。
  若说不是眼前这些人动的手,秦忠打死都不信。
  可就因为如此,才让秦忠更加心惊,竟然有人能在自己眼皮底下,毫无察觉的将秦若杀死,这个人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何种地步。
  秦忠心中的震惊无疑复加。
  萧翎冷笑地看着眼前的秦忠,刚才骤然之间的出手,除了要杀死秦若之外,也是他突然灵机一动的一个测试。
  而结果,显然让萧翎十分满意。
  就在刚刚,他动手之际,同时施展了幻脉和云脉的两种武技,先是用属于幻脉的《天魔万象》中用来mihuo敌人的mihun天音,令得秦忠的精神不由的一瞬间时常。
  与此同时,萧翎再施展出属于云脉的叠云三千,身法提到极致。
  由于萧翎的灵hun之力异常强大,而秦忠等人则是毫无防备,所以萧翎自然能够一击得手,也是趁着这些人晃神的功夫,萧翎干净利落的杀了秦若。
  这样一来,秦家嫡系一脉也就等同于绝后了。
  对此,萧翎并没有感到任何怜悯,亦或是后悔。
  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秦家的报应。
  当日,如若不是自己恰好身处赵家,又恰好有着凌霄这位无极仙宫的少宫主在场,只怕他们此刻早已连尸骨都找不到了。
  并且,最后逃亡之时,如若不是恰好碰上了那幽冥死气,萧翎等人根本无法逃脱。
  而就算是逃进了幽冥死地之后,他们那一年里何尝不是胆战心惊,日日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秦家所赐。
  如今让秦白烈绝后,并未能够让萧翎内心的仇恨泯夹。
  当日秦家对赵家亦没有径何留手,就连一些普通的下人都不曾放过。
  既然他们这般做了,那就要承受来自他的报复。
  “你你杀了他!?”秦忠脸seyin沉得可怕,一对老眼,满含煞气地盯着萧翎,冷声说道。
  “看在你如此尽忠职守地份上,我暂时不杀你,回去告诉秦白烈,让他洗干净脖子,用不了多久,我必会亲自上门向他讨债。”萧翎声音依旧清冷地说道。
  听到萧翎的话,秦忠不由一愣,随即像似想到什么,不由脸se大变,惊声说道:“这么说,难道先前大少爷和二少爷也是你?”“如果你说的是秦破军和秦破武那两兄弟,我也不怕告诉你,确实是被我杀的。”萧翎语气不急不缓。
  但停在秦忠耳朵之中,犹豫晴天霹雳。
  强压着心中的震惊和怒意,秦忠沉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和我秦家为敌?”
  “为敌?”萧翎闻言,不禁有些好笑,随即摇头说道“想做我的敌人,就凭秦家那点实力,也配?”
  “欺人太甚!”秦忠忍不住怒喝道。
  同时,身形一动,朝着萧翎飞掠而至。
  只是,下一瞬,他的整个人便被击飞而出,跌落一旁,脸se则是显得十分苍白,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势。
  “咳咳你究竟是什么人?”秦忠两眼死死盯着萧翎,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强大的对手,而且还是一个年轻人。
  “想知道我是谁?回去问问秦白烈是否记得海之城的赵家。”萧翎嘴角挂起一抹弧度,说道“如若他记得,想必就知道为什么会有今天了。”说完,萧翎也不理会秦忠诧异地表情,转身冷声吩咐道:“留下那个秦忠回去报信,其他人!”
  “是!少主!”凌统等人虽然不清楚自家少主和秦家之间的纠葛。
  但他们还是十分尽责的执行着萧翎的命令。
  片刻之后,秦若带来的那一群护卫便已经彻底死得干净,唯有那秦忠还吊着一口气,两眼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