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九章 神殿来人

  正文]
  ------------
  沧澜山上,雷声滚滚,无数气浪烟尘弥漫整个山头。
  在那气浪中心,两道人影飞快的交错在一起,一道沉闷的撞击声随即想起。
  紧接着,不远处的两方人马便看到一道身影倒飞而出。
  “噗!”
  人影被那强劲的力量击飞后,狠狠地摔在了一旁的石堆之中,发出震天般的轰鸣巨响。
  气浪四散,萧翎的身影缓缓展露了出来,一人一枪,傲立于半空之中,神情淡漠,说不出的从容洒脱。
  而不远处那六名漂浮在半空中的至尊神殿弟子,此刻就如同遭受到莫大的打击一般,纷纷脸色一白,鲜血从口中狂涌而出,身形摇摇欲坠一番,继而相继跌落到地面之上。
  其他至尊神殿弟子见状,皆是脸色一变,纷纷动了起来,分块地来到萧翎附近,隐隐将他包围起来。
  这边的凌天见状,不由冷哼一声:“真当我们无极仙宫无人不成。”
  话毕,凌天一马当先,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出现在了萧翎身侧,继而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倾泻而出,将那十来名蠢蠢欲动的至尊神殿弟子完全笼罩其中。
  感受到凌天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这些人皆是心神一震。
  “哼!”凌天目光凌厉地扫视了一圈,凡是接触到他的目光的至尊神殿弟子皆是受不住地往后退了几步。
  先前因为他们没有理由插手至尊神殿内部的事情,凌天自然不会随意出头。
  但此刻事关他们少主得到安危,那事情可就另当别论了。
  萧翎见到凌天等人上来,微微一笑,说道:“天叔,不要紧,这些人还伤不了我。”
  “少主,还是小心为好!”凌天颇为恭敬地沉声说道。
  这时,石堆之中发出一阵动静,紧接着一道血肉模糊的人影从那凌乱的石堆之中爬了出来。
  如若不是他身上的衣服勉强还能分辨,根本没有人能够分辨出眼前此人便是先前面容英俊的云河。
  此刻的云河一脸血肉模糊,原本飘逸的长发亦是被削去了大半,这会儿正披头散发,脑袋右边那一深深的窟窿,正不断地往外冒着鲜血,那森然的白骨尤为晃眼。
  云河摇摇欲坠地站起身来,身上的气息十分不稳。
  不过,他的神智总算还是清明的。
  站稳身子后,云河那被鲜血浑浊了的双眼,怨毒地盯着半空中的萧翎,几乎用尽最后的力气,不甘地吼道:“凌霄,有本事今日你就杀了我,否则他日定要百倍还之。”
  “云河,你闹够了没有!”一直未曾说话的云依,此刻突然开口道。
  “哈哈!果然女人都是靠不住的货色,如今已经被人欺上头了,你身为神殿少殿主竟然还帮着外人说话,果真是吃里扒外!”云河显然是被气糊涂了,这一番话竟是当着云依和众多至尊神殿的弟子面前直接说了出来。
  果然,听到云河这番话,云依一张俏脸不由涨红起来,不止是云依,就连被云河带来的那十几名至尊神殿的弟子也是有些错愕不已。
  一时间,沧澜山上静得可怕。
  “啪!”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清脆响亮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之中。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云河不知什么时候竟已经倒在地上,一手捂着脸颊。
  而在他面前则是站在萧翎,后者此时两眼冷然地盯着云河,那目光彷佛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你真当我不敢杀你?”萧翎冷漠地话语传入云河耳朵之中,后者心底亦是忍不住一阵发寒。
  他能够感觉到,萧翎这番话并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要杀了他。
  一时间,云河心中又惊又怒。
  “你要杀我?你可知我的身份,杀了我,必将引起至尊神殿和无极仙宫的血拼,有本事你就杀吧!哈哈!”云河状若疯癫地仰天大笑着。
  “你死不足惜!”萧翎冷冷地吐出一句话,龙吟随即发出一阵清脆的颤动声。
  一道凌厉的气劲缓缓附上龙吟的枪身之上,萧翎眼中划过一道寒芒,在后者不敢置信地目光之中,直直刺了下去。
  “你……”
  “轰!”
  龙吟划过,暴起一团晨雾。
  不过,唯有萧翎心中一动,继而全身玄气飞快运转,继而身形一动,飞快地向后退去。
  众人不解地望着萧翎,不知道他这是何故。
  而当一切烟消云散之后,众人方才发现,云河的身前,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道人影。
  人影乍看之下,不过是一名十分普通的老者。
  不过,萧翎此刻却是两眼颇为凝重地盯着那老者。
  刚才,原本要取云河性命的一枪,竟是被这老者毫无声息地挡下了,甚至萧翎根本没有发现这老者是从何处而来。
  这时,身后的凌天却是忍不住有些惊讶地低呼道:“云破天!竟然是他!”
  “大长老?”云依看清楚来人的面貌之后,亦是有些吃惊地说道。
  “他是谁?”萧翎皱着眉头问道。
  “至尊神殿元老团中,身份排在第三长老,修为亦是天玄巅峰,早年我曾和此人交过手。”凌天在一旁解释道。
  “结果呢?”
  凌天闻言,微微苦笑,说道:“不分胜负。”
  “那又如何,他不过一人,实在不行,我与天叔联手,他又能耐我如何?”萧翎颇为傲然地说道。
  确实,如今虽然他的修为依旧是天玄中期,但是因为意外融合了八脉能量,使得他现在的力量有些怪异,虽然看上去只有天玄中期,但若真拼起来,天玄巅峰的强者也不能把他如何。
  当然,他要想打败对方也不是那么容易。
  但是,在加上一个凌天,那情况可就不能同日而语了。
  “三长老,你怎么来了?”云破天身后的云河,此刻可谓大喜过望。
  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没想到三长老突然出现,并且救了他,劫后余生的云河,自然亦是十分激动。
  云破天看也不看云河,表情淡漠地冷声道:“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快滚回去。”
  云河闻言,呼吸不由一滞,遂低着头,声音嘶哑地应了一声。
  如若有人看见,便会看到此刻隐藏在那头颅下面的狰狞表情。
  老家伙,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好看的。
  心中虽然想着,但云河深知此刻还要靠云破天,表面上自然不敢有半点不满。
  既然云破天要他走,他照做便是。
  带着满身伤痕,残破不堪的身子,云河一瘸一拐地朝山下走去。
  附近其他至尊神殿的弟子,在云破天的指示之下,亦是飞快的跟了上去。
  这边的凌天众人,将目光投向了萧翎,等着他做决定。
  而萧翎对于那些人的离开,倒也没有任何想法,毕竟云依还是至尊神殿的人,此刻却也不好将关系弄得太僵,一来是让云依为难,而来也是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众人见萧翎没有动作,自然也不会擅自行动,而是将目光投在了云破天身上,同时小心的戒备着。
  “凌天,十几年不见了。”等到那群弟子离开之后,云破天方才缓缓开口说道。
  凌天见云破天如此说,依旧面无表情地说道:“当初一战,你我未分胜负,如今你来此,莫不是要和我再打一场?”
  云破天那平静的面容突然露出一抹轻笑,继而缓声说道:“人老了,其还能像年轻时候那般血气方刚,今日如若不是因为这些没出息的小子,我亦是不会过来,我们之间这场战斗,还是算了吧。”
  说完,云破天也不等凌天回话,继而转头看向云依,随即说道:“小姐,你是否打算跟老夫回去一趟,把之前你隐瞒性别之事和大家交代清楚?”
  “有什么好交代的,我妹妹做什么,还需要经过元老团的指示吗?”
  就在云依刚想说话之时,一道人影又是从远处飞快掠了过来。
  人未至声先到。
  “哥!”云依有些惊讶地喊道。
  萧翎同时抬头望去,人影由远及近,却是那有过几面之缘的云洛。
  云洛来到众人面前,脸色微微冷然地看着云破天,继而冷声说道:“三长老,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原来是大公子,这次我是奉命前来带小姐回去的。”云破天不卑不吭地说道。
  “哦?奉命?不知三长老奉的是谁的命令?为何我却是不知晓?”云洛紧紧地盯着云破天,冷声说道。
  “这……”云破天有些迟疑之后,方才说道,“是大长老的命令。”
  “哼!什么时候元老团有着直接颁布命令的权利了?莫非是不把殿主放在眼里?”云洛言辞犀利地说道。
  云破天被云洛这一番犀利的言语弄得有些哑口无言,一时间那原本平淡无奇的脸颊也是微微有些冷汗直流。
  良久之后,反应过来的云破天方才兀自强硬地说道:“这件事虽然未经过殿主授命,但事关神殿的传承,大长老这番做也是为了神殿考虑。”
  “此事,日后自然会给众人一个交代,如若三长老没什么事情,那就离开吧。”云洛一点也不客气地说道。
  云破天见云洛如此冷硬地态度,心中亦是气得不行,只是犹豫了良久,终是没有展开行动,冷哼一声,随即转身离去。